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博文精选

陈俊杰:拜登入主白宫将促成中国公知“复兴”?

作者:陈俊杰 发布时间:2020-11-10 09:53:45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当今中国的公知群体既有极左翼的也有极右翼的,前者想回到文革时代,后者想回到苏东剧变时代,介于二者之间的温和左翼公知与温和右翼公知则界限模糊、立场摇摆且不善于哗众取宠吸引眼球,所以不在本文的批判之列。

  善于放冷箭、割软刀子、扇阴风点鬼火的民主党再次执政,长期受其豢养或误导的中国公知会不会借势卷土重来?其实,公知从未离开心中国的舆论场,只是由于特朗普对美国左右建制派的搅局而一度式微,这一次也不可能是他们“复兴”的契机,他们能做的顶多是回光返照争取最后一搏,直至见光死。

  中国公知身上的奴性或犬性都不会被美国政治变迁牵着鼻子走,更不会忠于美国的哪个党、哪一派,而是忠于其心目中早已神格化或鬼格化的“意识形态极端化美国”。就像中国历史上的很多反动文人表现的那样,无论是谁入主中原都能像变色龙一样向谁俯首称臣。喜欢特朗普的中国公知在拜登“即位”后仍会奉其为精神教父,区别只是或沉默或喧哗,中国的极左、极右公知只是“咬”人“风格”不同而已。特朗普执政期间中国公知的集体衰落从根本上看都是中国的崛起与美国的衰落合力使然,“发展才是硬道理”,特朗普的东施效颦无论经过多么精致的措辞、严密的逻辑都编织不出新中国的发展奇迹。对中国公知而言,呈现在纸面上的经济数据飙升并不可怕,反映在人民生活质量的经济数据渐涨才真正足以让他们胆战心惊,这就是民心所向的“硬道理”!就发展而言,西式道路不是唯一的选项,甚至不足为训。中国的崛起推进了老百姓国际视野的扩大,中国人民再也无须通过公知去了解“彼岸”,原来中国公知口口声声的各种“彼岸”并不梦幻或离谱。中国的崛起还促成了老百姓心态上的变化:看到对其他国家的照单全收或全盘否定,中国人民不再迷信,而是学会了质疑与辨别;看到其他国家的劣势或优势,中国人民不再自负或自卑,而是胜不骄败不累,相信自己也能拿得起放得下。中国的崛起更刷新了老百姓对美国的认知:原来美国竟然会联合盟友打压中国的一家民营企业。美国的衰落世人共睹,贫富分化、阶级矛盾、种族冲突、信仰撕裂在新冠病毒的冲击下进一步动摇了美国的国本,特朗普借助令美国人民骄傲的民主制度上台,这本身已是美国走向衰落的表征,其单边主义的外交政策则只是美国内部矛盾的向外延伸罢了。特朗普绝不会是美国两党制建制派内部的最后一个“疯子”总统,桑德斯的拥趸终将举起马克思、列宁、毛泽东的头像“升华”美国特色街头运动。美国的现实狠狠打脸中国公知,但他们不敢要求主子做任何“改良”,拜登升级、考虑到、希拉里的对华政策后以后对中国公知打脸会更多。中国公知或跪或躺等着挨打吧!美式民主政治的弊端在新冠病毒“全球化”期间进一步暴露,靠资本主义的方式不可能解决资本主义的问题,靠民主政治的方式也不可能解决民主政治的问题。美式民主政治在苏东剧变后一度成了全世界的榜样,但随着新冠病毒“全球化”期间社会矛盾进一步被激化,美国特色民主政治日益极化,直至美国特色街头运动积重难返。试看拜登即将接管的美国,左的一个比一个左,右的一个比一个右,“LGBT”这个组合的字母越来越多的同时则是极端反对“政治正确”的人也在增加,而权力的伺食者为了巩固自己的阵营又巴不得这把火越烧越大。新冠病毒与特朗普主义的叠加效应导致美国的社会矛盾不再是一人一事,极化政治下选举的领导人不可能从根本上推翻这个成就其政治前途的既定制度。资本家更不可能从根本上推翻这个方便其以钱生钱的既定制度,尽管驴象两党都已无法弥合美国社会的裂痕。此即“阶级局限性”,体制内换多少政客上台也免不了还会有幺蛾子让中国公知“拍案惊奇”的“怪现状”。拜登上台后能做的只是尽可能地粉饰乃至压制美国的社会问题。如此一来,从沉默转向喧哗的中国公知就得更辛苦了。过去美国的社会问题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严重,中国公知只要造个谣、吹个牛就能神化或鬼化美利坚,但随着美国社会问题的加剧,中国公知将不得不花更大的力气替主子歪嘴和尚吹火了。由于中国公知的话术体系长年难见更新,说服力大不如从前而越来越难刁买人心。现代意义上的中国公知话语体系最早可追溯到20世纪80年代,而真正形成体系则是在21世纪的头十年,但四十多年过去不加更新而沉迷于三板斧“一招鲜”,亦即民族虚无主义、历史虚无主义加精神推墙主义。民族虚无主义延续了清末的三个“不如人”(中国的器物不如人、制度不如人、思想不如人)而不得不连续革命或渐进改良,历史虚无主义基于民族虚无主义否认中华民族的文明史、近代中国的革命史与新中国的建设史,精神推墙主义则是他们在前两种思想的指导下对解决中国前途问题的具体主张,即认为中国要直接或间接地文革化或苏东剧变化,推墙的立场一致但又方向相反而已。然而,事实胜于雄辩,新中国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历史性飞跃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由之路!中国公知的谎言被一个一个戳破,在中美两国的一系列事实面前还能剩下多少力气卷土重来?他们能做的只是苟延残喘,而中国经济的发展则让中国人民见证了一大批外交人才的“财大气粗”,而科技手段的更新迭代更让中国人民方便接触其他国家或地区的信息,老百姓的相关认知已不再要靠中国公知来定义。新冠病毒“全球化”让某中国公知对印度的赞美沦为笑柄,台湾“名嘴”的反智言论成了大陆吃瓜群众的嘲讽对象,把北京“西二旗”当成日本地铁站吹嘘的古墓派公知手法反而平添了中国网友茶余饭后的谈资。中国公知仗着信息不对称的优势给中国人民洗脑的时空环境不可能再“复兴”,他们若再不更新骗术就不够中国网民“玩梗”了!越来越多的中国人亲眼看到或亲身体会了中国公知口口声声的“西方世界”的真想,有机会亲自将中国与其他国家对比才会对当今中国的崛起越来越自信而对中国公知的欺世盗名越来越不屑,反击中国公知的老旧手法也就越来越得心应手。新冠病毒“全球化”的世界各国“浮世绘”让中国越来越有底气向全世界提出自己的主张,中国公知在国内无法再替老百姓定义世界,更没资格面对全世界代表全中国人民!中国公知一呼百应掀起舆论波澜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中美贸易战期间中国公知的推墙言论影响了中国对美国的反击吗?香港特区爆发美国支持的暴乱后,驴象两党联合起来对华发起舆论攻势,中国左右两极公知里应外合发动“颜色革命”,但结果呢?2020年初新冠肺炎在武汉爆发,中国公知配合西方势力对中国污蔑栽赃,但他们的摇唇鼓舌对中国抗疫政策影响甚微,到头来反而坑惨了很多国内大号公知。中国公知的套路越来越不得人心,除了长期培养的脑残粉已基本上失去了左右中国舆论场的能力,连续经历几次大规模的舆论战后还要焦虑中国公知死灰复燃则是太高看他们了。公知是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将起未起时的特定产物,必将随着中国社会的持续进步而加速消亡,这是历史大势,对此要有战略上的自信;中国公知不会甘心退出历史舞台,这就要求中国人民随时准备反击他们,对拜登任期内中美两国的意识形态战术对峙切忌掉以轻心。公知猖狂的年代中国的前途命运尚且掌握在中国人民的手中,在公知式微的年代还要测验他们窃国欺民的本事吗?中国的崛起让公知失去了生存空间,美国的乱局则让公知越来越难为其粉饰。中国公知的掩耳盗铃、不思进取正在遭到中国人民的唾弃,日益自信的中国人民完全能对全世界发出自己的声音。加上新冠病毒在美国进一步蔓延,中国公知“复兴”的可能性越来越小。

  中国网民对特朗普与拜登的评价有一个神奇的比喻:左冷禅与岳不群!特朗普对中国科技的打压像左冷禅那样摆到台面上说明,拜登则极有可能像岳不群那样玩阴的。特朗普对颜色革命不那么热心,甚至对美国中情局在香港的一错再错非常生气,曾公然勒令其特工撤出香港。特朗普的此类“疯子”让中国公知一片哀嚎,拜登等民主党大佬等久负盛名的伪君子则是中国公知的精神领袖!

  中国公知非常热心于对他国特别是在中国复制文革或颜色革命,而美国民主党给他们送来的狗粮一直很足。但拜登不可能像特朗普那么直接的肆无忌惮,而是极有可能表面上“政治正确”而背后下黑刀。阴险、虚伪、狡诈、两面三刀的民主党建制派更难对付,更重要的是拜登的当选立即激活了中国公知,尤其是特朗普任内蛰伏的中国带路党。拜登的选举人票领先特朗普不久国内微博上就突然冒出了一大批整齐划一的对美国民主党猛舔腚的内容,文案惊人的一致,就向国内常见的“通稿”!第一类是伪装成娱乐、电影博主的,第二类是伪装成地方博主的,第三类是伪装成科技博主、旅游博主、读书博主的,更有国内公知干脆给自己换一个“军事博主”或“快递服务”的账号。以上三类的隐蔽性都很强,放在平时是很难被发现的!但这类人往往能在最关键的时机耍黑刀。第四类是大大小小的个人账号,有的是平时什么也看不出来,有的则是平时就有视美国为鬼或神的极端言论。有的还是红V大号,一直以鬼化或神化美国为已任,拜登上台后难免又要表现一番了。然后是看上去非常诡异但细想起来才觉得正常的,美国驻华大使馆与美国驻广州总领馆大讲特讲对华“对话”,甚至公开与“察哈尔学会”的“联谊”,声称“重视与中国人民的交流”乃至“寻求成为伙伴的关系”。中国网民一眼就能看穿此类小伎俩,强调与中国人民的交流还寻求成为伙伴的关系不就是要重启中国公知的美狗项目吗?美国民主党又将对中国公知撒狗粮了,至于所谓的什么什么学会的真实身份更不宜代为宣传了!想必中国外交界的有关部门也收到了。美国驻广州总领事馆直接要在中国内地物色所谓的“社交媒体助理”,职责是“收集网络新闻、给线上线下提供方便、编辑主题活动宣传资料、制作宣传册”,等等。显然,这是在公开招收活跃在中国社交网络上的中国公知!中国人民以前在网络上能看到的发“通稿”的账号大概率属于这类人,只不过这种公知一度被特朗普抛弃了,现在它们似乎看到了重吃狗粮的“曙光”。美国刚传来拜登胜选的消息,中国就有所谓的“中国半导体协会理事魏少军”发布文章重弹老调了,“国产芯片不应成为主旋律,合作竞争才能发展”?!拜登政府还没上台,美国政府对中国芯片的狙击还在路上,中国政府刚出台发展独立芯片产业的政策,这货居然如此迫不及待的对美国跪舔了!怪不得以前那么多年中国的芯片产业发展不起来!有这种天天叫嚷对美国跪舔才叫“政治正确而反对芯片自主的货还在中国芯片产业圈有一席一地,芯片产业能在中国发展起来才怪!有重要的公知作祟,中国的网络系统能安全才怪,中国的意识形态阵地能安全才怪!拜登上台之前中国有关部门对公知的甄别、登记与清理要未雨绸缪,特别是对隐藏在党内窃取高位、掌握资源而影响力较大的公知一定要及早清理门户,否则将后患无穷!经过特朗普四年搅局,特别是经过中美贸易战、香港暴乱与“台独”持续挑衅,尤其是新冠百度“全球化”,中国网民从美国政府与美国社会那里找到了失去了近二百年的国民自信、大国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与信仰自信等等全方位的自信。中国公知想再出来忽悠老百姓,最后的下场将是被中国年轻一代网民在网上“乱棍打死”!拜登上台,中国公知必然再度兴风作浪,现在只是开始,以后还会更猖獗。在意识形态领域,拜登比特朗普会玩多了,以后有的是用得着中国公知的时机,“Money在向美粉在手,曙光在前头……”中国难免会有一部分网民会对此麻木不仁而再次被温水煮蛙,特朗普作死唤醒的一部分网民又会对布热津斯基式“奶头乐”流连忘返,直至对美国黑转粉。砥砺前行的道路上永远会有荆棘干扰,中华民族复兴的前进道路上永远会有阻碍,但只要中国网民能干好自己的事,中华民族终将伟大复兴。强大自身才是人间正道,美国神也罢鬼也罢,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浩浩荡荡的历史大潮中都只能是挡车螳臂。

  在中华民族悠悠五千年的历史上,历朝历代的背叛者从来不少见,从夏商周到中华民国都莫不如是。中华人民共和囯是当今国际承认的合法执政者,取得的成就更赢得中华民族主流的掌声和支持,但到了当代依然会有背叛者,这些公知以推翻现政权为己任,否定共和国,妄想靠乱华中断历史潮流。公知或左或右或活跃或蛰伏,共同的目标都是推墙,推倒共和国之墙。在历史、经济、政治制度与社会、文化、法律等领域对中国推墙,鱼目混珠美其名“倒逼改革”,或有意或无意地与美国或中国的海外民族败类里应外合。有的公知公然叫嚣复制美国政制模式,有的隐晦自我包装“民族脊梁”,不分左右都将沦为国家发展、民族复兴的绊脚石。中华民族不存在左右之分,内地也不真正存在左右兩派。所谓的左右只是背叛者给自己贴上一层伪装的外衣而已。内地只有亲体制与反体制之分,具体而言还有推墙派(反体制)、骑墙派(墙头草)护墙派(拥戴体制)之分。这种公知不是西方那种的反对派,而是带有政治目的的造反派,同样会危害社会的稳定与安全,与西方的反对派截然不同,汉奸、带路党、砸锅党、沉船派、推墙派不一而足。现在中华民族最却的是动机良好、真心实意为国家与民族的进步奉献的建设者,而不是罔顾国情、民情推倒共和国体制的破坏者。中国邮轮界有必要甄别对中国发展有负面影响的知,是时候整理一份名单立此存照了。关键是要让中国人民认清他们的真面目。政府或碍于国家形象与西方舆论压力而未必去做,以免被扣上打击公民言论自由的帽子。但民间没有此类顾虑,草根本来就是接地气的,实话实说才算正常。从民间角度,基于民族大义建立一份公知卷宗档案很有必要。入选的中国公知资料当然要不断添加,万丈高楼平地起。无论国内外公知如何异议,中国民间的意识形态法庭终将对国内公知建档立案一网打尽,广大自干五都是法官,入档者无是否有罪之分而只有重罪轻罪之判。

  中国公知名单初定如下:茅于轼(公知之父);贺卫方(体制颜色革命的公知领袖);李开复(改海外公知类);崔永元(颜色革命的先锋);袁腾飞(历史颜色革命的主要推手);易中天(历史颜色革命的主要推手);张维迎(经济颜色革命主要推手);吴敬琏(经济体制颜色革命的代表人物);袁立(演员);张千帆(主张中国实行西方宪制);李承鹏(主张中国实行西方宪制);资中筠(主张中国实行西方宪制);陈丹青(主张中国实行西方宪制);柴静(前央视记者);韩寒(网红写手);梁红(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主张中国实行西方宪制);沙叶新(作家);吴祚来(作家);五岳散人(作家);吴稼祥(作家);熊飞骏(作家);鄂烈山(作家);野夫(作家);胡德平(主张中国实行西方宪制);.杨继绳(历史学家);章立凡(法律党);滕彪(作家);.柳传志(虽然位列改开榜,但由于在关键时刻反对预装国产操作系统,以及成立NGO组织泰山会,仍然入选本名录 );任志强(地产商);潘石屹(地产商);厉以宁 (虽然位列改开榜,但由于极力主张企业私有化,仍然入选本名录;梁宏达(电视名嘴);卢麟元(形左实右);周有光(语言学家);吴小平(金融界极左人士);.邱小平(极左官员);黄益平(外国代理人);向松祚(名左实右);杨伟民( 中财办原副主任);盛洪 (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外国代理人);楼继伟(前财政部长,2019年两会继续指责中国制造2025,称一开始就反对);邓相超(社会学家);朱民(银行家);巴曙光(作家);潘露(作家);秦永敏;杜導正(前《炎黃春秋》社長,主张中国实行西方宪制);高晓松(音乐人);李泽厚(自由主义大师);李銳(主张中国实行西方宪制,已故));高瑜(主张中国实行西方宪制);浦志強(主张中国实行西方宪制);刘晓波(从海外公知类迁入,一代文化汉奸,已故);方方(湖北作协主席,“文化白蚁”);张鸣(历史学家);樊纲(经济学家);李扬(作家);孙杰(网名作业本);许庆亮(网名西门不暗);袁伟时(法律党);赵晓(法律党);曹林(网名中青报曹林);胡紫薇(作家);潘家柱(网名赵楚);陈志武(经济学家);陈有西(法律党;)何鹏(网名大鹏看天下);李剑芒(网名李剑芒的小号);薛必群(网名薛蛮子;袁裕来(网名袁裕来律师);徐昕(作家);信力建(作家);冯玮(经济学家);赵士林(经济学家);闾丘露薇(记者);于建嵘(经济学家);孙海英(演员);何兵(演员);金毅(网名克里斯托夫-金);夏业良(网名夏业良七世);潘婷(网名诗人潘婷,素素);许章润(主张中国实行西方宪制和平反六四);沈志华(外国文化代理人);董大焕(经济学家);王晓磊(网名六神磊磊);郎咸平(造谣德國工业4.0,刻意带偏中国发展);马立诚(人民日报社主编);余桂圆(中国国家中小学教材组编写组长);张五常(反中国政府历史悠久,现因逃税被美国通缉而失踪)……

  知识本身是中性的,不偏向于某一方,但知识分子是有主张的,不同的知识分子有不同的倾向,有的主张公权更多地对社会干预,有的主张更多地发挥社会的自主功能,兼顾政府“看得见的手”与市场“看不见的手”的各自功能则是大势所趋。从总体上看,除了为邪恶势力张目的为虎作伥者,绝大多数知识分子是本着希望社会越来越好的善意建言献策的。有三种力量左右着当今中国意识形态领域的政见:掌权者、普通人与知识分子。在典型的劣等公共领域的模型中,掌权者是顽固的,普通人是麻木的,知识分子则是骄矜的。正因如此,上述三种力量互相视若仇雠属于常态。公权力视普通人为马牛猪羊而自视牧羊者,视知识分子为麻烦制造者而盼着他们在马牛猪羊当中越少越好。普通人既认为掌权者能在利益分配中捞到绝大多数好处,但一旦遇到麻烦又只会乞求掌权者多分一杯羹;既认为知识分子多数情况下会与掌权者沆瀣一气,但求助无门时又只好央求知识分子替其发声。其实中国的知识分子自古以来就很少敌视掌权者却又难免戳掌权者的蹩脚而让其难受,没有蔑视普通人的意思却又往往自视清高而脱离群众。长此以往,公知这个特殊群体也就应运而生了,这是复杂的历史遗留问题。

  自五四运动以来,中国人民常能听到公知放言“中国人需要启蒙”,他们当中只有少数主张文革式“启蒙”,绝大多数则认为只有西方启蒙运动才是真正的启蒙,中国人民甚至为此而不惜被西方国家殖民三百年……这些不止是谬论,更是陷阱。拜登上台后中国有否必要重新审视改革开放以来的启蒙教育政策?西方人的启蒙特指文艺复兴运动的反神权精神与树立科学精神与理性精神,这些主张对于西方摆脱中世纪黑暗时代的确发挥过重要作用。事实上,中国从三千年前的西周时期已开启灭巫法运动,中华文明就是建立在消灭殷商巫法文化基础上的理性文明。这种理性精神一直是主流文化,较之于与印度、东南亚、欧洲启蒙素材更为突出。中国科技落后于西方也只是近以百多年的偶然现象,与科技发展历史环境有关而与是否经历西方启蒙运动无关。较之于文革式启蒙被改革派打压,中国公知鼓吹的西方启蒙其实是被西方殖民主义洗脑的结果,与改革派没有必然联系。例如,香港的英式殖民地教育地址其启蒙教材将鸦片战争外区为“英国政府帮助中国人民戒烟”!必须承认,这种殖民地教育源远流长,包括日本在台湾搞过五十年,在中国东北搞过八年,德国在青岛搞过十四年。中国曾在西方各类机构的软硬兼施之下办过许多洋学堂,其中也有或多或少的殖民主义色彩。这类学校培养了一大批被洋奴哲学熏陶的中国教民,骨子里不认同中国文化,政治上倾向于站在西方立场看中国问题;但也培养了一些爱国青年,他们被西方洗脑后也有幡然醒悟而反过来带头反对西方帝国主义的,甚至主张学习马克思主义或主张科学救国、产业救国,从而发展为中国一代代革命运动急先锋。中国共产党先驱对马克思主义的传播则扭转了中国的传统文化劣势,但为何同样是接受欧式教育竟然能产生这么大的区别?主要原因有两方面:中国传统儒家教育也以理性思想意识为主要内容,但传到明代已僵化不堪而很难被理性化改造,根本不可能在现代化时代与时俱进而不堪承担中国现代化发展大任。尤其是程朱理学提供了“天地君亲师”的神圣自我意识,但由于无法把个人融入人民整体而只能孤芳自赏甚至沦为颓废的隐士或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伪君子。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让中国人民全面掌握了欧洲最精髓的理性分析工具与意识形态,而且根据中国特色社会历史环境发展出自己的一套强国治国的思想、组织体系,直至中国从一盘散沙的半封建半殖民地进步成有独立主权的人民民主专政国家。由此可见,中国启蒙运动从五四运动气以马克思主义指导到民主革命胜利结束,与西方殖民主义教育没有必然联系。至于儿童启蒙教育则是另一种命题,但也可被理解为“爱国主义启蒙教育”。其中至少要包含三个重要内容:中国美、中国善与中国好。无论意识形态倾向是左还是右,以当中国人为荣而以当洋奴为耻应是中国知识分子的意识形态最大公约数与最起码的公德底线!孩子要从小培养中国特色审美观,孝敬父母、团结家庭、热爱祖国、拥戴中国领袖,不要一开口就以说外语为荣,不要一想吃就说吃汉堡,更不要看到洋人就模仿,必须培养孩子的民族自尊。还要培养孩子以当中国人为自豪而以当洋奴为可耻,没有民族自我意识的下一代不可能自爱,更不会爱同胞。只有中国好,全国人民才能好,孩子个人才能好。个人命运与国家命运息息相关,从小树立正确的国家与个人的关系观念,爱国就是爱自己,保护国家利益就是捍卫自己利益,把国家当成主心骨才能塑造大用之才。

  围观拜登的中国吃瓜群众又当如何应对中国公知?第一,不再把时间浪费在公知身上,他们的胡搅蛮缠只会让你扛起来越来越多的精神负能量,送他一个“滚”字是完美的方法。面对以前中国公知大量宣传的那种虚假消息,欧美怎么怎么好,日本怎么怎么好,你有那个时间一个个去分辨真伪吗?你还会浪费时间到网上去查资料核实吗?那得有多闲?第二,让自己越来越优秀,极左极右公知体都有两个杀手锏,即贩卖焦虑、推卸责任,你会被这样的负能量影响吗?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