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博文精选

安徽一农家的羊一只接一只死亡, 原来真凶是……

作者:帮女郎 发布时间:2017-08-09 19:08:17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安徽一农家的羊一只接一只死亡, 原来真凶是……

d04116086cf593d767ff9bbce86dd2db.jpg

  接着来帮忙,六安的周大哥给我们打来求助电话,说他养的 50 头羊从上个月中旬开始死亡,目前已经死了 20 只,一开始他以为是自己没养好,结果现在他找到了原因,竟然是村里打的除草剂把羊给毒死了。

  周大哥住在六安市中店镇管墩村,多年来一直靠养殖为生,这些羊是他四年前开始喂养的。

e7de7aab4c074825911c0d057e9027d8.jpg

羊群误食除草剂,成批死亡谁买单

  说到自家的羊,周大哥是又急又气,急的是短短十几天,羊就死亡了近 20 只,气的是羊不是生了病,而是中毒死亡,这中毒的罪魁祸首正是村里在道路两边喷洒的除草剂。" 我说你们打药要通知我,或者你们打药要贴个告示。我羊来吃死掉了,死完了我都不找你们村里。这你们不通知我,还讲从我门口到元和山庄不打药的,那你们就是故意害人,故意投毒。"

080f18e9a612ed74a83405997b0c4d70.jpg

  周大哥说这附近只有他一家养羊,平时放羊的位置很固定,就让羊顺着家门口这条路的两边吃草。9 月中旬,他突然发现自家的羊是越喂越瘦,并开始出现死亡。

  起初周大哥认为这些羊是病死的,可是后来随着时间的增加。死亡数目的不断上升,周大哥发现这个事儿有些不太对劲了。" 今天死一个,明天死一个。死到现在为止死了二十头羊了 ,将近二十头羊了。种羊它上来中毒,它吃多了,嘴都吐白沫,对吐白沫子。"

  " 我也问了兽医,后来也问了畜牧所。我讲羊,就是那个老羊种羊死嘴里吐沫子,他讲那绝对是中毒,就是中毒。" 得知自己的羊是中毒死亡,周大哥是怎么也想不通,直到前两天他路过放羊的区域 ,发现这里的草是大规模的死亡。一打听才知道村里在 8 月中旬的时候曾经喷洒了大量的除草剂,所以他怀疑自己羊的死亡和除草剂脱不了干系。

  周大哥说,早在 8 月份他就听说了村里要打除草剂,可当时村委会的人跟他保证了,不会打羊吃草的这条路。" 村委讲从我们这个门口到山庄门口是不打药的,给我放羊的。他晓得我在这放,四年了。他晓得我在这放。他跟我讲了,我家属也在这,从我后门这开车跟我讲的,他讲这一截不打药给你放羊。他讲这个我不就更放心了嘛。哪晓得他在这打上药了呢?"

eba554b8ddd868e52337b760de69aff8.jpg

  周大哥说,正因为如此,他才会继续在那里放羊。如今村里也默认了是误打了除草剂造成羊死亡,可是却不愿意承担责任。

  这条长达一公里的路呢,是通往周大哥村口的一条路。在路的两边羊粪随处可见,周大哥说自己在这里放了将近四年的羊,如果不是村里在没有通知他的情况下,放了这个除草剂,他的羊怎么也不会发生这样的悲剧。

23815eea1c1f21744f0c6d096ec66305.jpg

  " 我那有种羊,就是有那个销售的羊。销售的羊一个羊最少要值一千六 ,就按照死的损失,死的损失接近达到四万块钱了。现在没死的这个肉你不敢卖啊,这个羊它是畜生,放出去,你知道哪个吃上哪个没吃上呢,它这是慢慢的你可知道。"

  村里表示:是我的责任我不推脱!

  养了快四年的羊,却被除草剂给毒死了,实在让人觉得可惜。那么作为村里,喷洒有毒物质,为什么不设立相应的警告标志呢?随后帮女郎记者找到了当时负责喷洒除草剂的师傅,闫大爷。

677a3762ba111304da33e309aacd7fe7.jpg

  闫大爷说,他是按照村里的要求,沿着道路的两边喷洒的除草剂草甘膦,而在喷洒之前,他也确实被村里告知了周大哥就在这路边放羊。" 书记说了,他叫我只打到另一户人家的垃圾站。我还是这么讲,那头没打了,打了他们家养羊路的一部分,没有全打,那边整块都没打。" 按照闫大爷的说法,当初村里已经考虑到了周大哥放羊的特殊情况,特意避开了周大哥家门口附近的杂草,除草剂只喷洒了从村口到垃圾站约 200 米左右的道路(图形)。但他们没有想到周大哥家的羊,会跑到那么远的地方吃草,这才出了问题。

b14caad98eb1932c2d8a0b9ca17a8a64.jpg

  随后帮女郎记者找到了中店镇管敦村村委会,负责除草剂工作的村支书李本余。

4c05ebac8cb15698d4305d796a32bb1e.jpg

  " 除草剂当时就是路窄了,边上长了树枝,挡视线,村民出行存在安全隐患。党委代表要求把这一块树障砍掉,喷点除草剂在边上不给他发草,就是这样情况引起的,本来也是一件好事要美化环境。" 在李本余看来,这次的事情纯粹就是村里好心办坏事。不过具体情况并不是像闫大爷所说。

  " 我讲那边不能打,那边要放羊。以后老头那边打上了,我也不知道。那我要知道我肯定要跟他讲,老头打一半,就这门口这一段是老头自己打的。那条我没让他打,他自己吊了一壶打上的,我没让他打。" 李本余说,也许是因为自己和闫大爷的沟通出了问题,最终发生了这样的失误,对此他也不会推脱责任。

  " 就这块咱们也承认确实是工作这块有失当的地方,不管是沟通还是没有沟通,没有出警示牌,那肯定是有一些缺陷。不要推脱,我们干事作为基层,整天就是为村民服务的。也就为群众这块干点好事 。" 不过谈到具体的责任划分,李本余认为并不应该由村里全权负责。

7ee369a059d0572b54f163cfc9996376.jpg

  李本余认为,周大哥在公共场所放羊,自己又没有安全意识,双方对羊的死亡都要负责,至于具体的解决办法,他也早就想好了。" 这些羊不会都吃草了。一部分是好的。养着。死掉这个羊,我们下一步看, 一种是通过司法所我们调解, 或者我们是坐下来自己家通过亲戚我们三方坐下来谈,或许还有派出所他们当时报案。他们也知道。还有一种就是,你诉讼你取证,你要是诉讼你必须要取证 ,你不取证你讲你是吃草吃的,我讲你羊是打针打坏的了,那就是矛盾了。你如果讲你吃草,我失误,你只要不是过分要求,我们这块凭着我们的诚意,我们也是这样想的。"

  调解一波三折,赔偿最终达成一致!  看到村里这个态度,确实挺好,村书记也说,在这个事情上,他愿意和村里几个主任一起给周大哥各自承担一半的责任,既然帮女郎也在,现场能调解解决岂不是最好,可没想到才开始,周大哥一家就怒不可遏。

  好端端的,周大哥一家发这么大脾气干嘛,原来对于村里给出的责任对半分,周大哥不同意。

  这下调解陷入了僵局,周大哥丝毫不松口,这可怎么是好。

  好不容易劝的周大哥松了口,那边帮女郎又做起了村支书李本余的工作,幸好村支书是个爽快人。

  村书记说:" 那这样子吧,都不要讲了。这就是私人方式了,你占百分之四十,不要讲了,私人我来给了。那百分之十我来给,你占百分之四十,就这么讲了,那钱我来给了。"

  李本余说,按照周大哥现在死了 20 头羊的数目来算,一头羊平均重量是 50 斤,一斤的市场价是 20 块钱,总市值也就接近 2 万块钱,他愿意承担 60% 也就是一万二的赔偿,原本周大哥也同意了这样的责任划分,可一听自家羊就值 2 万块,他又不愿意了。

1db9670856d4db46ca8c180fd9943c82.jpg

  " 这绝对不同意,我上来我就讲了,损失就死掉这些羊值三万块钱 。就按照你讲 我占百分之四十,你占百分之六十。我家羊值三万块钱,我这就讲最后一句,只值两万那是不可能的,我在讲你要讲我值五千块钱。"

  哎,我说周大哥,既然是来调解的,肯定是要各退一步,村里已经认了错,又自掏腰包给你赔偿,你这账算的方式,似乎也不合适吧。

  可无论帮女郎怎么劝说 ,周大哥死活也不同意这样的赔偿金额。

  而另一边让村干部再私人掏出近万元的赔偿,对他们来说也有难度,经过两个帮女郎记者两个多小时的努力,无奈双方最终还是没能就赔偿达成一致。

律师支招

  律师说:" 我认为在这件事情当中的话,从民法上来讲,应该属于混合过错,就是双方包括村民,包括这个村委会,村里面都有过错。这种混合过错的情况下,调解应该是最好的一个方式,这个承担这个比例的话,不管从法律上来讲,还是从生活上来讲,应该也是一个难点。就是具体划分的这个比例来讲的话,如果没有相当的,相当足量的证据来支持的话,那我们可能就要在双方,平均分担损失的基础上,结合一些风俗习惯啊,结合一些当地的实际情况,甚至结合当地的一些经验,来划分 。"

  就在帮女郎记者结束采访,回到合肥的当天晚上,周大哥再次给我们打来了电话,他开心的说,自己已经如愿以偿的拿到了赔偿款。" 给一万八嘛,我也满意。"

  我们也希望这次村里是花钱买教训,以后喷洒除草剂一定要当心 . 最后也要提醒周大哥,这死羊啊,可千万不能卖也不能吃,要不然出了问题,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