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校园

用时代精神的精华指引我们成才的道路

作者:无名 发布时间:2020-09-21 09:00:23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一个人的精神压抑、堕落、痛苦、病态是一个人的悲剧。

  普遍人的精神压抑、堕落、痛苦、病态是一个时代的悲剧。

  时代的悲剧,几乎没有人能够逃离。

  时代的悲剧源于时代精神精华的沦丧。

  曾几何时,当世界还处在生产力满足不了整个人类基本物质生活的时代,物质生产最大化的生产关系就成为社会制度的必然选择。于是,历史唯物主义原理履行着它的历史使命,时代从原始社会到封建社会再到资本主义社会……

  当中国人高歌“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的时代精神的时候,西方人还在茹毛饮血。

  当西方人狂飙“天赋人权……适者生存”的时代精神的时候,中国人正守着“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的社会信条。

  五百年来,当资本主义,端着枪炮冲进世界各地;当资本主义,携着它的产品冲破旧世界的陆路、水路、航路等交通工具道路以及电网、网络将它的意识形态和文化传遍世界各个角落,资本主义在全球赢得了它的胜利,资产阶级用枪炮、金融和它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妄图统一整个世界。世界出现了东方隶属于西方的时代。

  于是,“资产阶级在它已经取得了统治的地方把一切封建的、宗法的和田园般的关系都破坏了。它无情地斩断了把人们束缚于天然尊长的形形式式的封建羁绊,它使人和人之间除了赤裸裸的利害关系,除了冷酷无情的“现金交易”,就再也没有任何别的联系了。它把宗教的虔诚、骑士的热枕、小市民的伤感这些情感的神圣激发,淹没在利己主义打算的冰水之中。它把人的尊严变成了交换价值,用一种没有良心的贸易自由代替了无数特许的和自力挣得的自由。总而言之,它用公开的、无耻的、直接的、露骨的剥削代替了由宗教幻想和政治幻想掩盖着的剥削。资产阶级抹去了一切向来受人尊崇和令人敬畏的职业和灵光。它把医生、律师、教士、诗人和学者变成了它出钱招雇的雇佣劳动者。资产阶级撕下了罩在家庭关系上的温情脉脉的面纱,把这种关系变成了纯粹的金钱关系。“

  ……

  即使如此,在黑暗中,歌德说,永恒的女性,引领我们向上。

  同样,永恒的男性,也引领人类向上。

  然而,浓缩中国封建社会的《红楼梦》却深刻地揭示了:封建社会毁灭了男性,也毁灭了出嫁了的女性;更令人心痛的是,我们今天的社会在用无数血泪反复地告诉人们:资本主义毁灭了男性,也将毁灭包括少女在内的未出嫁的女性。

  一切虔诚、热枕、尊严、良心、温情等美好的东西在我们的时代都要在血水里泡三遍,碱水里浸三遍,苦水里煮三遍。

  我们的时代被资本主义的金钱的所统治,我们的时代精神被资本主义的后现代阶段的虚假需求、精神痛苦所奴役。

  这样的时代正在剿灭着与金钱相违背的一切真善美的东西!

  ……

  这就是我们的时代?对,这就是我们的时代!

  然而,一个人的精神歌唱、反抗、觉醒、走向幸福是一个人的幸运。

  一群人的精神歌唱、反抗、觉醒、走向幸福是一个新时代黎明前的号角。

  新时代的号角将呼唤更多的时代新人;新时代的号角将唤醒普遍沉睡的灵魂。

  新时代的号角来源于时代的觉醒,时代的觉醒来源于时代精神的重塑。

  曾几何时,当世界进入了生产力能够满足甚至超出整个人类基本物质生活的时代,人类只追求物质生产最大化的生产关系已经满足不了人类对爱情和自由等精神需要的追求。

  在这样的条件下,盲目追求物质利益的资本主义后现代阶段必然造成人们普遍的精神痛苦和兽化,《兆治酒馆》所描绘的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日本社会就是活生生的写照。《兆治酒馆》也是中国当下的写照。

  ……

  我们的时代早已不是那个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时代;

  我们的时代也已经过了恋爱婚姻主要靠“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时代;

  我们的时代也已经不是那个经济危机一来就大面积饿死人的时代;

  我们的时代已经发生了历史性的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的生产力水平,已经超越了人类300万年以来的任何时期。世界上最穷困地区的人民通过救济也不容易饿死,但是,我们的精神痛苦远远超过历史上的任何时期-----这,就是我们的这个时代。

  我们的时代,在人类的厉害调节因素中,精神生活及精神生活的幸福已经上升到主导地位,衣食住行等物质因素的重要性相对地下降了。

  对精神生活幸福的追求必然要求着对资本主义后现代阶段的反抗和对未来世界的畅想,这就是社会主义新人的追求。因此,社会主义新人的方向就是不甘精神痛苦的人们前进的方向,佛教修行者的方向就是追求精神生活幸福的人们的方向。

  在这样的时代,人的生活可以是多种多彩的,但是,不可以没有精神生活。

  一个具有人的生理特征的动物,他可以饭还没有吃饱却还在玩味:“记得绿罗裙,处处怜芳草”,他就是人。

  一个具有人的生理特征的动物,只要他真正赞同:“朝闻道,夕死可矣”,他就是人。

  一个具有人的生理特征的动物,不管他富有还是贫困,只要他:“但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他也是人。

  一个具有人的生理特征的动物,不管他生在河北亦或是河南,只要他:“为了新中国冲啊!”,他就是顶天立地的人。

  一个具有人的生理特征的动物,不管他是否误信,只要他:“上帝呀,他们犯的罪他们不知道,让我替他们赎罪吧”,这同样也是人。

  人生可以有无数种不同的活法。但是,不管怎样成功,只要他的生活遵循睡觉----赚钱----吃饭-----宿妓的四点式生活,他充其量就是一个灵长类动物。

  时代变迁,从灵长类动物的生活到人的精神的觉醒是时代精神精华重塑的前兆。

  马克思说“哲学是时代精神的精华”,那么,在新的哲学、生命哲学、心理学指导下的“人生哲学---社会主义---佛学”则是时代精神凝结的硕果。贯穿“人生哲学----社会主义---佛学”核心的就是真实的幸福主义。

  以真实的幸福主义为核心,为人民服务与自度度他是一致的,社会主义与人生哲学、佛学也都指向了人类的理想社会----共产主义与极乐世界。共产主义就是人间的极乐世界,极乐世界就是人的觉悟极大提高因而幸福度极大提高的共产主义。

  历史正在前进,我们正在成长,我们正在经历着我们的前人们从未经历的历史性的巨变,只有树立了主题精神的人,才有希望成为我们时代需要的人才。

  因此,沿着新的哲学、生命哲学、心理学指导的方向,用“人生哲学----社会主义---佛学”为纲塑造起我们的主体精神吧,那么,我们可以向世人豪迈地宣称:“我们正在前进,我们正在做着我们的前人们做过但未完成的极其光荣伟大的事业。我们的目的一定要达到!我们的目的一定能够达到!”

  (作者不愿透露自己真实姓名)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