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复兴之路

张宏良:中国左翼正在成为民族复兴的先导力量

作者:张宏良 发布时间:2017-07-17 19:35:48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69979cec1f521c2fd28c1beec9dbc8de.jpg

  看到中央成立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的消息,既欣慰又感慨,欣慰中国在着手解决网络安全问题之后,又把解决金融安全问题提上了日程。中国左翼爱国力量十多年来一直呼吁要设立两大安全机构的主张,终于变成了现实。早在2006年反对贱卖银行股时我们就呼吁,中国应该建立直属中央领导的两大安全机构,一个是网络安全委员会,另一个是金融安全委员会。继2014年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成立后,今天金融安全机构也成立了。虽然两大安全机构的名称和具体组成部分与我们的呼吁有很大差别,主要是去掉了民众监督这一块,但是总的方向是一致的,都是为了实现国家网络和金融的安全发展

  网络是国家的神经系统,金融是国家的血液系统。如果说决定传统战争胜负的物质力量是金融,那么决定现代战争胜负的物质力量就是网络,所以多年来我们一直强调,中央一定要建立网络安全和金融安全两大机构,以避免苏联抱着原子弹亡党亡国的悲剧命运,避免俄罗斯抱着原子弹惨遭金融洗劫的悲剧在中国重演。目前中国这两大安全机构的设立,再次证明了中国左翼爱国力量对社会历史发展进程的判断,对中华民族复兴道路的理论探索,是完全正确的。这种正确性,是站在中国共产党、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的根本立场上而不顾个人生死安危进行思考和探索的结果,是坚持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而百折不挠的结果。如果说中国共产党是中华民族复兴的领导力量,那么坚决支持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左翼爱国力量,就是中华民族复兴的先导力量。

  先导力量主要就体现在坚持改革的社会主义方向以及坚持中华民族复兴的根本力量上。大家回顾一下最近十几年特别是十八大以来中国的发展进程就会发现,除了经济私有化和法制强权化这两个方面之外,中国各个方面“深化改革”的方向,都在朝着中国左翼爱国力量呼吁的方向发展,也就是说,中国共产党正在逐步接受左翼爱国力量的改革主张,只是上届领导主要侧重于接受左翼爱国力量的民生主张,比如建设“五有社会”“以人为本”“全民共享发展成果”等等,是在为解决两极分化奠定制度和政策基础;本届领导更加侧重于从国家安全层面接受左翼爱国力量的政治主张,比如废除“党政分开、放权让利”的改革纲领,全面加强中央集权领导,恢复意识形态的红色化,注重网络和金融安全等等,是在为中华民族复兴奠定组织和政权基础。可见中国这个巨大航船正在按照这些年左翼的泣血呼吁在不断纠偏。

  如果再解决了经济私有化和法律强权化问题,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将不会再有任何内部障碍,中华民族将会为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而贡献出空前辉煌的伟大政治文明,这一代共产党人的伟大成就,也将无愧于毛泽东那一代共产党人。可以说,当今世界历史的发展,特别是虚拟经济、网络技术和生物技术最发达的美国的发展,已经在客观上证明了,经济的社会化(公有化)和法律的道义化,已经成为并正在成为当今世界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

  一方面,就经济社会化(公有化)而言,美国是全世界最大的资本主义国家,又是视共产主义为仇寇的国家,就是这样一个世界上最庞大的资本主义私有制国家,如今90%以上的私营企业,都在实行员工持股制度的改革,按照工人的工龄、年龄、工种和贡献等因素,把企业股份无偿地分配给全体员工,就如同改革前中国单位给职工无偿分配住房一样,从而开始解决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不平等——全体员工创造的企业归老板一人所有的不平等。世界最大的资本主义国家开始自发地进行公有制改革的事实证明,私有制已经成为现代人类社会的最大毒瘤,无论实行的是什么制度,只要文明和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人类社会就会从物质和精神两个方面,创造出消灭私有制的方法。人类社会追求文明和进步的这种革命本能,是任何力量都阻挡不住的。对此我们充满信心。所以,虽然当今中国经济正在进行逆向改革,不是把员工持股制度用来改革私营企业,而是用来改革国有企业,但是我们坚信,世界潮流不可阻挡,只要中国左翼坚持呼吁,中国的私营企业也必将会走上员工持股道路这个新的集体经济道路,从而使全体员工创造的企业最终归全体员工所有,而不会再像现在这样只是归老板一个人所有。

  另一方面,就法律道义化来看,以有罪推定、公民陪审团和惩罚性赔偿三大原则为主体的美国共同诉讼制度,也开始走上了法律道义化道路。本来,东方文明特别是马克思主义法律观,对道义和法律的关系规定得十分清楚,即道义为本,法律为用;法律是实现道义的武器,道义是制定和执行法律的指南;天理是最高的法律。可是西方资本主义法治的最大弊端,就是把法律变成了强者的武器,变成了维护资本强权的工具,变成了动物世界弱肉强食,优胜劣汰的丛林法则,从而把人类数千年的道义进步和精神发展彻底格式化了,这是当今世界东西方道德堕落的根本原因。但是,人类追求天理的道义天性是任何力量都无法消灭的,人类社会绝不甘心接受动物法则的管理,特别是人民大众追求自由解放的阶级斗争,更是要求抛弃法律强权化这个动物世界的丛林法则,于是矛盾最发达的美国便吸取毛主席所创造的大众政治文明的精髓,率先踏上了对法律强权化的改革,逐步把法律由强者手里向弱者手里转移,形成了越来越有利于人民大众的共同诉讼制度。

  比如,针对现代社会中穷人越来越拿不到富人证据这个特点,采用有罪推定来取代无罪推定,让穷人不需要证据就可以状告富人,由富人自己提供证据自证清白,不能自证清白就是有罪,这就在寻找证据这个打官司最关键的环节上解放了穷人;针对律师法学家等知识精英天然替官僚富豪说话的特点,规定由公民陪审团来判定有罪和无罪,公民陪审团由身份证摇号产生,成员全都是来自老百姓,这就保证了法律和民意的一致性以及法律和道义的一致性;针对打官司同等赔偿数额对穷人不公平的特点,实行惩罚性赔偿,惩罚性赔偿就是不根据实际损失而根据道德品质确定赔偿数额,如果道德品质没问题的穷人输了官司可能只赔偿几十元几百元几千元,道德品质有问题的富人输了官司可能要赔偿几百万几千万乃至几个亿,这就真正形成了穷人和富人在法律上的一律平等,因为同样一元钱对穷人和富人的影响绝不相同,所以同样数量的赔偿对穷人很不公平。

  在此,我们要自豪地告诉大家的是,由美国开始的包括整个西方国家都在逐步实行的上述两个方面的改革,全都是来自于中国的探索。美国的员工持股制度改革,来自于中国乡镇企业的股份合作制,是中国乡镇企业股份合作制的美国版,是美国走“中国农民自发改革”道路的结果。此前,美国的员工持股制度搞了许多年,一直找不到能够普及的成熟形式,直到照搬了中国乡镇企业的股份合作制,才大规模普及开来。只是让人感到遗憾的是,在美国开花结果的员工持股制度,在中国乡镇企业却是胎死腹中,甚至连乡镇企业本身都变成了陪葬品。美国的共同诉讼制度,则更是来自于毛主席领导中国人民对大众民主制度的探索。本来资产阶级革命的最高法律成果就是无罪推定,后来美国证券市场率先敲响了无罪推定的“丧钟”,因为在股市上受害者根本拿不到庄家的证据,无罪推定完全成了庄家胡作非为的法律保护伞,别说是那些受害的投资者拿不到证据,就是国家监管部门对此也无可奈何。最后只有通过有罪推定和惩罚性赔偿,才解决了股市庄家为所欲为的问题。因为在有罪推定和惩罚性赔偿的情况下,任何投资者都可以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指控庄家有罪,而庄家只要不能自证清白,就要接受惩罚性赔偿的破产结局。所以美国股市才成为“全世界最干净的市场”(朱镕基语)。

  就在我们撰写此文的此时此刻,中国股市正在暴跌,今天股市暴跌完全是在回应昨天(星期天)中央金融工作会议他一系列决定,包括建立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的决定。为什么中国股市的庄家敢如此胡作非为?目前中国证券监管实行的无罪推定和事故性赔偿等法律,就是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正是这个无罪推定的法律,造成了中美两国股市的错位和对本国经济的逆向波动。多年来,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一直反映在美国股市持续大涨上,而美国经济的一团糟则一直反映在中国股市的连续下跌时上,就是美国投资者收获了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丰硕果实,而中国股民则吞下了美国经济糟糕的苦果。中美两国股市这种令人不可思议的互换和颠倒,这种经济学家不仅想不明白甚至根本就没有想到的财富乾坤大挪移,就是中美两国法律监管制度不同的结果。而这种不同的法律监管制度,完全是误导中国改革的法律党照搬昨天西方法律而舍弃今天西方法律的结果。对此,多年来我们一直强调指出,中国司法领域的建设问题,不是一般性全盘西化的问题,而是全盘西化西方昨天的法律,拒绝吸收西方今天法律的问题。而至所以要全盘照搬昨天的西方法律,而拒绝照搬今天的西方法律,完全是当今中国资本集团的利益和需要决定的。所以,当今中国法治建设的最紧迫问题,不是夜以继日地出台多少新的法律条文,而是要全面彻底清除连西方自己都已经丢弃的法律垃圾,根据当今世界最先进的政治文明,按照道义原则,以人民为大众为主体,来重建我们的法律体系。

  总之,今天人类社会正在由过去的丛林社会开始向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方向转变,但是如何实现向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转变?现有的西方政治文明回答不了这个问题,历史只能把目光转向中国,转向拥有5000年辉煌历史的东方文明。而此时此刻的中华民族,也恰恰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走到了民族复兴的起跳点上,这个起跳点与世界历史转变点的偶然重合,决定了中国共产党将有可能不再仅仅是中华民族的领导力量,同时也将有可能成为整个人类社会转型的领导力量。而中国共产党能不能领导民族复兴和人类社会转型,或者换句话说,整个世界能不能接受中国共产党这个领导力量,关键取决于中国共产党对东方文明道义力量的继承和对毛泽东探索的大众政治文明的继承。而这两方面又恰恰是中国左翼爱国力量多年来的苦苦坚守。正是从这一点上,我们说中国左翼爱国力量是中华民族复兴的先导力量,是社会主义复兴的先遣力量,是中国共产党的新生力量和最坚定最强大的支持力量。

  如果看不到这一点,而是把中国左翼爱国力量看作是中国共产党的异己力量,那么这将首先是中国左翼爱国力量的悲哀,同时也是中国共产党的悲哀,更是中华民族的悲哀。中国共产党与中国左翼爱国力量的关系,已经成为当今中国最重要的政治关系。如何解决这个关系,直接决定着党和国家的前途命运,决定着中华民族复兴的命运,过去我们讲中华民族已经走到了崛起或毁灭的十字路口,其含义也就在于此。

  张宏良微信文章,微信号zhanghongliang101

  #FormatImgID_1#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