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博文精选

文革之初“乱”的真相

作者:樊玫 发布时间:2017-04-11 13:00:48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52cb5c2706b12a0f5f6fb878f10ae984.jpg

  对文化大革命不少人知之甚少,不理解得更多,有一些人自以为了解,其实都是听邓得势后这30年来颠倒黑白的忽悠,加上伤痕文学的影响,对文革误解更大,还不如不知道。

  文革中的乱是怎么造成的?武斗是怎么发生的?多数人根本不去想,一提文革中的不幸,就想到毛主席。其实毛主席从一开始就强调要文斗不要武斗,对党内不对党外,也就是说要整的是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这个定位十分明确也十分准确。可以看出文革发动的目的之一就是让底层群众揭发、监督党内高层干部,而不是高层干部运动群众更不是让学生斗老师斗学生。可是被毛主席定位文革斗争对象的走资派为了保自己,操纵他们的子女把矛头指向党外的群众斗老师斗学生。我当时正在中学读书,清楚文革开始主持中央工作的是刘少奇和邓小平,是他们指示各地向学校派出工作组拉一派打一派,挑动群众斗群众,目的是为了自己蒙混过关。这就是毛主席在《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中说的的转移斗争大方向。显然这个账应该算在他们身上!有人用"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破坏"文化大革命"的丑行来抹黑毛主席,我们这些亲身经历者是不会上当受骗的!刘少奇的儿子刘源将军,也早就揭露过这个阴谋,说有人拿着我父亲当口实,大家要警惕。所以我劝朋友也不要让当受骗!

  陈小鲁是个什么人?看过《联动覆灭记》的当然清楚,他的肆意妄为陈毅都想象不到。(所以毛主席当时就提出过教育好红二代的问题)这又出来个宋彬彬。道歉固然是好事,问题是为什么道歉,向谁道歉,目的又是什么?幕后会不会有阴谋?因为文革是个敏感的话题,本来国内外敌人恨透了文革,总迫不及待、挖空心思抹黑文革,不管宋彬彬心情如何,对反文革者看来,似乎又多了一个否定文革攻击毛主席的口实。其实当年对抗毛主席、在全国搅混水制造动乱的正是毛主席要整的走资派和他们操纵下的子女们。有人说是邓的女儿第一个冲上去实暴,有人说是刘的女儿最后下狠手。不论细节是否属实,她们在老子的操纵鼓动下制造了文革首例武斗死人事件已经是公开的秘密。而毛主席什么时候操纵过子女搞过武斗?毛主席的子女怎么没打死人?毛主席听说武斗苗头就连夜招他们代表谈话,文革小组江青及周总理亲自前去制止并解散了他们的组织-----联动,这难道不足以说明毛主席江青反对武斗,是他的政敌走资派心怀鬼胎搞破坏,是他们的子女不听毛主席的话无法无天吗?

  我们是参加文革的一代人,那时的事记忆犹新。想当年,他们是何等嚣张?他们自称红五类,弄出那个对联:老子反动儿混蛋,老子革命儿好汉。开始我们也因为他们的老子是老革命,对他们高看一眼。可是他们无视毛主席的指示,却秉承老子的旨意,搞什么唯成份论,压制革命派,把全国搞得乌烟瘴气。毛主席说出身是不能选择的,革命道路是可以选择的,有成分论,但不唯成分论,重在政治表现。从来没有规定谁不可以革命。接见革命师生根本没说谁不准去。可是我们同学去北京,他们竟然不让下火车,这么老远去了,只在火车门口看了一眼北京,就让他们赶了回来!他们就这么胆大包天!

  当然他们阻挡不了我们去见毛主席的热情。我们一次一次去北京见到毛主席。毛主席让我们关心国家大事,我们立刻组织学习五一六通知,斗私批修,开展大批判和批评自我批评。只是我们始终不知道,就是他们这些红得发紫的红五类制造了8-5事件。而且封尘至今,从来都没有公开过。

  要么说宋彬彬道歉也是好事呢?这样一来就让人们不得不思考这样一个问题,既然有人回忆宋彬彬没打死人,倒是谁鼓动并制造了文革首倒打死人事件?尽管时过几十年,当时的学生已步入老年,尽管多年来人们有意回避,可是许多人都是见证者,也有当场劝阻的老师学生。不管宋彬当时有什么过激表现,要是如他说曾经劝阻提出就医并与别人把卞校长送往医院,也算有侧隐之心。而第一个冲上去向卞校长施暴、最后要了卞校长的命的凶手何在?宋彬彬她们去医院时他们死到哪里?为什么到现在还装没事人?连在北京师大附中上过学的经历都蓄意否认?

  “毛主席发动领导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教育了人民,告诉人民有一条资本主义路线,把走这条路线的当权派打上走资派的烙印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文革结束后走资派疯狗反扑翻了案有了话语权,贼喊捉贼说文化大革命造反派整知识分子整群众,反动文人们把无产阶级革命造反派描述成青面獠牙十恶不赦,文革被盖上了罪恶的烙印。究竟谁整群众,谁打砸抢,有脑子好好想一想,论常理毛主席不可能愿意把他亲手缔造的国家搞乱;凭他的为人,不可能把他热爱的人民群众当成靶子斗争。毛主席主张 95%以上的人民大众对少数敌视人民事业的敌人专政,而当时解放初地富反坏右不少人已经改造成自食其力的劳动者,即使有人顽固不化也掀不起大浪,这一点毛主席比谁都清楚。最危险的敌人是谁?正是毛主席说的睡在身边的赫鲁晓夫,也就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是他们丧心病狂唯恐天下不乱,要是连这一点都看不清,还要枉谈文化大革命,简直是痴人说梦!至今有些被整的‘右派’黑帮竟不知是谁整他,仍怨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和嫁祸造反派,不是受蒙蔽又是什么?

  我知道你还会说要不是毛主席发动文革,也不会让敌人钻空子。这个问题就不是一般俗人所能够理解的了。这么说吧,政治家要推动社会前进,不负历史赋予的使命,当然要从整个国家乃至整个人类社会去考虑,毛主席就是从整个民族的根本利益出发对整个病态的社会下猛药刮骨疗伤,以此推动社会主义事业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评价历史当然也要放到当时的背景下,放到整个人类社会的历史进程中去考量。不能从个人恩怨得失或一人一事出发。

  如果这个听不懂,还可以思考树静而风不止,不是毛主席待要放着清福不享,突然发了病要搞文革。是走资派肆意妄为,一意孤行,教育他们20年不听,非要走资本主义那条道,他们背着毛主席频频与资本家约会,极力推行资本主义路线,妄图把中国拉向旧社会。而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已经演变了苏联。为了党不变修,国家不变色,为了不让穷苦大众失去主人翁地位,重受二遍苦,为了不让无数革命先烈的鲜血白流,毛主席才不得不发动领导了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发动人民批判走资派,粉碎阴谋家,教育干部和群众,防微杜渐进行社会主义条件下的继续革命。 因为是跨世纪运动,当时不理解也罢,看现在否定文革后出现的社会乱象,王光美都说毛主席是对的。难道还不清醒吗?

  作为政治运动,文化革命自然比武装战争要温情得多,可是既然是运动就如战争要死人一样,不可避免地伤及无辜,我们为那些无辜者挽惜,只能是归罪痛恨坏人,感慨阶级斗争的激烈,体会毛主席发动文革是多么正确而及时。文革不是失败了,而是成果被翻了案的走资派断送,这正是走资派祸国殃民的罪恶所在,我们必须擦亮眼睛,分清是非曲直。作为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探索,作为推动人类社会前进的探索,文化大革命中虽然发生了不尽人意的事情,可文革的性质和方向是正确的,文化大革命对人类文明的贡献意义重大正是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荡涤了旧社会的一切污泥浊水,打出了一个和平的天下,才使中国推迟变修至少10年,才避免了像苏联一样亡国的悲剧!不然哪来的什么改革开放可以炫耀的呢?

  要是讲人性的回归,最该道歉的是谁?是操纵他们蓄意破坏文革的走资派!是鼓动组织武斗下狠手打死卞校长的真凶!应该向谁道歉?应该向毛主席道歉,向江青道歉,向文化大革命道歉!向全国人民道歉!还毛主席清白,还江青他们清白!还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一个清白!向全国人民有个交待!

  关联阅读:

1967年4月邓榕对邓小平的揭发信(原文)

 

  邓小平一手操纵了我校的文化大革命,他通过我给工作组一些黑指示,并控制了我的思想,使我犯了严重的错误。

 

 

 

  6月1日,毛主席亲自指示发表了第一张马列主义的大字报,我校的运动就轰轰烈烈地起来了,那时,群众都起来了,形势大好。这时,我们因为对运动中一些问题不知怎么办,就去找邓小平,当时,我们要求派工作队,邓小平告诉我们工作队不久就要派下去了,并让卓琳打电话给李雪峰(是其秘书),让他们商量一下怎么办。不久,邓小平派的中学第一个工作组进驻我校,工作组到了我校后,把轰轰烈烈的群众运动镇压了下去。

 

 

 

  运动开始不久,邓小平特地把我叫回家,对我说:“你们一定要相信工作队,一定要听工作队的话,现在你们和工作队的意见一致,你们当然听,以后你们的意见和工作队的意见不一致的时候,你们也要听。”我们当时对邓小平是非常信任的,我把这些黑指示告诉了革委会的同学,使得他们也在这种思想控制下,死保工作组。

 

 

 

  后来当一些革命同学起来造工作组的反时,我们就本着“一定要相信工作队”这一黑指示,打击群众,把反工作队的人说成是野心家……。以后,运动的大方向变了,矛头转向了革命群众,在学校里不仅把反工作队的同学斗了,而且把一些出身不好的同学也拉出来斗争。邓小平通过我们之手,实现了他镇压群众保护牛鬼蛇神的恶毒计划。我是邓小平的女儿,所以对他的指示更是积极执行,由于非常听他们的话,所以对同学斗同学更加积极。毛主席说:“……如果把同志当成敌人来对待,就是使自己站在敌人的立场上去了。”我正是这样,我做这些事的根本原因就是因为我的立场错了,我不是站在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一边,而是站在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一边,站在邓小平一边。

 

 

 

  邓小平积极支持我校的同学斗同学,因为他是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所以他害怕革命群众起来夺他的权,他为了更好地推行其反动路线,借口要了解情况,解剖一只麻雀为名,把我校当成了他的试验田。他原想叫秘书来搞一次,后大概又觉得自己找工作组更好些,所见他亲自找了一次工作队,这样更便于他控制工作组,控制运动。在谈话中,他大力支持学生斗学生,他也曾对我说过开两次辩论会不算转移目标,不算学生斗学生。邓的黑指示起了关键性的作用,他坚定了工作组斗同学的决心,也控制了群众。

 

 

 

 

  那次谈话后的一切行动都是围绕斗群众。有一天晚上,胡启立把革委会的人都找了去,发了许多黑指示,并确定了斗同学计划:暂停斗同学,转向斗黑帮,肯定革命群众还会贴工作组的大字报,那就有借口再转回矛头斗同学了。胡启立的理由是:“我们斗黑帮,你们他XX的在后面开黑枪!”因此,后来连开几次斗争会。(这也是邓小平批准的)

 

 

 

  邓一方面布置了我校的斗争会,另一方面他叫秘书打电话给刘志坚,意思是让他专整那些同学的家长,给他们施加多方面的压力,企图使他们投降。邓小平极端仇视和害怕文化大革命,他想用恢复党团活动来控制运动,使文化大革命夭折。在邓小平的黑指示下,我校工作组勿匆恢复了党团队活动,组成了临时党委、临时团委,临时大队委员会。从此,我校运动便变得更加冷冷清清了。

 

 

 

  邓小平多次和我说:要不断地分类排队,划分左中右等等,目的就是要“选准打击目标。”这个目标就是革命群众,这成了我的指导思想。在我做大队工作的时候,忠实地执行了这些指示。在初一、初二各班中,让各班辅导员首先分类排队,划分左中右,实际上就是排“黑名单”,找出依靠对象和打击对象。有的班共分七、八类之多,开几次辅导员会也都说各班谁是左派,谁是右派……。

 

 

 

  当时,一些班里的领导小组成员出身不怎么好,由于受反动血统论之毒害,我极端的唯出身论,满脑子想得都是“夺权”,在排黑名单之后,就大搞夺权斗争,想把各班都换上我们信任的人,热衷于调查家庭问题,今天你是领导小组的,明天一调查出你家有问题,就换掉。为了开一个改选会,商量半天,估计各种情况。恶毒地是先把一些同学在班上搞臭,激起民愤,然后再改选、换掉,完全是运动群众。这样做了一个时期,基本上各班都换上了我们信任的人,大大打击了广大革命群众的革命积极性,被打击的群众抬不起头,丧失进步的信心,觉得没出路,由于沉重的精神枷锁,广大群众只好俯首听令,奴隶主义十分严重。

 

 

 

  我们这一阵夺权活动,扼杀了革命群众的革命积极性,我们是在为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大夺权,为更深一步推行刘邓路线提供了良好的条件,以及给后来的对联辩论提供了思想基础。这同一时期,高年级的学生斗学生也是由于忠实执行了邓小平的黑指示的原因。在这里我向反动路线的受害者赔礼道歉。很多事情不能怪各班辅导员,责任主要应由我负。在斗学生的同时,邓还多次指示要做教师工作,其目的是把矛头对向教师,这和斗同学是同一性质同一目。

 

 

 

  运动以来,邓从未叫我要好好学习毛主席著作,因为他知道广大群众一旦被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他的阴谋就包不住了。完全被他纳入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我校运动,在这上面也是按照他的意愿发展的。原来,根本没有什么学习毛主席著作的时间,工作组自己也不学,革委会的同学也不学。后来才在广大群众的强烈要求下,制定了所谓一天二小时雷打不动的“天天读”,工作组员也才在同学们的批评下开始了“天天读”。可是,工作组借此把同学锁在校园内,不许乱说乱动,束缚了群众的手脚。我们对邓小平的指示百依百从,而对毛泽东思想则不学不用,这说明了我们的立场完全是站在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一边的,站到刘邓一边,干的事完全是违反毛泽东思想的。

 

 

 

  运动以来,工作组在邓小平的控制下,把许多人打成了反革命,个人野心家,为了贯彻毛主席的革命路线,给这些人平反是完全必要的。要做到真正平反,必须依靠群众自己解放自己,打人民战争。现在还有许多同学由于受反动路线的迫害,不敢说话,我希望这些同学起来,造我的反,造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反,我在前一阶段犯了严重的错误,但我相信我能在同志们的帮助下得到改正。对我的错误,我的认识是非常不够的,希望同志们给我提出严厉的批评,我一定跟毛主席干一辈子革命。

 

  邓榕

 

 

  1967.4.5

 

  (邓榕是邓小平的女儿,该揭发信最初发表在新北大公社02621支队编报,邓榕发表文章题目是《彻底清算邓小平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的滔天罪行》,1967.4期,后经光明日报、解放日报等转载公开发表)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