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复兴之路

张宏良:世界进入了重新分配蛋糕的变革时代

作者:张宏良 发布时间:2017-01-27 20:10:56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临沂红色网友讲座大纲

d028d0f336fb7a45226668b58560e282.jpg

  一,21世纪是人类社会的巨变时代

  1,当今世界的本质。近些年我们一直在强调,人本主义取代资本主义,大众民主取代精英民主,大众政治取代精英统治,将是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今天动荡的本质就是重新分配蛋糕,60万亿GDP,数百万亿财富完全可以共同富裕。现在被极少数人占有了,中国是强制占有,美国是欺骗。

  2,中国和世界的关系。目前世界性危机和动荡是对资本主义的最后送终,是虚拟经济和网络社会与精英统治之间矛盾不可调和的必然结果。世界精英统治的胜利,是大众民主进程被打断的结果,现在这个进程又开始了,导火索就是共同富裕,出路就是社会主义大众民主。如果说20世纪是世界文化拯救中国,现在则是中国文化拯救世界。

  人类农业社会到工业社会的转变是盲目的被动的的斗争,自从有了马克思主义才有了方向,现在工业社会向信息社会的转变,则开始就有毛泽东思想。这就是中国对世界的贡献。世界有一个大手在指挥,美国证交会的遭遇就是典型。

  整个世界民主大潮被打断,主要是这个背叛的结果,这个精英集团已经堕落为危害人类共同利益的邪恶集团,不彻底打倒这个集团,人类就不能摆脱即将到来的噩梦。目前美国事态表明,世界媒体集团,金融集团,咨询集团,生物资本集团,已经形成了一种极端邪恶的力量,而目前贯彻这种邪恶的主要力量,就是中国精英集团。这个精英集团已经成为世界性犯罪集团。

  中国改革教最大的罪恶就是打断了世界民主化进程,六十年代开始的大众民主时代被打断导致了整个世界陷入一系列危机和灾难,如果不是毁掉整个中国资源和环境来支撑资本主义透支经济,世界资本主义制度早已崩溃。

  3,世界大危机的根源。当今世界大乱,根本原因仍然是资本和生产的高度社会化在与精英统治之间的矛盾,要求建立大众民主制约机制,要求社会约束机制要由约束权力为重点转移到以约束资本为重点上来。虚拟经济使精英集团具有了无限透支和借债的条件,网络社会又可以通过大众媒体无限操纵人们预期,这两个东西相结合,等于是把全世界所有财富完全纳入了极少数精英囊中。如果不加以限制,大众利益就得不到保障,就是奴隶制的现代复活。当初工业社会也是如此,生产能力无限,工资收入有限,形成了生产过剩危机。为了解决生产过剩危机,便用透支方法增加需求,寅吃卯粮,结果导致了透支性经济危机,即所谓债务危机。

  资本主义并没有消灭封建特权,而只是取代了封建特权,并且更加厉害,用产品来满足虚荣完全是犯罪,如同超过需要做饭浪费一样是犯罪。

  4,世界大危机对中国的灾难影响。世界经济一体化发展,决定了危机能够向发展中国家转嫁,特别是向中国这样的巨大国家转嫁。透支经济的特点就是借钱消费,发生危机需要两个解决条件,一是免除债务,二是不影响消费。只有中国能够满足这个要求。转嫁危机不仅有经济手段,还有政治和军事手段,通过军事手段重新分配资源,重新制订游戏规则,是历代大危机的必然结果,所以列宁才说帝国主义就是战争。接下来中国将成为全球转嫁危机的重点,成为全球侵略的焦点,新的八国联军将不可避免。东海问题日本已经宣布要使用武力,菲律宾也宣布要使用武力。和平副本已经丢掉了九段线国界。

  二,中国进入了崛起和毁灭政治大决战的决战前夜。

  1,中国已经走到了崛起和毁灭的历史十字路口尽头。一方面,三次全盘西化三次亡国危机。前两次是被动陷入危机,这一次是主动把中华民族推上绝路。美国要永久行肢解中国,国内买办要消灭中国。另一方面,中国也具备了崛起的历史因素,中国摆脱危机的过程就是社会主义复兴的过程,东方文化复兴的过程,中华民族复兴的过程。

  2,矛盾的发展和解决矛盾的条件都已经成熟。一方面,中国资源和环境矛盾,两极分化矛盾,财富外流矛盾,道德崩溃矛盾,政治腐败矛盾,主权和领土矛盾,都已经达到极端,特别是今年以来,中国的各自灾难都在不断加重;另一方面,解决矛盾的物质条件也已经具备,所以,矛盾大爆发大解决已经不可避免,必然进入正反合第三阶段,如同蛇脱皮一样,或者新生或者死亡。

  日本第三次宣布对中国动武,英国骚乱标志着第二波经济危机,挪威枪击案右翼回潮,美国降级,欧债危机,中东北非革命,穆巴拉克笼子,对卡扎菲斩首式打击,右翼媒体的公开叫板共产党,法学界公开否定司法人民化,此起彼伏的抗议浪潮,渤海漏油事件、稀土出口案等反映出的主权被抽空,在英国骚乱问题上公开法西斯立场

  3,尽可能抢在矛盾爆发之前实现社会历史转变。目前中国矛盾已经进入临界状态,实现和平转型的机会已经越来越小,作为毛派共产党人,我们一定要不放弃最后和平转型机会,努力做到:A,资源枯竭的矛盾决定了必须的矛盾爆发之前崛起,形成新的世界体系;B,两极分化的爆发前给穷人找到活路;C,政治力量之间已经你死我活,不可能和解,虽然仍然用民主自由对付共产党,但是面对民主大潮已经开始实行法西斯专政;D,道德崩溃的灾难形成之前必须找到理想主义。E,利益集团已经疯狂到了极端,一切都卖完现在又卖未来,发行地方债。必须在金融空心化之前解决问题。

  4,三派格局正在演变为两大阶级之间的较量。目前中国矛盾与苏联东欧和中东北非完全不同,前者是资本力量和官僚力量之间的较量,老百姓没有独立在政治形式,只能寄身于资本和官僚两种民主之间;中国则是在官僚和资本力量之外,形成了独立的人民民主力量。所以,中国的三方力量正在演变成为两种力量之间的较量——大众民主和精英民主。中国成为全世界希望的原因,就在于此。中国阶级斗争的演变,决定了中国共产党不再是独立的剥削官僚集团代表,而成为两种路线两个阶级斗争的政治平台。面对全世界资产阶级已经联合起来的情况,中国是唯一有可能形成体制内外人民大众的联合。阶级斗争形式改变了,三大精英组成的精英阶级已经形成,包括所有劳动者的大众民主也已经形成。

  由于当今统治集团并非是在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之外形成的一个独立剥削阶级,而是左右两大政治力量斗争的政治平台,虽然表面看上去是三派之间的斗争,实际上不是三种政治力量之间的斗争,而是左右两种政治力量争夺党和国家之间的斗争,在这种情况下搞所谓左右合流,就只能是背叛人民大众的利益,打击对象只能是无产阶级左派。

  5,毛派共产党人的主张反映了历史和人民利益的要求。中国官僚集团维护的是官僚集团利益,右翼集团维护的资本集团利益,唯一毛派共产党人维护人民利益,顺应历史要求。比如在民主制度选择上,在司法制度改革上,在政治自由范围上,只有毛派共产党人在反映人民利益和历史要求。五有社会和四大自由,就是毛派共产党人的主张。具体来说,A,能够解决重新分配蛋糕的内外压力,特别是能够彻底解决蛋糕问题的公有制基础;B,毛派对内对外都最干净,能够解决腐败问题;C,能够为世界提供新的大众政治文明;D,能够在现代科技和东西方文化结合的基础上,重建人类生活方式,恢复和创建人类道德伦理;E,能够实现国家统一和领土完整。今年以来,先是中东北非,后来是欧洲,现在又是美国,最后肯定是中国。危机——战争——革命的逻辑并没有改变。在这种情况下,仍然高唱和平与发展,必然会付出巨大代价。

  6,最近矛盾演变状况和政治力量对比分析。官僚集团需要稳定;买办集团需要动荡和分裂;毛派共产党人需要转型和统一。官僚集团拥有军队和警察,以及庞大的党政系统;买办拥有金融、媒体、行政、资本以及外国支持;毛派共产党人有可能拥有理论和人民。比较起来,买办力量最为强大,并且无论怎么都是赢家。如果能够忽悠起民众,则取代官僚集团;如果不能忽悠民众,则通过通货膨胀逼民众推翻官僚集团;为防止民众做大,则还要利用官僚集团镇压民众,两败俱伤中收拾残局,与八国联军时期一样。定向型通货膨胀,就是逼迫老百姓造反的一个手段。

  三,政治大决战的焦点集中于18大之前的两种模式的斗争。

  1,两种模式,两种前途,两种命运。两种模式已经不再是一般发展方式的斗争,而是两条路线,两条道路,两种命运,两个前途的生死斗争,是中国和平转型最后一次机会,也是中国老百姓表达政治诉求的最后一次机会。广东模式就是殖民地模式,就是两极分化模式,就是让官员富起来的模式。最近大运会健康发了6个月奖金,购物卡人均高达十几万,如果再加上灰色、黑色收入,加上三公消费,基本上官员都是富豪。

  管理层收购——摧毁福利保障制度——矿山私有化——外资控制民族产业——房地产强制拆迁——股权分置改革——公共产业的市场化——半个总产值的财富借给美国——强制掠夺中国资源——肆意侵占中国领土——定向性通货膨胀——转基因主粮,把老百姓当作掠夺对象,当作绑架对象,当作买卖对象,当作牺牲对象。

  2,党群一体化的最后机会。重庆模式共同富裕的大旗,反映了党内马克思主义者已经顺应老百姓的要求,顺应民族崛起的历史要求,开始出手了,如果没有老百姓的政治支持,将肯定会失败,老百姓今后的日子将更加难过,毛派共产党人将再次遭受清算。薄熙来就是我们这些年政治斗争的结果,如果失败意味着我们丧失斗争成果。

  3,体制内颠覆共产党和共和国的强大颠覆力量,决定了只有人民才有力量改变和创造历史,才能够选择重庆模式今年美国用茅于轼探索底线,虽然没有探索出毛派共产党人的底线,但是却探到了共产党的底线,就是以不得罪美国为原则。这就是最近汉奸媒体突然猖獗的原因。本来,只要政府不镇压爱国力量,单凭民众自发的爱国力量,就完全能够遏制住汉奸力量。但是,在茅于轼案件上反映出,党内存在着颠覆共产党的强大力量,这个强大力量随时会出手镇压人民大众。实名公诉茅于轼的超过5万人,实名站在茅于轼一边的只有寥寥数人,这寥寥数人不怕数万人,是因为党内强大力量的支持,否则对方吓都会吓死。

  4,中国矛盾有可能激化,随时会大爆发。社会矛盾大爆发需要两个条件,一是老百姓能够看到罪恶根源,剩余价值理论的作用就在于此,乌有之乡的贡献也在于此;二是老百姓能够看到希望,唯物史观起的就是这个作用,重庆模式起的也是这个作用。过去,我们只是在理论上给大家搭起了一座新房子,是一张新房子的图纸,现在薄熙来在实际生活中让大家看到了新房子。看到新房子的人民,必然会抛弃旧房子。

  目前引起矛盾爆发的主要因素:一是美国转嫁危机会引发矛盾,美国滥发美元,中国滥发人民币购买美元,结果把通货膨胀转嫁到中国人民头上,通货膨胀超出人民忍耐的极限,爆发抗议浪潮;二是右派利用公共事件发难,右派领袖先下手为强;三是发生内部革命或反革命事变。对于随时爆发的社会矛盾,我们必须要有应对准备。

  5,避免中东北非悲剧,反映人民利益要求。人们对社会政治力量的选择首先是利益的选择,谁能够代表人民的当前利益和长远利益,谁就能够成为人民选择的对象。特别是在巨变时期,一定要让人民看到能够给人民什么,而千万不要让人民付出什么,社会巨变往往是人民已经极端付出的结果,如果现在仍然要人民付出,无论你的理论纲领多么正确,也不可能得到人民群众的拥护。

  另外一个重要问题,就是要有完整的理论框架,切忌盲目性,突尼斯、埃及革命的最大教训,就是不知道干什么,赶跑总统没有成为革命的胜利,反倒变成了革命中断,结果把胜利成果送给了美国。完全回到了工业化初期的盲目状态。革命理论和实践的关系。

  6,完善和加强社会主义复兴运动的主观力量。社会已经走到矛盾爆发的边缘,必须做好相应的组织准备,当前组织准备的主要对象,就是对付汉奸。南宋以来特别是近代历史上,中国吃亏主要原因就是汉奸,只要在第一时间制住汉奸力量,我们就能够掌握矛盾主动权。辛亥革命是从类似锄奸团运动开始的,锄奸运动唤醒了中华民族的道义感,为辛亥革命的成功奠定了道义和民意基础。同时,锄奸运动是发动群众最好的方法,不锄奸就不能发动群众,不锄奸就不能争取主动,因为目前汉奸力量已经控制了现代社会的两大关键——金融和网络,铲除汉奸能够一举三得,既能够发动群众,又能够打掉敌对势力的基础,还能够控制国家命脉。目前除了锄奸运动,已经不可能再有阻止中华民族灾难降临的更好方法了。公诉茅于轼就是一个典型。能够发动起数万民众公开签名,就是因为茅于轼是一个汉奸,不仅仅是一个右派。公诉茅于轼的一大成果不仅是找到了社会主义大众民主的道路,同时也找到了变颜色革命为红色革命的具体途径。这是一个伟大胜利的意义就在于此,就在于群众发动起来了,就在于找到了发动群众的具体方法。

  加强主观力量的另一个方面,就是毛派队伍的自身建设问题。早在09年我们就曾经讲过,毛派共产党人作为中国一个新兴政治力量,已经走上了历史舞台,没有任何外部力量能够打倒他,唯一能够让他载大跟头的只能是他自己。现在最让人担心的不是国内外敌对势力,而是毛派共产党人的内讧,是尚未出山便发生“天京之乱”。许多好心人呼吁团结,想避免这种悲剧,现在只能尽力而为,想避免很难。道理很简单,社会的叛逆者最初往往是两部分人组成,牛二和武松,并且表面看上去,牛二更革命。这就决定了革命队伍的极端复杂性,决定了革命过程中内乱的必然性。当初,新民主主义革命之所以能够迅速发展,就在于此前的锄奸运动、辛亥革命以及“4.12”大屠杀等白色恐怖,把最初的牛二都筛选掉了,剩下来的革命者都是理想主义者。现在没有这个筛选过程,革命没有任何风险,因为现在的所谓革命派,全都是在左派内部革所谓改良派的命,“从来是见日寇不发一枪”,这种革命不仅没有风险,甚至还能够骗吃骗喝骗娘儿们,所以一下子冒出来许许多牛二式的泼皮无赖,这些泼皮无赖连流氓无产者都算不上,因为流氓无产者还敢和资产阶级拼命,而牛二式的泼皮只会和杨志耍赖。

  现在还是和平时期,这个问题的危害性还看不出来,一旦进入矛盾爆发期,其危害性则相当致命。毛主席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参加者都是理想主义者,最终尚且毁在“从民主派到走资派”的手里,像目前左派队伍这样活跃着大量牛二,其危害之大则可想而知。看一下太平天国就会发现,轰轰烈烈势不可挡的太平天国革命运动之所以失败,几乎完全是毁在革命队伍中的牛二手里。或许有人会说,刘邦手下有那么多牛二,并且刘邦本身就是牛二,还不是照样能够成功!那是因为刘邦是要做皇帝,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可以满足队伍中的牛二,而革命特别是复兴社会主义的革命运动,没有荣华富贵满足牛二,所以结局只能是悲剧——不是牛二悲剧,就是革命悲剧。由于目前在客观上没有筛选牛二的革命机制,所以只能尽可能多地以理想主义者为核心,把牛二的危害性缩小到最低程度。中国十大元帅中有5个出身于旧军阀,此外有的领导人还出身于袍哥黑社会,有些人一辈子也没有改变“老子打天下老子坐天下”的旧观念,毛主席发动文化大革命,要改变这种“老子打天下老子坐天下”的旧观念,结果被指责为是迫害老干部,他们对毛主席不敢怎么样,就在毛主席去世后把毛主席的妻子折磨至死。

  7,当今中国和世界进入了群体事件高发期,其本质是要求重新分配蛋糕。现在群体事件有一个特点,抗议浪潮完全对准政府,对准警察,而右派,汉奸和流氓,则没有任何压力,可以为所欲为,敢于公开丧尽天良。关键是风险和希望的关系,现在人们对警察打人敢于聚集反抗,但是流氓打人就不敢聚集反抗,这一方面反映了公民意识提高,所以能够容忍流氓不能容忍警察;另一方面,也是抗拒警察有国内外政治力量的支持,而抗拒流氓没有人管,这又反映了人民对本国政府的极端失望,反映了人们对美国等西方国家的信心超过对中国政府的信心。现在的群体事件分为两类,一类是自发的,没有大问题,只是解决问题,而没有政治要求,另一类是政治要求,共产党应该依靠后者,但是现在弄混了,完全是一锅煮。

  8,理想主义者是最强大的历史力量,最近右派的可怕就在于斯伟江这些理想主义者,如果都是江平、张思之、李这样的流氓,会帮助群众觉醒,会帮助建立无产阶级专政,可是理想主义者最可怕,人们永远不可能发动群众打倒理想主义者。大清朝的理想主义者是被大清朝消灭的,国民党的理想主义者是被国民党消灭的,毛派共产党人是共产党最后一批理想主义者,如果被消灭,共产党势必就完了。

  9,邓小平是军头,党政职务不过是衬衫,穿什么都一样,而目前都是文官,世界上没有文官能够调动军队镇压国内反对派的,除非是有西方国家做后盾。而她们面临的恰恰是西方国家的颠覆。

  10,日本宣布对中国动武,英国骚乱第二波危机,挪威枪击案右翼回潮,美国降级,欧债危机,中东北非革命,穆巴拉克笼子,

  11,沂蒙山小调,山东人的情感标志。 最先出乱子的恰恰是“自由经济”国家:

  ——第一个倒下的是属于西方世界的冰岛,而且还是全民公投拒绝偿还所欠世界债务。号称“全球新闻自由排名第一、民主度排名全球第二”,却与破产、赖账联系在一起;

  ——第二个倒下的还是属于西方世界的希腊;

  ——然后倒下的是来自不同文化、不同宗教、不同制度的中东世界;

  ——然后经济危机从希腊、爱尔兰向葡萄牙、西班牙和欧元区第三大经济体意大利漫延;

  ——挪威发生由本土人士(同一种族、同一宗教、同一文化)极端仇视伊斯兰的极右翼分子发动的针对自己国民的恐怖袭击;

  ——英国爆出席卷政客、警方、媒体的窃听门丑闻;

  ——比利时选举争议导致的无政府状态已经超过一年,国家正在走向解体;

  ——美国民主共和两党为了提高债务上限而殊死角逐到最后一刻;

  ——标准普尔有史以来第一次将美债降级、全球股市大跌,两周内竟然导致7万亿美元化为乌有;

  ——在标准普尔调低美债信评等级的第二天,英国爆发骚乱;

  中国双重政治已经形成,必须以群众运动对付法西斯专政  党中央用国家专政对付右派,右派用法西斯专政对付左派。

  让群众自己解放自己,自己保护自己,自己捍卫自己的利益。

  网络是公共资源,博客是个人资产,随意剥夺是剥夺公民权利,是21世纪的法西斯暴行。

  2011年

  张宏良微信公众号:zhanghongliang010

82662898819f1faf31395d49e9cd683b.jpg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