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复兴之路

陈石宇:科学社会主义是共产党人终身不变的追求

作者:陈石宇 发布时间:2014-06-25 22:34:05 来源:陈石宇博客 字体:   |    |  

 

  在伟大的毛泽东时代结束以后,“先富论”、“补课论”等错误主张开始风行起来,我国便日益深陷资本主义疯狂复辟的灾难之中。而今,生产资料社会主义公有制的主体地位早已丧失,作为国家和社会的领导阶级的工人阶级已经成为社会的弱势群体,国家的统治思想已经不再是工人阶级大公无私的思想而由资产阶级的唯利是图思想所取代。从而使资本主义社会的各种社会矛盾又在我国各地突显出来,使已经完全消失的资本主义社会的一切腐朽没落的社会现象又重新广为泛滥。面对这个残酷的现实,至今仍坚持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远大理想,仍然热爱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战士们,疾呼回归社会主义,其呼声若洪钟响彻中华大地。

 

  所谓回归社会主义,就是要回归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科学社会主义,就是要按照马列毛的有关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理重建社会主义大厦,这是一切信仰坚定的共产党人矢志不渝的追求,而非其他任何形式或任何名义的所谓社会主义。

 

  在马克思主义诞生以前,世界上有过许多“社会主义”,如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所指出并严厉批判过的封建的社会主义,小资产阶级的社会主义,德国的或“真正的”社会主义,保守的或资产阶级的社会主义,以及空想的社会主义等等。在马克思主义诞生以后,特别是当马克思主义理论在苏联和中国等一系列国家由理论变为现实以后,世界上又出现了各式各样的所谓社会主义。但是,唯有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才是科学社会主义,才是建立在科学基础上的社会主义,才能为全世界的无产者及其他劳动者指明解放斗争的方向和具体道路。列宁和毛泽东主席的社会主义,与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社会主义一脉相承,是马克思的科学社会主义在苏联和中国的实际运用和发展。其它的所谓社会主义都不过只是空有其名的冒牌货,既不是科学的,更不是为无产者谋利益的,有的还是专为剥削阶级一己私利服务而生造出来的工具。

 

  希望实现人人平等相待的“大同世界”,是古已有之的一种理想,中国历次农民起义所倡导的“均贫富”,就是企图建立这种理想社会的尝试,西方社会的空想社会主义,打算建立一个“理性和永恒正义的王国”,实现“基于自然的平等和不可剥夺的人权”,亦是为实现“大同世界”的一种努力。然而,他们都仅凭自己的主观愿望,而不管客观的物质条件如何,而且,没有找到解决问题的正确道路和实现道路的物质力量,只不过是一种不切实际的幻想,终以失败告终。

 

  马克思的科学社会主义则是建立在科学基础上的社会主义。恩格斯在他的《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中指出:当“这两个伟大的发现一一唯物主义历史观和通过剩余价值揭破资本主义生产的秘密”以后,便使“社会主义已经变成了科学”。这就是说科学社会主义之所以是科学,就在于马克思在批判地继承了人类先进思想,并深刻剖析人类社会特别是资本主义发生发展运动规律的基础上,依据所创立的唯物史观和剩余价值学说,为社会主义的实现找到了正确道路和伟大力量,从而把社会主义由空想变成了科学。

 

  科学社会主义为人们实现社会主义找到的正确道路,就是通过阶级斗争和暴力革命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而不是寄希望于统治阶级发善心,更不是在保留资本主义剥削制度的前提下,幻想实现根本不可能实现所谓的公平正义。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明确指出:有文字记载的“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在给倍倍尔等人的通告信中,他们还进一步指出:“赤色幽灵的秘密如果不是资产阶级对他们自己和无产阶级之间必然发生的生死斗争的恐惧,对近代阶级斗争的必然结局的恐惧,又是什么呢?如果取消了阶级斗争,那末无论是资产阶级或是‘一切独立人士’‘都不怕和无产者携手前进了’!但是要上当的正是无产者。”“根据我们的全部经历,摆在我们面前的只有一条路。将近四十年来,我们都非常重视阶级斗争,认为它是历史的直接动力,持别重视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之间的阶级斗争,认为它是现代社会变革的巨大杠杆;所以我们决不能和那些想把这个阶级斗争从运动中勾销的人们一道走。”可见,一个真正的马克思主义战士,必是一个高度重视运用马克思主义阶级斗争理论解决社会问题的人,而那些企图把“阶级斗争从运动中勾销”的人,必是无产阶级的叛徒或别有用心的人,无产者绝对不能同他们“一道走”。

 

  无产阶级是资本主义制度的掘墓人。在整个资本主义社会,社会分裂为两大对立的阶级: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马克思的剩余价值学揭穿了资本主义的伪装,使资本对工人的剥削暴露无遗,是动员无产者奋起埋葬资本主义制度的锐利武器。无产阶级是现代大工业本身的产物,伴随着现代工业的发展壮大,无产阶级将随之迅速发展,是一切阶级中最有前途的阶级。无产阶级又是不得不靠出卖劳动力来维持生活的雇佣劳动者,最具革命性,在埋葬资本主义旧制度的过程中,失去的只是锁链,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而且,过去的一切运动都是由少数人参与,并为少数人谋利益的运动,而无产阶级的革命运动则是由占社会人口绝大多数人参与,并为绝大多数人谋利益的革命运动。因此,一旦无产阶级掌握了马克思主义真理,资本主义的末日就来临了。

 

  所谓共产党人的信仰,就是一个共产党人为实现人类最幸福美满的共产主义伟大理想而奋斗终身的坚定信念。作为一个共产党人之所以能够下定这个决心,原因就在于他坚信“社会主义已经变成了科学”,亦即坚信共产主义、社会主义是一定可以实现的科学真理,坚信社会主义取代资本主义是不可改变的客观的历史规律。革命烈士夏明翰的“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就表明他为之慷慨就义的是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在重庆中美合作所牺牲的革命烈士王扑,出身于大地主家庭,他在西南联大接受了马列主义后,回家与母亲一道,变卖上千亩田地支援革命,最后与江姐、陈然等烈士在大坪英勇就义。敌人在逮捕他时,根本不相信他会是共产党,一个大地主家庭的“公子”,就是为了马列主义信仰奔赴刑场。足见革命信仰的威力多么巨大,坚定的革命信仰多么难能可贵!

 

  在苏东剧变以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遭到严重挫折而处于低潮的条件下,在许多原来的共产党人,包括一些位高权重的共产党人都动摇了,不再相信社会主义是科学,甚至也跟着敌对势力把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污为“乌托邦”的条件下,信仰仍然坚定的共产党人,始终坚信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目前出现的低潮只是暂时现象,低潮过后一定会出现新的更大的高潮。坚信社会主义必然胜利,资本主义必然灭亡,这是不以任何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不管反动派如何阻止历史车轮的前进,革命迟早都必定会发生。正如《共产党宣言》所昭示的那样:“资产阶级的灭亡和无产阶级的胜利是同样不可避免的。”

 

  凡是懂得马克思主义常识的人都知道,马克思恩格斯依据他们所创立的唯物主义历史观和剩余价值学说,在透彻的剖析研究了整个人类社会特别是资本主义社会运动规律的基础上,针对资本主义等旧制度的固有矛盾和弊端,对未来社会做出了科学构想。依据马克思主义的科学论证,作为共产主义第一阶段的社会主义社会,仅仅只是一个从资本主义社会向共产主义社会转变的过渡时期。这个时期的显著特点:从政治上看,就是要在推翻剥削阶级的反动统治以后,砸碎旧的国家机器,使无产阶级上升为统治阶级,争得民主,建立无产阶级自己的政权,“这个时期的国家只能是无产阶级的革命专政。”(引自马克思《哥达纲领批判》)在经济上,“无产阶级将利用自己的政治统治,一步一步地夺取资产阶级的全部资本,把一切生产工具集中在国家即组织成为统治阶级的无产阶级手里,并且尽可能快地增加生产力的总量。”(引自《共产党宣言》)这就是说要“夺取资产阶级的全部资本”消灭生产资料资本主义私有制,“把一切生产工具集中在国家”手中,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从而保证劳动者成为社会真正主人,不再受他人奴役;在摒弃了依据生产资料占有多寡参与分配后,以劳动贡献为参与分配的唯一尺度,实行各尽所能,按劳分配;在生产资料社会主义公有制基础上,实行计划经济,以克服资本主义生产无政府状态所带来的周期性经济危机。在思想意识上,人们的思想意识,随着人们的社会存在的改变而改变,“任何一个时代的统治思想始终都不过是统治阶级的思想。”(引自《共产党宣言》)因此,在社会主义社会,必须以无产阶级思想为社会的统治思想,在与传统的所有制关系实行最彻底的决裂的同时,要同传统的观念实行最彻底的决裂,通过大力兴无灭资,树立大公无私思想,以不断强化社会主义的主流意识。这就是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社会主义,也是每一个马克思主义的信仰者终身不变的追求,是检验真假马克思主义的试金石。

 

  苏联、中国等国家的革命成功以后,马克思主义由理论变成了现实,并且按照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在苏联、中国等一系列国家建立了社会主义制度,从而使一个与资本主义制度等一切私有制社会根本区别的崭新社会制度出现在世界上。历史上依靠剥削和奴役他人的剥削者寄生虫的统治及其赖以存在的制度被推翻了,历来受他人剥削和奴役的广大无产者及其他劳动者被解放出来成了整个国家和社会的主人。这是开天辟地的伟大变化,表明人类社会开始了一个没有阶级剥削和压迫,由直接劳动者主宰世界的伟大时代。

 

  同一切新生事物诞生的时候不可能完美无缺一样,作为一个崭新社会制度的社会主义制度也不可能一经建立就十全十美。事实上,任何事物产生以后,都必然要经历一个生长、发育的过程,何况一个异常复杂的社会制度,总要经历一个相当长的时间,通过不断的调整、完善过程,才能逐渐成熟起来。

 

  相当一段时间以来,有一种说法较为流行,即所谓“传统社会主义”一说,即所谓僵化的教条式或官僚化的社会主义。在他们看来,回归社会主义,但是,绝不是要回归传统的社会主义。他们没有明说这种传统社会主义与马克思的科学社会主义有何内在联系,然而凡讲到传统社会主义,必以苏联和新中国前30年的社会主义为例,有的人干脆将其称为“斯大林模式”。在苏东剧变以后,他们不把苏东剧变归因于帝国主义的阴谋和修正主义对无产阶级的背叛,反而强调是所谓的斯大林模式造成的。其实,“传统社会主义”最早的炮制者,大都已经把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社会主义打入乌托邦的冷宫,认为它仍然是永远都不可能实现的空想,因此,他们早已背叛了社会主义信仰,不再相信社会主义,而转身把资本主义捧上神坛,这种人还有甚么资格谈论社会主义?

 

  究竟应当如何评价苏联和新中国前30年的社会主义呢?

 

  可以肯定的说,在列宁斯大林领导下的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是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在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最伟大的实践,开辟了人类历史的新纪元,它首先是社会主义的,这是任何人都否定不掉的最基本事实。因为它推翻了剥削阶级的反动统治,建立了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政权;铲除了剥削制度,建立了生产资料公有制,保障劳动者成为社会的实际主人。而且,并没有一旦建立起来就固化在一个模式上,而是经过了一系列的调整和变动,使之逐步完善。列宁历来就把社会主义看作是由资本主义向共产主义的过渡阶段,认为在这个历史阶段,始终存在着共产主义和资本主义两种因素的斗争,随时进行自我调节便是题中应有之义;斯大林在众多帝国主义的包围中建设社会主义,必然要拿出极大精力应对国际帝国主义,在这种情况下,能够把社会主义制度建立起来并巩固下来,已经是了不起的伟大功绩,是主流,应当充分肯定,对他在指导社会主义建立过程中的不足,应做实事求是的分析,做出相应的改进,不应苛求前人。把列宁斯大林的社会主义污为与科学社会主义相对立的“传统社会主义”,不是别有用心,也是无知的表现。

 

  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就是依据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借鉴苏联的经验,结合中国的具体实际而建立的,并且在不断调整中逐步完善,与所谓的“传统社会主义”毫不相干。我们的毛主席是伟大的马列主义革命家,他把马列主义的基本原理同我国具体情况紧密结合起来,引导中国革命走向胜利,并在科学的总结了国内外共产主义运动的经验教训的基础上,提出了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继续革命的伟大理论,把马列主义推向一个新的阶段。他不仅在农村人民公社的不断完善和国营经济的管理上下功夫,使社会主义具体制度建立在更为科学的基础上,他所创立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伟大理论,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伟大实践,为夺取政权的无产阶级如何强化自身队伍建设,和强化对整个社会意识形态的改造,以推进社会主义事业,使之永不变色,永葆革命的青春指明了前进的方向和道路。

 

  资本主义制度在这个世界上已经运行了三四百年,还在不断的调整,为什么社会主义制度一经建立就必须毫无瑕疵?

 

  任何一个信仰马克思主义的人,都深信社会主义制度需要有一个不断的完善过程。一是因为建立以生产资料公有制为基础的社会主义制度是前无古人的伟大事业,没有任何可借鉴的现存经验,要把马克思设想的未来社会变为现实是极为艰巨的任务。在社会主义诞生以前的一切文明社会,都是建立在私有制基础上的社会,都以阶级剥削和阶级压迫为基本特征。要在生产资料公有制基础上,建立没有阶级剥削和压迫的人人平等的社会制度,势必有一个相当长时期的摸索和完善过程,何况各国各地都还有不同的具体情况,任何时候都不可能照搬照抄。二是社会主义制度不可能在旧社会母胎诞生,而必须在无产阶级夺取了政权的国家里从头开始,由此必然增加社会主义具体制度完善的难度。因为社会主义制度是建立在公有制基础上,与建立在私有制基础上的一切剥削制度水火不容,一旦在旧社会母体中出现,必定会遭到毁灭性打击。而同是私有制的资本主义制度在尚未夺取政权的时候,就已经在封建社会内部发育得相当充分,一旦在政治上取得统治权力,其基本制度便会立即在全社会占据统治地位并正常运行。三是建立以公有制为基础的社会主义制度,必然要求人们要具有相应的思想觉悟,而几千年的私有制所形成的私有观念则根深蒂固的统治着人们的思想,从而为科学社会主义具体制度的建立和完善造成了严重的障碍。毛主席曾经指出:严重的问题是教育农民,就足以说明要使人们的思想与社会主义制度相适应何等的艰巨。安徽小岗村分田单干和单干几十年来仍靠各方支援过活的事实,同样证明几千年形成的私有观念如何严重的破坏社会主义制度的完善。社会主义深入发展,必然要触及到一些私心严重的人的利益,遭到他们的强力抵制,新中国60多年历史证明这种势力何其顽强。四是作为过渡阶段的社会主义社会,“不能不是衰亡着的资本主义与生长着的共产主义彼此斗争的时期,换句话说,就是已被打败但还未被消灭的资本主义和已经诞生但还非常脆弱的共产主义彼此斗争的时期。”(引自列宁《无产阶级专政时代的经济和政治》)由于这两种对立的因素彼此斗争和此消彼长,必然为社会主义的巩固发展造成障碍,甚至严重威胁到社会主义制度的生存。

 

  可见,按照马列毛的科学社会主义原理,建立和完善社会主义是一项非常艰巨的任务,要经历相当长的过程。而调整或完善社会主义,是为了更好体现科学社会主义精神,使之巩固发展,使社会主义的优越性能够更充分的发挥出来,使社会主义制度能够更加充分的体现人民的利益和需要。而不是要从根本上背离马列毛的科学社会主义原理,彻底否定社会主义的本质特征,彻底抽掉社会主义的活的灵魂,另搞一套,甚至大肆的引入资本主义。有人污蔑坚持社会主义方向,抵制资本主义复辟的人“保守”、“僵化”,“反对改革开放”,这纯粹是胡说八道,上述分析证明,没有真共产党人会反对不断完善社会主义。那些打起社会主义旗号,搞资本主义复辟的人,干的是与全国绝大多数人为敌的坏事,不管现在头上戴有多少美丽的桂冠,最终必将成为历史的罪人,将被永远钉在历史耻辱柱上。

 

  鉴于人们有接触到不同材料等多种原因,即使在大前提基本一致的条件下,仍然可能在一些重大问题上存在矛盾和分歧,相互间展开探讨、议论乃至争论,都是必要的。但是,讨论或争论都应当按照毛主席历来所教导的那样,从团结的愿望出发,经过批评或自我批评,达到团结的目的,而不要互相攻击。在资本主义复辟势力日益猖狂的进攻面前,但愿所有参与讨论和关心这种讨论的同志都能始终坚持以大局为重,以人民的利益为重,以我们心目中最神圣的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和科学社会主义事业的伟大胜利为重,摒弃个人的利害得失,紧密地团结起来,为人类的解放事业做出自己的应有贡献。

 

  2014年6月23日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