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博文精选

当代世界知识性大恐慌和深度精神危机(4)

作者:谭伟东 发布时间:2020-11-19 11:06:15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后启蒙时代新启蒙

六、怎么办?如何克服这种知识恐慌和深度精神危机

  我们当然不会天真地认为,知识和精神恐慌与深度危机是人类意识、文化、学术和精神自身产生和发展着的。那种认知和诠释完全是前马克思的,甚至是前费尔巴哈与黑格尔、康德,甚至可以说是前哈林顿的。马克思在给魏德迈的信中早已庄严地声明,发现阶级斗争不是他的新贡献。资产阶级学者在他之前早已发现了它。他的新贡献是证明了如下三点:阶级斗争仅仅是同一定的历史阶段相适应;阶级斗争必然导致无产阶级专政;这个专政不过是达到无阶级的一个过渡。

  马克思以后的思想学说和认知方式,自然懂得,当前的全球知识性大恐慌和深度精神危机,其本身既是现实的世界物质生产方式、经营方式、管理方式、消费方式、分配方式和统治方式的直接反映,又同时必须在这些物质现实世界的改造中才能得到最终的真正克服。

  当前的这种知识大恐慌和深度精神危机,首先是过去四十年全球性的新自由主义、新保守主义、第三条道路、民主社会主义和新民粹主义及其社会运动,并高度集中表现在虚无主义(历史虚无主义仅仅是其表现之一)思想运动、社会运动和历史运动,并在经济领域彻底完成的表现。其次其实质上是社会主义伟大的历史发展世界范围内的受挫和退却,近代社会以来资本主义、帝国主义全面彻底的完成马克思所说的“精致化的野蛮”的最后展开。

  美国是近代以来西方世界的盟主,资本主义-帝国主义的大本营,自由世界的旗帜和现代化的集中代表。因此,这种知识恐慌和深度精神危机,也就必然以美国为代表,并在美国社会表现得最为清晰可见:首先其表现为美国当下的政治危机、宪政危机、法律危机、道德危机和上层建筑危机。美国政治道德的堕落,被特朗普的拒绝承认败选(普选和投票人双重败选)、拒绝和平权力移交、煽动和制造政治动乱,更为其执政团队谣言满天,欺上瞒下,瞒天过海,退群和搅局并行,恶霸式的交易艺术谈判,欺行霸市的南霸天式经营,唯我独尊,任意打压一切反对自己的人和势力,把治理国家当成他私家小朝廷的荒谬绝伦的游戏,以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孩童意识和行为,主掌白宫大权,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面对如此恶劣的政治恶棍和经济小丑,美国法制、宪政、民意却毫无办法。社会彻底撕裂。在如此水深火热的新冠疫情之下,美国人民饱受这等政治危机和应对疫情的完全放任自流和彻底的不作为。而一向民主自由的美国,却没有办法加以制止。

  曾几何时,罗尔斯试图依靠他的两个十年磨一剑的《正义论》和《政治自由主义》,可谓殚精竭虑地试图为多元文化和社会的美国和西方,找到一条长治久安的正义支柱和重叠共识锦囊妙计,也包括克林顿、吉登斯们的第三条道路,更不消说《华盛顿共识》了,如今还有什么福山的历史的终结之丝毫影子吗?

  美国的危机绝不仅仅表现在政治方面,其在经济层面,早已变成了美国病、美国产业空心化、美国式财富虚拟和经济泡沫化、美元神灵化、美国国家独特破产繁荣,亦即格林斯潘的非理性繁荣的奇特演示了。

  新冠疫情的真实冲击,打破了全部西方经济学的任何学理和教条。显示出如此的一个低阶扰动,却会造成超过世界大战的经济冲击,从而表明西方所谓现代化和后现代化的繁华,完全是假象和虚无性质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征兵5600万,2600万丧生。第二次世界大战,全世界的直接损失更大,更为惨烈。然而,无论同上次金融海啸,上世纪大萧条和两次世界大战相比,没有任何一次世界大危机,各国在如此短的时间里,竟然投入了数十万亿美元计的天量救援。在这样的强刺激之下,美欧经济,整个世界经济竟然依旧如此疲软,说明世界经济,美欧经济的结构体和根本生态体系,出现了大麻烦和大问题。世界经济,美欧经济的极度脆弱性,已经构成了最大的系统性风险。其更是带有致命性的。

  这种知识恐慌和深度精神危机,更在美国表现为社会焦虑,社会失信,社会不确定之上。而更为严重的是,表现在美国的彻底的无情的社会撕裂上。其已经远远超出党派利益之争,意识形态较量和阶级阵营或者社会阶层的对峙了。托克维尔当年考察美国,所发现的美国大大不同于欧洲旧大陆的没有贵族遗老遗少,没有皇亲贵胄,没有历史包袱,轻装上阵,社区民主与自决的新国民气象,早已经荡然无存。美国社会无法找到和解和共识的途径。政治家堕落为政客和小丑。企业家堕落为奸商和招摇撞骗者。经营者堕落为特朗普式的瞒天过海的交易艺术刷马戏的跳梁小丑。

  世界与人类的希望在中国,在亚洲。中国和亚洲的伟大复兴,正在一步步变成世界未来的伟大灯塔。中国梦和亚洲历史复兴,会借助于中国双循环和一带一路的布局,借助于RCEP和上合组织的扩充等途径等等,甚至可以从中国的华为、华西村、南街村等一大批这样的微观单位的亮丽业绩,而不断得到展现。

  七、知识系统重构和伟大的宏大理论

  人类亟待教育革命、知识革命、伦理革命和思想革命。全世界的当代人类之文化大革命,从近代以降的摆脱神本主义、神道设教、迷信与宗教战乱,砸碎政治专制和独裁,抛弃文化专制与大一统,开启彻底的理性主义的科学革命与技术革命的经验主义,直到主体性凸现,人文价值鼎立,而一步步演化到呈现出当下的急功近利,一盘散沙,丧失共识,和最小公倍数降低为零的可怕境地。由此,而必须在新的启蒙和全人类的集体严肃的大反思之下,完成一次真正的文化上的大变革、大革命、大进军。

  科学精神的本质是批判性的,反权威性的;科学体系的根本性的特征是其自身开放性;科学价值的最高品格是实事求是,公理-公道诉诸,自澄明性的追求;科学结构的基础是内在一致性地自动自洽之动态演进与发展。科学的纲领在本质上自然就是实践的纲领,实践检验和动态反馈调整的认识路线和真理标准,因此就必然是始终不断的辩证法系下的革命和否定,包括自我批判和否定。

  由此可见,科学和技术本身,除了其先天的并不自行纳入价值判断而外,在任何一个层面之上,都同当下的文明异化格格不入。都同未来的真正伟大的文化大革命的高度完备的科学与技术系统,及其奠之于基础上的更高阶文明不相冲突。

  科学史上的从哥白尼、伽利略、布鲁诺,到居里夫人、爱因斯坦、普朗克,中间包括达芬奇、牛顿、莱布尼兹、欧拉、拉格朗日、拉瓦锡、门捷列夫等等西方伟大科学家,更应包括东方中国的墨子、张仲景、祖冲之、张衡、孙思邈,中至郭守敬,下至李时珍、徐光启等伟大的科学科学家先贤,他们崇高伟大的品行与人格,足以彰显出科学与技术内在的精神品格。

  以市场、商务和俗世界的物质利益价值为唯一价值,出现赢者通吃的彻底堕落的当前时下的价值排序,是彻头彻尾的无良反动的和自感堕落的价值排序。

  人类文明所创造的种种诸如宗教的神圣价值、文学品位价值、艺术赏玩价值、学术研究价值,人类的一切道德追求和人文精神,德行与操守等方面的历史传承,同市场、货币或者金钱所形成、表现和反映出来的市场价值与价格,经济直接核算与成本层面的价值与影子价格相比,是属于更高阶的价值的。

  市场交易行为是在人类社会大家庭里的种种其它价值,诸如高尚、公平、正义等的价值约束之下,和相应的制度与礼尚往来的习俗与风尚约束之下的非人格化的往来场域的金钱-价值规定。金钱-财富必须无条件地被制约在道德、文化和文明的所有其它价值之下,而不是相反;无论是商人、学者、政治家、军事家,其首先必须是位仁者,而仁者爱人。人类社会永远也不能像曹操那样搞所谓的唯才是举,更走向极端化:“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而是必须行德才兼备之道,以德统才。

  人类社会与文明是一种自我指涉的系统,其是自组织、自洽和自我再生产的体系和系统。系统控制论的著名定律就是商增加原理,就是垃圾进垃圾出。这就要不停顿地同系统的死寂趋向作斗争。与此同时,系统和环境之间的物质与能量乃至信息的交换,放进去什么样的东西,或者说投入什么就会有什么样的产出,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这样的自产生、自动平衡的系统,要求人类社会绝不可以靠最低级的庸俗最低价下的直接的物质利益这样的市场法则的价值,作为整个社会的价值规范和指导原则。

  文明体系之诞生、存在与发展,要求与必然产生多级价阶的价值规范。马克思的唯物历史观和社会发展运动法则,说的是关于对人类知识与文明的研究和根据建构,或者历史发展研究的一切出发点、标准,必须从研究物质生产方式的演进中得出,而不是凭借在纯逻辑、纯猜想、纯概念,依靠在纯象牙塔里的论争和思辩,例如像霍布斯的利维旦、斯宾诺莎的“自然上帝”、康德似的形式科学、费希特的自我、黑格尔的绝对精神等等这类变戏法的“辩证法”,或形而上运动,而得以产生。但他绝无此意,即人类只能和必须在可怜、无聊、卑微、自私的物欲,物质利益的坑蒙拐之下,在私有制下的竞争轨迹和一切人反对一切人的所谓分工交易的价值形成中,实现所谓的富裕和现代化。恰恰相反,马克思冀望和描绘的是彻底地砸碎旧有的奴隶般地服从旧有的分工体系,从而人获得自由而全面的发展。人之真正成为“神能大全”一样的共产主义的新人。

  人类要完成这样层级与意义上的文化上的伟大变革和革命,必须也会在其实践中创造出相应的宏大理论。

  这个意义上的宏大理论,可以在如下的框架下对其加以大致地加以描绘如下:

  首先必须针对所谓现代性的为了突出主体性,而造成的主-客体两分法这种硬性所谓科学性的价值上的割裂,进行本真性的彻底还原,必须在反现代的高度发达的分科教育、知识分工的条件下,在教育和学科知识上,逐步创造条件,先在横断、交叉、边缘学科上出击,进而在专业、分域和通识通才教育上,实现教育革命。这就是说,碎片化知识,封闭式学院,专业化人才和大批量生产造就的培养模式等等,都必须逐步加以抛弃或者彻底改造。

  人必须是全面的完备的完整的人和人才。当然,其可能某项目的更见长。

  而与此相应的宏大理论,则不是以往的哲学包罗万象,作为世界观、方法论意义上的科学突破,而是类似于大历史、大科学、大价值、大文化类的知识体系。《时间地图》、《资本论》、《万物简史》这类百科全书式的大构造和知识范例,就是已有的代表。沃勒斯坦的《现代世界体系》还达不到这样的水平。而哈佛、普林斯顿、耶鲁、伯克利、剑桥、牛津等学校名校现行的初级的大学范式的通行初级教育,其学术层级和教授智能都还太低。欧美国家一些畅销书作家,世界史和大尺度的科普读物,有太过简易和缺少足够的深度与广度。但是这已经是好的开头了。

  其次宏大理论的最大的关节点,必须是如同约纳斯所执着追求的必须彻底打通“是”和“应该”之间的通道,把实证研究和价值规范学说有机而科学地结合在一起。必须做到伽达默尔的涵括“理解”、解释和实现(实践)三位一体的,也就是中国东方的知行合一,必须实现马利旦的本着人类对知识的先验渴望,对“形而上”的不可遏止的渴求,实现中国古典智慧的天人合一,必须实现麦金太尔的《追求德性》这部大作中提出的重塑道德尊严和价值最高地位,把一般实证知识和数术等手段与功利性的知识,放置到其应有的低下调节领域中去。

  第三宏大理论的本体论、认识论、知识系谱、德性体系、价值设定、实践纲领等等,都必须做谨慎、科学、严肃,特别是真正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批判分析、研究和筛选,和人类整个历史借鉴的全景式的系统性的批判和筛选。这个任务的确十分庞大和繁杂,这种批判,决不是康德三大批判是那样形式化的,不是黑格尔的虚构历史的精神运动或者绝对精神的逻辑运动,不是西方现代科学系统的一般性质的前科学的概念性批判,和现实主义的所谓悬置现象学的所谓悬置,而是要向马列毛主义经典作家那样,完成真正意义上的由少数人统治的知识系统,向多数人专政的知识体系,并最终走向人类解放的世界一体化的大同之世的人类知识之彻底全面的批判与革新。

  第四宏大理论的完全的知识结构和指向,必须也只能是指向人类解放,人民主权,人性自由的历史主义的自然主义。其必须把人类所有的历史阶段和全世界的伟大创造,统统吸收进来,同时像马列毛主义一样,宣称并真实地始终处于开放系统状态,随时随地准备吸纳新的合理的成分,彻底杜绝封闭、僵化的旧有形而上学弊端,又同时彻底克服人类这次西方化的现代化所遗留下来的知识障碍碎片化的问题,使得哲学、美学、伦理学、逻辑学、科学,同知识体系,同技术、产业、艺术活动、社会行为,同全部的人类文明相协调或者说协同有机地成长与发展。

  作者:谭伟东 中美战略研究院总裁兼院长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