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复兴之路

张宏良:社会主义复兴大纲

作者:张宏良 发布时间:2016-10-27 22:09:52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446fca9a7a165c7cb08904a2c7370ad2.jpg

  作者按为方便阅读和传播,现将《迎接伟大的社会主义复兴运动》,由原先数万字压缩成数千字的精简版,并定名为社会主义复兴大纲,并非新的文章。特此说明

  就目前而言,社会主义复兴运动的基本内容和基本框架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一,基本原则和总体目标

  建设五有社会,实行四大自由;坚持以人为本,废除丛林法则;建立人民主权的社会主义大众政治制度,把中国建设成为拥有先进政治文明和人伦法则的社会主义强大国家。

  当今中国已经完全具备了实现“住有所居、劳有所得、病有所医、幼有所教、老有所养”的物质基础,要按照五有社会的原则对社会财富进行重新分配,使“五有”成为全体中国人民的基本经济权利。

  如果说“五有”是人民不可剥夺的基本经济权利,那么,四大自由则是人民不可剥夺的基本政治权利。实行“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的四大自由,是要把原来只由少数精英享有的自由权利扩大到全体人民。如同目前生产能力已经具备了实现五有社会的物质基础一样,互联网的高度发展也具备了实现“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的物质基础。网络实际上已经形成了现代大字报制度。以往那种通过垄断传统媒体而把人民大众排除在自由民主之外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以四大自由为代表的人民政治权利的历史回归,已成为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

  坚持以人为本,废除丛林法则,是保障五有社会和四大自由的根本原则,是拥有先进政治文明和人伦法则的根本条件。人类社会应该以人为本,按照人伦法则来管理,而不应该以官为本、以资为本,按照动物世界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来管理。社会主义复兴运动的首要任务,就是要彻底废除强加于中国社会的丛林法则,按照以人为本的人伦法则重新组建社会生活,济贫助弱、除暴安良,把中国建设成为一个符合人道、天道、公道的人类社会。

  二,建立人民享有自由民主的大众政治制度

  当今中国不具备建立西方宪政制度的两个历史基础:强大的资本力量和各阶级之间的暴力均衡。必须建立实行大众民主的大众政治制度。主要包括以下几方面。

  1,以大众民主取代精英民主。大众民主是全体人民的民主,是每一个社会成员都有权享有的民主,而以往的精英民主则通过各种形式把广大人民特别是把底层劳动人民排除在民主之外。实行大众民主的基本原则是:

  第一,以直免方式的民主取代单纯直选方式的民主。直免方式是指人民有权直接免除各级官员,直选方式就是目前西方国家实行的人民直接选举地方和国家最高领导。直选方式无法实现人民民主的弊端在于:一是人民只能在资本筛选出来的候选人之间进行选择;二是仅仅局限于对最高行政官员实行直选,而把直接决定老百姓利益的顶头上司等各级官员排除在选举之外,老百姓无法用这种民主来实现自身利益。而在直免方式的民主中,老百姓能够直接罢免包括顶头上司在内的各级官员,民主能成为老百姓维护自身利益的实际权利。

  第二,建立让所有人民都能够自由选择表达民主要求的各种渠道,而不再受传统媒体等特定渠道的限制。这是大众民主区别于精英民主的一个本质特点。精英民主,无论是西方国家的宪政民主还是目前中国的党内民主,其主要弊端就是只能通过专门渠道来表达民主要求,比如通过新闻出版等传统媒体来表达,把没有条件发表论文著作的绝大多数民众,排除在自由民主的门槛之外。大众民主就是要彻底拆除把普通民众排除民主之外的所有门槛,让全体社会成员都能够选择适合自己的民主表达方式,能够使用什么方式就选择什么方式,既可以选择传统媒体,也可以选择网络媒体,还可以选择传统的通过大字等形式,让所有人都能够自由地表达民主要求。

  第三,实行“人民即法”的法律原则,废除精英立法制度。“人民即法”原则,是毛泽东领导中国人民对世界政治文明最伟大的贡献之一,并且是对当今世界发展方向影响最大的政治原则。所谓“人民即法”,是指人民意愿就是最高法律,人民是天然的立法者,是社会唯一的立法主体、司法主体和执法主体,所有法律官员和法学人士,只能成为贯彻“人民即法”原则的附属性工具,无权决定任何法律条款,无权决定任何案件性质。以天理良心组成的自然法,取代现有的社会法,作为现代社会的法治依据;以“富人天然有罪论”,取代现有的“穷人天然有罪论”,作为现代社会的立法基础。“富人天然有罪论”甚至已成为美国共同诉讼制度的立法基础,作为社会主义中国,更应该建立超越美国共同诉讼制度的“人民即法”制度。

  2,恢复共和国国体的人民性质,恢复共和国政体的原有功能,建立民权主导的社会主义分权体系。在当今世界各国的政体框架中,由毛泽东创建的中国政体框架是最合理最先进的。当今中国的各种问题,主要是原有制度的功能被扭曲造成的,而不是这个制度框架本身造成的。所以,完全可以通过恢复原有的制度功能,形成民权主导的社会主义分权体系和现代权利制衡机制,保证整个社会按照人民的利益和愿望进行运转。

  第一,恢复共产党的无产阶级先锋队性质,共产党只能成为一个理想主义集团,而不能成为一个利益集团。作为先锋队组织的共产党有权也有责任选拔中华民族的先进分子和优秀人士担任各级政府的领导干部,党选干部的原则不能动摇。

  第二,建立各级人民监督委员会。人民监督委员会有权独立罢免各级领导干部。实行党选干部和民免干部相结合。

  第三,政治协商会议必须成为政治家俱乐部。其主要任务和职能就是提供各种治国安邦的政治方案,必须由具有远大政治理想和战略眼光的优秀人士组成,不受其政治立场和思想派别的限制。

  第四,恢复人民代表大会的人民代表性质,严禁任何官员进入人民代表大会。人民代表大会的职能是选择方案,而不是制订方案,因此不受文化和专业知识的限制。人民代表大会拥有立法权,对政府工作规划拥有决策权和咨询权,但是不拥有对政府各级干部的罢免权。

  第五,各级人民政府只拥有执行权,并且置于执政党、人民监督委员会、人民代表大会、政治协商会议等全方位的控制监督之下从而能够彻底解决中国历史上一直难以解决的官权泛滥现象。

  在这个民权主导的社会主义分权体系当中,由执政党选拔干部,人民监督委员会罢免干部人民代表大会决策和审查政府工作,政治协商会议咨询和批评政府工作,这就彻底清除了现在这种由权利滋生权利、用权利谋取私利的制度基础,从而能够彻底解决人类社会迄今没有解决的腐败问题。

  3,由党政一体化向党群一体化转变,恢复党的阶级性质。如何实现对执政党的监督,已成为包括绝大多数共产党员在内的所有中国人共同关心的重大问题。目前政治精英选择的党内民主模式和文化精英选择的多党制衡,其共同特点就是把作为社会主体的人民群众排除在外,而我们所选择的由党政一体化转变为党群一体化,则是要把人民群众作为监督主体的第三种方式。

  第一,取消基层党组织的行政级别和党组织干部的官员身份。基层单位的党组织干部不再和官员利益一体化,不再脱离原有工作岗位,而是回归百姓位置,在利益上和老百姓融为一体。这绝不是实行基层党组织的业余化和社团化,因为党选干部这一条并没有改变,这是基层党组织与一般社团的根本区别。把党组织干部的身份由官员改变为群众,和群众享有相同的物质待遇,才能在利益上形成党群一体化,从根本上恢复党的阶级基础和先锋队性质。

  第二,政府机构中的党组织可以保留相应的行政化级别和待遇,但是仍然要坚持党选干部和民免干部相结合的原则。

  第三,各级党组织领导成员由上级党组织提供候选人、由所在单位全体党员选举产生;各级行政干部有各级党组织任命产生;各级人民监督委员会由所在地方(单位)全体公民选举产生,全国人民监督委员会由党中央直接领导。

  第四,作为执政的中国共产党,必须是充满理想主义和献身精神的政治集团,各级党组织不能简单套搬一般社团的选举方法,而必须坚持民主集中制的方法,这是先进政治集团和一般社团的根本区别。

  4,目前摆脱内外危机、实现社会长治久安和人民生活幸福的根本政治原则,就是扩大百姓民权、加强中央集权、剥夺地方官权、限制外来洋权。这是2千多年中国历史的基本经验,是1840年以来中国历史的基本经验,也是建国以来前后两个30年从正反两个方面验证的基本经验。官权泛滥加洋权至上,是1840年以来中国人民苦难最深厚的根源,也是当今中国各种问题最深厚的根源。

  扩大民权是建立大众政治制度的核心。扩大民权不仅要像前面提到的那样,要实行民免干部,实行人民即法的原则,更重要的是实行民权至上原则,建立劳动神圣制度,把被权力和金钱颠倒了的社会,重新颠倒过来。

  加强集权是中华民族崛起的必要条件,是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生存和发展的必要条件。在中国解除周边军事包围之前,在实现中华民族崛起之前,中央集权只能巩固,不能削弱。

  剥夺官权是大众政治制度的基本要求。对官权最主要的剥夺,就是要彻底剥夺官员任免官员的权利,在此基础上全面摧毁官权制度的庞大权力体系,使国家公务员完全如同教师医生那样,仅仅是优秀的专业人士而已,此外没有任何社会权利和社会光环。

  限制洋权是中华民族崛起的必然要求。就目前而言,主要是立刻废除所有在华外国人的特权,取消所有外资企业的特殊待遇。

  5,恢复毛泽东思想在意识形态领域的主导地位,建立人民自由信仰制度,重建社会道德体系和伦理价值体系。把人民信仰自由和造反精神列为共和国宪法的根本,建立人民信仰自由制度,设立《人民信仰自由法》,立法保护人民信仰自由。有了《人民信仰自由法》,那些侮辱人民信仰的人就会遭受到人民的惩罚,人民的信仰和精神追求就会占据社会主导地位,社会道德体系和伦理价值就能够自然而然地恢复起来,相互扶助的人性法则自然就会取代弱肉强食的兽性法则,成为社会通行的根本法则。

  上述5个方面就是建立大众政治制度的基本原则,概括起来就是一句话:人民主权。

  三,建立社会占有制为基础的大众经济制度

  如同电脑网络的发展奠定了大众政治的基础一样,以股票为代表的虚拟经济的发展同样奠定了大众经济的基础。这是推动精英时代向大众时代转变最根本的物质力量。目前中国完全具备了建立大众经济的历史条件。让经济发展服务于人民,按照有利于国家利益而不是有害于国家利益的原则加入世界一体化进程。是目前中国建立大众经济所面临的主要任务。

  1,坚决摆脱“中美国”之间的殖民经济循环圈,恢复自主发展的民族经济,把中国庞大的生产能力用于满足中国人民的生活需要,把中国财富用于中国人民生活。生产目的只为满足国内人民生活需要,不再为赚取美元纸币。

  2,恢复社会主义公有制,重建社会主义分配体制,建立人人平等的社会经济制度。公有制是人类历史上最先进的经济制度,是自由民主最坚实的经济基础,是人类社会消灭欺压、杀戮、战争和各种罪恶最终走向大同的根本途径。现有社会的弊端,不是公有制的弊端,而是官有制的弊端。公有制和官有制是性质根本不同的两种所有制公有制是广大人民群众占有生产资料的一种形式,而官有制则是少数官员占有生产资料的一种形式。官有制的根本特点,就是生产资料完全归官员所有,既不归人民群众所有,也不归任何私人所有,只归官有。目前中国的经济结构,就是由官有经济、外资经济、民营经济和个体经济所组成。其中,以官有经济和外资经济为主体,其它所有经济形式都是为官有经济和外资经济服务的附属和补充。从而决定了中国经济是官人经济加洋人经济的基本性质。

  恢复社会主义公有制的基本任务和原则就是,对占据垄断地位的官有制经济实行公有化,对控制重要产业的外资经济实行国有化,对一般民营经济实行社会化,对大量个体经济实行自主化。只是这里的公有化不是简单恢复原有公有制形式,而是在虚拟经济基础上建立人民群众直接占有的新型公有制形式。当前的社会主义复兴运动不仅找到了实现公有制的历史形式,同样找到了公有制企业的管理方式,这就是毛泽东创立的、被西方发达国家国有企业普遍采用的“两参一改三结合”。这将是未来大众经济时代公有制企业主要的管理方式。

  中国所有制改造另外一个需要特别强调的重要任务,就是在推动民营资本社会化发展的同时,要对民营经济实行民族化改造,把中国的民营经济改造成为民族经济,把中国的民营企业家打造成为爱国力量。

  3,恢复公共资源的公共性质,重建社会福利保障制度,建立人人有保障的社会主义文明社会。公共资源和公共产业必须由社会公众享有,这是古往今来人类社会共同遵守的文明底线。目前必须全面恢复公共资源体系和社会保障体系,一是彻底废除公共资源的收费制度,全面恢复公共资源的公共性质,把已商业化了的公共资源重新交还给公众;二是消除公共行业的产业性质和公共产业的商业性质,恢复医疗、教育等公共行业的福利性质,以及恢复水、电、煤、气,公共交通以及城市设施等产业的公共性质;三是对于住房这个特殊商品采取特殊政策。现代社会的住房是人们最基本的生活资料,如同当初农民的土地一样,是不可剥夺的最基本人权,必须实行人人有住房的政策。而目前中国也完全具备了人人有住房的物质条件。四是建立公民自由创业制度。把就业保护和鼓励创业结合起来,形成既有公平保障又有个人自由选择的生机勃勃的社会主义新型创业制度。

  4,实行符合人民长远利益和国家根本利益的产业政策,概括起来就是:战略产业国有化,资源开采统一化,生态环境优先化,对外贸易平衡化。特别是在对外贸易方面,坚决恢复对外贸易互通有无的本来功能,严禁用本国资源换取纸币的有害贸易。

  四,确立保障中华民族崛起的外交和安全政策

  目前中国已完全陷入了美国制造的军事包围、技术封锁、航道控制、周边纠纷、买办作大、汉奸当道、分裂势力崛起等威胁之中,日益严重地威胁到中国人民及子孙后代的生命安全,威胁到国家的统一和完整。必须坚决打破目前中国面临的军事包围和封锁,以胡锦涛主席提出的“秉持公道、伸张正义”的外交原则,取代原有的“韬光养晦、绝不出头”的外交原则,团结世界各国人民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的人民,重新构造世界一体化规则。

  1,根除国内分裂势力,打破美国军事包围,重建安全的周边环境。这是实现国家统一和民族崛起的前提和基础,没有这个前提和基础,其它一切都无从谈起。

  首先,要根除国内分裂势力,清除汉奸势力。

  其次,收复钓鱼岛和东海领土,恢复已名存实亡的南海九段线边界。在领土问题上,中国绝不做帝国主义,绝不霸占别国一寸土地,但是也绝不允许别国霸占中国领土。只要中国收复了钓鱼岛和东海领土,恢复了南海九段线边界,驱赶掉西部边陲的美国军事基地,美国对中国的军事包围圈将被彻底粉碎,中国将彻底解除国家安全和民族崛起的外部军事威胁。

  粉碎美国对中国的军事包围圈的另一个战略意义,在于可以形成支撑中华民族百年崛起的强大资源基础,中国东海资源蕴藏量超过大陆总和,中国南海资源蕴藏量也超过大陆总和,中国大陆百分之七十的资源在西部,只要实现了国家统一和西部稳定,收复了东海和钓鱼岛,恢复了南海九段线边界,未来中国至少一百年内不会再出现资源瓶颈问题。同时,再将我们丰富的外汇储备投向中亚、非洲等地区,特别是重点投向中亚地区,以新疆为龙头,把中亚建设成为经济热带地区,形成中华族群和伊斯兰族群的全球性联合,结束盎格鲁•撒克逊族群对世界的数百年统治。

  2,废除一切不平等条约以及在国际组织中承担的一切不合理义务。当今世界进入了规则时代,通过规则实现殖民化掠夺,已成为当今发达国家统治世界的重要特征。美国等西方国家就是通过各种不平等不合理的规则,把中国创造的绝大部分财富拿走的。所以,社会主义复兴运动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要彻底废除强加于中国人民头上的所有不平等条约,彻底废除西方国家控制的国际组织强加给中国人民的所有不合理义务。

  3,坚决承担起“秉持公道、伸张正义”这一发展中大国的责任和义务,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基础上,重建世界一体化规则。世界正在进入一体化发展的时代,世界一体化发展是一个客观历史进程,是人类实现大同理想的前提和基础,。但是,当前通行的世界一体化规则,则是历史继承下来的殖民化时代的统治规则,是西方发达国家强加给世界各国人民的不合理规则。西方发达国家就是凭借这些不合理规则,在统治世界、掠夺世界和享受世界发展的成果,而将绝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置于永无希望的贫困、饥饿、灾难、危机、战争和杀戮之中。

  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作为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作为一个东方文明大国,也作为一个遭受世界殖民化规则伤害最深的国家,有责任有义务站出来“秉持公道、伸张正义”,团结包括发展中国家在内的所有富有正义感的国家,彻底改变世界一体化过程中的殖民化规则,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基础上,按照符合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和人民利益的原则,重新构建世界一体化规则,把世界建设成为一个能够实现所有国家和所有人民共同发展的和谐家园,一个按照人性化原则组织起来的真正的地球村。

  总之,伟大的社会主义复兴运动,不仅是中国摆脱危难、实现崛起的必由之路,也是世界摆脱殖民化规则、实现共同发展的必由之路。

  张宏良微信号:Zhanghongliang106

  #FormatImgID_1#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