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媒体观点

英媒《经济学人》:社交媒体威胁(西方财团替)民(做)主

作者:参考消息 发布时间:2017-11-10 06:17:48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46c4de788fd3eeedbddae7857bf08c60.jpg

  原题:英媒《经济学人》称:社交媒体威胁民主

  随着社交媒体兴起,西方传统主流媒体日渐衰落,公信力成了明日黄花。在这样一个时代,借助社交媒体崛起的美国总统特朗普自然成了西方传统主流媒体的肉中刺。在他们眼中,特朗普的所谓“民粹”理念裹挟着社交媒体上的“群氓”,如洪水猛兽一般冲击他们念兹在兹的所谓政治理想。
  在持有上述观念的西方传统精英媒体中,英国《经济学人》算是打了头阵,率先在最新一期封面文章中,呼吁应约束对社交媒体的滥用。
  以下为参考消息网翻译这篇题为《社交媒体威胁民主?》的封面文章:
  文章中称,1962年,英国政治学家伯纳德·克里克出版了《为政治辩护》一书。他提出,政治上讨价还价的技巧远谈不上卑鄙,而是让抱有不同信仰的人们共同生活在一个和平、繁荣的社会中。在自由民主社会中,没有人可以完全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但是每个人基本上都拥有过自己选择的生活的自由。然而,如果没有可靠的信息、礼貌与和解,社会就会通过强制手段来解决分歧。

  不久前,社交媒体还曾带来一种政治上更加开明的前景,因为准确的信息和毫不费力的沟通可以帮助好人消除腐败、偏执和谎言。
  然而政治正变得越来越丑陋不堪。其中的部分原因在于,通过散布谎言和愤怒情绪,破坏选民的判断、加剧党派偏见,社交媒体腐蚀了被认为会促进自由的政治交易的环境。


36a803974e87f29cd9beca4ad361db6a.jpg


  社交媒体的使用与其说导致了分歧,不如说放大了分歧。2007—2008 年的金融危机激起了公众对把其他人都甩在身后的富裕精英阶层的愤怒。这场文化战争以身份而非阶层导致了选民的分裂。这种两极分化的力量并非社交媒体所独有,但是,福克斯新闻是众所周知的,而社交媒体平台则是全新的,仍然不太为人所了解。而且,由于自身的运作方式,社交媒体拥有超级强大的影响力

  它们通过把照片、帖子、新闻和广告推到你面前来赚钱。因为它们可以衡量你的反应,知道如何给你留下深刻印象。在“眼球经济”下,为了确定什么会吸引你的眼球,它们收集有关你的数据。任何打算左右别人观念的人都可以人制作几十条广告、分析它们,看看哪个的诱惑最难抵御。结果令人信服:一项研究发现,富裕国家的用户每天点击他们的手机达2600次。这种体系不仅没有带来智慧,而且还带来了一些令人情不自禁的东西,它们通常会加剧人们的偏见。 

  这加剧了20世纪90年代至少是在美国扎根的鄙视政治。由于不同各方看到不同的事实,他们没有任何达成妥协所需的经验基础。由于每一方都一遍又一遍地听说另一方除了撒谎、耍滑和非谤外一无是处,整个体系留给共鸣的空间更小了。由于人们被吸进了一个充斥着卑鄙、丑闻和愤怒的大漩涡,他们忽视了对于这个共享的社会来说重要的东西。 

  这会令人怀疑自由民主的妥协和精妙之处,而帮助那些依靠阴谋和本土文化保护主义者的政客。
  怎么做才好?人们会适应的,就像通常会的那样。本周的一项调查发现,只有37% 的美国人信任他们从社交媒体上看到的一切,是信任印刷报纸和杂志比例的一半。然而,在适应所需的时间内,不擅长政治的糟糕的政府会带来很大的伤害。

  社会发展过程中形成了一些手段来控制传统媒体,例如诽谤和所有权法。有人要求社交媒体公司,就像出版商一样,也要同样对出现在他们的平台上的内容负责;要更加透明;要像对待需要打破的垄断那样对待它们。所有这些建议都有合理性,但是这样做也有代价。当脸书把特定内容给独立的机构进行核实时,证明它可以节制这种行为的证据也是有好有坏。此外,政治不像其他类型的言论,要求屈指可数的几个大公司去考量什么对社会是有益的也是危险的做法。国会要求在谁为政治广告付费上实现透明,但是许多有害影响是通过人们无心地转发一些几乎不可信的新闻帖子而带来的。打碎社交媒体巨头从反垄断的角度来说可能是有道理的,但是这不会对政治言论有助益,事实上,通过大幅增加平台的数量,可能会使这个行业更加难以管理。

  社交媒体正在被滥用。但是,如果愿意,社会可以约束它们,并复兴实现启蒙的最初梦想。这对于自由民主的利害关系再大不过了。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