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媒体观点

张宏良:历史正在缓缓地突破最后底线

作者:张宏良 发布时间:2015-08-07 18:37:09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c0f646d41556f3ff9705c3dd84d123f0.jpg

  无论《文革是一次失败了的反腐败运动》这篇文章是人民日报刊发的,还是所属人民日报的人民网刊发的,但是作为人民日报的媒体能够对历史开始有实事求是的客观解释,无疑是30多年来官方媒体的巨大进步,再结合此前河南电视台播放的《焦裕禄的亲密战友张钦礼》(此片的拍摄者来自北京),综合起来看这无疑是官方意识形态领域的重大突破,正在突破全面否定文革这个反革命极右势力的最后底线。毫无疑问,这是当今中国社会历史转变最重大的历史事件。无论是左翼爱国力量还是汉奸极右势力,无论他们彼此之间在其他问题上看法有多大差别,但是在对文革问题的关键作用的理解上,却是双双同样达到了极其深刻的历史程度。十八大之后汉奸右翼势力最典型的口号就是:“一定要守住全面否定文革这条最后底线”,只要守住这条最后底线,老百姓就翻不了天;左翼爱国力量针锋相对地继续坚持多年来的那句政治口号:“一定要突破全面否定文革这条反革命底线”,只要突破了这条反革命底线,社会主义复兴事业将势如破竹地不可阻挡。

  左右双方死死咬在了这个地方。双方谁都知道,只要这条底线被突破,生死结局就不可扭转。左翼内部无论争吵有多大,但是在突破全面否定文革这条底线上,大家没有任何分歧,既使是混入左派内部的五毛党,也不敢直接反对为文革辩护,而只是打着所谓策略的旗号,旁敲侧击地进行干扰。总之,历史正在印证多年来我们那个基本判断:文革和改革,已经成为当代中国历史上的两个基本问题,对这两个基本问题的不同回答,直接决定着每一个人的政治立场,决定着我们国家和民族的根本命运。全面否定文革,党和国家将是死路一条;科学认识文革的伟大意义,将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根本依据。

  中华民族两个前途两种命运的生死大博杀,就围绕着文革问题而全面展开,实质上是围绕着对毛泽东的评价而展开。双方都巧妙地利用了习主席关于求取最大公约数的政治策略,尽最大可能把历史拉向自己一边。于是当今中国思想领域就出现了两种截然相反、根本对立的政治观点。一边是国防部长建军节讲话,把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缔造者毛泽东,排除在军队所有领导人之外,甚至连一些元帅将军都不如;另一边是河南省电视台公开播放与文革密切联系在一起的典型代表张钦礼。

  原本是相互排斥的太阳和月亮,同时挂在了中国的天上。双方都坚信一方会取代另一方,左派坚信太阳最终会取代月亮,右派同样坚信月亮最终会取代太阳。至于最终落下的是太阳还是月亮,左右双方都坚信自己是最后获胜的一方。这就是当今中国政局越来越神秘的地方。最后的谜底如何翻开?历史在关注着,人民在关注着,关注着那石破天惊、决定民族命运的最后一刻。

  这最后一刻很快就回来临,无论从阶级斗争的规律来讲,还是就目前中国现实政治矛盾来讲,左翼爱国力量与汉奸极右势力之间的这种胶着状态,都不可能持续太久,最后的翻盘很快就会出现,左右之间的政治大决战将不可避免。包括中国人民在内的整个人类社会,是继续在百分之一精英统治下如同低等生物一样地活着,还是摆脱极少数精英的统治,成为社会生活的主人,实现每一个社会成员的自由发展,就将取决于这一场政治大决战。

  作为中国人民根本利益代表的中国左翼爱国力量,在大众政治取代精英政治的文化大革命中,付出了难以想象的历史代价,数千万人遭受到株连打击,数百万人被隔离审查,数十万人被投入监獄,被枪毙和以各种方式处死的左翼人士可以说是不计其数,但是所有这些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在各种迫害和死亡面前无怨无悔,坚守至今,所为的就是文化大革命所探索的大众民主取代精英民主的人类解放的伟大明天。随着这一天的到来,相信在文革后被镇压的所有左翼爱国人士,都将会含笑九泉。人民不会忘记他们!历史将会永远铭记他们!他们做为毛主席的战士将会永载史册!

  张宏良微信文章,微信号:zhanghongliang102

caa12bba8a2f79a0a422fd54d9ba21de.jpg

关联阅读:

人民日报:文革是失败了的反腐败运动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箫羽

c796ecf7ceafcefb967a7e79e7b7bc79.jpg

  文革中毛泽东接见红卫兵 资料图 

  (一) 

  文革我可以说是没赶上,我记得曾被我妈妈抱着,手里挥着小旗子和一大群人上街,然后就睡着了,据我妈妈回忆说,那是庆贺粉碎四人帮的游行。我还记得在一间大房子里,几个人低着头,身上挂着大牌子,上面打着大叉,后来我问我妈那是怎么回事,我妈却说,那不可能是真的,按我出生的年份,我不可能见过这样的事,这就奇了,莫不成是我上辈子看见的。

  我小时候对文革的印象是极为负面的,我父母的出生都不好,我爷爷家有过十几亩鱼塘,这在江南就算地主了,在文革中被抄过家,送到乡下改造。我外公当过四大家族手下一个银行的高级银行,外婆是位模范教师,在文革中被称为‘戴上慈母的面具和党争夺青年学生’。所以我父母都是极反感文革的,家里也常借些某某在文革中受迫害的小说和报告文学,每当看电视讲到解放前的某某人,我父母就常说,这人到了文革肯定挨整。在我听来,文革就象十年恐怖时期,要活过文革太玄了。文革就是四人帮想夺权,而毛主席又老糊涂了,还满脑子封建思想,想当土皇帝,打击功臣。

  上大学的时候,不管什么专业,照例要上哲学,革命史,马列原理之类的课,不只怎么,教务处给我们班漏开了马列原理这门课,大家心里都暗暗高兴,可是当大学最后一学期来临,教务处想起来了,但是临时派了一位老师来开一门叫‘解放后毛泽东的若干重大决策’的课,那时大家都忙着分配,出国,谁都没有心思,却不曾想正是这门课改变了我对毛泽东,对文革的全部看法。

  首先讲的是抗美援朝,这位老师讲,抗美援朝的决策,使中国后四十多年的大和平有了保障,建立了中国人鸦片战争以来从未有过的自信心和民族自豪感,并树立了中国在世界的形象。这以后,陆续讲了毛泽东的一些经济决策,和政治事件的决策,这里主要讲讲毛泽东对于反右和文革的决策。

  反右并不象现在宣传的那样,是阴谋,而是象毛泽东讲的那样,阳谋。反右和文革的最初的想法,来源于延安时期,当时来延安参观的民主人士黄炎培,就象毛泽东提过一个周期理论,那就是,历史上,一个朝代刚刚建立的时候,都是欣欣向荣,统治阶级开明,善于纳柬,严于律己,但后来却都因为贪污腐败而衰败下去,周而复始,共产党执政后应该怎么打破这个周期呢?这个问题,毛泽东思考了一生。反右之初,毛泽东提出的’百家齐鸣,百花齐放‘是真诚的,他希望党外人士能监督执政党,从而促使党内的反官僚主义。他的这个想法,在党内受到了很大阻力,以至于在北京没有能够发表,而是跑到了上海,通过文汇报发表的。而到了后来,形式发生了变化,连毛泽东本人也没有预料到知识分子的反应会如此强烈,加上党内的巨大压力,于是矛头一转,开始反右,改造知识分子,应该说这次运动使毛泽东对中国的知识分子彻底失去了信心,从此转向最底层的工人和农民。

  文革的起因,也是因为这个周期论。六四、六五年的时候,党内的官僚主义已经日趋严重,大家如果读过红墙内外这本书,就该知道,毛泽东当时有一个卫士,后来分到一个劳改农场去工作,在那里见识到了惊心动魄的腐败景象(当然今天来说算不了什么),劳改队的头头把犯人当作奴隶,让他们伺候自己,如有任何的不同意见,他们就会打击报复,这位卫士把这些事后来全报告了毛泽东,可想而知对他的震动有多大。这不是毛泽东想要建立的中国,要打破这种已经形成的官僚和腐败,只有从下至上发动一场革命,而他本人当时已被架空,于是他利用他的个人威信,发动了一场史无前例的群众运动,到后来终于失去控制,以至于被文革的受害者---老干部们全盘否定。值得一提的是,文革之初,这些老干部们并没有意识到文革是冲着他们来的,在整人的时候,他们的子女比任何人都冲在前头,。当然他们后来都尝到了老子被打倒靠边站的滋味。 

  (二) 

  前不久,我父母来探亲,谈起文革,说了我很多过去没有听到过的事情。起因是我老爸在当地图书馆看到一本讲上海工人造反派的书,是香港人写的,看的津津有味,而后说此书太丑化工人造反派。并回忆起他在文革之初在大学的造反经历。我极为惊讶,原来出身不好的人也可以参加造反派,我爸说各地情况不同,上海出身不好的人较多,所以较宽松。据我爸说,文革刚开始时,大家都是很兴奋的,尤其是这些出身不好的人,平时被团干部压制的太多,所以大多都参加了造反派,当然这批人也很快就靠边站了,不过我爸回忆说,当时他还在各处写写文章,并没有挨斗,因为他不是运动的目标,而且说当时学校工宣队的工人们人都非常好,加上我爸后来在工厂工作的经历,他至始至终对工人很有感情。

  我母亲就更离谱了,伪职员出身,却因为是学乐器的,也去了文艺宣传队,向贫下中农宣传毛泽东思想。记得她讲过一个笑话,在某少数民族地区,夏天,他们在表演诗朗诵时,本该说”看,下面是一片红旗的海洋“,因为台下都是些光膀子的农民,朗诵者一开玩笑,就念成”看下面是一片赤膊的海洋“,也没有追究。尽管我祖父母和外祖父母都在文革受了苦,但基本都在文革开头的时候。由此可见文革并不是冲着普通人,包括出身不好的普通人来的,但是在执行中有的走了样,使他们受到了伤害。在我看来,文革是一场失败了的反官僚主义和反腐败的运动。现在大家都忙着否定文革,有人说要开文革纪念馆。可我觉得,最重要的却应该是总结文革的教训,讨论为什么文革会失败?文革不能简单说是一场浩劫,有人的利益被侵害,但也有得势者,而且得势的是从来就最没资格谈政治的农民和工人。看看现在谁又把这些人放在眼里呢?现在政治是政治家的事,经济是经济学家的事,赚钱是商人的事,工人和农民的声音又在哪里?文革给经济的影响,前面有网友谈过了,我读过的一些书也提过,工农业增长率约年均7%,并不低,更谈不上是灾难。文革期间,导弹,卫星,等等都有了巨大飞跃。文革下水了第一艘万吨轮,尽管邓小平说这没什么可吹的,他在法国留学时就见过万吨轮了,可毕竟是自己造的。现在,哪样先进一点的东西不要进口,中国人的创造精神已经没有了,因为随时可以引进,等哪天再被人全面封锁,不知道该怎么办。

  当然,文革的负面作用也是很大的。毛泽东想矫枉过正,就是没想到会物极必反。比如他强调文艺要为工农服务,结果全中国只有八台戏在演,以至于老百姓都厌倦了,一看为工农服务的戏就倒胃口,所以现在才子佳人,及宣扬资产阶级的文艺到处都有,就是没有反映工人农民的戏。另外,就是鼓励学生交白卷,不重视理论知识,并且只送出身好的人上大学,造成了很多人终身的遗憾,国家的知识人才储备断层,同时也造成了另一种物极必反,就是现在大家都只搞纸上谈兵,没有人愿意下农村,下基层去搞实践了。

  中国应该鼓励人们研究文革,并且从各个角度来研究它,这样才能做到以此为鉴。我的那位老师,因为特殊原因可以接触到很多未公开的资料,他说,到现在为止,毛泽东全集还出不来,为什么?怕什么呢?我不知道。我猜想其中很多言论应该是和现在的领导方向相悖的,所以才不敢发表毛泽东在很多人眼里是独裁专制的代名词。当我听这位老师说,毛泽东曾设想过一种”地方多党制“,我也很惊讶。也就是说,在共产党在中央的绝对领导下,在地方允许多党派共同执政。(具体说法记不清了,大概是这个意思)公开毛泽东的全部资料,应该有利于人们正确了解他的思想,和正确评价他发动的各个政治运动。读过一些美国人写的较客观的评价毛泽东的书,书中把他称为”民粹主义者,民本主义者“,是有一定道理的。 

打印文章
该文章评论功能已关闭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