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博文精选

人工智能会毁掉西方的橄榄形社会吗?

作者:刘学伟 发布时间:2017-05-08 21:24:15 来源:新华网 字体:   |    |  

  实是,Linux系统不仅在社会上站住了脚,且已经对以Windows为代表的传统商业模式产生了巨大的压力,在服务器方面,它甚至占据了超过半壁江山。

  那么谁为Linux的研发提供经费呢?是以Google为代表的各大商业公司。他们出钱发展基础系统,研制应用程序,再和另行研发的不再免费的相关硬件、维护服务等一起打包出售。这样就绕出了免费的陷阱,提供了一个和Windows系统完全不同的免费自由精神。

  为什么工作还在,钱却没了?

  在现实中,Linux的免费和自由原则并没有得到彻底的贯彻。但是,由于几家大公司的带头,这个免费、开放的精神泛滥于Linux体系占统治地位的互联网和智能手机世界。

  在这个方向做得最成功的当属谷歌,因为谷歌提供的各项主要服务几乎全都是免费的。举其大宗者:看家本领搜寻、YOUTUBE、GPS、连30G以下的云盘,都是100%免费的,它的经费来源主要是广告,但你甚至都注意不到广告在什么地方。这样它能不所向披靡吗?

  数码成果可以无限制、无成本地复制分享。就是要想收费,也很容易被绕过或被破解。破解之后,还总有人向网上免费投放,这是与以前任何商品的不同之处。有人认为,它们根本就不是商品:资讯产品就应当和阳光、空气一样,由全人类免费分享。

  如果当初Linux没有提出免费、开放的原则,和微软Windows一样,收费才能使用,那基于Linux上开发出来的软件也都有成本,都必须付费才能使用。这样就会和其它产业一样,建立起一个长长的价值增长链条,从业人员和其它行业一样,都会有正常的收入,国家自然也会有相应的税收,近年来的GDP增速迟滞至少就会有所改善。当然也有代价,就是互联网、物联网的发展会迟缓一些,人们得到的实际好处会少一些,慢一些,但发展自然会更稳健一些。

  最终的事实可能证明,免费的Linux数字经济因太廉价而无法产生价值链无法收税,这不是一件好事情,也会造成系列不利影响,其中一些还很严重,比如网络媒体生存艰难。

  GDP的实短路与虚短路

  近些年来GDP增长减速,可能跟很大一部分GDP已经被互联网经济用虚的和实的两种方式短路掉密切相关。

  实短路的意思是:这项商品真的就没有了,比如手机取代了家用手电筒,GDP自然也没有了。虚短路说的是,这项服务其实还在,但是没有GDP产生,比如免费的GPS。

  实短路的最大实例之一:智能手机的成功。一方面它整合了太多的硬件功能,从录音、录像、照相、放音、放像、电话、互联网、GPS、重力平衡等传感器、双向摄像头、LED光源一应俱全。另一方面就是它秉承Linux的免费精神,提供了不计其数的免费软件,把前面各种硬件的功能无所不用其极地发掘殆尽。

  它用区区2000元人民币以下的硬件价格,就包揽了几乎人们可以想象得到的所有多媒体+GPS,乃至再加手电筒、闹钟等等功能。限于体积,它所缺的硬件似乎仅限大音箱、大屏幕。

  虚短路的最大实例之一:国内人民重大的娱乐项目——追看网上免费小说。这些小说通常在收费网站上发表,在那里订阅是要收费的。网络作家也只能靠在极少量的收费网站上首发文章获取收益。但毫无例外,任何一篇被追捧的小说发表之后不超过1个小时,就有人把它抄出来放到不计其数的免费网站上。

  虚短路另一个更重大的实例是GPS找路服务。几年前,还有Tomtom这样的商家在提供质量不错的有偿服务。近些年来,由于谷歌提供的免费GPS服务质量足够好,其它同行者就只好先后歇业。这是野蛮粗暴倾销性商业竞争的典型实例。但在互联网服务领域,没有这样的王法,或者说最大的王法就是免费。如此弱者肉就理所当然地被强者食。

  职业对电脑化的前景有怎样的敏感度?

  笔者最近一两个月浏览了大量关于智能机器对就业的冲击的文章、报告和书籍。发现Carl Benedikt Frey和Michael A. Osborne 在2013年9月发表的报告拥有无可动摇的原创地位。该报告题为“THE FUTURE OF EMPLOYMENT: HOW SUSCEPTIBLE ARE JOBS TO COMPUTERISATION?”(未来的就业:职业对电脑化的前景有怎样的敏感度?),长达72页,也许是第一部也是唯一一部试图认真地量化电脑化对就业市场的影响的著作。

  该论文提到人工智能发展的三大难关:

  一、感知和操控能力。以理发师为例,涉及对头型的微妙感知。然后是人的肢体灵巧度,尤其是手指灵巧度,最后是对狭窄工作空间的适应度。

  二、创新智力,比如文学艺术科学研究发明创造美工设计。而科学技术发明创造能力,应当是人工智能“取代人类”路上的主要拦路虎。

  三、社交智力,如谈判、说服、照顾、情感等。这个方向其实很可能是人类可以长期保留的最大一块地盘。已经有一个很好的词来描绘这种电脑很可能无法掌握的人类独门技能——情商。电脑至今是完全没有情商的,科幻作品中的相关描写都纯属虚构。

  关于西方与中国的国内和国际地缘政治

  本文已经论证,人工智能不加约束的发展很可能将导致海量失业和严重的两极分化,从而使西方在二战后好不容易达成的橄榄形社会向金字塔型退化。这种退化会有非常糟糕的政治后果。去年以来的英国退欧、美国特朗普当选和现今法国大选的乱象都有这种社会结构退化的深刻背景。这个背景的继续发展完全可能导致只能在橄榄形社会中正常运行的西式民主制度的崩盘。

  中国由于尚处发展中,现有金字塔型社会还会向橄榄形演进一段时间。因此可能赢得宝贵的时间差。

  人工智能不加约束的发展也会在国际上加剧两极分化,那个众所周知的数字鸿沟会越挖越深。全球化的确让东方与西方之间的差距大为缩小,但东方+西方而成的“北方”与南方之间的差距并没有明显缩小。不过中国在这场地缘世局演变中也许会是赢家。

  后劳动时代猜想

  将来发达社会的基本结构很可能就是:一小撮有能力操控电脑和其它新科技(比如生物基因工程,纳米科技……)的知识分子,加上一大批由他们操控的电脑和机器人、自动系统居于社会的顶端。然后是比他们本身人数还多许多的、为他们服务的人群。最后就是逐步增长,从15%、20%、30%一直增长到50%以上的无业人群。

  继农业时代之后,是工业时代,再之后是服务业占多数的后工业时代。但是这三个时代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就是都属于劳动时代。劳动人口,始终都占着成年人口的绝大多数。不从事劳动的劳动年龄人口始终只占成年人口的极少数。下一个时代的劳动力市场的特征,我们是不是可以概括为后劳动时代?

  在无数科幻电影中出现了无数次的电脑统治人类场景,相信就是会有也还相当遥远。但超级人类在电脑+机器人的协助下统治人类的场景,离我们恐怕就相当的近了。像我们这群新中国成立后的一代,都很有机会在暮年目睹这个时代的来临。我们的儿女一代,那就更是必定恭临其盛或在劫难逃。他们是有机会加入超级人类的行列,还是会成为超级人类的附庸劳动者,还是更糟糕地沦为无用人口,就看他们的天赋、努力和机遇,还有就是人类的各个群体和整体,对这些变迁矢量加权以后的综合应对效果了。(作者:刘学伟,中国社科院世界政治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旅居法国30余年。)

 

  网友跟帖选登:

  匿名 : 马克思总结的是对的,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理论在这里仍然适用。资本主义不适合未来AI社会的发展,社会主义乃至共产主义确实是救命的良方。人类中诞生精英是有随机性的,没有庞大人口,人类的DNA肯定会逐渐劣质化,最后的超级人类阶层也会完蛋。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