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媒体观点

晋江经济报:谁来帮帮我的孩子,一位父亲在绝望中苦苦求救!

作者:晋江经济报 发布时间:2018-09-08 09:20:08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9798e3187a404a6814539e8edff52854.jpg

9月1日上午

记者来到范爱会在晋江租住的宿舍采访时

看到他儿子正在玩手机游戏“王者荣耀”

 到底怎么回事?

正是上学读书的年纪

他的儿子却不去读书?

记者了解到

他的孩子整天迷恋网络

网瘾加重,最终休学

至今未去上学,父母因此很焦急

ecffaaf60037f24eb2cfeabe5fee465a.jpg

阿泽的父母面对记者也很无奈

两次赴租房,探网瘾少年

        范爱会是安徽安庆人,今年46岁,租住在曾井某小区内。

  范爱会的儿子叫阿泽(化名),为独生子,今年17岁,8月20日刚刚过的生日。

  8月30日中午,记者去采访时,上了电梯,穿过昏暗的走廓,就是范爱会的租房。靠最里边,有两间房间,他的儿子正在第一间房间里睡觉。

  记者想与范爱会的儿子阿泽聊聊,但范爱会进房间叫他时,他只是翻了一下身,就不理会他父亲。

4519383ba7a529a319464d844864e014.jpg

  趁他翻身之间,记者看到范爱会的儿子连眼都没睁,只是扯拉了一下被巾,把头蒙上,继续睡觉。

  9月1日上午9点多,记者再次来到范爱会的租房,看到阿泽正在忘我地玩手机游戏“王者荣耀”。

  “你玩什么游戏呀?”记者问。

  开始他不理会记者,“你是玩‘王者荣耀’吗?”记者再问。

  “嗯!”

  “很好玩吗?”

  他不再言语。

  “有想去读书吗?”

  “嗯!”阿泽机械地答应,但手没有离开手机键,看得出,玩得过瘾。之后,再问问题,对方已不再答理。

edc33fdc47cec11e03d0b81395911cba.jpg

对记者的到来,阿泽眼睛没离开过手机

沉迷网游,父子夺机打斗

  进入范爱会与妻子的房间,看到桌上、床铺上都是药,这一袋那一袋,零乱地放着。在床铺上放着手机支架和一本心理学书籍,那本书有砖头那么厚。

3a70517335a7fa6832036bd2268989b4.jpg

  范爱会说,自从儿子阿泽精神被网络控制后,他就找心理学的书来看,希望找到一把钥匙能打开儿子的心智之门,但儿子的网瘾越来越严重。晚上都不睡觉,常常打手机游戏打到凌晨四五点、甚至天亮。

  “我儿子就是被网络游戏控制了,脾气变坏!”据范爱会介绍,他们夫妻是在其儿子阿泽快中考时,发现儿子被手机游戏控制,儿子爱玩“王者荣耀”等网络游戏,并跟“网络里的女孩”搞网恋。

f7df153cc899978622c4e1b78198dd3e.jpg

  2016年中考前的一天,范爱会心急如焚。为了制止儿子阿泽玩游戏,有一天他伸手去夺儿子手中的手机。儿子阿泽死命抱着手机不给,父子俩为了争夺手机打起来。

  “我俩在地上打滚,最后拼力控制了儿子。”范爱会说,当时他夺下了儿子阿泽的手机,并摔在地上,但儿子阿泽对他充满仇意,不想搭理他。

医院诊断,孩子有“障碍”

  阿泽前年考上安庆当地一所中学的高中,但网瘾亦加重,最终休学,至今未去上学。 

  儿子出现问题,范爱会夫妻着了急,四处为儿子求医问药。

  2017年8月,他与妻子陪同儿子阿泽到武汉市精神卫生中心求医, 出院诊断:1、活动与注意失调(注意缺陷与多动障碍);2、品行和情绪混合性障碍。

  “失调”、“障碍”,这样的诊断结果,一下子把夫妻击倒,儿子阿泽确实存在精神问题。

  在范爱会提供的《武汉市精神卫生中心出院纪录》上,记者看到患者阿泽入院情况及诊断经过:

  患者因“整天玩手机,不上学,不事洗漱1年余”收入院。入院时精神检查:意识清楚,定向力准确,接触被动,检查不合作,问话不答,对工作人员有冲动行为,注意力不集中,检查不合作,……行为冲动,在家时与家人对着干。自制力缺乏。

  此前,2016年10月,他们到北京大学第六医院检查,就发现阿泽出现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破坏性行为障碍,未定型,学习困难等问题。

8e19537a08b957dd6c64a30ab7de5980.jpg

阿泽的父亲从网上下载了很多相关的资料

  “我儿子的总智商以前是‘121’呢!”范爱会一直看好儿子的智商,但现实令他坐立不安,“检查时医院的专家说,如果不是网络游戏的影响,孩子的智商算高,将来考个好大学不成问题!”

换个环境报职校,依然不读

  范爱会夫妻今年把儿子阿泽从老家安徽带在身边,想给儿子换个学习环境,希望对儿子摆脱手机游戏有好处,但好像没有效果。  “我们把儿子阿泽从安徽老家带到晋江来,4月就去晋江一家职业学校报了名,想让儿子上职校;但儿子阿泽怒气冲冲地说:不读!”说到儿子迷恋手机网络不想读书,范爱会情绪焦虑,很是无奈。

为了孩子,妻子打双份工

  范爱会以前经商,开过小工厂,生意曾经风生水起,但好景不长,经营惨淡,最终破产,落下一屁股债务,如今夫妻靠在晋江打工谋生。

  “儿子落下这网控疾病,我得看着他,不能去上班。”范爱会如今因身体原因没有工作,只有他妻子倪琴一个人在外工作。白天在一户人家做保姆,晚上则在一家物流公司打工加班。“一个月妻子拼死拼活,挣得四五千块钱,除了生活,都是买药吃。”

  “有什么办法!”说到每天打两份工的艰辛,倪琴抑制不住流泪,她对记者说,以前从没干过这么累的活。“你知道吗,白天做完保姆,晚上去物流公司捡货,捡到凌晨四五点才收工。”

3a811858b9f7efe648d87b0329e7b1b7.jpg

阿泽整天对着手机

  “我儿子以前作文写得好,爱打篮球,很阳光!”倪琴对记者说,晚上在物流公司捡货捡得腰酸背痛的倪琴,常常偷偷地掉眼泪。但想到儿子,再苦她也干,不放弃。

寄望社会帮助,还能上学

  范爱会认为儿子问题严重,开始写求助信,寻找好心人帮助。他找到本报反映了他儿子的病情,以及无钱治疗的困难。

  “我儿子受网络游戏误导,导致大脑受损,而我家庭经济条件十分困难,拿不出钱给孩子治病,才会想向社会各界求助。”范爱会对记者说,“孩子休学一两年了。”

24fa6e6812ff4a6a2d5d4e1327558704.jpg

  “希望有好心人,帮助我儿子治好网瘾!”绝望的范爱会夫妻寄望,儿子阿泽还能够回到课堂,继续上学!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