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校园

李大钊:青春无尽,自我无尽

作者:刘善伟 发布时间:2021-04-01 08:42:40 来源:中国青年杂志 字体:   |    |  

  1949年3月的一天,毛泽东率领中国共产党中央机关从西柏坡出发赶往北京。望见古都城垣时,毛泽东感慨地说:“30年了!30年前……在北平遇到了一个大好人,在他的帮助下,我才成为一个马列主义者。可惜呀,他已经为革命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他是我真正的老师,没有他的指点和教导,我今天还不知在哪里呢!”

  毛泽东提到的,正是年轻的李大钊同志。

  李大钊1889年出生于河北乐亭县大黑坨村。1907年,李大钊考入位于天津的北洋法政专门学校。毕业后,李大钊仍感自己学识之不足。1913年冬,李大钊获资助前往日本留学,学习日语和英语。1914年9月,李大钊考入早稻田大学政治学部。留学期间,他开始接触社会主义思想和马克思主义学说。1915年1月,李大钊针对日本政府提出的“二十一条”, 起草了通电《警告全国父老书》,积极参加留日学生的抗议斗争,他也因此成为著名的爱国志士。由于参加革命活动,他的学业耽误了,1916年,李大钊不得不中止学习返回祖国。

  李大钊

  1916年回国后,27岁的李大钊在《新青年》第二卷第一号上发表了《青春》一文,表达改变国家、社会的决心,体现了慷慨悲壮的气魄。文中写道:“以宇宙之生涯为自我之生涯,以宇宙之青春为自我之青春。宇宙无尽,即青春无尽,即自我无尽。”“青年循蹈乎此,本其理性,加以努力,进前而勿顾后,背黑暗而向光明,为世界进文明,为人类造幸福,以青春之我,创建青春之家庭,青春之国家,青春之民族,青春之人类,青春之地球,青春之宇宙,资以乐其无涯之生。”

  《新青年》第二卷第一号发表李大钊的文章《青春》 愉泓 摄

  1918年1月,经章士钊向北京大学校长蔡元培推荐,李大钊担任北大图书馆主任。

  李大钊对中国的不朽贡献在于,他将马克思主义思想引入中国。1918年10月,29岁的李大钊在《新青年》第五卷第五号上发表了《Bolshevlsm的胜利》《庶民的胜利》等文章﹐这些文章较早地在中国传播马克思主义思想,干货满满,今天读来,仍能感受到他的远见卓识。

  在文中,李大钊写道:“对于德国军国主义的胜利……是人道主义的胜利,是平和思想的胜利,是公理的胜利,是自由的胜利,是民主主义的胜利,是社会主义的胜利,是Bolshevism的胜利,是赤旗的胜利,是世界劳工阶级的胜利,是二十世纪新潮流的胜利……是马克思(Marx)的功业……俄国的革命,不过是使天下惊秋的一片桐叶罢了。Bolshevism这个字,虽为俄人所创造,但是他的精神,可是二十世纪全世界人类人人心中共同觉悟的精神。所以Bolshevism的胜利,就是二十世纪世界人类人人心中共同觉悟的新精神的胜利!”这些判断虽然尚未真切而普遍地在这个星球完全实现,但无疑已被后来世界各国探索形形色色社会主义、福利社会的进程所证实。

  1919年五四运动之后﹐在陈独秀、李大钊的影响下,《新青年》革命色彩更为明显。1919至1921年上半年﹐《新青年》发表有关马克思主义﹑十月革命和工人运动的论文和翻译文章达130余篇。李大钊负责编辑的第六卷第五号﹐办成了“马克思主义思想研究专号”。这期专刊上的文章《我的马克思主义观》,简明透彻地介绍了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观,也充分见证了李大钊对现代文明经典著作的阅读视野。

  《新青年》第六卷第五号发表李大钊的文章《我的马克思主义观》 愉泓 摄

  1910年前后,在中华仁人志士救亡图存的大背景下,李大钊充分阅读了世界范围内探寻国富民强的经典著作,这在《我的马克思主义观》一文中充分体现出来。他这样评价亚丹·斯密的《原富》(也被翻译为《国富论》):“个人主义经济学……《原富》的亚丹·斯密(AdamSmith)是这一系的鼻祖。亚丹·斯密以下,若马查士(Malthus)、李嘉图(Ricardo)、杰慕士·穆勒(JamesMill)等,都属于这一系。把这一系的经济学发挥光大,就成了正系的经济学,普通称为正统学派。从生产一面讲,各人为自己的利益,自由以营经济的活动,自然努力以致自己的利益于最大的程度。其结果:社会全体的利益不期增而自增。”

  够简明扼要吧?几百字就把西方古典经济学派说得清清楚楚。不是广泛阅读且具备顶尖学术分析能力者是做不到的。

  分析完了西方古典经济学派,李大钊进入主题:“ 以后的经济学,要以劳动为本位,以劳动者为本位了。这正是个人主义向社会主义、人道主义过渡的时代。”

  社会化大生产无疑是人类社会正在破解的难题,当下兴起的信息经济,莫不以解决社会问题、人民幸福的痛点问题为突破口。而这些,李大钊在一百年前就用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分析出来了。

  李大钊接下来的论述更为精彩:“马克思的唯物史观有二要点……一切社会上政治的、法制的、伦理的、哲学的,简单说,凡是精神上的构造,都是随着经济的构造变化而变化。我们可以称这些精神的构造为表面构造……其二是说生产力与社会组织有密切的关系。生产力一有变动,社会组织必须随着他变动;社会组织即生产关系,也是与布帛菽粟一样,是人类依生产力产出的产物。”是不是很熟悉?没错,就是当下人人皆知的“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而当时,李大钊便能在浩如烟海的马克思主义著作中直拣真金,一语中的,对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见解之深可见一斑。

  李大钊作为《新青年》的编辑,更深入且直接地推动了马克思主义普遍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的结合,李大钊与毛泽东革命友谊坚固,他深刻地影响了毛泽东,成为一代伟人成长的思想领路人。

  1919年底,毛泽东第二次来北京,李大钊向毛泽东介绍了许多共产主义文献和关于俄国革命的书籍,并介绍毛泽东加入了“少年中国学会”,还把毛泽东引荐给马克思学说研究会的一些发起人如邓中夏、高君宇、罗章龙等。毛泽东后来回忆说:“我第二次到北京期间,读了许多关于俄国情况的书。我热心地搜寻那时候能找到为数不多的用中文写的共产主义书籍……我一旦接受了马克思主义是对历史的正确解释以后,我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就没有动摇过。”

  1920年3月,李大钊同志在北京大学发起组织马克思学说研究会。同年秋,他领导建立北京的共产党早期组织和北京社会主义青年团,并积极推动建立全国范围的共产党组织。

  1921年,中国共产党宣告成立,这是中国近现代史上开天辟地的大事。李大钊同志为建党所作的重大贡献,使他成为中国共产党的主要创始人之一。

  1924年1月,国民党一大会议上,李大钊对“不能党中有党”的说法毫不退让,真诚地解释了共产党的做法;毛泽东则趁机要求停止讨论,即付表决,反对国共合作的提案被成功否决。

  中国革命后来能够胜利,一个重要原因是选择了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李大钊在1919年2月发表的《青年与农村》一文中便分析出:“我们中国是一个农业国,大多数劳工阶级就是那些农民。他们若是不解放,就是我们国民全体不解放;他们的苦痛,就是我们国民全体的苦痛。”李大钊在1925年发表的《土地与农民》一文,更提出了“耕地农有”的主张,毛泽东把其编入《农民问题丛刊》,作为农民运动讲习所的教材。

  李大钊同志是伟大的革命者、战士,更是20世纪初我国思想文化界的一位杰出人物。他的著作、文稿和译著,涉及哲学、经济学、法学、历史学、伦理学、美学、新闻学、图书馆学等诸多领域。鲁迅先生说:“他的遗文却将永住,因为这是先驱者的遗产,革命史上的丰碑。”

  1927年4月6日,李大钊同志在北京被捕入狱。受尽严刑拷打,始终坚守信仰、坚贞不屈。4月28日,李大钊同志惨遭反动军阀绞杀,牺牲时不到38岁。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