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博文精选

论自由——无产者、劳动者、自力更生者最自由

作者:蔡长运 发布时间:2017-10-11 08:49:57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据说这个世界上有一种适合全人类的价值观叫做“普世价值”。其主要内容是:自由、民主、人权。前面写了一篇《与刘亚州论民主》,今天再来说说自由。

  自由是个好东西,任何文化体系都声称自己是追求“自由”的标杆,是引领人类走向“自由”、“光明”的旗帜。从来没有一个人会说:跟我来吧,我带你们去一个很好的,没有“自由”的地方。为了所谓的“自由”甚至不惜兵戎相见、大打出手。这说明对“自由”人们是有不同的理解;有的人追求的是假“自由”,而有的人追求的才是真自由。

  天安门前的人民英雄纪念碑中有一句碑文:“为了反对内外敌人,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自由幸福,在历次斗争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也就是说,共产党人认为通过人民英雄们的一百多年的努力奋斗,到了1949年中国才真正取得了“民族独立和人民自由幸福”。但我们现在有的“公知”、学者、精英(甚至是党内的高官)却认为共产党领导下人民没有自由,只有学习美国、学习欧州、实行资本主义“宪政”、推行“普世价值”才有真正的“自由”。到底什么才是真自由呢?

  一、机械学中的自由

  笔者是一名机械工程师。机械学认为一个刚体(或叫机械零件)在空间有六个自由度(看看,真自由!这多好啊!)

  而对自由的限制,称之为约束。假设一架飞机有一亿个零件,那就有六亿个自由度,自由是自由了,但就是飞不上天。为什么呢?因为太自由了,飞机就做不成特定的动作,一亿个零件都只能是毫无自由的废铁堆放在地面上。那怎么办呢?把它们相互约束起来(组装起来),把不该有“自由”的都约束起来,剩下几十个自由度,按机长的命令顺序完成几十个特定的动作,飞机就能飞上天了。这时飞机以及飞机上一亿个零件才有自由,这种自由才是真正的自由。

  同样,子弹在自由状态是不能起任何作用的。把它压到枪堂——把它的自由度约束起来,只留下一个在枪管滑移和一个在枪管旋转的两个自由度,这样在需要的时候,它才能按主人的命令自由地、准确地射向目标,并高速旋转着击伤敌人。

  二、绝对的自由就意谓着绝对的不自由

  把汽车开到沙漠中间最自由!任由你自由地开向东西南北。为什么你不把车开到沙漠去呢?我要那个自由干嘛?我吃饱了撑着?把车开到沙漠里去不是找死吗?所以啊,绝对的自由就意谓着绝对的不自由。

  汽车开到高速公路,有路的边线限制、有交通信号、有限速要求、有交警、有罚款、有扣分……很不自由嘛!为什么人们还要把车开到高速路去呢?因为有了这些对自由的限制我们才能把车安全的、自由的开到目的地。如果没有交通规则;没有交警的管理;大家都自由地随意将车乱开,恐怕公路早就堵死了,谁也走不了,谁也别想有自由。所以,在众多的不自由的限制条件下才有你的在合理范围内的真自由。

  三、正真的自由必须是在一定的规矩之内

  孔子说过:“七十从心所欲而不逾矩”。孔子认为自己是到七十岁以后才真正享受到随心所欲的自由。为什么呢?因为到了七十岁以后才把人生应该遵守的各种规矩想明白;才能自觉的不超越这些规矩;才能心安理得地在这些规矩之内享受到随心所欲的自由。所以,自由只能是相对了,正真的自由必须是在一定的规矩之内才会存在的。

  四、走在正确的人生道路才有自由

  明代有个叫洪应明的人在《菜根谭》中说:天理路上甚宽,稍游(略为用心探讨)心胸中便觉广在宏朗;人欲路上甚至窄,才寄迹(刚踏上)眼前俱是荆棘呢涂。意思是说:符合天理的人生道路是金光大道,只要一走上这个人生轨道上去,人就会轻松、自由、快乐、幸福;而追逐个人欲望的路却是很窄的,刚踏上去呈现在你的眼前就都是荆棘、沼泽、陷井。记得也曾在一本佛经上有这样的话:“行好事,心中泰然,如处天堂。行歹事,龛影惭愧,如处地狱。”

  荀子在《修身》中说:君子役物,小人役于物。一个人能有效控制物质财富,物质财富是服从于自己的真正的需要,那他是自由的君子。相反,如果你住着一套房子,却天天惦记着第二套、第三套……第N套房子;惦记着与别人攀比谁拥有更多的房子、更多的金钱、更多的“财富”,并为之拚死、拚活、疲于奔命,那你不是就成了房子、金钱、财富的奴隶了吗?你还有自由吗?

  五、“桃花源”里的人们最自由,但只是想象中的自由

  庄子在《养生》中说:“泽雉十步一啄,百步一饮,不蕲蓄乎樊中?神虽王,不善也”。意思是说沼泽里的野鸡走十步就要啄一口食,走百步就要喝一口水,但它并不希望自己被蓄养在笼子里,由别人供吃、供喝。因为那样表面虽然很风光——不用担心吃喝,不用自我奋斗(象家猪一样),但很不自由,很不舒服。

  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里的人们最自由。他们不用去追求第二套房、不用去追求第N套房、不用去追求汽车、不用去追求穿金戴银,人人都自由地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往来种作”;孩子们也不用上名校而是满地自由地嬉戏;老人也不用上高档的养老院而自由地“怡然自乐”。那里的土地自由地养育着人民;人民自由地呵护着土地。“桃花源”里的人们如果看到现在的城里人一定会说:看他们住的!防盗们、防盗窗、防盗网,象个鸟笼子,多不自由!多难受!真可怜!

  六、自由还是枷锁

  有人说:富了就自由了!

  你富了你戴一个金戒指;

  我比你富,我要戴十个金戒指。

  你富了你戴一两重金项链;

  我比你富我要戴一斤重金项链;

  ……

  有人更富,全身到处是珠宝,而且戴着一百斤重的,而且更贵的白金项链;开着名车;车上还有一大堆古董……这样的人还有自由吗?

  七、无产者、劳动者、自力更生者最自由

  我们常听说那些高僧大德云游四海。为什么他们那么自由呢?因为他们没有财产,没有牵挂,他们拥有的只是自己的思想和追求佛法的信念。同样,当年共产党人也都没有财产,所以他们很自由。打一个背包带着一张介绍信,一个人到一个地方就可以拉出一支队伍,搞出一个抗日政权。搅得敌人鸡犬不宁,敌人却总也抓不住他。今天还在这里工作,明天就可以到千里之外去上班。

  一个有劳动能力的人,热爱劳动的人走到哪里都能通过自己的劳动站稳脚根。一个能够自力更生的人总能够自立自强,走到哪里都有自己的舞台。相反,把自己的生存建立在别人的劳动基础之上的人最不自由,因为没有别人的劳动他就无法生存。一个什么事都依赖别人、依赖机器、依赖商品、依赖金钱……最不自由,因为离开这些他就没有了根基。

  八、思想自由与身体自由

  当年很多共产党员被国民党抓到牢里去而失去自由。国民党对他们说:只要你声明脱离共产党就可以重获自由。但很多共产党员宁死不屈,就是不愿放弃自己的思想自由去写这样一个《自白书》。在这里就有两个“自由”,一个是身体的自由,一个是思想的自由。有的人放弃思想自由——将自己的思想装入国民党思想的牢笼,而获得身体的自由。更多的共产党员宁愿身体不自由也要保持自己追求真理、追求理想的思想自由。

  司马迁在《报任安书》中写了一段话:“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兵法修列;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韩非囚秦,说难孤愤。诗三百篇,大抵圣贤发愤之所为作也。”意思是:周文王正是因为被软监,身体失去自由,但有思想上的自由,所以发奋才写出《易经》;当年孔子到处去“考”公务员,到处去求官,如果真让他当上大官,搞不好就没有思想上的自由,也就没有后来的做为思想家呈现在历史上的孔子了——也就没有了《礼记》、《论语》等伟大作品了。同样,屈原因为被贬逐才有《离骚》;左丘因为失明才有《国语》;孙膑因为脚被砍断才有《孙膑兵法》;吕不韦相国没的做被秦始皇发配到四川才有《吕氏春秋》;韩非子被囚监在秦国才有《说难》和《孤愤》……包括《诗经》中的那些作者,这些圣贤们大多都是因为身体不怎么自由、人生不怎么顺利,因此激发出他们思想的自由,然后发奋努力,反而给后世留下流芳百世的伟大作品(司马迁自己又何尝不是这样呢)。

  同样,曹雪芹的家如果没被雍正抄掉,而是一辈子过着贾宝玉式自由自在的生活;一辈子顺风顺水;一辈子不用经受苦难,估计也就不会有后来的伟大作品——《红楼梦》了。

  九、毛泽东在《学习与时局》中说放下思想包袱思想就自由了:

  为了争取新的胜利,要在党的干部中间提倡放下包袱和开动机器。所谓放下包袱,就是说,我们精神上的许多负担应该加以解除。有许多的东西,只要我们对它们陷入盲目性,缺乏自觉性,就可能成为我们的包袱,成为我们的负担。例如:犯过错误,可以使人觉得自己反正是犯了错误的,从此萎靡不振;未犯错误,也可以使人觉得自己是未犯过错误的,从此骄傲起来。工作无成绩,可以使人悲观丧气;工作有成绩,又可以使人趾高气扬。斗争历史短的,可以因其短而不负责任;斗争历史长的,可以因其长而自以为是。工农分子,可以自己的光荣出身傲视知识分子;知识分子,又可以自己有某些知识傲视工农分子。各种业务专长,都可以成为高傲自大轻视旁人的资本。甚至年龄也可以成为骄傲的工具,青年人可以因为自己聪明能干而看不起老年人,老年人又可以因为自己富有经验而看不起青年人。对于诸如此类的东西,如果没有自觉性,那它们就会成为负担或包袱。有些同志高高在上,脱离群众,屡犯错误,背上了这类包袱是一个重要的原因……

  十、按客观规律办事最自由

  哲学上有个说法:从必然王国到自由五国。所谓必然王国,就是指包括人类社会在内的客观存在的一切事物的运行规律。这种客观规律尚未被人认识和掌握,那人的活动和行为不得不受这种盲目力量(人们常把这种支配力说成是命运、神、仙在主导)的支配和奴役。而所谓自由王国,就是指人们认识和掌握了社会历史的必然性和规律,然后自觉地按照这一规律办事,就能真正自由地驾御自然事物(包括人类社会)的走向。

  淮南子在《原道训》中说:故体道者逸而不穷,任数都劳而无功。意思是:认识了事物的运行规律,按自然规律来办事就有充份的自由,办法就会层出不穷;而违背自然规律去投机取巧往往都是不成功的,不仅不自由反而会被客观规律惩罚(也就是古人讲的会招灾、惹祸)。同样,《易经》也告诉人们做事要:因阴阳之恒,顺天地之常。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