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博文精选

陈俊杰:狡兔三窟谋生指南

作者:陈俊杰 发布时间:2020-12-21 10:51:10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试看战国时代之七雄争霸,最后被秦国消灭的“列强”何以是齐国?后人似可从“战国四公子”之一孟尝君田文的“狡兔三窟”经历中窥斑知豹。

  赵武灵王死后赵国的大权落入李兑手里,赵国盟友宋国的定陶遭其觊觎。曾被赵武灵王派到秦国当相国的楼缓被免职,取而代之的是宣太后的弟弟魏冉。赵武灵王的联秦抗齐战略的关键人物楼缓下台,而魏冉倾向于与齐国对话以分化齐、魏、韩三国联盟,所以一上台就派吕礼秘密出使齐国表达和解之意。齐闵王执政期间,齐国在孟尝君的主持下联合韩、魏对抗秦、楚,看似成绩斐然,实际上什么好处也没捞到。垂沙一战楚国大败,齐国本想趁机鲸吞楚国的淮北之地,但因秦国干涉而被迫缩手,宋王偃则趁虚而入,占了淮北大半。函谷关一战,秦国服输,退还魏国河东之地与韩国河外之地,唯齐国一无所获。但通过这两次战争,齐国至少在“战国七雄”中保住了面子,问题是这种面子越来越被聚焦到孟尝君身上。齐国甚至有好事者说,薛公本来就是王孙,让他当大王也未尝不可!在齐闵王看来,如果孟尝君还有一点顾及他这个君王就至少会有所收敛,不要继续在朝堂上高谈阔论,发表慷慨激昂但又从来没能给齐国带来任何实惠的演讲。但孟尝君显然不在乎那种谣言,甚至那种谣言很有可能就是他授意门客放出去的。孟尝君一如既往地在朝堂上妙语连珠谈笑风生,仿佛他才是齐国的主人。这个其貌不扬的矮个子就像一场挥之不去的噩梦,扰得齐闵王寝食难安。吕礼的到来则如给齐闵王打开了一扇窗户,刮进了夹着烧烤味的干爽怡人的西风。吕礼告诉齐闵王:“齐、秦两个大国一个在东海一个在西陲,风马牛不相及而本应和平共处。遗憾的是,近年来齐国一直致力于与秦国作战,花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又伤感情又伤荷包,可又究竟得到了什么呢?什么都没得到,全是为他人做了嫁衣裳!现在秦王主动向您示好,希望两国马上停止无意义的对抗,携手并进共建立国际新秩序,这是齐国之福,百姓之福,更是大王之福。如果再任由薛公这样挥霍下去,齐国还能支撑多久?仗打赢了是他的功劳,仗打输了由大王买单。再过几年,谁是齐国的主人,那还真不好说呢!”双方未经太多讨价还价就达成了三点共识:第一,齐国放弃对韩、魏两国的保护,任由秦国东征;第二,作为交换,秦国允许齐国消灭宋国,但齐国药将定陶献给秦国作为魏冉的封邑;第三,齐国免除孟尝君的一切公职并驱逐亲魏的大臣周最,任命吕礼为相国。但对于齐国来说,这是一个不太平等的约定。秦国轻而易举地拆散了有史以来最具威胁的合纵大军,在齐国安插了自己的大臣,还得到了瓜分定陶的承诺;齐国只得到消灭宋国的许可,考虑到宋国的背后还有赵国撑腰,这一许可至少是打了个五折。但对于齐闵王来说,最重要的是与秦国结盟赶走孟尝君。有一天齐闵王突然对前来问安的孟尝君说:“您是先王留下的重臣,为国家服务多年,劳苦功高,寡人不忍心看到您继续劳累,不敢再使唤您,请您回家享清福吧!”孟尝君煞费苦心建立的抗秦统一战线就这样灰飞烟灭,第二重打击则是树倒猢狲散。孟尝君的门客们得到消息后纷纷跳槽,最后陪着他回薛县的只有那个喜欢弹着宝剑唱歌的冯谖。他们快到薛县时,马路两侧成千上万的薛县百姓早早等在那里。孟尝君这才体会到当年冯谖烧毁薛县债券的良苦用心:“原来这就是先生为我买回的义啊!”冯谖大大咧咧地说:“您别谢我,我不过是为您准备了一个安乐窝。但狡兔有三窟,一个安乐窝是不够的,请让我再给您准备两个。”冯谖带着孟尝君给他的五十辆车、五百金转到魏都大梁拜见魏昭王:“齐王放逐了他的相国薛公,现在诸侯都在抢着派人去薛县请他,您这边怎么没动静?”魏昭王说:“魏国现在有相国,但只要薛公肯来,寡人马上把这个位置腾出来给他。”魏昭王的使者带着一百辆马车、一千金出发,浩浩荡荡赶往齐国。冯谖则轻车快马回到薛县向孟尝君汇报:“魏国使者带来黄金千斤,随从百车,这是前所未有的高规格使团,这件事很快会传遍整个齐国。”孟尝君问:“那我该怎么办?”冯谖脸上露出猥琐的笑容:“装呗!”魏国使者到了薛县,登门拜访孟尝君三次,但每次都被委婉地拒绝,只是孟尝君把话说得很有技巧,让魏国使者始终觉得还有希望。消息很快传到齐都临淄,齐闵王听说后非常紧张,赶紧派人带着黄金千两、豪华马车两辆、宝剑一把以及亲笔信一封到薛县向孟尝君道歉,请他尽快回去处理政务。冯谖却说:“回去是肯定的,但不能无条件。您请求大王赏给你先王祭祀用的礼器,在薛县建立宗庙如何?”按周朝的体制,宗庙不能随便建立,一个城市如果没有宗庙则只能称“邑”,有宗庙则是“都”,级别不言而喻。更重要的是,齐国的都不同于他国,除了设了宗庙还驻有经过考选与训练的常备军“持戟之士”。冯谖的意图很明显,就是要让孟尝君名正言顺地发展私家常备武装。面对如此要求,齐闵王也不得不答应了。冯谖在薛县宗庙建立之日向孟尝君汇报:“三窟已成,从此您就能安安稳稳地过快乐的日子了。”故事很圆满,但这毕竟是故事。

  事实上,孟尝君被齐闵王炒了鱿鱼后并未马上回到薛县,而是继续待在临淄密切关注事态的发展。孟尝君从来不会逆来顺受,一出生就被父亲遗弃,靠着母亲的勇敢与自己的机智才在大宅门里生存下来。孟尝君被免职后不久,贵族田甲发动政变劫持了齐闵王。,但在闻讯赶来的勤王部队的围攻很快就放弃了抵抗。虽然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孟尝君与这件事有关,但朝野上下都将怀疑的眼光投向了他。除了他还有谁有动机与胆量做出这么大的事?孟尝君有个门客叫魏子,曾被派去薛县收田租,单每次都是空手而归。孟尝君问他是怎么回事,回答是“在薛县遇到几位贤人,见他们穷得叮当响,于是把钱借给他们了!”看来冯谖所谓的一“窟”是移花接木了!孟尝君当时就让魏子卷铺盖走人了,田甲劫王孟尝君后走(留在临淄怕有危险)也不是留(回薛县又怕被视为畏罪潜逃)也不是,正在为难之际却被魏子上朝拿性命担保孟尝君与此事无关,当众宣读了一封为孟尝君的公开信后拔剑自刎。齐闵王被这种黑社会的搞法吓坏了,连忙派人装模作样地“彻查”一番,主动给孟尝君洗脱干系,然后一本正经地请孟尝君复出。孟尝君拜谢说:“老臣没有别的想法,只想告老还乡安度余生。”齐闵王乃顺水推舟答应了请求,孟尝君就这样回到薛县。随着孟尝君的离去,风云一时的齐、魏、韩三国合纵正式寿终正寝,“山(崤山)东六国”之公孙衍式合纵败于秦国之张仪式连横,直至距离秦国最远的齐国再其他五国覆灭后对嬴政不战而降。

  春秋时代最成功的狡兔三窟者当属管仲,齐国名列“战国七雄”的首要功臣。据《战国策》载,管仲与鲍叔牙、召忽要好,曾合作经商,但他们更想合作治理齐国。当时齐王有两个儿子,公子纠与公子小白。召忽认为公子纠是长子,一定能继承王位,所以建议辅佐公子纠。管仲认为这样如同吊死在一棵树上,所以自愿去辅佐公子纠,召忽则甘当其跟班,鲍叔牙则去辅佐公子小白了。管仲设伏箭射公子小白,鲍叔牙助其装死,管仲以为公子小白已死,于是从容地陪公子纠回国继位,不料公子小白已先回国称王了。公子小白就是后来的齐桓公,鲍叔牙成了功臣,管仲、召忽则成了罪人。正因为管仲事先想出了脚踏两只船或类似于狡兔三窟的主意,所以鲍叔牙才有可能到齐桓公面前说情,不但没杀管仲,反而让管仲当了宰相成就“尊王攘夷”的霸业。如果当时管仲三人都去辅佐公子纠,那么公子小白掌权后他们三人就都完了,匈奴就有可能趁虚而入入主中原了。

  狡兔三窟不只是人类谋生智慧的结晶,而且符合自然法则。兔子们向来是安静又温顺的,没有尖牙利爪厚甲毒液而处于食物链的低端,随时都有丢掉性命的危险。太多的肉食者(虎、蛇、鹰等等)会吃兔子,但兔子家族的后代至今依然活跃在地球的很多地方,而很多猛禽猛兽却绝种后濒危了。原因只有一个:适者生存的自然法则!比如,兔子有优秀的自身装备:长耳朵,谨慎的性格,昼伏夜出的作息规律,惊人的繁殖力……尤其是穴兔有了不起的挖洞能力,毛色接近土色而易于伪装,标准的韬光养晦“深挖洞”爱好者。穴兔是群居主义者,通过分工协作挖好的洞穴里到处是曲里拐弯的地道,四通八达而几乎是道道相通,而且通道很窄,仅够一只兔子通过。地位最高的公兔与数只母兔住在中心位置,地位较低的公兔住在周围,共同维护领土的安全与完整。这样的大家园里有很多出入口,是穴兔们逃避食肉目动物进剿的最后保障。傍晚或黎明时分,穴兔们常常跑出来在附近吃草,一旦有天敌企图靠近,胆小谨慎的穴兔们就会迅速跳回洞穴。即使有天敌无意中发现它们的地下迷宫也很可能是“进不来,出不去”或“进得来,出不去”……即便能侥幸堵住所有的出口,最后也难免要头晕眼花,腿也酸了肚子也瘪了,穴兔们则随时有可能分工协作挖开新的出口逃出生天!

  为什么总是有灵活机动的竞争者一再逢凶化吉,而埋头苦干的竞争者反而到处碰壁?这不是命运的捉弄,而是自然而然的生存法则。人类社会的“成则为王,败者为寇”是对适者生存的丛林法则的延续,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当然,完了苟且偷生而不择手段是要被鄙视的,但这种人却能像蚊子一样卑劣而顽固地在残酷的物种竞争中幸存至今。所以,不要再骂狡兔三窟者心思太狡猾,是残酷而不公平的竞争迫使他们时时处处都要多一个心眼。“生容易,活容易,生活不容易”,本可光明正大地获得的利益却一再被不择手段者鹊巢鸠占,从而导致狡兔三窟者的幸存更显得不容易。狡兔三窟者必须是在生活中凡事走心的脚踏实地者,否则一“窟”也得不到或守不住。所谓的“余地”其实都是惨淡经营的产物,所有的努力都当然是冲着百花争艳的季节。“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在这个过程中多给自己留下余地,谋生的渠道才会越来越游刃有余。所有的冷静与沉着,所有的辗转与调整,无一不是来自狡兔三窟者平时底气的积累。当然,如此积累的日子注定缺乏快乐与随意,但只有如此衔接底气才有可能积攒自信。生活就像万花筒、长明灯,有退有进张弛有度才能确保你笑到最后安度晚年。“运气眷顾有准备的人”,美好的相遇有时并非无意的邂逅,而是一场冥冥之中被安排好的及时雨。“风雨之后才有彩虹”,美好的相遇之前经历无数的孤独与失意才更值得珍惜,不是谁都能洒向人间都是爱。人生不可能有那么多的偶然,往往是因为你准备了太多的预案,所以才有可能遇到那么多的惊喜。评价一个人狡猾时,你往往是看不到其背后的无奈与沧桑。原本率性的竞争者往往会变得越来越用心而紧张,因为不想盲目而为,所以更要多管齐下,因为不想血本无归,所以格外权衡利弊,因为不想失之交臂,所以更懂珍惜眼前。人之初,性本善;人之幼,性本真;人之少,性本刚;人之成,性本稳。“富不过三代”,“五世而斩”,无论出身背景如何都要接受生活的打磨,直到磨出圆润与光滑,只是这样的打磨或早或晚而已。圆润的狡兔三窟者更不愿伤害他人,天真无邪者即便心再好也难免会在无意之中伤害别人。狡兔三窟者只要不是油滑就好,油滑的人生不可能有诗意与远方。不要骂狡兔三窟者心思太狡猾,只能说就好像而身不由己。狡兔三窟者的内心或眼眸终将难掩锋芒,但其中更有生活的梦想与诗意的远方。

  当然,狡兔三窟者绝非无懈可击且屡试不爽。狡兔三窟的积极性在于永不放弃希望,无论当下多么危急,无论前途多么险恶,永远都要给自己留出余地,时刻准备东山再起。狡兔三窟者都是坚定贯彻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的坚强斗士,不会为一时的失利乃至失败而沮丧,智者未雨绸缪才是常态。狡兔三窟的消极性在于随时随地有可能不得不逃跑,不可能有“背水一战”而“哀兵必胜”的爆发力,很容易放弃当前形势了暗含的机会而错过笑到最后的契机,久而久之则会形成安于现状而不思进取的软弱性格。狡兔三窟天机不可泄露,否则就会被质疑为不是勇者做派,太油滑而容易被骂成老狐狸,心底无私者不齿也。

  由狡兔三窟起步亦可演绎出如下十一条谋生智慧:第一,另起炉灶。精明的企业家不会死守一个行业,钱多了就会去别的行业投资,为自己多造几个“窟”,一旦原来的行业萧条了就还有别的行业支撑其重振旗鼓。李嘉诚摆地摊卖塑料花起家,现在狡兔几窟?第二,下海不成改登山。在各种事业的选择过程中,如果经过一系列试验而最后能确信自己干某一行不能充分发挥自己的才能而创造不出成果,那就不如另起炉灶。起家于气象学的魏格纳没能在气象学领域作出成绩,却能转移目标提出地理地质地貌学领域著名的大陆漂移假说;薛定锷从生物学到物理学都没有固定的研究计划,却在量子力学领域成就了著名的薛定锷方程;约里奥·居里与尤雷分别从工程学、生物学领域转换到物理学、化学领域而均无大建树,后来却在原子能领域作出了突出的贡献;京剧演员周信芳嗓子哑了,唱小生、老生、武生都不成功,最后却独创“沙哑派老生”的唱法而老当益壮。第三,预留退路。任何人的一生中都不可能永远得意,“天有不测之风云,人有旦夕之祸福”。中国工农红军闹革命时很多有钱有势的逃到国外,事先在外国银行存款,或跑到沿海大城市开商店,最差的也能跑到县城投靠其曾资助的亲戚或好友,否则就只能干等被抄的家了。改革开放后,其中的幸存者都能摇身一变为“爱国华侨”,与共产党化敌为友。预留退路的的深义在于凡事“未料胜,先料败”,在获胜之前先想好万一失败了怎么办,进而至少为此留好两条退路。归根结底,狡兔三窟不必是强者的选项,兔子是丛林法则里的弱势群体,面对种种危险不得不留好退路。第四,发展根据地。姬昌以商朝封地周为根据地积累实力招揽人才,为灭商纣王奠定了基地,在父兄被纣王杀害后常年隐忍而直至“剪商羽翼”孤立朝歌。根据地有地理上的,也有政治上的,从企业发展到科学研究亦然。刘邦以关中为根据地向外发展,刘秀以河北为根据地向外发展,两汉得以延续近三百年。朱元璋以应天为根据地逐鹿中原而得天下,李自成攻下北京之前没把经营多年的河南建成根据地,一打败仗就无路可退了。第五,脱胎换骨。这是道教思想,原指经过修炼脱去凡胎换为圣胎、脱去俗骨换为仙骨,后来借指一切事物的自身的彻底改造、更新。《警世通言·假神仙大闹华光庙》称:“洞宾道:‘凡人成仙,脱胎换骨,定然先将俗肌消尽,然后重换仙体。此非肉眼所知也。’”脱胎换骨就是要重新塑造自我而升华到更高的境界,但重新塑造须经过一番痛苦。童话中的美人鱼爱上人间男子,渴望自己变成人,但先要受到剥去鱼鳞的痛苦,痛得她大汗淋漓,但她咬牙忍受,直至脱胎换骨为真正的女人。第六,老鹰涅槃、知了退壳与蛇蜕皮。老鹰是世界上寿命最长的鸟之一,可活到七十多岁,但到四十多岁要脱胎换骨才能再活下去,因为这时它的爪子老化而无法有效地抓住猎物,喙变得又长又弯而很难错穿猎物,翅膀变得十分沉重而很难飞起来。这时它必须隐居到悬崖,用喙击打岩石直到完全脱落,然后耐心地等待新的喙长出来。再用新的喙把衰老的指甲一根根拔出来,新指甲长出来再去拔羽毛。新羽毛长出来了,老鹰就能再展雄风多活三十多年。同样的道理,知了退壳与蛇蜕皮都有此类成因。第七,自我改造。日本的明治维新通过痛苦的自我改造完成了从封建社会向资本主义社会的过渡,同时又保留了天皇的名誉,靠君主立宪的民主政体跃居世界强国之列。由专制到共和,美、法、俄、中等国的后来居上者都籍此获得了巨大的生命力。第八,以人为镜。中国古代的贤明帝王都曾鼓励臣民批评朝政以不断强化帝王本身的修养,尤其是唐太宗对魏征犯言直谏的宽容与重用。《吕氏春秋·自知》称:“欲知平直,则必准绳。欲知方圆,则必规矩。人主欲自知,则必直士。故天子立辅弼,设师保,所以举过也。夫人故不能自知,人主犹其。存亡安危,勿求于外,务在自知。尧有欲谏之鼓,舜有诽谤之木,汤有司过之士,武王有戒慎之轺,犹恐不能自知。”尧曾专门设置一鼓在其官邸大厅,号令谁觉得有事要批评或劝谏他皆可去击鼓,他则随时准备出来听取批评或劝谏;舜曾专门设置一批可供写字的木条,鼓励要批评他的臣民把他的过失写到木条上以备他参考自省改正过错,史称“诽谤之木”,事后证明臣民们就算带着情绪来批评甚至大骂舜一顿也不用担心遭到报复;商汤曾设置一官专门管理收集对商汤不满的批评意见,负责安排商汤听取批评的各项事务,此即“过之士”;周武王曾专设一轺鼓,谁要批评他即可去摇响轺鼓,周武王就会接见而闻过则喜。《韩非子·观行》称:“古之人目短于自见,故以镜观面;智短于自知,故以道正己。故镜无见疵之罪,道无明过之怨。目失镜则无以正须眉,身失道则无以知迷惑。西门豹性急,故侃韦以自缓,董安于之心缓,故侃弦以自急。故以有余补不足,以长续短之谓明主。”镜子可照见你脸上的瑕疵,但镜子本身并无过错,是你自己脸上有问题。西门豹性急,所以专门在自己的腰上佩韦以提醒自己随时随地要冷静。第九,日月之食。孔子曰:“吾日三省吾身”;“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食焉;过也,人皆见之;更也,人皆仰之”;“改之为贵”;“夫惟病病,是以不病。”蔡桓公讳疾忌医,扁鹊见多了就只能绕道走了。第十,亡羊补牢。《战国策·楚》称:“见兔而顾犬,未为晚也;亡羊而补牢,未为迟也。”《商君书·修权》称:“谚曰:‘蠹众而木折,隙大而墙坏’。”《左传·成公十年》称:“疾不可为也,在肓之上,膏之下……药不至焉。”《明史·流贼传序》称:“天灾流行,饥馑存臻,政繁赋重,外讧内叛……病人膏肓,而不可救,不亡何待哉。”孙中山《上李鸿章书》称:“中国有此膏肓之病而不能除,则虽尧舜复生,禹皋(陶)佐治,无能为也。”《醒世恒言·张孝基陈留认舅》称:“临崖立马收缰晚,船到江心补漏识。”《烂柯经》称:“与其无事而独行,不若固之而自补。”《悲惨世界》的主人公冉阿让就是这样的典型,也成就了雨果的大名。第十一,日新月异。卡西尔的《人论》一书认为,人人都没有什么与生俱来的抽象本质,也没有什么一成不变的永恒人性,人的本质是永远处在制作的过程中的,人性是人自我塑造的产物。真正的人性来自人的无限的创造性活动,其中当然也包括狡兔三窟的不断切换。

  狡兔三窟的最大难点是选择困难症:你想要什么样的工作,未来想过上什么样的生活,甚至偏好何种死法,此类问题要按你自己的内心评价标准反复权衡。面对此类问题谁都无法回避,没有自己的标准则只能用常见的社会标准了。拿以职业来说,常见的社会共识是越紧要的岗位工资越高,收入排名越靠前的岗位越吃香;你的内心标准则在于你是否有潜力、有热情去干某一行,尤其是某一行是否能让你乐意干一辈子。对自我的省察也就是“内省”,最低的层次是通过个体的自我评价自我塑造为成熟、独立的个体,然后是从独立走向依赖于妥善处理与社交对象的关系,最后是对未来的朝阳产业有自己的预判。以上三个层次,每个都是一门大学问。狡兔三窟的主要意义反而在其反面:破釜沉舟是一种勇气乃至魄力,但并不适用于所有的选择困难症患者的所有情况,尤其是不适用于一目了然的陷入低谷的弱势群体。为自己多留后路,当自己被逼无奈时起码还有藏身之处,一旦缓过劲来还有可能东山再起。艺多不压身,不断造“窟”亦然。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