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博文精选

惊天一句为谁问

作者:张钊民 发布时间:2017-12-26 14:17:46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这几天,庆祝人民领袖诞生日的工农兵大众越来越多,声势越来越大。与过去几十年的状况形成了鲜明对比。真是此一时彼一时也,不禁仰天长叹,今日工农兵大众,怎算明白当年的惊天一问了。

  改革开放初期,工农兵大众被什么秘闻内幕、外电报道、小道消息、街头小报等媒体炸的晕晕乎乎的,多数以为是真的,也跟着鹦鹉学舌,颇为神秘地传播所谓的内参。没有话语权、信息权的工农兵,一盘散沙,不知所云,任由汉奸卖国贼、腐败堕落的罪犯妖魔化自己的领袖,有些明明知道是恶毒至极的谣言,但因为没有占领意识形态的上甘岭,也只能望洋兴叹,无法扭转乾坤。

  国内外很多史书都谈到了人民领袖少年时的惊天一问:“我看了这些小说和故事书,所有的人物为什么都是文官、武将、书生,从来没有一个农民做主人公呢”。

  对此别具一格的问题,人民领袖一生都在作答。

  提问者当年自己是如何回答的呢?“它们全部都颂扬武人,颂扬人民的统治者,而这些人是不必种地的,因为他们拥有并控制土地,并且显然是迫使农民替他们耕作的”。

  成为职业革命家后,又是怎么回答的呢?《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写道:“中国历来只是地主有文化,农民没有文化。可是地主的文化是由农民造成的,因为造成地主文化的东西,不是别的,正是从农民身上掠取的血汗。”

  摆脱国民党的围追堵截后,进入抗日战争时期,又是怎么回答的呢?《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里认定:“我们的文艺,第一是为工人的,这是领导革命的阶级。第二是为农民的,他们是革命中最广大最坚决的同盟军。第三是为武装起来了的工人农民即八路军、新四军和其他人民武装队伍的,这是革命战争的主力。第四是为城市小资产阶级劳动群众和知识分子的,他们也是革命的同盟者,他们是能够长期地和我们合作的。”根据这样的阐释,诞生了一个新口号:“文艺为工农兵服务”。

  进入社会主义建设时期,又该如何回答呢?人民领袖知道工农兵缺少文化,而千千万万的王进喜、陈永贵、雷锋们又是新中国建设的主人,他们要么用社会主义文化武装头脑,要么被资本主义文化和封建主义文化所吞噬。而怎么样才能用社会主义文化武装头脑,没有现成的答案。对封建文化和资本文化是听之任之还是采取革命行动,人民领袖不知思索了多长时间,不知考虑了多少方案。最终,冒着跌得粉粹的危险,再一次尝试发动一场文化领域的自我革命。

  但是,革命一旦开始,工农兵懂了么?现实无情的回答,很多工农兵真没有搞懂。如果搞懂了,一场具有深远历史意义的革命就不会被少数打砸抢分子所破坏,就不会稀里糊涂的被否定,就不会出现工农兵大众极不愿意看到的“十毒”现象卷土重来。

  几十年后,大家明白了人民领袖的良苦用心,纷纷对妖魔化人民领袖的敌对势力进行强力反击。但是,怎么样反击?怎么样做才对得起情系工农兵的人民领袖?工农兵大众准备好了么?能够分得清封建文化和传统文化吗?能够识别资本主义文化吗?能够建立社会主义文化吗?面对这一连串的问题,工农兵大众目前只能说,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没有社会主义文化武装头脑的工农兵,能否担当起建设社会主义的重任呢。

  如果工农兵仍停留在呼唤伟人重现,而不是自己来继续回答人民领袖的惊天一问,那么这个问题仍就会永无止境的存在;如果工农兵仍停留在只革别人的命而不革自己的命,那么封建文化和资本文化仍然可以长期毒害自己;如果马列主义的手电只照别人而不照自己,那么用社会主义文化武装工农兵还是那么遥遥无期。

  如果当年工农兵大众掌握了理论武器,怎么会容忍残酷的武斗局面出现;如果当年工农兵大众头脑里都是社会主义文化,封建文化和资本文化又怎么会卷土重来;如果当年工农兵大众都自觉做主人公,那些妖魔化人民领袖的垃圾又有什么机会耀武扬威呢!

  因此,在走向民族复兴的新时代,如何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文化武装自己的头脑,进而消灭腐朽的封建文化和堕落的资本文化,这只能由工农兵大众自己来回答了。

  再过几个小时,就是人民领袖的诞生日了,步伟人诗韵填词一首《菩萨蛮·领袖生日》表达深深的怀念:

  万千思念漫全国,一声呼唤穿南北,人海莽苍苍,泪雨满大江。互问何处去,焉有无觅处,征程新滔滔,携手攀新高。

 

  QQ:185213599于2017年12月24日修改与25日夜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