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复兴之路

梁长江:人民解放军,一支文明之师

作者:民族复兴网总编 梁长江 发布时间:2017-04-25 20:18:11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89周年随想

  在中国人解放军建军89周年之际,向这支伟大的人民军队致以崇高的敬意!

  中国人民解放军是一支威武之师、文明之师,平日里经常听到这句口号,没有多想,最多也就是从“秋毫无犯”、“抢险救灾”的一些实例中体会一下这口号的意义。如果将这句口号与这支军队的创建和走过的历程结合起来思考的话,发现意味无穷,深感毛主席建军思想之深刻,深感这支军队的伟大。人民解放军在不同时期和不同的战争有着不同的名称,红军、八路军和新四军、志愿军、解放军,但性质始终是同一的人民军队,为了叙述方便,本文一律称解放军。

  一个简单的问题,解放军是凭什么去战胜敌人的?这支军队与日军、美军、苏军、国民党军队都交过手,这些应该是世界上最强的军队。就说国民党军队吧,单从军事上说,这支军队也不是善茬,训练有素、战斗力强,这点在解放战争中起义的部队和“解放战士”的表现就能得到证明。这就是说,除了德军之外,世界上顶尖级的军队都与解放军较量过,其结果是:国民党的军队被直接打败了,美国军队被打服了,苏联军被打怕了,日本军队虽然是国际反法西斯联盟打败的,但它也尝尽了这支共产党军队的苦头。假设没有国际反法西斯联盟,就凭这支共产党军队也能将日本侵略军打败,只是一个时间长短的问题。但在军事实力上解放军比这些军队差的很多,武器装备落后它们好几代,经济条件就更不用说了,完全不对等。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解放军还是打败或沉重地打击了它们,显示出非凡的战斗力,这里面的原因到底是什么?由于物质条件上的不对等,因而不可能在物质因素里找到原因,只能在精神方面分析原因。

  人的精神分意志品质和认知能力两个层面。就意志品质而言,解放军具有一往无前和敢于牺牲的精神,这是毫无疑问的,但这决不能仅仅归结为不怕死。要知道,解放军不是敢死队,解放军的干部战士也不是亡命之徒。所谓“立志殉国”、“杀身成仁”、“不成功便成仁”是“国军”口头禅,现在军中个别人也鼓吹什么“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舍生取义”等等,这是极不负责任的。先不谈这支军队的阶级本质和阶级立场,但从文化方面来说,解放军所具有的一往无前、敢于牺牲的精神是建立在确定不移的认知基础之上的,这种认知就是文化。毛主席说过“没有文化的军队是愚蠢的军队,而愚蠢的军队是不能战胜敌人的”。文化就是人们在客观活动中所表现出来的主观能动性,这种主观能动性能够创造性地利用各种物质条件,使有限的物质条件能够发挥更大的威力。可以说,解放军之所以能够战胜军事上强大的敌人,就在于文化上的绝对优势。

  一、解放军具有统一而又坚定的信念

  当年红军长征,经历千辛万苦和围追堵截,人员从三十万减少到三万,最后旗帜没有倒,队伍没有散,就是因为大家都有着坚定的信念,这个信念就是打到反动派,建设人民当家作主的新中国,这在全体干部战士头脑中是很明确的,既被普遍认同,又非常具体。这种信念和宗教信仰有着本质上的区别,也不同于一般的理想信念,也不是来自于赤色教化,是和现实密切相关的,具有直接的现实性。干部和战士们绝大部分是穷苦出身,对于反动派的压迫和剥削有切身的感受,打到反动派、建设新中国是他们的必然要求;打土豪分田地、根据地和解放区人民的美好生活实例使他们认识到,他们的要求是可以实现的,这使得信念具有直接的现实性,很容易转化为现实的力量。另一方面,这种信念又与人民解放、建设社会主义、实现共产主义普遍性的概念相联系,冲破了狭隘的个人复仇、个人奋斗、改变个人命运的意识,具有最大的普遍性和持久性,能得到普遍的认同。这样不仅全体干部战士能够形成坚定的统一意志,而且也很容易得到社会尤其是广大人民群众的拥护和支持。毛主席在《愚公移山》中形象而又非常深刻地说明了这个道理。能够感动人民大众的就是挖山不止的坚定信念,如果没有这个信念是不会赢得人民群众支持的。

  坚定而又统一的信念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核心文化,这是其他任何军队都没有的。正是这种信念,解放军才具有一往无前的精神,才具有压倒一切敌人的气势,也正是这种信念,不仅全军指战员能团结成一个整体,而且军民也异常团结。在战争年代,中国的老百姓基本上是一盘散沙,但只要是支援解放军、支援前线,老百姓就会义不容辞。试想,这样的军队能没有战斗力吗?能不强大吗?反观国民党军队,他们没信仰,没有统一的信念和意志,士兵的目的也就是当兵吃粮,军官的目的就是升官发财,再加上与人民群众对立,祸害老百姓,尽管他们装备优良、训练有素,但绝对不是解放军的对手。在人员数量、军事素质和武器装备上,国民党军队以绝对的优势压倒解放军;而在战斗力上,解放军以绝对的优势压倒国民党军队,解放战争进行的速度之快,连毛主席都感到意外。归根到底,一个有信念、一个没有信念,一个有灵魂,一个没有灵魂。

  二、支部建在连上

  三湾改编是这支军队成为新型军队,使它区别于其他一切军队的决定性事件,如果没有三湾改编,当年的南昌起义部队决不会走到今天,这是没有任何悬念的。如果没有三湾改编,没有毛主席为这支部队注入全新的灵魂,这支部队的结局只有两个:一批盲动的热血勇士怒目苍天;或者是几处土匪占山为王,连军阀都做不成。严格地说,三湾改编应该是人民解放军的真正起点,由此这支军队开始了全新的建军模式。

  支部建在连上蕴含着很深刻的建军思想,对此不能简单地从科层的组织架构的角度去理解。这支军队是有坚定信念的军队,但信念本身属于主观意识方面的东西,必须将其形态化才能形成统一意志。问题是这种形态化的信念如何才能到达士兵的头脑中,如果按照科层式的自上而下传达到士兵,士兵就会感到这是上级的意思,他就有理由认为自己是在为当官的打仗,自己是某种信念的工具和炮灰。在这种情况下,无论信念多么先进、多么具有必然性,都起不到凝聚精神、统一意志的作用,相反会产生官兵对立。因为士兵也是人,也有自己的活思想,也想改变自己的命运,个人的意识和统一的信念会产生矛盾,如果简单地要求个人的意识服从统一的信念,则是奴隶主义的专制,士兵本人也会将统一的信念看成是异己的、外在的东西,这样的话,解放军就不可能有统一的信念了。因而,问题的关键在于不能将士兵看成是信念的客体,而是要看成主体。

  在毛泽东眼里,士兵绝对不是工具,而是具有独立人格的人。毛泽东在《纪念白求恩》中对人是这样定义的:“对我们大家要学习他毫无自私自利之心的精神。一个人能力有大小,但只要有这点精神,就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人不能因为能力的大小区分出主体和客体,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就是主体,主体之间是平等的。在革命队伍里从干部到战士都是为了人民的解放事业,都是平等的一员,不存在高低贵贱之分,更不允许干部拿士兵当作具,士兵就是这支军队的主体。将支部建在连上,就是发挥士兵的主体作用。以连队党支部为核心,实行政治民主、军事民主、经济民主,广大士兵在这些民主活动中不仅能够充分地表达自己的意愿,对上级实行民主监督,更为重要的是,通过这些民主活动使士兵明白:哪些是对的、哪些是错误的,错误的被克服、正确的被发扬,从而实现了主观意识的统一,信念便形态化为大家普遍认同和共同坚持的东西。只有这样,广大的官兵才能认为大家都有着共同的信念,都是为共同的信念而战,这不仅实现了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而且充分地发挥了士兵的主观能动性。

  支部建在连上,也使连队成为了一个文化单元。大家想一想,除了打仗和训练,国民党的官兵和解放军的官兵分别在做什么。国民党的官兵也就是喝酒、打牌、逛窑子,决不超出这三样。而解放军的官兵又做些什么呢?他们要帮助驻地的老百姓种地收庄稼,要和老百姓联欢演节目,要听指导员讲党课、学习文化知识,要开班务会讲学习心得等等。明显地看得出,一个没有文化,一个有文化。解放军的连队都配有政治指导员(或党代表),指导员除了军事指挥之外,还要负责全连的政治思想教育,要做战士的思想工作,和干部战士谈心,还要帮助战士学文化,等等。而国民党军队中的这一级军官对他的士兵只有两句话:“弟兄们给我冲!”,“弟兄们给我顶住!”,仅此而已。这两军的差别是显而易见的,谁能打胜仗、谁能打败仗是不言自明的。

  一般人都把军队看成是武装集团,主要关注的是军事指挥和军事技术方面,而毛主席则看重的是军队的思想政治、文化方面,他将军队看成是一个大学校,军队不仅是一个战斗队,更是一个工作队、宣传队。军事上的决胜在于政治,政治上的决胜在于经济,经济上的决胜在于科技,科技上的突破和创新取决于文化,文化的决定权在人。动物也具有领地意识、群体意识、攻击技能和生存技能,但绝对没有文化。文化属于人所特有的东西,重视军队的文化性实际上就是重视人,将人看成是第一位的。“把人看成是第一位的”这句话谁都能说,但除毛泽东之外,极少有人能做到,甚至能够理解这句话的人也不多。把人看成是第一位的就必须承认每个人都是平等的。如果将人分成三六九等,就是物决定人,人就不是第一位的了。在军队中,人都是平等的意味着士兵和将军是平等的,不仅如此,在毛泽东眼里士兵要优于将军,因为作为人,士兵更纯粹一些,而将军总是带有各色各样的烙印。纯粹即无,无即无限,有即有限。一位再杰出的将军,其作用总是有限的,如果将士兵的主观能动性发挥出来,力量则是无穷的。这就是毛泽东建军思想的深刻之处,毛泽东虽然去世了,但他的灵魂在逐渐复苏,这是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从这个意义上说,如今取消部队文工团未必是一件好事。当然文工团到了后来那种状态不取消是不行的,是自行毁灭的结果。毁灭的前一站是堕落,堕落的前一站是诱惑,诱惑的前一站是失去信念,而信念不是凭空而来的,也不是哪个天才的脑袋想出来的,它是人类经历了无数次的轮回之后反思得来的。起点决定终点,信念丢失之日,便是走向毁灭之时。

  三、先进的文化理念

  毛主席为解放军起草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中有一条:“不调戏妇女”。这不单单是对部队作风和纪律上的要求,在文化上的立意也是非常深远的。腐朽的封建文化最坏的一点就是歧视妇女,摧残女性。“三寸金莲”、“三从四德”、“举案齐眉”、“节妇烈女”等都是封建礼教和腐朽文化的发明。封建文化的“总设计师”、被历代统治者奉为圣人、被正人君子和伪君子们尊为偶像、被当代禄蠹们烧香跪拜的孔夫子就说过:“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就是在当代,妇女的权益和尊严屡屡遭到侵犯。没有哪个单位能够明确规定:“不得对女学生、女职员、女下属实施性骚扰”;一项流氓法律“嫖宿幼女罪”坚持了18年之久;被查处的贪官中60%的有情妇或与其他女人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有的尽然是因为情妇揭发而败露出贪腐行为的。

  如果说,当今社会还存在着剥削和压迫的话,妇女仍然处于被压迫的最底层。“不调戏妇女”意味着解放军关注的是最底层,她不是一般的政治斗争的产物,她的最终目标不是政治解放,而是人类解放,趋向于人类最高文明。

  不调戏妇女就是尊重女性。在当今世界,如果有哪个国家或者团体能够明确规定“女性的尊严神圣不可侵犯”,那么它就处在文明的巅峰。“女士优先”的绅士风度不能算,它是基于性别歧视之上的自我显摆,尊重女性应该是无条件的;还有一种对女性的尊崇,就是因为女性孕育了生命,所以对女性充满了敬意。这不是对文明的敬畏,而是对生命的敬畏,属于弗洛伊德的生命本能的范畴。人类文明来自于人的社会性,而不是出自于生命的本能。

  要知道,是女人首先将人类带进了农耕文明,人类的第一个社会形态就是母系社会,人区别与动物而走向文明就是从这一刻开始的,女性是人类文明的肇始者。人类发展总是不断地追求文明的,一种文明不断地取代另一种文明,但总的趋势是向文明的起点回归的。因为只有这种文明才是纯粹的文明,其它的文明总是与反文明相伴相随的。如一切私有制的文明都伴随着剥削和压迫这种反文明的存在。回归到文明的起点并不是说要回到原始社会,而是向文明的起点所具有的和平和可持续发展的特征回归。当初,男性们外出狩猎,女性在居住地搞一些种植。随着人口的增加,可供狩猎的动物越来越少,相反种植生产出来的东西越来越多,于是农耕种植成为了主导。农耕种植的是人们对自然规律的创造性利用,它有两个重要的特点:一是具有无限可重复性;二是能够生产出“更多”的生活资料,这里的“更多”有两层含义,一是指能生产出对于自然环境所能提供的生活资料,另一层意思是生产出多于本人需要生活资料,这就为和平奠定了物质基础。因此,原始文明的本质特征就是可持续发展和和平,这种文明是纯粹的,是不需要警察和军队的和平。现代文明只是一种相对文明,或者说是片面的文明。现代科技虽然在最大程度上提高了生产力,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但它对自然资源的消耗,不可能无限发展下去。人类最终总能找到一个无限可发展的模式,在这种模式下,人类必然是和平的,这就是人类文明的最高点,与起点在本质上是相通的。这就是说,人类最终是要向由女性创造的文明回归。在现实中,女性特有的价值观念是人类和平意识的源泉。因此,尊重女性是人类文明的最高命题,毛主席为解放军作出这项规定,其意义是极其深远的。

  四、党指挥枪

  这是毛主席确立的最根本的建军原则,其意义不仅仅在政治上,而且在文化上具有很高的制高点。

  现在有些人总在鼓吹军队国家化、取消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持有这种观点的人,一种是用心险恶,另一种是真糊涂。取消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之后,谁来指挥军队。随着市场经济的深化,私有制经济的比重越来越大,国家会越来越多地被私人财团和官僚集团的控制,军队国家化之后,军队就会成为私人财团和官僚集团用来镇压老百姓的工具。如果这支由老百姓用小车推出来的军队反过来镇压老百姓,将是人类最大的悲剧!还有一些人认为,军队的职能是保卫国家,以捍卫国家利益为天职,所以应当国家化。共和国是人民解放军浴血奋战打出来的,保卫国家是不言而喻的,但不能以此为由,取消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而实行军队国家化。要知道,国家不具备主体性,是由主体操控的机器。在私有经济体越来越大的情况下,国家很容易被资本集团和官僚集团操控,为了一己私利,官僚集团和资本集团会毫不犹豫地牺牲国家的利益,到时候军队非但保护不了国家,相反成了危害国家利益的帮手。

  党指挥枪在文化上有着很高的制高点。要认识这一点,首先必须搞清楚中国共产党到底是干什么的。党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会有不同的具体目标和任务,但总的目标和根本任务就是消灭剥削,实现人类的彻底解放,这是绝对的。对党的认识必须要有一个深度,具体目标和总目标不可偏废,不能只强调具体目标而否认总目标,这样的话,党就成了纯粹的经济党或社会党;也不能只强调党的根本目标而反对党在不同时期的具体任务、具体目标,这样就会使党被架空,成为上帝党或神仙党。但必须强调的是,具体目标必须在总目标的统辖之下,党的根本宗旨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能违背,只有这样,党才有资格指挥枪。否则,解放军将成为纯粹的暴力集团,这支军队的人民性、文化性将不复存在。

  解放军作为文明之师,关键是她不以扩大战争为目的,是为了和平而战。和平是军队的最高境界,“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解放军的历次战争都是为了和平,抗日战争、抗美援朝、对苏自卫反击战实现了祖国的安宁;解放战争结束了军阀混战的局面。唯有共产党的最终目标是与军队的最高境界是相通的,也只有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军队才能实现最高境界。其他任何集团都不可能,因为其他任何集团都有自己的利益,而利益总是在不断变化的,利益集团的地位也是经常易位的。如果由利益集团控制军队,则会陷入无休止的战争之中,军队也将成为依赖于战争而运转的机器。比如当代的美国军队就是这种情况,它总是有敌人,总是有打不完的仗。

  军队绝对服从党的指挥,并不是说只听哪个领导人的,而是绝对服从于党的宗旨,作为党的领导人必然是以遵循党的宗旨为根本的。

  有人说:“服从是军人的天职”。这句话是严重不对的,它将军人的人格作了全部的规定,带有奴隶主义的性质,属于旧军人的操守,这与解放军是格格不入的。解放军的官兵都是有觉悟、有信念的战士,决不是奴隶!如果将“服从是军人的天职”对解放军进行规定的话,党指挥枪就没有余地了。毛泽东的思维是非常缜密的,他在《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中第一条规定“一切行动听指挥”,这是对军队的纪律的严格要求,是对军人行为的要求,但不涉及人格。一切行动听指挥是为了保证行动的有效性,步调一致才能得胜利,这是对部队的纪律规定,任何军队都需要铁的纪律,这是没有问题。但解放军纪律只限定行为、不限定人格,没有将军人当成服从命令的客体,军人在人格上是独立的、自主的。但这并不是说解放军是由五花八门的自由主义分子所组成,这样的话,解放军就不是解放军了,而是嬉皮士式的美军。解放军的军人格上是有“另行规定”的,那就是要求政治思想上的统一,这就为党指挥枪留下了空间。

  党指挥枪不是说,党的总书记向总司令发布命令,然后总司令将命令下达到部队,部队首长再命令所有的官兵,不是这样的。党指挥枪就是每个干部战士在行动之前头脑里就了一套党的宗旨和召唤的命令系统,只要一声号令,他们就知道该怎么做。比如,这次在江西抗洪救灾的解放军某部,完成任务后为不打搅群众,决定提前撤离,接到命令之后,干部战士们都悄悄地归还物品、留放损坏物品的赔偿金、为生病老大爷留下药品和大米。我相信,党中央肯定没有给他们下达这样的命令,但他们确实做了。这种命令不是指挥员在行动中向他们下达的,而是他们在行动中自己给自己下达的命令。

  伟大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从南昌起义的枪声中诞生,从井冈山走来,一路上经历了人间罕见的艰难险阻,同时也创造出令世界惊叹的辉煌。这对于世界其他的任何一支军队来说都是不可能做到的,但解放军做到了。就凭这一点,解放军在当今世界至少领先20年,因为她一开始就踏上了人类文明之路,起点很高。贯穿于这支军队历程的建军理念是非常先进的,更为重要的是这种先进理念在实践中得到了验证,并产生了辉煌的战果,每一个战例、每一个英雄人物都体现这种理念的作用和影响。如果有谁再提出一套比这更先进的建军理念,并通过实践检验其真伪,这需要的时间恐怕不止20年。

  解放军不仅是一支威武之师,更是一支文明之师。解放军是在特定的战争中产生的,但她不是为特定的战争而设计的,她是为整个人类的解放而设计的;她属于人民,不属于任何利益集团。她未来的路程十分漫长。要看到,现在总有一股邪恶的力量企图将这支军队拽出固有的轨道,但是撼山容易、撼解放军难!

  按照广义相对论,在局部惯性系内,时间和空间是平直的,物体沿着直线运动,离起点越走越远,不会回头;而在任意的参考系里,时间和空间是弯曲的,物体沿着测地线运动。所谓测地线就是临近两点之间最长或最短的那条线,也就是大圆周,起点就是终点。一切完整的运动过程都遵循这种首尾相接的运行轨迹,人也是这样。人与机械物体的不同之处在于,人可以选择起点,如果选择“无”作为起点,终点便是终结;如果“有”为起点,终点便是新生。习近平主席说的“不忘初心”意味深长,关键在于如何去理解。其它的起点已经有了两个,而人民解放军的起点只有一个,对于人民解放军来说,不忘初心就是坚守起点。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