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博文精选

黄卫东:美国政府执行“华盛顿共识”政策吗?

作者:黄卫东 发布时间:2017-04-18 22:59:14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摘要:“华盛顿共识”政策是美国精英向其他国家推销的十项宏观经济政策,也是美国精英号称美国政府执行的政策,其基本原则就是市场化、私有化和自由化。本书根据美国政府公布的统计资料和官方公报,分析美国执行“华盛顿共识”政策的情况,结果表明,美国政府执行的经济政策往往与美国精英推销的“华盛顿共识”政策是相反的。美国的财产属于国家,私人拥有的不是所有权,而是使用权;战后美国从未真正增加私有化,美国政府和国有企业控制了美国大部分经济资源;美国的市场化是美国政府严密管制的市场化,从未推进和实行取消管制的市场自由化。华盛顿共识政策所推销的私有化和自由化原则都是美国精英用来误导其他国家的谎言。我们亟需清除“华盛顿共识”政策和思想及其在国内经济界的影响。

  关键词:“华盛顿共识”,美国,自由化、私有化,国家治理

  1. 引言

  二十世纪以来,美国一直是世界上经济最发达的国家,一战前夕的1913年,美国工业产值就超过3个最大竞争对手-英法德-三国的总和[1]。二战结束后的1946年,美国一国的工业产值就接近世界上所有其他国家之和,占世界近一半。在整个二十世纪,美国人的生活水平一直居世界前列。美国政府是如何成功发展和管理美国经济的,也就成了各国精英很关心的问题。

  美国官方向各国推销和介绍的是“华盛顿共识”政策,声称美国政府实行了这些政策,取得了很好的效果,要求各国采用“华盛顿共识”所主张的思想和宏观经济政策来治理国家。1989年,美国华盛顿皮特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约翰·威廉姆森发表题目为《华盛顿心目中的“政策改革”》文章[2],将美国在七八十年代在其后院拉丁美洲国家推销实施的宏观经济政策,总结为十项宏观经济政策,其基本原则是市场化,快速私有化和自由化[3]。

  自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以来,美国精英提供了大批资金,包括在军事和政治上提供资金支持一些国家的精英上台;免费为多国培养了大批经济学家;提供资金缓解经济危机等,推动很多第三世界国家实施了这些政策。我国主流经济学家大都经美国培训[4],也非常推崇华盛顿精英推销的“华盛顿共识”十项宏观经济政策和思想,一直在国内大力推销[5],推动我国实施。2006年财政部楼继伟副部长发表文章认为,我国的经济繁荣应归功于实行了“华盛顿共识”政策[6]。2013年,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与世界银行合作发表改革报告《2030年的中国》[7],其政策主张与 “华盛顿共识”政策是一脉相承的[8],要求进一步执行华盛顿共识政策,例如,加大私有化力度,将公有制经济成分从27%降低到10%以下。

  研究华盛顿共识政策在美国执行情况,将有助于我们了解美国政府是如何管理美国经济,帮助我们借鉴美国的先进经验。本文主要根据美国政府发布的经济统计数据和官方报告,分析美国政府实施华盛顿共识政策情况。

  2.美国执行华盛顿共识十大政策状况

 图1 中美两国政府财政透支与当年国内生产总值之比

  中国数据来自国家统计局发布的年鉴,美国数据来自美国总统的年度经济报告

   美国精英推销的“华盛顿共识”政策第一条是压缩财政赤字,要求中央政府每年运营性预算赤字不超过国民总产值的1-2%。但实际上,如图1所示,美国中央政府赤字很少低于国民总产值2%,2009年更是高达1.42万亿,超出当年美国国民总产值10%,充分说明美国基本不遵从其推销的“华盛顿共识”第一条压缩财政赤字的宏观经济政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公布的数据显示,西方国家政府都负债严重,平均为国民总产值110%,而发展中国家都低负债,政府债务仅为国民总产值35%,中国则不到23%。我国自1980年以来,中央政府财政赤字,扣除投资后,一直低于国内总产值2%,严格遵守了美国精英推销的压缩财政赤字的经济政策。

 

图2、美国政府税收占比(1902-2014)

  数据来自美国商务部经济分析局数据库和我国统计局数据库

  “华盛顿共识”政策第二条要求政府不要搞补贴,尤其反对补贴农业和加税来减少财政赤字。但是,在整个20世纪,美国一直增加税收和补贴,不仅税收随国民产出增长而增长,而且税收占国民产值比例也在不断增加,从上个世纪20年代10%一路增加到2000年以来30%左右,显示税收在加速增加(如图2)。美国政府对个人补贴与国民总产值之比从1980年10%左右逐渐上升到近年来15%左右[9];平均到美国所有3亿国民身上,都比中国人均消费水平高5-20倍。而且主要用来补贴低收入者,可以说,美国普通老百姓的富裕,是美国政府免费提供的。在一些年份,美国政府对农民的补贴超过美国农民的净收入,2013年美国政府对农业的补贴达到人均7.3万美元。显示美国从来不遵守其推销的政府不要增税和补贴,包括不要补贴农业的政策。

图3 美国联邦政府个人所得税税率;数据主要来自http://taxfoundation.org

  红色:最高税率;蓝线:最低税率

  第三条政策要求宽税基和适中的最高税率,尤其各国在遭遇危机,求助美国时。但历史显示,美国遭遇危机时,最高税率曾高达94%(图3),即使在和平年份,也长期高达40%,其他西方国家更高。由于制定很高的最低工资,美国国民产值85%左右分配给劳动者,70%被国民消费,从而解决了生产过剩问题,却要求其他国家不要干预劳动力市场。而中国政府不干预劳动力市场,普遍低工资,国民产值仅有41%分配给劳动者,而且最高税率仅有25%,政府少有资金来补贴低收入者,国内生产产值中仅有35%左右被国民消费,导致大量产品过剩,只能低价贱卖换不断自动贬值赖帐的西方货币欠条,使资源大量流失。

图4 美联储制定的美国目标利率和每天的市场利率 1992-2004[10](p442)

  第四条“华盛顿共识”政策是利率市场化。如图4,美国官方历史资料分析指出,美国市场上的基准利率是美国政府机构决定的,美国政府通过美联储干预,控制了美国基准利率的变动,虽然美国的利率是市场化的,但它是美国政府操控的市场化。这是美国货币制度决定的,美联储可以根据物价情况,自行决定美国市场的基准利率,通过投放货币购买美国国债或卖出国债回收货币来调控基准利率,使其与制定的目标利率一致。我国依据外汇储备被动增发货币,完全根据市场需要,等于交出货币发行主权,难以通过市场干预利率,利率市场化等于让美国来控制我国金融市场的基础利率。

图5 世界不同类别国家实际汇率与市场汇率之比

 

  西方七大国指美、英、德、法、意、日、加拿大,数据来自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经济展望数据库2014年版

  美国精英推销的“华盛顿共识”第五条政策是低货币汇率。对于汇率,美国精英不再强调市场化和自由化,而是要求政府主动干预汇率了。回顾历史,美国干涉的是国际贸易结算货币,而不是汇率,从而可以增发货币就可以从国际市场购买物资,不需付出任何代价,就可以获得物资,于是年年大幅度贸易逆差。统计资料显示,西方国家的汇率多高于市场汇率,而发展中国家大都实行低货币汇率(图5)。低货币汇率是导致发展中国家外汇储备大量增加的主要原因。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公布资料,1970年全世界所有国家的官方外汇储备仅有350亿美元,现在仅第三世界国家就超过10万亿美元外汇。国际主流货币理论和西方国家都主张和实行高市场汇率,不储备大量外汇。我国则积极执行了低汇率政策,拿财富换来大量外汇,储备外汇近4万亿美元,而低人民币汇率导致的贱卖,30多年来,估算损失的财富超过30万亿美元。

图6 美国历年实际关税率

  根据关税收入和进口额计算得到,1970年以前数据来自美国商务部主编的统计资料[11],其后进口额数据来自美国2014年和2010年总统报告[9],关税收入数据来自美国白宫管理和预算办公室税收数据

  “华盛顿共识”第六项经济政策要求贸易自由化。根据美国政府发布的统计数据,美国在其经济发展时期,实行的是高关税的贸易保护政策(图6),促进美国的技术发展;等到美国在技术上占据世界领先地位以后,美国管制关键技术和设备出口。美国从来没有实行过自由贸易政策,现在美国对进口部分商品实行低关税政策的原因,是因为已经美国将工业消费品生产转移到国外,而关键技术仍然通过出口管制,控制在美国手中。根据我国统计局公布的关税收入和进口额计算,最近20年来,实际关税税率仅在2.5%左右,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早已实行自由贸易政策。

图7美国和第三世界国家相互直接投资对比(万亿美元)

  “华盛顿共识”第七项经济政策要求对外开放直接投资。根据美国政府发布的统计数据,到一战爆发,美国为了进入其他国家市场,才宣称开放直接投资,八十年代以后,才开始针对西方盟友实际开放直接投资,基本不向其他国家开放直接投资,对中国设置了种种障碍。如图7所示,美国到第三世界国家投资远大于第三世界国家对美投资;而且第三世界国家在美国直接投资占美外资比例很小,大都数年份仅在5%左右。现在美国更是基本不搞工业消费品生产,所谓美国的投资,就是美国印自动贬值的美元欠条,购买其他国家的工厂或其他资产。所谓开放投资,实际是开放货币主权,让美国和西方自由地侵犯各国的货币主权,当美国和西方的经济殖民地。

图8、中美政府就业占就业总数的比例比较,数据来自美国经济分析局

  美国精英推销的”华盛顿共识”第八项经济政策是私有化政策。实际上,美国政府直接雇佣的人员比例都大于同时代包括计划经济时代的中国政府加国有企业的比例(图8);美国政府直接管理的美国资产及其产出在美国经济占有重要的地位,官方报道约占五分之一左右;而美国政府不加报道的国有企业部分可能高达50%以上。美国的私有化,虽然报纸上报道很多,以四大热门领域,教育、高速公路,航空和监狱为例,基本上没有实质性进展[12],对经济的影响可以忽略不计。中国的大规模私有化改革,使国有企业占比从1998年50%左右水平很快下降到20%以下,曾经占据近半壁江山的集体企业基本消失,现在国有工业产出占工业产出比例仅13%,在经济领域的作用已经很低了。

图9 美国政府支出占国内净产值百分比(1948-2013)

  数据来自美国商务部经济分析局,1960年前政府总支出来自历史统计资料[11]

  “华盛顿共识”第9条政策要求取消管制,实现市场自由化。历史上,美国是军事扩张和殖民形成的国家,军事化殖民对应严密的管制,美国建国后,仍然通过武装殖民,占领了北美大陆中部。美国一直实行国家产权所有制,私人拥有的是财产使用权。美国一直实行严格的管制政策,只是管制的主导机构从各邦和地方政府逐渐转移到美国联邦政府。上个世纪八十年前后开始的所谓“取消管制”改革,实际是改革管制措施,从来没有取消市场管制。如图9所示,美国战后政府支出占国内净产出比例保持在30-40%,而且呈上升趋势,在2009年超过了46%,联邦政府支出占政府总支出60-70%,说明战后美国联邦政府对经济的干预是在逐渐加强的,而且占据主导地位。我们根据美国权威资料分析了美国政府在主要领域的“取消管制”改革,证明了美国学者的总结,美国的市场改革方向是更加复杂的市场管制[13](p486)。

  “华盛顿共识”第十条政策要求明晰产权。美国原是英国在北美建立的殖民地,继承了英国封建土地国有制,只是让国家代替了国王,拥有了土地,但它们的使用权大都落入少数人手里。美国人的财产权也不完全是私人的,也是有条件的,如果你不支付财产税,你的财产权就会被剥夺掉相当于纳税金额的那部分,等于向美国政府缴纳财产使用费。美国政府严格规定了政府和个人对私有财产的使用权限,而且美国最高法院的判例表明,美国政府规定的个人对财产的使用权限还随历史不断发生变化。因此,美国的产权明晰实际指政府明晰个人对财产的使用权限,而不是给予财产所有权。但是,我国却有一些人长期推销“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信念,推动2004年人大修改宪法,规定“公民的合法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政府征用必须有法律依据,但是,我国并无相关法律规定,从而使我国地方政府在征用个人财产时,大都不合宪法。

  3. 总结

  本文摘录自作者所作研究中的重要结果,因篇幅关系,只能给出证据中的极少数来论证结论。我们的研究表明,虽然美国精英号称美国政府执行的经济政策是其对其他国家花钱推销的华盛顿共识政策,但实际实行的政策是相反的。美国的财产属于国家,私人拥有的不是所有权,而是使用权;战后美国从未真正增加私有化,美国政府和国有企业控制了美国大部分经济资源;美国的市场化是美国政府严密管制的市场化,从未推进和实行取消管制的市场自由化。华盛顿共识政策所推销的私有化和自由化原则都是美国精英用来误导其他国家的谎言。美国精英推销的华盛顿共识政策,明显是一剂误导其他国家的经济毒药。美国精英从来都没有掩饰,美国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美国的利益。我们的研究表明,美国一直将中国看成是主要战略对手,这是美国和西方在达尔文主义理论指导下的必然行动,其根源在于中国文明凝聚了人类最大的族群,是美国和西方维护永久霸权的最大潜在障碍和控制世界资源,影响美国生活水平的主要对手。

  我们利用国家统计局资料分析表明,我国政府很好地执行了这些政策,而且我国财政部长楼继伟也介绍说[6]“客观地分析,‘华盛顿共识’要求的三点其实在中国都实现了”,表明我国执行了“华盛顿共识”政策。我们的研究表明,它是形成中国负责生产,美国负责消费的中美国格局的主要原因,每年让美国免费从中国拿走了大量财富。虽然我国生产能力有了巨大增长,但同时也带来了资源走向枯竭,环境逐渐破坏,物价轮番上涨的局面。我们亟需清除“华盛顿共识”政策和思想及其在国内经济界的影响。

      作者:黄卫东博士,从事研究工作

   参考文献

  1. Atack, J. and P. Passell,新美国经济史. 2000, 北京: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p. 458.

  2. Williamson, J., What Washington Means by Policy Reform, in: Williamson, John (ed.): Latin American Readjustment: How Much has Happened. 1989,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Washington. p. 1.

  3. Stiglitz, J.E., More instruments and Broader Goals: Moving toward the Post-Washinton Consensus, Reprinted in Teh Rebel Within, HaJoon Chang ed., London: Wimbledon Publishing Company, 2001,p17-56, in the 1998 WIDER Annual Lecture. 1998: Helsinki. p. 1.

  4.王健君 and 韩冰, 多视角看中国智库. 瞭望, 2009(04): p. 17-21.

  5.夏小林, “普世价值”的“欧美模式”不能救中国(上)——四评吴敬琏“社会主义模式论”. 管理学刊, 2012(02): p. 26-39+108-109.

  6.楼继伟, 选择改革的优先次序——二十年回顾与思考. 中国改革, 2006(11): p. 15-18.

  7.世界银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联合课题组, 2030的中国:建设现代、和谐、有创造力的社会. 2013, 北京: 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 p. 114.

  8.窦菲菲, “华盛顿共识”在中国还有市场吗——对2012世行报告的解读. 海派经济学, 2013(03): p. 120-126.

  9. Obama, B.H., ECONOMIC REPORT OF the PRESIDENT,http://www.whitehouse.gov/sites/default/files/microsites/economic-report-president.pdf. 2010, UNITED STATES GOVERNMENT PRINTING OFFICE: WASHIONGTON, USA.

  10. Cecchetti, S.G.,货币、银行与金融市场. 2007, 北京: 北京大学出版社. p. 20.

  11. US_BUREAU_OF_CENSUS, HISTORICAL STATTISTICS OF THE UNITED STATES, COLONIAL TIMES TO 1970. 1975, WASHINGTON DC: US GOVERNMENT PRINTING OFFICE. p. 903.

    12. Galik, L., L. Gilroy, and A. Volokh, Annual privatization report 2014 Criminal justice and corrections. 2014, Reason Foundation. p. 3.

  13. Fishback, P.V. and D.C. North,美国经济史新论:政府与经济. 2013, 北京: 中信出版社. p. 137-141.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