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复兴之路

张宏良:网络领导权是当今政治斗争胜败存亡的关键

作者:张宏良 发布时间:2014-05-08 12:40:31 来源:复兴网 字体:   |    |  

 

习近平系列讲话,以及对习近平系列讲话的软封杀,特别是对支持习近平系列讲话的政治力量的疯狂打压,标志着已经全盘运转起来的中国政治大棋,进入了胜败存亡的关键阶段,而决定胜败存亡的关键点,就是网络媒体的领导权。右派反共檄文《宁可十年不将军,不可一日不拱卒》,把反共反华的希望寄托在网络上,寄托在控制网络的“党内自由派官员”身上,寄托在网络对爱国力量的封杀打压上,可以说是抓住了当今网络时代政治斗争的要害和关键。
网络时代,谁控制网络谁就是胜者,相反,只能被历史淘汰。网络时代国家的强弱,已不再仅仅取决于于军队,而在越来越大程度上取决于网络。网军将成为继海军革命、空军革命之后,对战争手段最大的革命。其它所有军种都只是控制人们的生命,而网络直接控制人们的思想,直接决定人们的选择,以及决定这种选择的社会舆论。毛主席说,决定战争胜负的是人,而不是武器。无论多么先进的武器,都只能是在武器上占优势,而网军所要解决的是掌握武器的人。这是网络社会和大众民主时代国家竞争最根本的历史特征。美国颠覆中东北非国家依靠的不是军队,而是网络,是网络这种互动媒体所特有的社会意识和公众舆论。
当今中国同样如此。2012年伟大的九月爱国运动表明中国人民已经觉醒,习近平以中国梦为核心的系列讲话表明中国共产党已经觉醒。本来,两个觉醒应该标志着中国共产党带领中国人民走上民族复兴的伟大道路,形成激荡中国大地的爱国主义精神,至少应该不亚于当今俄罗斯、美国的爱国精神。可实际情况却是,与俄罗斯、美国最近先后出台《叛国罪法案》、《爱国法案》相反,中国网络却如蛆附骨般死死咬住爱国主义不放,围剿爱国主义的网络狂潮一浪高过一浪。特别是在中央宣传工作会议明确要整肃党内的反党、反祖国、反民族的新三反人员之后,中国网络管理部门和各大门户网站不仅不打击充斥网络的反共反华汉奸,不仅仍然大肆热捧那些著名的反共反华死硬分子,甚至调转枪口集中火力,发起了更大规模的镇压左翼爱国人士的网络浪潮。
并且这轮网络镇压的主要矛头,是对准拥护习近平系列讲话的爱党爱国群众,越是呼吁支持习近平系列讲话的微博、博客,就越是成为被吊销和封杀的对象,宣传习近平系列讲话的上网群众,十有八九被删帖、禁言、销号和封杀。中国网络世界完全变成了反共反华势力实行法西斯专制的白色恐怖世界,即便是纳粹德国和日本军国主义时期,处罚和处死犯人也需要有一个判决书,可是在中国网络世界,每天封杀成千上万个微博、博客却不需要出具任何说明,所有理由永远都是一句话——“为了自由民主”。每封杀一批爱国人士的微博、博客,反共反华势力就要发起一轮庆贺的欢呼,欢呼“自由民主”对“中共专制”的不断胜利,誓言只要“坚持不懈地这样天天拱卒”,坚持一天在网上消灭一批爱国人士,就一定能够借助互联网达到结束共产党领导和解体共和国的那一天。
国内外反共反华势力绝非虚言,中国互联网的确如同反共檄文《宁可十年不将军,不可一日不拱卒》所宣称的那样,已经成为中宣部“针插不进水泼不入”、由反共反华势力完全控制的地方。并且这种控制不是象其它部门那样,是通过几个买办汉奸和腐败官员实现的,而是从上到下、从里到外、层层相连、环环相扣的一张大网,根本不可能像管理传统媒体那样,通过更换几个领导就能够解决。
第一,新浪等各大门户网站为外资企业,有美国等西方国家垄断资本控制,在客观上与中国形成利益对立。这些外资控制的网站在根本利益上与美国等西方国家是一致的,与中华民族复兴相对立,他们的爱国主义与中国的爱国主义是你死我活的敌对关系,采取各种方式打压中国的爱国主义力量,是天经地义的正常现象。所以,问题不是出在新浪网等网站身上,而是出在中国方面。是发誓推行西方普世价值的中国领导人,迎合美国制约和肢解中国的战略布局,把互联网的所有权送给了美国等西方国家,为了保证美国等西方垄断资本对中国互联网的控制,还专门安排新浪、网易、搜狐等网站在美国交易所上市,为中国收回互联网控制权设置障碍。有人之所以能够信誓旦旦地说:我虽然退休了,但是体制已经安排好,一切都不会改变。其中就包括把中国网络的所有权,把中国意识形态的命根子,把中国舆论的核心平台,完全交给了外国人。大家可以想一下,让新浪这些外国公司来管理中国舆论,来裁定谁是爱国主义谁是卖国主义,谁是爱国人士谁是买办汉奸,来宣传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来树立中国社会主义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岂不是南辕北辙、滑天下之大稽!结果如何,自然可想而知。
多年来我们一直呼吁,信息时代网站如同军队,绝不能由外资控制或与外资经营,如同军队不能由外资控制、不能与外资共同管理一样。必须把网站列为关乎国防安全和国家安全的特殊企业,即使不对各大门户网站实行国有化,也要实行国家化和本土化。萨达姆把军队交给美国管理,结果被吊死在一座破旧仓库里;卡扎菲把武器交给美国来更新,结果被乱枪打死街头;埃及把网络交给美国管理,结果穆巴拉克被装在笼子里审判;这些国家的人民更是流离失所,再也没有一天安宁日子。中国如果不是左翼爱国群众长期以来坚持网络斗争,在官方宣传部门被右派推入道德洼地的情况下,牢牢控制住道义制高点,恐怕中国早在中东北非“鲜花革命”之前,就已经陷入了血流千里的动乱之中。这也是当今国内外颠覆势力极端仇恨左翼爱国力量、一次又一次发起对左翼爱国力量进行网络围剿和网络镇压的根本原因。可是,在中国“党内自由派官员”——其实说党内普世派官员更加合适——的刻意安排下,中国各大门户网站以及越来越多的门户网站,不断去美国上市由外资控制,最终形成了中美两国网军共同由美国统一指挥的历史奇观。这已经成为处于崛起或毁灭十字路口的中国的最大死穴,如果中国不幸惨遭毁灭,将肯定会毁灭在这个问题上。一旦出现这种悲剧,在中华民族的废墟上,让未来历史学家感到最为困惑不解的问题,就是为什么在网站比军队更加重要的网络时代,中国会把网站拱手交给外资控制?
环顾当今世界,所有走上新自由主义改革的发展中国家,无一不是陷入经济困顿和社会动乱的双重灾难之中。中国由于毛主席的晚年安排,成为迄今为止实行新自由主义改革而没有陷入动乱的唯一国家。有些人不了解其中真实缘由,误以为是中国经济发展比较快和军警强大的缘故,其实是毛泽东思想主要是毛主席晚年思想庇佑的结果。但是,天作孽犹可存,自作孽不可活。如果继续由美国等西方国家控制中国各大门户网站,非要在绝路死路上一条路走到黑不可,中国梦将只能变成黄粱美梦。
第二,各大门户网站的把关编辑和关键岗位人员,都是南方报系这个当今传媒界“黄埔军校”培养出来的,是中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网络伪军”。这是当今国内外反共反华势力最为自豪和自信的地方。反共檄文《宁可十年不将军,不可一日不拱卒》对此描述的十分具体生动:“腾讯、新浪、网易、搜狐、百度、凤凰等门户网站的从业人员,尤其是主要把握内容方向的编辑权力,都在原南方报系员工手中,去看看这些网站的时政版块及历史版块,以及各大微博的时政和历史话题,我们就可以知道那些南方报系的前员工们正在兢兢业业地刨中共的祖坟。该文进而指出:不仅网络舆论由南方报系控制,由于“网络舆论已经成为整个中国思想舆论的中心,从2008年开始,所有的报纸、期刊、电视、广播几乎都受网络舆论影响,甚至跟着网络舆论走。”这就保证了“中国整个社会的舆论都是自由主义理念占据主导地位。
可以说,反共檄文《宁可十年不将军,不可一日不拱卒》的这个判断绝没有夸大其词,更不是虚张声势,而是十分准确客观的。中国网络之所以能够成为国中之国,成为全世界最猖獗的反共反华基地,能够一次又一次地对爱国力量进行网络围剿和镇压,一次又一次地发起反毛污毛狂潮,一次又一次地配合西方妖魔化中国,一次又一次地挑起质疑共产党合法性的网络运动,一次又一次用谣言绑架地方政府,一次又一次地发起控诉人民革命和造反的“忆苦思甜”运动,一次又一次地欢呼官僚和老板对底层民众的镇压和掠夺,一个又一个地打造和推崇汉奸文人,并且如同基督徒维护上帝和圣徒那样维护和宣传那些反共反华的死硬分子……总之,中国网络流行的各种罪恶除了较大事件是由美国政府和中国普世派领导人策动指挥之外,相当大一部分是各大门户网站编辑共同的政治立场造成的,特别是成千上万地删除、封杀爱国微博和博客,绝大部分是网络编辑个人的政治立场和政治品质决定的。由于中国极右势力对网络实行法西斯专制,根本不解释封杀理由,便在客观上把封杀网络的屎盆子扣到了共产党头上,具有同时打击共产党和爱国群众的一箭双雕作用。
如同反共檄文《宁可十年不将军,不可一日不拱卒》所言,各大门户网站进行政治把关的庞大网络编辑队伍,并非是自发形成的,也不仅是单纯的认识和立场一致决定的,而是南方报系这个当今传媒界的“黄埔军校”有计划培养形成的。该文指出,中国传媒界“黄埔军校”南方报系组建网络编辑队伍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1993年至2003年,这十年“南方报系为中国的市场化、自由化改革立下了汗马功劳,南方报系也在这段时间内真正奠定了自己传媒界、舆论界、思想家黄埔军校的地位。”这一阶段主要是向各大网络媒体输送编辑和管理人员的布局阶段。第二阶段是2003年至2013年,由于前十年已经把“腾讯、新浪、网易、搜狐、百度、凤凰等门户网站的从业人员,尤其是主要把握内容方向的编辑权力,全都控制在原南方报系员工手中”,这一阶段便打着政治体制改革的幌子,发起了全面的“网络颠覆”运动,如同习近平主席所指出的那样,把“西方普世价值和西方政治制度”作为改革的唯一标准,在思想文化领域,用西方普世价值替代马克思主义和东方文化;在政治领域,用资本专制的西方政治制度取代共产党领导的基本政治制度;在国家版图上,把统一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解体为许多弱小国家联合体,以保证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所谓“永久安全”。这一阶段是中国互联网在政治上全面失控的十年,表面看中国网管部门还在管理,实际上已经完全落入美国及其在华势力南方报系的手中,形成美国网军司令部统一指挥中美两国网络的奇特局面。
南方报系能够成为覆盖和控制全国主要网络的黄埔军校,不是因为南方报系自身具有天大的能力,而是因为他们是美国等西方帝国主义的在华势力,拥有中美两国反共反华势力的全力支持。2009年美国总统奥巴马访华,不顾基本外交礼节,提出了只有占领国向被占领国才会提出的傲慢要求,要求会见《南方周末》总编,否则所有媒体一概不见,后果完全由中国承担。这是1949年中国人民站起来以后,美国总统第一次向中国提出有损主权和尊严的侮辱性要求。起初中国还吞吞吐吐地想拒绝,但是奥巴马一声严厉呵斥,中国立刻乖乖顺从了,按照要求安排奥巴马单独接受南方周末总编采访。采访后感觉只有美国对中国耍威风还不过瘾,为了显示南方报系同样不把中国政府放在眼里,第二天又在报纸上开天窗羞辱中国,大喜过望的奥巴马旋即把阅读《南方周末》的照片发遍中外各大媒体,中国在全世界面前被美国政府和国内汉奸反复强奸了两遍。
第三,中国有西方帝国主义网管代理人。中国网络成为反共反华舆论主导的阵地,问题在下面,根子在上面。中国网管部门长期被推行西方政治制度和西方普世价值的领导人所控制,采取强制政策把反左和反对“文革余孽”作为主要任务,打着反左和反对“文革余孽”的旗号,妖魔化人民革命,妖魔化人民领袖,妖魔化社会主义,妖魔化民族文化和民族精神,支持汉奸文化,纵容反共反华势力、打压左翼爱国力量。如同《宁可十年不将军,不可一日不拱卒》所列举的那样:“据统计,张宏良在门户网站开的博客三年的时间里被封了十七次,而茅于轼、贺卫方等自由派学者的博客一次都没封,其文章还可以上门户头条。”各大门户网站封杀张宏良以及所有爱国人士博客的解释永远都是一个——执行政府网管部门的指示。与此同时,美国按照反共反华标准评选出来的所谓中国公共知识分子,绝大部分都被打造成为主导舆论的网络偶像。一度把中国反共反华浪潮推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设置了许许多多匪夷所思的网络颠覆规则——对现代中国,可以骂毛不可以骂蒋;对古代中国,可以骂皇帝不能骂宰相。2010年张宏良新浪博客就是因为一篇《当今中国怪现象——只能骂皇帝,不能骂宰相》而被关闭的。
特别是近些年来,中国网络已经发展到有组织、有计划、有步骤地实施反共反华战略:一是实施和平演变的颠覆战略,不断编造历史细节,歪曲历史事实,颠倒历史人物,特别是利用重大历史纪念日编造谣言,否定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否定社会主义的合法性,进而否定中华民族存在的合法性;二是不断制造事端,要挟地方和中央政府,让中国始终处于疲于奔命的维稳状态,迫使中国改革沿着西方预设的道路发展;三是集中力量打击爱国主义、理想主义和英雄主义,采用污蔑、诽谤、辱骂、造谣等各种下流手段,发起一次又一次围剿“爱国贼”的运动。最近对一位被认为是“军队鹰派”将领的网络围攻,居然能够在一两天内调集20多万水军日夜不停地辱骂诽谤,并借机大肆谩骂攻击中国人民解放军。而中国网管部门的态度,还不如习主席批评的当年苏联军队那样保持“中立”,一方面对围攻谩骂解放军的水军放任不管,另一方面却对捍卫解放军的爱国网民删帖销号,进行网络镇压。对军队将领尚且如此,对民间爱国人士的围攻则更是声势浩大、极端暴虐。至于直接封杀左翼网站,世人更是有目共睹。
所有这些如果没有高层支持和统一指挥,根本不可能形成。最近,中央决定整顿意识形态的消息一出,还没有正式传达,网上那些著名的反共反华大V,马上就纷纷缩了起来,这就更加证明了近些年来一浪高过一浪的反共反华浪潮,完全是高层支持的结果。最近海内外反共反华势力声称把颠覆中国的希望,寄托在中国网络管理部门身上,也从反面印证了这一点。
第四,“中美国”已从经济领域延伸到网络领域,形成了美国网军司令部统一操控中美两国网络舆论的危险状况。“中美国”是美国哈佛大学教授弗格森对“中国生产,美国消费”这种新型经济共同体的称谓,我们把它称之为“殖民经济循环圈”。“中美国”是新自由主义经济改革造成的,后来美国又试图通过中国政治体制改革,把“中美国”由经济领域推向政治领域,实现“中美共治”的新型政治共同体。目前在网络领域,由美国主导的“中美共治”已经形成。除了上述三个方面之外,形成“中美共治”的最主要力量,就是由“黑头发黑眼睛外国人”组成的庞大水军。“黑头发黑眼睛外国人”是当今中国一个特殊群体,由改革开放后加入外籍的中国人组成。这些“黑头发黑眼睛的外籍人士”,并不居住在所在国,而是常年居住在中国,随着西方势力渗透的加剧,近些年这些外籍人士形成了一个网络团体,俗称水军,专门从事反共反华事业,主要任务是打击中国爱国人士。
这些人拥有国人难以想象的神秘特权:在网下,他们或者拥有地方政府赠送的巨额地产,或者拥有国务院特批的金融牌照,过着帝王般的奢华生活;在网上,网站采用各种方式为他们创造数千万粉丝,拼命(不是形容词,真的是拼命)扩大他们的影响。这些人在中国张狂的程度,一般高官富豪根本难以企及。有个叫薛蛮子的“黑头发黑眼睛的美国人”,在公共场所被要求出示门票时,居然拿出手机对收票员说:“我是薛蛮子,有987万粉丝”,说完便昂首挺胸地无票往里闯。薛蛮子这些人之所以能够在中国为所欲为、无所顾忌,就是因为他们有人所共知的美国背景,比如这个薛蛮子就是人所共知的美国水军司令。他们既有美国人的保护,又有买办汉奸的保护;在中国官员面前,他们是拥有强权的美国人;在中国网民面前,他们背后又站着掌握生杀大权的官大人。所以把中国政府和百姓全然不放在眼里。
目前中国的美国水军(也称网络伪军)究竟有多大规模,没有统计也很难统计,但是其能量和破坏力相当强大,能够在瞬间里用谣言组成的“网络现实”完全取代“真实现实”,能够在数小时内调集数万水军集中围攻一个人,能够随心所欲地颠倒黑白、混淆是非,造成社会混乱和动荡,是继陆海空三军之后最强大的军种。美国率领北约不费一枪一弹即把中东北非推入动荡深渊的,就是网军。尝到网军甜头的美国正在疾速扩大网军规模,2012年美国网军规模扩大五倍,其主要攻击对象就是中国,特别是对俄罗斯一系列攻击遭受到爱国主义阻击而失败之后,美国已经把攻击矛头转向汉奸文化猖獗的中国。美国网军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负责网络技术攻防,俗称黑客;一部分负责舆论颠覆工作,俗称水军。2012年美国网军扩大五倍,是指美国本土的黑客队伍,并不包括在中国的水军。中国的水军即网络伪军是由美国网军司令部和中国买办共同组建的网络颠覆力量,这个网络颠覆力量比陆海空三军更加强大的地方,就在于能够瓦解陆海空三军的思想和士气,当初的苏联东欧和眼下的中东北非,就是典型例证。相比之下,中国的网络伪军无论在比例、规模、力量等方面,都远远超过中东北非的总和,如果中国被颠覆,不会颠覆在陆海空三军上,而肯定是颠覆在网军上。
当今中国网络伪军如此庞大而仍然能够幸免于难,不是因为军警力量强大,而是因为经过文革大众民主运动锻炼的中国人民自发地组成了网络红军,在同网络伪军进行顽强搏斗,而网络又恰恰是最适合大众民主运动发展的地方。波澜壮阔的大众民主运动,沉重打击和抑制着网络伪军的舆论颠覆力量,牢牢控制着群众情绪的宣泄方向,最终把“反汉奸”变成了群众运动最响亮口号,掏空和化解了网络伪军发挥作用的公众舆论基础。这也是海内外极端右翼势力对所谓“极左”、“文革余孽”极端仇恨的地方,是他们集中力量对爱国人士和爱国群众进行网络围剿和网络镇压的原因。如此一来,中国再次形成了历史上固有的抗战怪圈——洋人打击官人,官人打击百姓,百姓抵抗洋人。南宋、晚清、民国,都是因为走不出这个怪圈,才使百姓惨遭洋人屠戮,现今共产党能否走出这个怪圈,将成为决定中国共产党命运和中华民族命运的关键。而走出这个死亡怪圈的方法很简单,就是党群一体化,就是群众路线。好在人们在习近平总书记的身上看到了希望。这个希望就是习近平总书记的系列讲话。
我们懂得的道理,海内外颠覆势力同样懂得。由于各大门户网站的所有权、编辑权、管理权以及网军控制权,在很大程度上掌握在美国和买办汉奸手中,而网络舆论又是整个社会舆论的龙头,很容易形成对习近平总书记系列讲话的全面封杀。一是不宣传、不讨论、不理会,仿佛根本没有这个系列讲话一样;二是谁宣传这个系列讲话就集中力量围攻谁,辱骂、诽谤、造谣、人身攻击一起上,而此时网站对被围攻者的举报根本不予理会,完全采取放纵和支持态度;三是被围攻者如果进行反驳,立刻会遭到网站的删帖或销号。几乎所有习近平系列讲话的宣传者都不同程度上遭受过如此打击,虽然不能说是百分之百,至少也超过95%。一时间,中国网络完全变成了对爱国主义实行专政的地方,成为对共产党社会主义声音实行封杀的地方,成为西方颠覆势力控制的国中之国。眼下浏览中国网络舆论的时政和历史内容,让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是身在中国,其政治导向完全遵循最近先后两任美国总统宣布的政治基调——共产主义和法西斯主义是人类社会最邪恶的力量,“并且共产主义比法西斯主义更加邪恶”。布什和奥巴马的这个政治论调即使在美国网络上也没有成为舆论主导,唯独在中国网络上成为压倒一切的舆论主基调。
这是网站、编辑、网管、水军四方面力量拧成一股绳的结果,与四方面相结合的强大力量相比较,网络上自发形成的爱国主义和社会主义力量则相对弱小,虽然一刻不停地坚持宣传习近平讲话,情况却是异常艰难,每站出来一批,被封杀一批,再站出来一批再被封杀一批,很难从根本上扭转对习近平讲话的网络封杀。在网络镇压的逆境中苦苦拼搏的爱国民众,如同当年抗日民众盼望八路军一样,盼望着能有自己强大的援军。就在这十分艰难的关键时刻,中国人民解放军到了,人民子弟兵冲了上来。来自军内各个部门的一大批将校级优秀学者(绝大部分是用网名)挺身而出,齐刷刷地冲向斗争第一线,再次形成了军民团结、并肩作战的可喜可贺局面。一石激起千层浪,军队学者的介入,搅翻了中国网络的一潭浑水,各种反动势力倾巢而出,掀起了对解放军学者的网络围剿狂潮,一些实名亮相的解放军学者遭到日夜围攻,祖宗八代被骂了个遍,一时间,攻击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狂潮把整个网络冲得昏天黑地。直到此时,党中央才意识到放弃网络的巨大战略失误,开始准备一系列整顿网络的果断措施。
对此,我们建议:
第一,对各大门户网站实行本土化管理,或者国有化,或者中国化,收回网站控制权。此前我们多次指出,信息时代,网站是特殊企业,关乎国家安全和国防安全,绝不能像一般企业那样由外资控制或与外资合作经营。目前各大门户网站都在海外上市,可以采取获得控股权或控制权的办法,把各大门户网站变成中国控制的企业。获得控股权是指通过企业外部的股权并购来控制企业;获得控制权是指通过企业内部建立党团组织、工会组织以及员工持股会等,控制企业政治方向。总之,一定要像重视军队那样重视门户网站,把所有权牢牢控制在中国手中。军队不能由外资控制或者与外资合作经营,网站同样不能由外资控制或与外资合资经营。
第二,调整网管队伍,保证网络管理权掌握在马克思主义者和爱国主义官员手中。毛主席过,路线问题确定以后,干部就是决定性因素。只要网络管理部门和网络管理人员的管理导向不出问题,网络舆论导向就不会出大问题。此前中国网络舆论导向的问题,实际上是管理部门的问题,是管理部门推行西方普世价值的管理导向决定的,只要网络管理部门能够坚持十八大精神和习近平总书记系列讲话,中国网络就一定能够成为社会主义和爱国主义的舆论阵地。
第三,发挥中国共产党领导和人民群众监督相结合的政治优势,向各大门户网站派驻工作组和群众监督委员会,形成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的双重监督机制,保证网站的爱国主义方向和国家的政治安全、国防安全。民主集中制,党委领导和民主监督,是社会主义管理的根本优势。我们的道路自信、制度自信、理论自信,就是要体现在对这些优势制度的贯彻落实上,要堂堂正正坚持社会主义管理原则,不能跟着西方管理规则转,只要能够实现人民大众的公平和效率,就是好的管理体制。上帝从来没有规定西方管理体制就是真理,就是必须遵循的改革方向。中国新自由主义种下的这个思想恶果应该铲除了。
第四,组建军民相结合的现代网军,形成网络社会的现代国防。网络时代是大众民主的时代,大众民主取代精英民主,是21世纪人类社会发展的根本潮流。大众民主是我们的政治长项,我们既有根本制度的保证,又有以往时代的历史演练,完全可以在网络上形成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和铁墙铁壁,这是美国网军司令部的旧有精英管理模式所根本不能比拟的。网络是真正全民皆兵的时代,是对雇佣兵时代的根本终结,注定了美国采用旧时代方法组建网军的死路一条,是美国走向衰落的一个根本条件。而中国以往的全民皆兵时代和大众民主运动,是我们组建现代网军的天然优势,是新时代群众路线的主要内容,与此相联系的大众政治文明,也是中华民族崛起的历史依据。只要我们真正坚持群众路线,网军时代就是中华民族复兴的时代。
第五,借鉴去年美国和俄罗斯分别制订《爱国法案》和《叛国罪法》的经验,尽快制订与《反分裂法》相适应的《反汉奸法》,恢复宪法中“惩办卖国贼”的相关条款,把党要管网、群众管网与依法治网结合起来,建立保护爱国主义的法治基础。目前在立法保护爱国主义方面,中国远远落在了美国、俄罗斯等国后面,必须尽快缩短这个差距。

总之,必须尽快从根本上改变外资控制中国网站、颠覆势力主导中国网络舆论的危险状况,信息时代的大国决战,是意识形态领域的决战,是网络舆论方面的决战,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就必须控制现代社会舆论的核心——网络。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