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复兴之路

张宏良:百丈文化演讲提纲

作者:张宏良 发布时间:2017-03-14 08:21:04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b56e715acf5e196227f58a8afe0491cb.jpg

  一,五有社会:1,和谐社会内容;2, 历史循环;3, 民生现状;4,三种结果

  二,金融危机:1,被动金融决策:银行资产流失,外汇资产流失,美元循环圈;2,金融战条件正在成熟;3,迫使中国解除金融控制,通过控制金融实现经济殖民化。

  三,政治改革:1,集团政治和大众政治;2,大众政治9条内容。

  四,环境资源:1,世界工厂;2,环保投入,补偿地球;3,基础脆弱

  五,地缘包围:1,地缘包围完成;2,形成掠夺性国际价格体系;3,形成买办力量和摧毁国家精神。

  一,建立五有社会

  <一>,五有社会的历史悲剧。总计38年的两场革命,58年的经济建设,最终又回到了原地。“耕者有其田”是最初国民革命的口号。

  <二>,建设五有社会的民生现状:

  1,收入比重世界最低。

  根据国际劳工组织公布的数据,从2000年至2005年,中国人均产出增长63.4%,而工资总额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却从12%下降为10.91%,延续了1980年以来不断下降的趋势。另有数据显示,中国的工资总额占GDP的比例从1989年的16%下降为2003年的12%。而发达国家这一比例高达50~60%,世界平均为40%。

  据学者研究,目前在中国的GDP中,政府财政和预算外、制度外收费拿走了40%,企业资本拿走了40~45%,工人农民仅获15~20%;美国工人一年创造价值104606美元,而2005年的平均工资是40409美元,加上从雇主那里享受家庭医疗保险14000美元、以及退休金等等福利,全部加起来,一个工人获得的收益超过60000美元,劳动所得竟占GDP的60%;瑞典的劳动所得与资本所得之比为3:1甚至4:1,即劳动所得大大超过资本所得,而中国正好相反,为1:2~3。

  2,消费率世界最低。由于劳动者的收入微薄,使得中国的居民消费率(居民消费占GDP的比例)不断下降,从1991年的48.8%下降为2005年的38.2%,创历史最低水平。而世界平均居民消费率为60~70%,中国只及世界平均的一半。

  据世界卫生组织的评估,中国大陆的卫生医疗公平性全球倒数第4。中国每年有50%应该看病、30%应该住院的病人,由于贫困的原因得不到救治。中国人口占世界的22%,但政府的公共卫生投入仅占世界的2%。中国卫生投入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仅为2.7%,而印度为5.2%,美国为13.7%。

  3,环境恶劣世界第一。中国的环境可持续指数在全球144个国家和地区中,位列倒数第12。世界卫生组织曾经列出全球空气污染最严重的10个城市,中国占了7个。在实行环境统计的300个中国城市中,70%的城市超过大气环境品质三级标准,已经不适合人类居住。由于环境污染,中国有3亿农民喝不上洁净的水。

  按照人均GDP和支付能力计算,中国上大学的费用世界最高。虽然从绝对数字上看,日本人的每年教育支出最高,约合人民币11万元,但仅相当于中国居民支付3550元。而且,发达国家的大学普遍提供高额的奖学金。

  4,居民税负世界最重。中国居民和企业的税务负担全球第2或第3,属于世界上税收最高的国家之一(包括预算外、制度外收费)。同时,中国政府的行政成本高居世界第一,公务开支占财政支出的37%,而美国约为11%,欧洲国家约为6%,日本约为3%。高昂的行政成本极大地影响了民众的福利,致使中国的民生支出占GDP的比例为世界最低。

  按照国际贫困线,中国每天生活费不足1美元的绝对贫困人口占总人口的18.2%。

  5,自杀人数世界最多。中国的自杀人数全球第一,约占世界自杀人数的35%。

  6,职业病、工伤、矿难世界罕见。中国的职业病死亡率世界第一,卫生部承认,目前中国有毒有害企业超过1600万家,导致2亿多人受到职业病侵害。据不完全统计,中国累计发生尘肺病达500多万人,已相当于世界其他国家尘肺病人数的总和。

  目前中国矿难死亡人数占世界的80%。由于缺乏劳动保护和技能培训,仅在珠三角地区每年有4万多人被机器切断手指头。

  7,每年500万患者死在家中,800万自然死亡的60%

  与此同时,中国奢侈品销售增长世界第一,总量第二。全世界赌场都换上简体中文,紧能统计到的十多家银行一年流失资金就超过1万多亿。行政管理费用增长100倍,从52亿增加到5500多亿,财政收入增加100多倍。财富超过数百万亿。

  2006年,世界银行发表了关于俄罗斯和中国经济状况的两份报告,指出俄罗斯的经济增长“符合穷人的利益”,而中国在2001年至2003年虽然经济以每年10%的速度增长,但13亿人口中最贫穷的10%的人口实际收入却下降了2.4%。而且,“有迹象显示中国最贫困的人群正在进一步滑向贫困的深渊”。

  从1999年至2006 年,俄罗斯经济年均增长速度约6%,经济总量增加了70%。然而,俄罗斯的工资和人均收入却增加了500%,扣除通胀因素后,人均收入实际的增长超过200%。加上石油涨价及大量的石油出口,给俄罗斯的老百姓带来了生活水平的迅速提高。目前俄罗斯人均月工资10800卢布,约合人民币3650元。莫斯科最低生活标准线为月5124卢布,约合人民币1700元。在俄罗斯,民选的官员拼命地讨好选民,除了完全免费或者几乎免费的医疗、教育、住房、水、电、暖气之外,俄罗斯政府的补贴、救济项目共有几百项之多。在这样的情况下,在如今的俄罗斯,想当穷人都不容易。

  二,金融危机

 

  <一>、控制中国金融和产业

  1,迫使中国放松对外资进入中国金融机构的控制,参股进而控股中国银行和金融机构,进而控制整个中国经济。既可以瓜分中国经济增长的财富,又可以通过操纵股市涨跌,先是廉价收购银行,再用银行廉价收购企业,最后再通过股价涨跌搜刮最后财富。

  2,迫使中国形成了符合其要求的市场格局:一是股权分置改革,为外资创造了资本退出机制;二是股价指数期货提供了做空机制;三是准备了拉抬指数的指标股;四是成功“绑架”了一亿股民,为制造恐慌创造了条件。

  3,目前引进外资完全是一个金融圈套,除了满足地方官员和外资的利益没有任何积极作用。外资——企业——国家——美国国债——利息,一美元外资在中国转一圈又流回了美国,但是相应的8元人民币却留在了市场上,导致通货膨胀,结果是人民币对外升值,对内贬值,国家外汇和老百姓生活同时遭受损失。购买美国国债减轻了美国通货膨胀,结果是花钱买进来通货膨胀,美国的通货膨胀转移到中国来了。中国进口原材料和中间产品,美国进口最终产品,中国为美国打工。

  外资外贸都是在搞“美元旅游”,双重损失,一是引进通货膨胀,二是白白耗费我国的资源和劳动,什么也没有得到,只是得到了一点美国国债利息。今年为抑制通货膨胀,7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5次加息,本月1500亿央票,1.5万亿特种国债,根本不起作用,就是“美元旅游”的结果。人民币升值——外汇增加——通货膨胀——提高利率——人民币升值更快。人民币加息,美元降息,推动升值。结果是人民币对外升值,对内贬值,老百姓连眼前利益也没有得到。

  用央行票据来对冲等于是自己销毁财富,用财政部发行特种国债,实际是让老百姓买下来送给美国,美国再拿我们的钱返回来购买我们的企业。金融创新都增加流动性。资金在股市房市之间来回抵押,股市依靠投资支撑股价暴涨。股市22万亿对货币的吸纳也在增加流动性,抵押会形成更大流动性。虚拟经济条件下控制货币流量是十分荒唐的事情,世界每天货币流动只有不到百分之二和实体经济相联系,百分之98以上是由虚拟经济决定的,也就是说,经营商品的货币流动不微乎其微,绝大多数货币流动都是为经营货币,货币本身成为最大的买卖对象,和商品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不再仅仅是商品交换手段,更这样的成为货币交换手段了,由于货币本身成为买卖对象,所以不再是根据有多少商品来投放货币,而是根据有多少货币来投放货币了,而是虚拟经济的货币吞吐是不可预测的,所以控制货币流量是徒劳的。中国去年股市就吸纳了20万亿货币,市场一共36万亿货币,应该流动性短缺,可是流动性不仅没有减少反倒增加了。虚拟经济健康发展只有一条:让人们相信明天的太阳更加明亮,此外没有任何控制方法。

  4,还有一个圈套就是所谓“市场换技术”,外资进入中国产业以后,不仅没有带来先进技术,反倒是加速病态发展,越来越成为国外企业的技术附庸,90年代“国退民进”变成了现在的“中退外进”,美国战略成功。通过一进一退,把国有企业由原来生产性集团变成了寄生性集团,对外成为附庸对内剥夺百姓,使百姓在政治经济上都越来越倾向外资企业和外国政府。

  5,在产业控制上还有一个没有引起注意的,就是利用腐败加剧中国产业矛盾,如加剧房地产过剩,增加银行不良资产,制造更大的权利资源,以增加中国经济发展的不确定性。目前住房面积已达到西方发达国家水平,人均26.11米,超过日本15米,积压严重,仅北京就积压10万套,每家都有2,3套房屋。一方面大量积压,另一方面价格上涨,这是世界历史上绝无仅有的反常现象。房价世界最高,世界平均3——5倍工资,发达国家2——3倍。

  6,外汇资产的损失。货币本身成为交易对象,不再仅仅是交易手段。关键是这个交易对象又不象一般商品那样具有内在价值。

  7,对外投资损失。一是贬值损失;二是购买美国国债损失;三是投资与美国投资公司,或高价收购外资银行股;美国公司再用我们的钱到中国来收购我们的资产,控股我们的企业。

  获得外汇的艰难,百分之五的利润,牺牲资源,健康和生命,带血GDP。

  应该购买资源能源资产,恢复生态,提高收入,恢复国内购买力,用与医疗教育,提高国民的身体和文化素质,实现增长方式转变,国民身体和智力是增长方式转变的前提和基础。

  <二>,对中国发动金融战的条件正在成熟。打垮一国经济,席卷一国财富的基本条件正在成熟:一是高度繁荣的病态经济;二是自由进出的金融市场;三是三市齐飞的经济泡沫;四是股指期货为代表的做空工具;五是可操纵的市场舆论。

  一是推动三市齐飞。目前通货膨胀除去外汇(外患)因素之外,国内利益集团是其主要因素。

  房地产市场完全是官商勾结的结果,一是官僚炒地皮,把未来70年的收益一次变现,装入腰包;二是抵押套利、自产自销,股市房市之间循环抵押。三是按揭透支国民未来30年的收入。

  股市同样是人为推动,牺牲投资者的监管制度,新会计制度的“金人庆利润” 人为制造市盈率下降的假象,股权分置改革,人民币升值的栖息地。

  食品价格上涨是搞生物燃料的结果。

  二是自杀式制度设计。解除金融管制,引进外资扫荡中国产业,规定所有银行必须由外资参股和控股等,开放股票市场,推出衍生金融工具,本月推出了货币掉期交易,下个月推出股指期货。金融期货和商品期货不一样,商品期货是用来避险的,金融期货是用来逃避管制和打击弱者的。

  掉期是用你的货币来砸盘,股指期货是用你的钱来砸你的盘。如果没有期货,用自己的钱来砸盘成本很高,有了期货,就可以用期货赚的钱砸指数,再赚更大的钱更大规模砸指数,直到把市场彻底打垮我为止。外汇掉期可以在远期市场抛空人民币,再用获得的美元抵押借入人民币抛售,砸盘不仅不花钱,并且砸盘本身就赚钱。

  当初日本韩国是在共同富裕基础上,在资源完整基础上,在爱国主义理想主义基础上,在没有汉奸基础上的崩盘,所以单纯经济损失。中国则是在在两极分化、资源环境崩溃、道德崩溃、汉奸买办遍地基础上的崩盘,肯定是社会大动荡,并且有可能就此解体。特别是老百姓的活命钱进入股市甚至进入衍生品市场,特别可怕,衍生品市场比基础产品市场欺诈更加荒唐。中国还有一个权力资源,这是任何金融危机国家没有的。

  三是未来对策的关键是公众预期。一是建立公众对政府的信心,二是打击买办汉奸力量,三是暂缓衍生金融工具出台,四是市场改革完成之前暂且禁止外资进入。有可能今天是在撰写墓志铭。买办汉奸力量的可怕在于,配合国际舆论影响预期,抵消政府积极干预。现在战争还没有发生,媒体就在讨伐爱国者,说朗咸平“起到了李登辉陈水扁想起而起不到的作用”,说宋鸿兵是美国人“背景复杂”,说王小强也是“背景复杂”。到时候如果汉奸买办一起喊,那就真的没有办法了。现在人们的对策有一个前提,就是中国和国际资本的矛盾,仅仅是岳父和金兀术的矛盾,而关键是秦烩的问题。“香港直通车”就是在为自己这个集团安排后路。

  抵押债券是一级债券,购房者的贷款再次打包销售就形成次级抵押债券。问题出在银行身上,由于银行不承担风险,所以采取多多益善的办法增加贷款,不管你是不是合格,评估机构为赚钱也配合。风险全都落在了二级市场投资者身上,也不可银行投资者。

  美国龙星基金在韩国10年赚取46亿美元,引起轩然大波,龙星基金和外汇银行大批高管被逮捕。龙星在韩国的“兼并式投资”连连得手,以至2003年做成了以13834亿韩元(约13亿美元)收购韩国主要银行外汇银行51%股份的大手笔。前不久龙星基金决定以64179亿韩元(约64亿美元)的价格将外汇银行的股份全额出售给国民银行,结果“空手套白狼”地净赚约45000亿韩元(45亿美元)。

  哈萨克斯坦规定石油开采威胁国家安全可单方面解除合同,朝野两派一致同意。

 

  三,政治改革

 

  第一,权与利的分离,这是大众政治的首要原则。

  为人民服务,而不是为权力和资本服务。古往今来都是升官发财,毛泽东切断了升官和发财之间的联系,形成了对权力集团和资本集团的双向约束。权力和金钱既是文明起源又是灾难根源,人类一直在约束这两大集团,资产阶级革命约束权力集团,无产阶级革命约束资本集团,这是今天西方发达国家的基本道路,可是我们却解放了两大集团,先是打着“拨乱反正”的幌子解放了权力集团,全面恢复了斯大林体制,后来又打着改革的幌子解放了资本集团。权力集团把人变成外在奴隶,资本集团把人变成内在奴隶,人性异化超过权力集团,欧洲知识分子一直拒绝向两大集团妥协。今天权力集团和资本集团之间也有斗争,主要是有关为权力服务还是为资本服务。权与利分离制度,陈永贵、吴贵贤、李素文等都在原单位拿工资,后来变成了风险收益相分离,豪强集团享有利益,老百姓承担风险;反贪局可抓可不抓的不抓,派出所可抓可不抓的要抓。崔英杰,李志强。精英集团是则是利益与责任相分离。

  第二,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和政治协商会议制度。

  权力在人民代表大会手中,政治方案由政治家们去发明。这是比西方国家的参众两院更合理的一种政治框架。可惜后来这两个东西性质都完全改变了,先是以打破“橡皮图章”旗号,把人民代表大会变成了官员代表大会,后来干脆连各级人大常委会主任由党委书记担任;与此同时,又把政治协商会议变成了一种社会大杂烩,除了没有政治家之外什么都有,随着名流纷纷出国,又变成了万国俱乐部,什么国家的人都有,就是没有中国人。世界上再也没有第二个国家的参议院是由外国人组成的了。

  第三,中国式的权力三角制衡制度。

  把官僚集团置与中央政府和社会公众的双重制约之下,解决了历史上各个朝代和后来所有社会主义国家到死都没有办法解决的问题。可是主席一去世,这种三角约束却变成了豪强集团对中央和百姓的双向约束,中央要约束他,他说你极左,百姓要约束他,他说你极右。摆脱了任何限制,极度腐败,一个小小车管所所长就能包养100多个情妇,上海滩一个小瘪三就能一次拿走40个亿。中国历史问题都是出在这个集团上,这个集团一旦做大,要么到军阀混战,要么百姓造反,都导致了大灾难、大倒退。同时置于二者的监督之下,这是毛泽东一个了不起的伟大发明。皇权采取了以宦官和皇亲国戚监督官僚,实行这种夹板式的监督,要么是豪门干政,要么是宦官专权,就是改革开放的集体领导,集体领导是最糟糕的政治格局。个人集权在客观上和老百姓是一致的,老百姓多多少少有一点希望,一旦做了集体领导,老百姓彻底绝望了,中国历史上最糟糕的时候都是集体领导的时候,官官相护,老百姓一点希望没有。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历史上老百姓历次造反,都是只反贪官不反皇帝的原因,他反皇帝都是被迫的,皇帝是镇压的,他从来不主动反皇帝。我们不是说个人集权好,只是说集体领导更坏。就是这个问题。主席形成这样一个中国式的权力制衡,相当成功,可惜是什么,主席一死,各种权力都出来了。我们先是在拨乱反正的前后下全面恢复了斯大林体制,这方面的权力,可以这样讲,中国改革是被动局面的人为创作,主席当初的探索,就是避免我们走斯大林的道路,所以我们没有走斯大林道路,这也都不垮台的原因。当时主席逝世以后,在拨乱反正的气侯下,全面恢复了斯大林体制,犯罪集团被解放出来,一发而不可收拾,先是创造了一个权力集团,后来又创造了一个资本集团,这两大集团一结合,整个社会苦难就开始了。

  第四,权力直接监督约束制度。

  西方国家的权力监督,包括对司法的约束,主要依靠舆论约束和社团民主,而不是什么司法独立,现在司法不独立还胡作非为,一旦司法独立就会变成人间地狱。当时的造反组织比西方国家社团的自由注册制还要自由,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和散发传单,实现了正在的舆论自由。权力约束机制约束什么?约束政府不改变人民政府的性质,可后来在政府职能转变的口号下,不仅变成了资本政府,甚至直接黑道化了,出租公司,公路收费,行业管理

  毛泽东可以让这两个东西发挥到极至。第一,我们的舆论自由到今天来讲是最高水平的舆论自由,大字报等,而西方的自由文化门槛很高,你写论文才能享有这个自由,通过报纸杂志实现自由。第二,社团民主最高,当时的造反派,造反派连注册都不需要,几个一连名就起来了,就是社团遍地都是。翻翻那时候的报纸,没有任何西方国家指责我们的民主自由,为什么?我们确实比他们高。

  第五,与道德相统一的法律体系。

  道德统一,资本门槛,公平正义,自然法,大众立法

  如同西方国家的宗教调节、中国古代的天道调节一样,主要以道德调节为主,全国就2部法律,宏观一部刑法,微观一部婚姻法,其他都是开放式无形法律,把中国古代的“天道精神”和西方国家的自然法原则最大限度的结合起来,自然法和公众立法是西方国家成功经验,是逐渐摆脱集团政治性质的基本途径,毛泽东建立的开放式法律体系,与以往相比最大的特点,就是不仅只约束某一个集团的犯罪方式,而是约束所有集团的犯罪方式,权力集团只约束权利集团之外的犯罪,资本集团中约束权力和暴力犯罪,毛泽东则在历史上第一次把权力财力暴力三种形式的犯罪同等看待。张钰案和84年修改刑法,就是典型。

  第四,毛泽东开放式流动性的法律体系,我们老说毛泽东那时候没有法制,主要是人制,没法,因为那时候两部法,宏观刑法,微观婚姻法,但是整个社会是井井有条的,为什么?就在于虽然法律少,但它主要是靠道德调节这个社会,无形的法很多,一些无形法,所以它给老百姓形成一个什么状态,每个老百姓都感觉到自己是立法主体,因此都很爱护,都很遵循,就像西方国家的计划调节一样,每个国家都搞定了,所以就支持,是这样一个状态。因此我们当时的社会条件是相当好。我刚才讲的,一个是以法律为依据,一个是公众立法,那么多的法律条条框框来约束大家。这是我们讲的第四个,权力约束法律机制。

  美国资本市场形成的一种新的政治法律制度,概括为四项基本原则,第一个就是有罪推定制度,也就是辩方承担举证责任。第二是惩罚性赔偿制度。第三是人民陪审团制度。第四就是把时间纳入破产范畴。

  就我刚才讲的这个全部都包括在主席生前的探索当中,而这个探索一直到现在大家仍然在骂的。文化大革命有这么几个方面,对现代政治的贡献,是我们未来构建社会科学,是我们锻造中国政治制度的基本框架,也是我们未来政治体制改革的几个原则,这都是主席搞成功的事,我们跟着走就行了。

  第六,条条道路通罗马的平等社会分工制度。

  西方国家只是实现了社会成员政治权力的平等,这虽然是一个伟大进步,但是对于不参与政治的老百姓来讲没有任何意义,对于老百姓有意义的是分工的平等,有分工就有尊卑贵贱,就有压迫和剥削。而消除主体分工的共产主义社会又十分遥远,如何解决这个矛盾是毛泽东一大政治发明,就是建立一种条条大路通罗马的人才制度,无论什么职业,哪怕是时传祥那样的掏粪工人,也能够直接进入社会荣誉最高层。后来变成了千军万马争抢官场独木桥的局面,为了实现权利最大化原则,又搞了个钱场,社会其他所有阶层都绝望了。

  第七,生命本身的偶像化原则。

  这是毛泽东时代社会干净,民族团结,人民意气风发斗志昂扬的根本原因。集权政治时代人异化为权力的奴隶,形成了权力偶像化;集团政治时代人成为金钱的奴隶,形成了金钱的偶像化;毛泽东时代的大众政治则是通过生命本身的偶像化,开辟了人类彻底摆脱异化发展的真正属于人的发展道路。毛泽东和后来精英集团的最大分歧,就在于对生命的理解不同,毛泽东认为人吃饭是为了活着,生命本身具有崇高的意义,所以当时的人们因怀有崇高情感而生活充实;后来精英集团认为人活着就是为了吃饭,所以把发展经济赚钱看作是生命目的,结果整个中国成为世界最肮脏的地方。

  第八,人本主义的微观管理制度。

  不仅当今宏观世界人本主义的大众政治制度来自于毛泽东,当今微观世界的人文管理同样来自于毛泽东,跨国公司带到世界各地的以人文关怀为特征的公司文化,标志着人类管理模式已经由棍棒式管理、饥饿式管理发展到了第三阶段的尊严式管理了,这些东西不仅来自于中国,并且毛泽东时代中国以“两参一改三结合”为内容的管理模式,已经把工人由管理对象变成了管理主人,是管理领域的质变,革命。主席逝世后,工人再次变成了管理对象,并且变成了降低成本的对象,降低成本最好的办法就是下岗或者不发工资。工人的灾难就开始了,为了防止工人团结起来抵抗企业,就设定了禁止工人结社和罢工的权力。

  第九,以民族平等、合理发展为基础的国际新秩序的建立。

  世界一体化发展的最大变化,就是规则成为国际竞争的主要内容。毛泽东是最早预见到这种历史发展大趋势的。所以提出了以道统领天下王道原则,为贯彻“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形成了三个世界理论,团结发展中国家,联合一般发达国家,迫使美国根本霸权规则,对美国长期坚持“两个凡是”原则。并且为了避免世界走上极端道路,中国冒这巨大风险成为世界上唯一的一个宣布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国家。

  历史不能假设,可以这样讲,如果说主席能够再多活20年,到1996年去世的话,整个产业结构完成了,新的经济秩序形成了,新的规则重新制定了,不会是今天这个样子,今天发展中国家多惨,多哈会谈,谈了多少年了,本来2000年结束,为什么?就是因为发达国家提出的原则发展中国家接受不了,接受不了就没办法。而发达国家是一个组织,七国首脑会议,八国首脑会议,是所有国际组织的核心,八国会议,联合国、世界银行、世贸组织,都在这里,这就是老大,所以形成了今天这样不合理的规则,这个不合理规则最新尝到苦头的就是我们,就是我们在加入WTO前夕,欧美操纵,世贸组织搞了一个知识产权局,原来世贸组织就两个局,两个理事会,一个是商品贸易局,一个是服务贸易局,中国加入WTO了,他说中国技术落后,那好,那专门搞一个知识产权局,专门冲着我们来的。知识产权这个东西,同学们咱们应该两个方面来看,为什么这样讲?我们看这个东西,人类现在面临的是自然资源短缺,自然资源是不可恢复不可再造的,知识资源是无限的,按正常的社会规则,应该是鼓励人们利用知识资源、可造资源,限制利用不可再生资源,应该形成自然资源价格高才对,而现在人为地把自然资源压得不值钱,而知识资源形成了发达国家的垄断资格,知识产权等于是到我们家吃饭,然后还要我们给他们钱。

 

  四,地缘包围

 

  1,从地缘政治上对中国形成完整包围。一方面向中国转移资源消耗性产业,另一方面对中国形成资源包围。地缘上的完整包围,海洋上的两条岛链,国内资源的三大死穴。

  2,利用国内产能过剩和资源的对外依赖性,形成了一套对中国极其不利的国际价格体系,通过中国商品的高价进低价出,形成了中国对外的财富转移机制。目前国内4万亿商品积压,只能依赖出口,所以出口价格压的很低,1万亿美元外汇储备付出了20万亿美元利润。

  3,通过控制中国知识精英误导决策层和影响民众

  ①美国已经成功地在中国决策层培养出了符合美国利益的买办集团。三部分人组成:财富和亲属在外的贪官;瓜分国有企业形成的权贵资本;直接培养和引导的学者政客。

  ②进入中国的外资开始由经济领域向政治领域渗透,用贿赂、安排后路及要挟等手段控制中国官员,内外勾结向中央政府施加压力,制定符合他们的政策。

  ③主要目标就是和国际接轨。美国经济安全明确要制定和执行符合美国利益的国际规则,中国则提出要和国际接轨,恰好是服从于美国服务于美国,如同美国在制定中国政策。

  ④是误导中国决策,制造政府和民众对立,为将来金融大绝杀创造恐慌条件

  4,摧毁民族精神和国家伦理,为最终肢解中国创造条件

  ①,理想主义是一个国家强大的根本基础,世界三大原教旨主义,就国家来讲主要两个,毛泽东时代的中国和现在的美国。中国过去强大和美国现在强大,主要是理想主义的作用。

  ②,否定信仰,世界历史上任何国家都没有发动过否定信仰的运动,唯独中国。价值观,终极真理,理想主义,英雄主义,诚实诚信。猫论,特色论,国情论,先富论。

  ③,政治伦理的丧失是根源。

  2007-12

  张宏良微信公众号:zhanghongliang010

b08ee7faa7bc4337dad6aff35a3ee810.jpg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