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复兴之路

梁长江:不能用落后的文化诠释人民解放军

作者:梁长江 发布时间:2019-08-01 16:54:57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献给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2周年

  一个时期以来,对于人民解放军的解读和诠释出现了一些问题,有些人将一些落后的文化用在解放军的身上。如“血性”、“亮剑精神”“为国捐躯”等等。一位解放军的高级干部发表一篇关于军人魂魄的议论,如:军人魂魄是“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的家国忠诚;是“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的男儿气节;是“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的战友情怀,并断言“这就是军人魂魄。将永远长河流响,贯索古今”(详见2014《龙》杂志)。这些嚼文嚼字、故作风雅的词汇与人民解放军毫不相干,如果中国人民解放军真像这些词汇描述的那样,那她就根本走就不到今天,也不可能走向未来。

  毋庸置疑,中国人民解放军是有史以来的一支全新的军队,也是一支最强大的军队。她的建军理念是其他所有的军队难以企及的,一切旧的观念、旧文化根本不能用来诠释这支伟大的军队。

  人们知道,中国人民解放军与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交过手,而且能把他们打败,抗美援朝、珍宝岛自卫反击战打出了威风,让全球的华人挺直了腰杆。还有一场战争大家可能没有注意,那就是抗美援越。如果说抗美援朝打得异常惨烈、是以巨大的牺牲取得胜利的话,那么抗美援越完全就是猎人与野兽的关系,很多战斗都是以我方零伤亡的代价取胜的。可以说,到目前为止,中国人民解放军是世界上最强大的一支军队,她的强大不在于武器装备,不在于军事谋略和技术,关键在于毛主席为这支军队铸就了不朽的军魂,为这支军队建构了丰富而又先进的文化体系,使解放军具有很高文化制高点。这种制高点最突出的体现就是 “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和“党指挥枪”。

  《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是毛主席亲自为这支人民军队制定的,它被谱写成歌曲,在过去的电影中,八路军、新四军、解放军的出场音乐就是《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歌曲旋律,它代表着人民军队的形象。

  《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文字浅显,很容易理解,也很容易执行,但它的内涵却非常深刻,一般的军队纪律甚至法制观念很难理解它,但它却十分有效。正因为《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这支人民军队不仅纪律严明,而且非常能战斗。第一条“一切行动听指挥”,这一规定涵盖很广,既包括战斗行动,也包括其他的一切行动。这表明这是一支纪律非常严格军队,它既规定军人在战斗要中服从命令听指挥,又规定军人在其它行动中不得胡作非为。军队作为武装集团,如果对其战场以外的行为不做出严格的规范,就会成为祸害百姓的兵匪、军霸。电视剧“李云龙”的形象是对人民军队的歪曲,人民军队的指战员绝对不是他那个样子。

  另一方面,这一条仅仅规定行动者的行动,而并没有规定行动者本身,这样的规定蕴含着非常深刻的思想。一般的理解,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往往将军人的人格也置于命令之中,要求 “下级服从上级、士兵服从长官”,这样的规定使得军人不具有人格的独立性,不具备主体资格,完全是服从命令的被动者。一切行动听指挥,意味着军人只是在行动上服从命令听指挥,而在人格上是独立的、自由的。人格、主体是不能被命令的,只能靠觉悟和启发。而思想觉悟是以官兵平等为前提的,离开了官兵平等,一切思想和观念都是强加的,或者根本不需要任何思想,靠简单的命令就行。一切行动听指挥确实是一个天才的创造,作为一条纪律规定,它既对军人的行为做了最严格的规定,表明这是一支纪律严明的军队;同时它又充分体现了这支军队的性质,这是一支具有“解放”性质的全新军队——官兵平等。纪律与自由,是哲学史上的一道难题,毛主席却在实践中如此巧妙地处理好了二者的关系,不能不让人叹服!

  官兵平等,人格独立,必然使干部和战士能够充分地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这是解放军之所以具有非常强的战斗力的根本原因。道理很简单,在官兵不平等的军队里,士兵是服从命令的被动者,其战斗力等于现实的战斗力(这还是最理想的状态,如果遇上消极应战、贪生怕死等,这样的战斗力还要大打折扣);而在解放军里,由于官兵平等,每一位战士都是自觉执行命令完成战斗任务的主体,其战斗力等于现实的战斗力加上可能的战斗力。而可能的战斗力是无法估量的,它能使人的潜能发挥到极致!当人的主观能动性得到充分的发挥时,其手中的武器或其他物质条件也能发挥奇效。本来物质就具有多重属性,一般情况下人们理解和使用的是物质的单一属性。当人的主观能动性充分发挥时,物质的多重属性就显示出来了。比如在解放战争中,汽油桶本来只是装汽油用的,但战士们往里面装上炸药包,立刻就成了近距离杀伤力极强的武器。由于战士都是能动的战斗主体,指挥员的指挥意识和胆略自然就不同于其他军队,总会胜出一筹。从这个意义上说,人民解放军的战斗力永远不会被其他军队超越,永远是最强的军队,因为一切反动的军队宁可全军毁灭,也决不会改变自己的性质,也决不愿意实行官兵平等。

  解放军的这种战斗力在历史上已显示出无比的威力,在新的历史时期,在现代化战争的条件下,同样能发挥巨大的威力。诚然,现代战争讲究的是远程非对称性的打击,拼的是科技实力,甚至更彻底地说,凭借现有的科学技术水平,完全可以不费一兵一卒地摧毁一个国家,灭掉一个民族。但是这些不是战争的目的,不是战争的发动者所想要的。任何战争,无论是正义的还是非正义的,其根本目的不是为了消灭对方,而是要征服对方。正义战争是要让对方放下武器,接受和平;而非正义的战争则是要使对方彻底失去反抗的意志,然后再对其像牛羊一样任意驱使和宰杀。而远程打击或者其它的科技手段,很难真正征服对方的意志。美国在海湾可谓是实现了精准打击,而且凭借美军的技术,能够荡平海湾地区的任何一个国家,但它至今也没有征服那里的任何一个国家和民族。因此,无论未来的世界如何发展,只要还存在着战争,只要还有军队的存在,人民解放军的这种战斗力就会威风凛凛地发挥作用。

  当然,解放军官兵毕竟是血肉之躯,为了减少不必要的牺牲,必须科技强军。解放军不怕牺牲,敢打敢拼,但绝对不是不顾生死的亡命之徒,从来都不是!解放军从来没有搞过什么“敢死队”、“决死团”什么的。因此,绝对不能从匹夫骁勇的角度去理解解放军的战斗力。毛主席强调“没有文化的军队是愚蠢的军队,而愚蠢的军队是不能战胜敌人的。”习近平主席的“传承红色基因、科技强军”的新时代建军思想是绝对正确的,是英明的,这将使人民解放军在新的历史时期发挥更大的威力。

  《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中八项注意的第七条“不调戏妇女”。一般来看,军人免不了“兵痞”的习性,古今中外大多如此,如嬉皮士般的美国大兵、兽性无度的日本兵,德军稍好一点,有点绅士风度,但仅限于军官,其士兵如何就不得而知了。然而中国人民解放军则成功地杜绝了兵痞习性,成为一支老百姓见了觉得可信、可亲、可敬的文明之师。黄克功和张钟麟(张灵甫)事件是一个鲜明的对比,人民解放军决不能容忍背弃人性的行为。

  “不调戏妇女”作为一条军人纪律,这在其他军队里应该是极其罕见的,非但如此,有些军队还有“军妓”、“慰安妇”等什么的。注意,这条纪律指的不是性侵害,甚至都不是性骚扰,而只不过是低级庸俗的情调,就这解放军里也不容许,这表现出对妇女的敬重。毛主席为军队规定这样一条纪律,立意是极其高远的。我在《敬重女性是回归人性的必由之路》一文作了专门的论述,敬重女性不是一般的道德修养和文化修养的表现,而是人的本质的必然性。人类之所以能够从动物界脱颖而出而成为人,决定性环节是女性,女性是人类文明的肇事者。因为是女人首先将我们带进农耕文明,进而才有了现代文明的。女人首创的农耕文明包含了现代文明、未来文明的基本形式,这就是对自然规律的利用。如将一粒种子埋在土里,尔后就能收获更多的果实,这就是对自然规律的成功利用,这是人类理性的标志。人之所以能够区别于动物,具有动物所不能具有的尊严,就在于凭借这种理性能够生产出比自然环境直接提供的东西更多,若不是这样,所谓人的尊严、人的本质等只不过是抽象的规定而已。可见,女人在创造人和人类文明的过程中具有决定性的作用。进入阶级社会以后,由于人的本质被异化,妇女处于被压迫、被歧视的地位,这实际上是人性被倒逼回到动物性的状况下的情景,是背离人性的。因此敬重女性是人的本质的回归,是人类理性的必然要求。一支尊重妇女的军队必然处于人性的制高点,必然符合人类文明发展的必然要求。解放军能够成为全国人民学习的榜样,其根本原因就在于此,唯有这样的一支军队才能够肩负起人类最伟大的使命。

  党指挥枪,这是毛主席为这支军队制定的建军原则,它也就成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特有本质。

  一个时期以来,极少数自以为聪明的人鼓吹“军队国家化”,并质疑解放军的合法性,这纯粹是开玩笑。除了中国人民和中国共产党之外,谁有资格拥有和指挥人民解放军?谁有资格过问解放军的合法性?没有人民解放军,共和国就没有合法性,没有解放军,现有的一切法律都是非法的。当然,这并不排斥解放军在日常生活中必须遵纪守法。

  解放军只能属于人民,不能属于国家。因为国家作为政权形式,很容易被一些经济集团和政治势力所操控,如果解放军属于国家,那她就很容易沦为少数人手里的工具,背离人民子弟兵本质,成为镇压人民的暴力集团。

  党指挥枪,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无论时局如何变幻,无论改革怎样进行,这条原则不能有丝毫的动摇。这不是一派之见,甚至都不是一党之见,这是一个关乎人类命运的深刻命题。

  人类几千年的文明史,无非就是劳动创造历史而劳动者没有地位的历史。马克思发现这样的一个世界是一个倒置的世界。这个倒置的世界之所以能够持续到今天,就在于绝大数的军队都掌握在少数人的手里,成为少数人控制多数人的强制力量,成为维持这个倒置世界的最后支点。

  劳动使人成为人,使人与动物从根本上区别开来。严格地说,直立行走,能使用简单的工具,还不能算作是人,狩猎和采集果实也不能算作是人的劳动,只能算作是动物性的活动。因为它们获取的猎物或果实是自然界直接提供的,自然界有多少,它们就只能获得多少,这和其它动物没有任何区别。直立行走和使用工具,只不过是比其他动物的肢体更发达一些,仅仅为人的产生提供了自然条件。只有当它们把采集来果实或者吃剩下果实里的核(籽)埋在地里,一段时间后能够收获“更多”的果实的时候,才发生了质的变化,人类劳动才开始了,人才真正成为人。这里的“更多”有两层意思:一是除了能够满足本人的生活需要之外,还有剩余,这剩余产品可“无偿”地提供给他人的,这种无偿提供完全是自觉自愿的,没有人强迫,没有“必须”,因而人在劳动中表现为自由的主体。二是这更多的产品不是大自然自动提供的,而是通过播种和收获这一过程得到的,这标志着对自然规律的成功利用。这种利用自然规律的方式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在对自然不做丝毫的改变的情况下,能够获得更多的东西,这就具有无限的可重复性,也就为人类的发展提供了无限的可能。正因为如此,人类才走上了必然发展的历程。这说明人类的劳动在开始物质生产的同时,也开启了人类理性,两者相辅相成。尽管人类最初的理性显得十分简单,但它具备了人类全部理性的最基本的形式,即对自然规律的利用,也正是由于这一点,人也就成为了不同于物的理性存在者。

  私有制产生之后,由于劳动者的剩余产品被剥夺,他在劳动中所能得到的只是维持其生命存续的部分,为了活命,劳动者必须不断地劳动,原来的自由劳动不复存在。财主或者资本家搜刮到剩余产品之后,也不是任意挥霍,而是用以扩大再生产,以使自己的财产增值,成为进一步剥削劳动者的手段。单个的财主或资本家的财产也不是无限增长的,他们的利润要被平均化,多余的利润被平摊给其他的财主或资本家。财主或资本家除了对劳动者实行残酷的剥削之外,彼此之间也相互竞争,为了不被吞食,各自必须不断地扩大再生产,必须不断地加强剥削。使得财主或资本家也处于“被动剥削”的地位,整个社会由此构成一个彼此依赖、相互制约、相互剥夺财富的生态链,劳动者处于这个生态链的最低端。这样,适用于动物的一切法则也同样适用于人,人成为了一个纯粹的物质索取的动物性的存在,于是私有制把人又变回了动物。

  更为严重的是,私有制使得劳动成为纯粹的物质索取的活动,完全背离了劳动初创时的理性、自由创造的性质,使得生产力呈片面发展状态。生产力的片面发展,由此而导致的人们的认识也是片面的。片面的生产力和片面的认识相互作用,使得单纯物质索取性的生产方式呈极端发展的态势,直逼自然可容纳的极限。

  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说:“无论哪一个社会形态,在它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以前,是决不会灭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产关系,在它的物质存在条件在旧社会的胎胞里成熟以前,是决不会出现的。”很多人根据这个断言,以为私有制的生产方式尚具有充分的发展空间和时间,梦想着物质的极大丰富。但是实际情况不是这样的,就生产力本身而言,具有无限发展的可能。一方面,目前生产技术已由自动化向智能化迈进,其生产效率让人惊叹,一项产品从设计到市场饱和,其周期越来越快。这还只是在经典科学的框架内,现代科学如量子力学和相对论的实际应用还没有突破,一旦突破,生产力的技术水平的发展速度更是难以想象的;另一方面,现代资本具有冲破一切障碍的能力,它使得全球资源共享、市场统一,将人类的生产和消费连为一体。这使得生产力的发展能够冲破一切形式的阻力,呈无限发展的态势。

  生产技术从工业化到自动化再到智能化,生产效率成倍地增长,但同时生产和消费这些产品所消耗能源也在成倍增长。实质上,生产和消费最终就是一个能源的消耗过程,如果生产力失去理性的片面的发展,能源的消耗将是无限的。但是在人类可及的范围内,所有可利用的能源总是一个定数,不可能再生,也不可能再创造。我们知道,四大守恒(能量守恒、动量守恒、角动量守恒、电荷共轭守恒)是自然界的基本定律。守恒定律表明,自然界既是有限的又是无限的,有限就是说,整个自然界的物质或能量既不增加也不减少,就“那么多”;另一方面,遵循守恒原则或者在守恒的框架内,自然物质或能量又是无限的。这就是说,坚持守恒的原则,可以无限发展,而违背守恒原则,其发展必定是有限的。私有制的生产力一开始就是片面的,是背离人的理性的,是一种违背守恒原则的极端发展方式,这种发展方式必然使得人与自然的关系不断恶化。这种恶化的结果是不会平摊到每一个人的,而是向底层穷苦的人们转嫁,统治者和资本家可用税收和增加成本的方式使用自然资源,使底层穷苦的人们的生活负担加剧,这还只是一般的情况。当人与自然的矛盾进一步恶化,达到极端情况时,便开始排挤剩余人口,统治阶级会编造出所谓的垃圾人口或者低端人口的概念。一旦垃圾人口或者低端人口的概念成立,人类便进入了自毁程序。因为在私有制社会里、在一个倒置的世界里,垃圾人口或者低端人口总是一个相对概念,就是全球只剩5个人的情况下,有2个必定是垃圾人口。

  我这里并不是在演绎世界末日,实际上这种破坏性的进程每日每时地进行着,许多人的生命在被吞食着。所谓的繁荣、进步只是一个假象,只不过用物质的占有填补理性的空虚,非理性的宿命支配着每一个人,如劳动者本来为改善自己的生活而辛勤地劳动,结果却越来越贫困,财主或资本家本来是为自己积累财富的,却总是被消灭,私有制不断地消灭私有财产。在当今世界,所有的人除去他的物质占有之外,有谁敢说自己比动物更优越?

  私有制所导致的片面的生产力,一开始就是与人格格不入的,与自然格格不入,在旧的生关系尚可容纳它的情况下,自然已经不能容纳它了,人类已经不能容纳它了。所以共产主义绝对不是一个“悬设”的理想,而是关乎人类命运的现实斗争,实现共产主义与其说是人类理想,倒不如说是人类理性的复兴,人类本质的回归。

  完成这一历史使命的当然是无产阶级,因为他们一无所有。正因为他们一无所有,他们才能创造一切,他们不仅是物质的力量,也是理性的力量,而且后者更为重要,这是一个巨大的领域。中国共产党是无产阶级的政党,这是毫无疑问的,也是被历史所证明了的。虽然不能保证党内的每一个人都是纯粹的,但是中国共产党本身是纯粹的。“我们应当相信群众相信党,这是两条根本的原理。”在新的历史时期,中国共产党坚持无产阶级的党性原则等于占据了世界的一极,拥有了无穷的力量。只有坚守这一极,才能实现中华民族的复兴,才能为人类做出伟大的贡献。这也是中国共产党义不容辞的责任。人类走到今天,可以说以古希腊为源头的西方文化起了主要的作用,但是要复兴人类理性,要回归人的本质,实现人的彻底解放,再依赖于西方文化是不行的,必须还要有另外一种文化。而与西方文化严格对称的,只有中国文化。总的来说,西方文化注重认识外在世界,遵从他律,而中国文化普遍讲究自省自律。当然,对待中国文化要有一个“解放”的态度,例如孔子的“仁者爱人”,在私有制统治的秩序里,无疑是维护统治者而欺骗老百姓的伪善之词,而把世界颠倒过来,在没有了统治阶级的情况下,它就成了人们普遍遵循的基本法则。一旦人类进入了理性自律,中国文化的作用就显示出来了。因此,中国共产党肩负人类的使命,还有其文化基础的原因。

  中国共产党就是为实现人类解放的无产阶级政党,服从党的绝对领导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根本性质之所在。党指挥枪赋予人民解放军以崇高的使命,这一使命就是实现人类永久的和平。当今世界上大多数军队都是资本统治下法西斯统治工具,资本的片面发展必然会加剧各种矛盾,往往会诉诸武力,制造战争,如果没有一支强大的阻止战争的力量,这些的战争是没有休止的。只有在党的绝对领导下,中国人民解放军才能成为一支阻止法西斯主义战争的强大力量。

  总而言之,中国人民解放军是一支人类最先进的军队,其建军思想,文化观念是全新的,必须站在人类文明高度,才能读懂她,才能理解她,毛泽东思想已为这支军队做了很好的诠释。在新的历史时期,必须深刻领会习近平主席“传承红色基因、科技强军”的思想,丰富和构建人民解放军的先进文化,决不容许用一些腐朽的、落后的、庸俗的文化和观念来曲解中国人民解放军。

       作者:梁长江,民族复兴网总编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