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媒体观点

广州日报丨美国国会最年轻女议员科尔特斯:为“工人阶级”代言

作者:广州日报 发布时间:2019-01-13 08:32:13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230f0470b2add5f1312f724290022a36.jpg

  美国中期选举创下了多项纪录,选举结果被称为“历史性的”,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亚历山大·奥西奥-科尔特斯。在轻松击败对手之后,这位刚满29岁的女子成为美国国会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女性议员。事实上,在今年6月的初选中战胜党内元老以来,她已经成为美国政坛的一个热点——她自称是“民主社会主义者”,受到美国进步人士的拥护。

为金钱“苦苦挣扎”?

  “我要等到国会发工资后,才有能力在华盛顿特区租一套房子。看着福克斯新闻的高薪主播嘲笑美国住房危机,真的很奇怪,看看他们是如何兴高采烈地拿工人阶级开玩笑的。”

  自从上月当选众议员以来,科尔特斯就一直在和福克斯新闻打口水战。这也难怪,这家全国性新闻电视台居然利用黄金时段,搬出首席全国新闻记者和3位政治专家,专门讨论“国会菜鸟”科尔特斯的著装。

  他们讨论的是,一双科尔特斯在选战中穿烂的鞋在康奈尔大学一个名为“女性赋权:前线时尚”的展览上展出。虽然展览上还将展出另外一些在政治和其他领域成功的女性的衣物,但科尔特斯的经济状况和着装选择成为福克斯新闻主播的主要嘲笑对象:因为科尔特斯曾透露,自己要等到国会发工资后,才有能力在华盛顿特区租一套房子﹔福克斯电视台另一名记者则通过描述科尔特斯的夹克和外套,暗示她是一个为金钱“苦苦挣扎”的女人。

  对此,科尔特斯讽刺福克斯新闻过于“迷恋”自己,她俏皮地用西班牙音乐剧《阿文图拉》的歌词“不,这不是爱情,你对我的感觉是迷恋”来形容。

  “别担心,福克斯新闻明确表示他们比我优越得多,聪明得多,他们称我为'简单的小人物'。所以我相信,对他们来说,在口语方面赶上我应该不成问题。”科尔特斯说,“看着福克斯新闻的高薪主播嘲笑美国住房危机,真的很奇怪,看看他们是如何兴高采烈地拿工人阶级开玩笑的。”

  不错,科尔特斯的确是“工人阶级”,她的经济的确不宽裕。媒体指出,“毫不畏惧地突出自己的种族、性别、年龄和阶级”,正是科尔特斯的制胜法宝之一。

  科尔特斯的母亲出生于波多黎各,已故的建筑师父亲是地道的纽约布朗克斯区人,她有一个弟弟。因为父亲患癌症去世,科尔特斯在波士顿大学读大二时,这个普通家庭变成一个“困难家庭”,母亲不得不以房屋清洁工和巴士司机的工作来维持家计。

  “我妈妈感觉天塌下来了,弟弟也迷失了方向。我虽然也很伤心,但我把悲伤化作了学习的动力。我在家待了一个星期,然后就回到了学校。父亲在医院里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要让我感到骄傲',我就按着父亲的遗言做,后来我的成绩直线飙升。”科尔特斯回忆父亲去世的艰难时光说。

  大学毕业后,科尔特斯回到布朗克斯,她教过书,搞过儿童图书出版,也当过2016年民主党初选总统候选人伯尼·桑德斯的竞选组织者。直到今年2月份,她还在一家酒吧当酒保和服务员,只是利用业余时间参加政治会议和募款会。

  今年年初,科尔特斯启动纽约第14国会选区的备战,在民主党初选中对阵已在该区担任近20年众议员,过去14年没有遇到初选对手的党内四号人物克劳利。从资金上看,科尔特斯的竞选资金总计约20万美元,克劳利的竞选资金超过300万美元,比科尔特斯超出10倍多。最终,科尔特斯意外胜出,一战成名。

  “波多黎各血统”“女性”“年轻人”“工人阶级”,都成为科尔特斯的标签。“有人说我是因为人口统计学优势而获胜,这是错误的。首先,我们赢得了各种各样的选民。其次,这是我的第一双竞选鞋。我穿着它敲了无数扇选民的门,直到雨水从鞋底的破洞渗进来。”科尔特斯说。

  对她来说,这的确是一双值得纪念的鞋。

高中就勇于谈论政治

  “父亲指着这一切——倒影池、纪念碑、国会大厦,说,'你知道吗,这都属于我们的政府。这一切都是我们的,它是你的。'所以,当我去国会大厦时,我想到了这一幕,我觉得它应该属于我们。目前,并不是所有的东西都属于我们。但这就是我进入国会的全部意​​义,不是吗?”

  还是十几岁的孩子时,科尔特斯就已经勇于谈论政治,说出自己的想法。在高中期间,科尔特斯赢得了2007年英特尔国际科学与工程博览会第二名,在展示自己的研究成果时,她口才、词汇、姿态等都那么专业、成熟,以至于一位迟到、没听见介绍的高管问学习总监“这位演讲者是哪个公司来的”,总监说,“她是我们学校17岁的高中学生。”

  指导科尔特斯科研项目的科学课老师回忆,当时,十几岁的科尔特斯已经从政治角度来看科学了,“她感兴趣的是对所有人有帮助的科研,包括帮助发展中国家,而不仅仅是为有钱人服务。”科尔特斯在波士顿大学主修经济学和国际关系,教她反托拉斯经济学课程的教授对她印象深刻,说她有“极强的分析能力”。

  最终促使科尔特斯决定竞选国会议员的是一个名为“全新的国会”的组织。这是一个不论党派,专门鼓励、资助新人参加国会议员竞选的组织,其成员由2016年民主党初选总统候选人桑德斯的竞选工作人员和支持者组成。

  随着美国新一届国会于2019年1月就职,科尔特斯将成为美国国会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女议员。萦绕在她心头的是父亲带她去华盛顿特区时的一件往事。

  “有一天,父亲带我去华盛顿纪念碑的倒影池。我把脚趾伸进水里,金鱼开始咬我的脚趾。这是美丽的一天,天空晴朗。父亲指着这一切——倒影池、纪念碑、国会大厦,说,'你知道吗,这都属于我们的政府。这一切都是我们的,它是你的。'所以,当我去国会大厦时,我想到了这一幕,我觉得它应该属于我们。目前,并不是所有的东西都属于我们。但这就是我进入国会的全部意​​义,不是吗?”

“民主党社会主义者”

  “我确实认为我们正处于一场晚期资本主义危机中,人们每周工作60到80个小时,却无法养活家人。这个国家有很多经济上的问题。这就是为什么人们愿意改变。”

  科尔特斯自称为“民主党社会主义者”。在胜选派对上,她对支持者们说,“我们发起这项竞选活动,不是因为我觉得自己很特别、很独特、比任何人都好。我们发起这项运动,是因为在没有人就我们这个时代的道德问题发出明确声音的情况下,我们有责任发出声音。”

  在今年6月《名利场》杂志刊登的一次采访中,科尔特斯将社会主义描述为最符合“参与经济、社会活动,维护种族尊严”的政治制度。“对我来说,社会主义意味着保证基本的尊严。我们想要的美国,我们为之自豪的美国,是一个所有儿童都能接受有尊严的教育的美国﹔在这种制度下,没有人因为太穷而无法获得生存所需的药物。”科尔特斯解释说。

  关于资本主义,科尔特斯批评说:“我确实认为我们正处于一场晚期资本主义危机中,人们每周工作60到80个小时,却无法养活家人。这个国家有很多经济上的问题。这就是为什么人们愿意改变。”(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温俊华编译)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