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博文精选

刘光晨:关于劳动价值论容易理解走偏的几个问题

作者:刘光晨 发布时间:2017-05-18 15:10:51 来源:博客 字体:   |    |  

  今天人们理解劳动价值论的困难,有三个方面的问题。一是用劳动时间作为价值尺度问题。一是货币问题。一是马克思没有完成的效用问题。

  关于第一个问题:对劳动时间作为价值尺度的理解。

  应该从劳动时间和生活时间统一的角度,理解劳动时间问题。首先人们在生产中耗费的劳动时间,实际是耗费的生产者的生活时间,这个生活时间在交换中是要消费者拿他的生活时间补偿的。人们劳动是为了得到生活,人们耗费一定的劳动时间,是为了得到另定的生活时间。只是在成熟的商品社会,人们劳动交换的这个生活时间量,反过来是用劳动时间来衡量标示罢了。在交换中,每个人要想实现自己的生活,必须耗费自己的劳动换取自己劳动的消费者的劳动量,作为自己的生活量。

  这里,生活时间和劳动时间在它们互相衡量的转换上有这么个矛盾。

  第二个问题:货币问题。

  买菜的大妈都知道,一斤茄子的价值,就是这一斤茄子值多少钱。在这里钱:元角分,就是价值尺度。在这个问题上,买菜的大妈不糊涂,可有些有学问的人就糊涂了。当然,买菜的大妈不一定知道钱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她也没有必要关心。

  劳动价值论,其实就是用劳动时间耗费量解释价值,也就是解释钱是个什么东西的学问。最起码这是理解劳动价值论的前提(马克思的货币理论,主要在《政治经济学批判》中。但很多人没有注意)。

  钱是什么?钱就是过去了的劳动时间消耗量——劳动量。结合上面第一个问题,钱作为每一个生产者劳动所要交换的东西,同时也就是每一个生产者所追求实现的那个生活时间量——生活量。

  每一款商品(劳动)卖出去,就会有一笔钱流进来;同时每一笔钱流出去,就会得到别人的劳动或服务。

  所以,钱的流动,就是生活时间的流动,当然是以劳动时间为尺度的生活时间的流动。是这个东西在调度每一个生产者的劳动。

  第三个问题:效用问题

  马克思没有涉及到商品的效用问题。

  有人由此结论,劳动价值论就不应该切入效用问题。我说这些人错了。

  也不能因此就说马克思的经济学说不对,而只能说马克思的经济学说还没有完成。

  今天看来,马克思是假设了部门商品没有效用差别的情况阐述他的问题的。这么假设,非常的完全的必要,所有的学术问题,都只能在层层假设,然后层层解除假设的基础上,一个个解决。

  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最后一个应该解除的假设,就是关于商品没有效用差别的那个假设,从而恢复观察它不断变化更新的丰富差别的情况。

  使用价值的效用问题,只有在部门同类不同效用商品的比较意义上才有意义。不同部门的使用价值是无法比较效用的。如此,使用价值的效用问题,就是部门同类产品在满足人的需求上的效用差别问题,是部门使用价值绝对效用发展中的为它开路的相对效用差别。在交换中,其价值实现情况——即其交换价值,表现为个体实现情况的不等,和部门整体实现情况的相等(假设总供需平衡)。

  对部门同类不同效用商品供需结构的经常性变动从而对部门商品的不间断的更新换代和产业升级革命,做出解释,是劳动价值论逃避不了的历史责任。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