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博文精选

李烈:基础教育要学“毛竹”,做长期的扎根

作者:李烈 发布时间:2017-06-12 08:43:32 来源:新华网 字体:   |    |  

  我觉得创新人才不是专门去培养的,不是想培养创新人才就能培养来的,更不是从小锁定谁可能是未来的创新人才,然后下大气力培养,他就一定是创新人才。——李烈

  6月9日,由国务院参事室公共政策研究中心的新华网思客共同主办的《参事讲堂》正式开讲。原国务院参事、实验二小教育集团总校长李烈举了毛竹生长扎根的例子,认为基础教育,包括高等教育,都应该做扎根教育,有了扎实的准备和奠基,才能有未来突破性、创造性的智慧迸发。以下为李烈现场演讲片段。

IMG_0952

李烈认为基础教育应该做扎根教育。新华网记者董博越 摄

  我觉得创新人才不是专门去培养的,不是想培养创新人才就能培养来的,更不是从小锁定谁可能是未来的创新人才,然后下大气力培养,他就一定是创新人才。

  对一个创新人才而言,从小学一直到大学都应该是在奠定基础,都应该是在进行着完整的通识教育。耶鲁大学一位非常有名的校长,他曾说如果我们的学生大学毕业后获得的是在专业领域非常突出的学业成绩的话,我们大学教育就是一种失败的教育。

微信图片_20170610170328

李烈:我们的基础教育要做一种全人的、通识的教育。新华网记者董博越 摄

 

  所以我特别想举一个例子,说一个真实的、自然的小故事。

  中国最东边有一种竹子,名字叫“毛竹”。这种毛竹有个特点,栽下去之后将近5年的时间里,你几乎感受不到毛竹在生长,5年的时间它仅仅长了3厘米。

  但5年之后奇迹就发生了,它每天能长30厘米,大约15天就能长到10多米,等到再过6个月,基本就能长到30多米高。等到第10年的时候,它就能长成一片非常茂密的竹林。

  这个奇迹是怎么产生的呢?在前4年多的时间里,地面上几乎看不到它的生长,但它在扎根,它在地下生长,它地下的根长得又粗、又深、又广。前5年的时间里,它在做准备,在扎根,所以5年后它才有这样的奇迹出现。

  我拿这个例子想比喻我们的基础教育,包括高等教育,就应该做这样的一种扎根教育,做一种全人的、通识的教育,有了这样的准备和奠基,将来它才能有更高深的、更有突破性、创造性的智慧的迸发。

 

 

  教育改革应该保护、呵护孩子的好奇心

 

  培养创新人才,一是必须要转变我们的观念。中国人多年传承下来的一些文化,似乎应该有所改变。比如犹太人的孩子,从小他们放学回来,父母要问的问题是“你今天提了怎样一个问题能把老师难住”,他们关心的是你提问的价值。再比如,他会问“你今天做了怎样一件事,能让老师感觉到印象特别深刻”。咱们中国,孩子回来,家长一般问的是“你今天表现怎么样”、“你今天淘气没有”。我们夸孩子一般爱用的词是“这个孩子真乖”、“这个孩子特别听话”。从创新人才培养来讲,这样夸孩子的角度挺可怕的,乖乖的、顺从的就是好孩子,这在西方可能是一个贬义词。可能从小我们就训导、培养、教育孩子做一个乖乖孩,所以乖、听话、服从就成了孩子一辈子的包袱。

  我们今天的教育改革,应该保护、呵护孩子的好奇心。人人都有成为未来创新人才的基础,好奇心、想象力每个孩子都有,我们的教育先别说怎么延展、开发、培养,先要做到别扼杀。要想不扼杀好奇心,就应该丢掉、摒弃、改变太多统一的东西,这是今天教育工作者要做的首要任务。

  其次,应该尊重教育的规律。尊重孩子的人性,而不是把他培养成一种工具。人是有差异的,对孩子来讲,就是尊重他的天性。孩子爱玩、好玩,其实玩中就是学习。尊重孩子学习的规律、成长的规律,尊重教育的规律,不能拔苗助长,不能急功近利。从孩子一入学,甚至从幼儿园开始就应该如此,别扼杀、多保护,别拔苗助长,多一些陪伴、多一些等待,而且德智体美要全面发展。西方讲真、善、美,中国传统文化讲的是仁、智、勇,这些都不应该有缺失。中国传统文化有一个说法叫“执两用中”,就是要不走极端,没有偏废,应该有融合,中国传统文化的东西要有,前卫的、现代的也要有。这些都是我们为未来创新人才打基础非常重要的方面,也是我们教育工作者应尽的重要职责。

  从实践的层面,尤其对于做教育的人,创新人才教育真正要落地、要研究,谈何容易!但不容易也得做,因为这是挑战。不管做老师还是做家长,都应该从转变观念开始,真正把孩子当人,把他培养成高层次、高素质、完整的人。

  中国人多,如果这个基础打得牢,都能成为一个完人、全人,保护了孩子的好奇心和天赋,又延展了我们需要的东西,那创新人才应该说完全可以培养出来。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