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博文精选

陈俊杰:拜登执政后能否在中美两国之间抓统战

作者:陈俊杰 发布时间:2020-11-26 09:53:20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拜登执政与川普连任,哪个较有利于中国对美国抓统战?一目了然,善于打意识形态派的民主党建制派对中国的反美统一战线的“瓦解”能力将远远超过川普。拜登还没上台,海内外会说汉语的亲美派公知早已急不可待“重操旧业”了,尤其是在中美两国之间首鼠两端而鼓吹“造不如买”的买办资本代言人。

  拜登早已声明民主党将修复美国与传统盟友的关系并联手孤立中国,包括扶植中国境内(尤其是港澳台疆藏)的亲美派在意识形态领域对中南海施压。然而,经过川普的四年“铺垫”,中美关系中遥相呼应的“鸽派”不可能再回到1979年至1989年之间那种“蜜月期”,这与谁当美国总统的关系不大,这是阶级社会大竞争的大势所趋,国际关系不是哪个领导人能决定的,尤其是复杂博弈的大国之间。21世纪国际政治最大的变数也许是中国取代美国发展为全球第一大国,但这个日子至少不可能在拜登任内到来,中国强调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也只倡导“国际关系民主化”而不是大国霸权的李代桃僵。“治大国如烹小鲜”,大国博弈亦然。就像办公室里“白(领)骨(干)精(英)”的岗位竞争,同事之间明争暗斗在所难免但又很难一局决胜负。新兴大国实力的上升必然危及旧的国际秩序,而现在的国际秩序是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发达国家设计的,中国这个社会主义发展中国家在这样的设计中似乎不该块头越来越大,但2010年中国的经济总量跃居世界第二后再也不能“”韬光养晦了。资本主义发达国家“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是怎么实现的?一是其老祖宗从全球各地的殖民地疯狂掠夺财富攒下的家底,二是其率先收获第一、二、三次工业革命的成果而抢占的几乎是各行各业滴水不漏的科技顶峰赢得的技术垄断地位。截至目前,全世界的资本主义发达国家乃至准资本主义发达国家加起来也不到四十个,总人口加起来也不到十二亿,这些国家的综合实力≥中国,而拜登等民主党建制派大佬的如意算盘就是要对这些国家攒鸡毛凑掸子压倒中国。现在中国要把近十四亿人口带进这个发达或准发达的富国俱乐部,而全球的资源根本支撑不了有中国加入的近三十亿人一起过上高消费的生活,所以民主党建制派大佬奥巴马早已扬言“如果十几亿中国人都过上美国人那种生活,地球将无法承受!”西方经济学以“资源稀缺性”为基本假设之一,中国这样的大国要挤进富国俱乐部就难免会把个别小国挤出去,拜登极有可能继承其前任顶头上司强硬的对华政策衣钵。在第四次工业革命完成之前,世界经济发展不可能有大规模的增量爆发,争夺存量将是拜登任内中美关系的重头戏。改革开放后中国人民靠全球最高的妇女就业率、“996”与高效率的勤奋向这样的经济存量争夺发起冲锋,一个个科技高峰被中国夺下,一项项超额利润被中国拉平,从通讯用的交换机到电视用的屏幕,从汽车到造船,从高铁到大飞机……中国攻下一个又一个科技高峰,芯片、光刻机等本来是靠垄断技术产生超额利润供养发达国家民众的行业却被中国人后来居上,中国人民从喝汤变成吃肉,原先吃肉的却只能喝汤,因为世界经济这口锅里的肉被中国人民“分餐”后越来越少了。这种变化让西方各国都感受到了空前的压力,尤其是美国。在这种背景下,中美关系的对抗性只能越来越多,谁当美国总统都不可能扭转这一大势所趋。川普是个注重实际利益的商人,为了“美国优先”而在挤压中国的同时也不惜得罪传统盟友,频频从传统盟友那里“截胡”或“揩油”,相比之下川普连任“破罐子破摔”到底会更容易,而拜登想对美国的传统盟友“破镜重圆”则谈何容易?!加之川普敢于戳穿西方政界很多虚伪的言行,向传统的“政治正确”宣战,以至于连共和党建制派大佬也不得不公开表态反对川普了。拜登是美国的传统政客集团乃至整个西方政界都能接受的“最大公约数”,他执政后更容易将美国政界与美国的传统盟友“拧成一股绳”,然后一门心思联手孤立中国。川普个人作风很强悍,但与美国传统政客政见不合,导致其施政掣肘太多而政令难出白宫。根据“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原则,川普这个西方政客集团不待见的“敌人”无意中成了中国的朋友。中国怕的不是一个美国单枪匹马赤膊上阵对中国极限施压,中国最该怕的是美国将其传统盟友“拧成一股绳”联手孤立中国。中国改革开放后动了资本主义发达国家的经济奶酪,他们在拜登等民主党建制派的“号召”下注定会有一致行动的更大冲动。如果能再给川普四年搅和资本主义“统一战线”,中国就能有更多的时间与空间壮大自己了。川普执掌美国能直面问题推动改革,把美国的内部问题放在第一位,把中美等大国的复杂博弈再拖一拖,其他资本主义国家群龙无首就不可能团结起来孤立中国了。进而,未来四年中国就能先把竞争力下降的美国传统盟友分化瓦解了,比如抢占RCEP先机。

  曾有美媒记者在2020年11月19日的记者招待会上提问拜登:“你在辩论中说过,希望惩罚中国的行为,这是否包括对中国的经济制裁或关税?”拜登的回应是“并不谋求惩罚中国”,而是要确保中国明白“必须尊重规则”。显然,拜登不会放弃对待中国的强硬政策,只不过骑具体方式比川普“乱打王八拳”较有“章法”而已。拜登已扬言自己上任第一天就会让美国重返世卫组织、《巴黎气候协定》与反恐“统一战线”,与美国的传统盟友站在一起“确保中国人能理解一些明确的界线”。拜登的此类言论无不散发露着尼克松等民主党建制派大佬“1999不战而胜”式意识形态气息,与川普的冲动风格彻底决裂。既然要延续民主党建制派“重新制霸”的野心,拜登会用何种方式落实?其发言中已显示出两点:一是拜登应对中国挑战的重点将是聚焦增强美国的竞争力,对内整合其传统优势以充分发挥其相对于中国的若干特长。沿着拜登的这个思路则不难推断,美国将进一步鼓励制造业回流,但重点是扶持美国的大企业进一步控制国际市场上游产业链,同时进一步限制对中国经济转型升级意义重大的高端产品出口。在此基础上,拜登会鼓励国内提高石油开采数量并加大出口力度,力争在未来一年左右国内疫情趋稳且全球经济转向复苏之际取代沙特而升级为全球最大的能源输出国,直至将石油美元霸权的控制权回归美国本土。二是拜登强调“更新美国在海外的联盟与领导力”,组建更靠谱的国际反华联盟。但拜登也承认,以美国目前的实力,使用和平手段是不可能对中国造成致命打击的,因此该合作时美国还不得不向中方示好,这就为中国的亲美派“东山再起”提供了可能。拜登想让美国“内外兼修”,其实中国也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对内继续深化改革,增强经济内循环,加强科技自主;进一步加快对外开放,在“一带一路”、RCEP等框架下重新布局经济外循环,通过互利共赢扩大世界经济统一战线。拜登任内的大国博弈将不再局限于中美两国之间,并不是所有的国家都能接受美国的“卷土重来”,尤其是土耳其等“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至于一线大国,除了俄罗斯会延续普京的外交政策,欧盟在反华问题很少是与美国铁板一块的。在周边地区,中国应主动创造条件争取日本、韩国与东南亚国家携手发展经济,在疫期全球经济大萧条的背景下靠区域经济一体化报团取暖。平心而论,美国曾是一个伟大的国家,现在也能在很多领域保持全球领先,中国应尊重任何国家的发展与强大的愿望,但前提是不得损害中国的领土、主权与发展诉求。既然拜登把中国视为美国最大的竞争对手而把俄罗斯视为最大的威胁,而且叫嚣不惜采取军事手段处理大国关系,未来四年中国就更有信心在自尊、自强的基础上组建反美统一战线了,尤其是普京已断言拜登对俄罗斯“没有最坏只有更坏”。

  川普曾在2020年10月25日的亚特兰大“黑人经济振兴”主题活动上扬言:“民主党每次大选前都会给你们承诺,但上台后就把你们抛弃,这个你们比谁都清楚。”川普当日宣布的一项“白金计划”表明,“这就是美国黑人的契约……如果你们给共和党投票,我们将为黑人社区创造300万个工作岗位。”该计划还包括联邦政府向给黑人企业提供贷款的机构投资500亿美元,将三k党和antifa列为恐怖组织,将6月19日美国奴隶解放日定为联邦假日,等等。板凳(拜登)压床铺(川普)之前,美国华人把票投给了谁?这是一个因人而异的问题,“挤公交车定律”在美国的华人、黑人移民内部造成的分裂大同小异,挤上车的排斥眼看就要挤上车的似乎早已是植根于人性深处的“普世价值”。《环球时报》记者为此采访过四个美国华人,其中有两名“川粉”与一名“拜粉”,还有一名对两位候选人都“不感冒”的“佛系”华人。他们身份不同,想法各异,针对此轮美国大选的书评大致能勾勒出美国华人的政治取向光谱,甚至能在某种程度上映射美国社会的分裂趋势,从而为中国在美国境内发展统一战线提供参考。

  川普在过去的四年任期内将美国从资本主义阵营的“带头大哥”退化成了一个“孤家寡人”,对于中国发展反美统一战线而言无疑是个好事,尤其是中国境内的亲美派一度不得不集体失声。川普在主观上绝对是希望能“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如果美国选民能不以成败论英雄,川普让美国的制造业与海外投资回流空心化的本土“铁锈州”无疑是煞费苦心的,但“资本没有国界”,川普爱美国不等于表美国的资本也爱美国,川普的这种单相思到头来只能是化为南柯一梦,何况还有民主党在后面使绊子拖后腿?!再以疫情为例,美国抗疫不力,川普自然难辞其咎,但如果没有民主党恶意从中作梗,美国的疫情绝不会失控到今天这个地步。毋庸讳言,在美国最不想抗疫的绝不是川普,而是拜登等民主党建制派政客。民主党早在2020年1月31日川普宣布禁飞时就是全面反对的,川普要加强疫情防控,纽约市长白世豪却跑到法拉盛餐厅大骂他“防疫过度”,众议院议长佩洛西更是号召美国人民扎堆外出聚餐……到了2月底,川普签署2.2万亿美国抗疫救助法案,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则“非暴力不合作”,故意一拖再拖。3月初洛杉矶宣布“紧急状态”,但加州民主党政府主办的马拉松大赛照办不误。到了3月底,川普建议封锁纽约,但该州民主党州长科莫说他是在向联邦宣战……试看美国的政党恶斗,哪怕其代价是毁掉整个国家,驴象政客都不会皱一下眉头,包括美国人民在新冠病毒的肆虐之下越死越多。就这样,在民主党的各种扇阴风点鬼火的骚操作之下,美国的疫情防控每况愈下,而极具讽刺意味的是“当选总统”的拜登居然扬言“首要任务是控制疫情”。不难想象,现在为拜登当选正统欢呼的美国选民更会以为美国抗疫不力责任全在川普,换成拜登很快就能力挽狂澜了。显然,这样的“拜粉”是大概率要失望“转型”的。随着“川粉”持枪上街闹事以示对川普下台不满,不出半年,民主党的支持者(尤其是桑德斯的支持者)很快就会怪自己当初眼睛瞎了。如果说川普当总统对美国来说还算得上带有喜剧色彩的悲剧,拜登当总统后美国就只能剩下悲剧本身了。川普无法“让美国再次伟大”,拜登更不能,反对控枪的“川粉”不是吃素的。至少在抗疫问题上,拜登不可能比川普做得更好,川普的支持者在未来四年一定会更频繁、更激烈地发动街头暴力。就算民主党建制派有能力、有物资、有决心力挽狂澜,早已严重撕裂的美国社会根本不具备一夜之间上下一心抗疫的可能性。川普竞选连任的选票高达7000多万,“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失意的“红脖子”不可能任由川普的“决不妥协”表态半途而废。拜登目前还沉浸在胜选的狂喜中,但川普换部长等“挖坑”大手笔早晚会让他回过神来,目睹日增100000+确诊的疫情数据与军事冒险恐怕只能强颜欢笑了。美国的此类悲剧还会持续多久,还会悲剧到什么程度,还会殃及哪些“池鱼”,这些都很难预料,好在对于中国的吃瓜群众来说,吃瓜是不要本钱的,中国人民要做的只是准备好板凳隔岸观火而已,但中国的有关部门在反美统一战线问题上绝不该有丝毫的放松,尤其是在拜登对中国的和平演变注定要变本加厉的前景之下。无论拜登如何调整对华政策,有一点是值得中国的亲美派反思的,那就是以为拜登当选正统能让美国减轻对中国的敌意的想法是幼稚的。如果说川普是真小人,拜登则是不折不扣的伪君子,较之于绝大多数民主党建制派政客只会“姜是老的辣”。未来四年拜登对中国的和平演变策略“转型升级”是可能的,但中国的亲美派幻想拜登减轻对中国的和平演变压力则是无异于缘木求鱼。川普刚已上台就一脚踢开的TPP会不会被拜登重炒冷饭?中国的亲美派说了不算。当然,总的来看,极有可能只干一届的拜登当选对中国利大于弊,四年一度的“人走茶凉”导致美国对华政策的连贯性严重不足而“行百里者半九十”的可能性很大,但从长远来看这更是中美两国综合国力此消彼长的大势所趋。随着新冠病毒在美国本土的进一步肆虐与“川粉”的进一步折腾,拜登大概率要在对华政策上“收缩防守”一阵子,至少民主党既然承诺了要把控制疫情当成未来四年美国政府要完成的“首要任务”,做到做不到姑且不论,装装样子还是必要的,这就给了中国相当长的缓冲期,但也会给中国的亲美派更多的“回旋余地”。相比之下,中国在国内发展反美统一战线将越来越难于在美国本土发展反美统一战线,所以“办好自己的事”(尤其是为经济内循环扫清贫富差距等国内障碍)将是其重头戏。根据现在美国日退一步而中国日进十步的态势,等到美国把疫情治理得差不多了,拜登大概只能远远看着中国“弯道超车”的车尾灯了。

  川普在竞选连任期间曾发推特扬言:“如果拜登赢了,中国就赢了;拜登赢了,暴徒就赢了;拜登赢了,无政府主义者、纵火犯和焚烧国旗的那些人就赢了!我竞选连任,就是为了让就业机会和工厂回到威斯康星州,把暴力罪犯关进监狱……”川普的此类预言会否应验,对于中国在美国本土扩大反美统一战线而言无疑将是一个重要的参考指标。当然,更重要的是川普会否煽动其支持者“兑现”此类预言。民主党曾指责俄罗斯“干涉美国内政”,中国不妨对美国本土的政局变故的反应“外松内紧”,尤其是在反美统一战线的海外布局方面。

  无论在美国还是中国,光怪陆离的意识形态阵地从来都不是能让社会边缘人望而却步的“鬼城”,谁想懈怠都将难逃一夜之间鹊巢鸠占式统一战线攻守易势。中国的下一代在意识形态阵地上的表现将是“后浪”还是“佛系青年”青出于蓝,对比三十年前苏联的“下一代”的言行也许能让中国的有关部门清醒一点。拜登执政后能否在中美两国之间抓统战展开意识形态战线积极防御,中国“把自己的事办好”能否以让本国的下一代主流不再“佛系”为重头戏将是一个要点。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