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博文精选

陈俊杰:统治者打压书呆子的中国特色

作者:陈俊杰 发布时间:2020-10-10 09:55:25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自从商纣王挖瞎比干的双眼以来,中国各色统治者打压书呆子的手段越来越高明,周武王伐朝歌而商纣王自焚于鹿台的教训无比惨烈却示警有限。

  此前已有夏桀王无道,终古、关龙逄、伊尹直谏犯上,一杀两逃而成汤灭夏,但打压书呆子的手段简单而粗暴的夏桀王只是被放逐于南巢,至今则有史家质疑有否夏朝,甚至质疑杀关龙逄一事有否被后世犬儒大题小做。周厉王无道而遣巫师监听舆论,老百姓因言获罪而只敢“道路以目”,召公发出“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川壅而溃,伤人必多”之警告,也许是因为召公身世过于显赫,周厉王不纳其言亦不治其“妄议中央”之罪,“国人暴动”后周厉王也只是被放逐于彘。相比之下,周厉王显然不如夏桀王、商纣王残暴,书呆子芮良夫斥其“与民争利”、“爵以贿成”,实则只见工商业者受损而不见旧式贵族坐大,周厉王亦不纳其言又不治其“妄议中央”之罪,周世第十代领导核心“专利作威”之改革同时开罪于旧式贵族与工商业者,至今仍有重大启示。周幽王“烽火戏诸侯”的真相是女婿迫使老丈人翻脸而沦为吃里扒外的西戎“带路党”的狗血闹剧,儒家“人心不古,江河日下”的迂腐史观让褒姒像妹喜、妲己一样背了“红颜祸水”的黑锅,但彼时何以不见书呆子对周厉王直谏犯上?也许是因为被孔丘崇拜的老聃式“中央图书馆馆长”彼时已垄断史家话语,叔孙通式犬儒在东周已成专制羽翼,周幽王“废长立幼”坏了周世旧式贵族豢养的书呆子恪守的陈规陋习才是要害。

  类似于书呆子芮良夫,建文帝身边的书呆子齐泰走到了另一个极端。齐泰,原来不叫齐泰,叫齐德,泰是朱元璋赐给他的名字。公元1384年,齐泰在都城南京考试时考了一个乡试第一名。第二年,他如愿以偿的又中了进士,就这么踏上了仕途。后来有一次,皇宫有一座宫殿因为下雨打雷被劈了,朱元璋决定要去庙里祭拜一下,要选择在朝廷当官当了9年并且一直都没犯过错的官一起陪着去祭拜,而齐泰刚好符合这个条件,就被推荐去了,朱元璋为了图个好兆头,就给他赐名叫齐泰。打这以后,齐泰算是得到了朱元璋的赏识,十年后,齐泰被提拔升了官。朱元璋曾问他可否知道边疆都有哪些将领?结果齐泰能一字不差的全都说出来了,而且都对。然后朱元璋很惊奇,就接着问他各种军中的图集,于是齐泰直接在自己的袖子里掏了出来,现场就简要并且细致的说出了各种图集。在经过这件事后,朱元璋越来越器重他了,并且他钦定的皇帝继承人、皇孙朱允炆也很喜欢他。公元1398年,朱元璋在临死前把齐泰喊了过去,叮嘱他以后好好帮助朱允炆治理大明。在朱元璋死后,朱允炆即位,齐泰受到了重用,成了军队里的一把手。齐泰上位后的第一件事便是上书建文帝,告诉他诸位藩王现在实力强大,对中央造成了极大地威胁,尤其是燕王朱棣的力量更是一个定时炸弹,现在如果不削藩,迟早要出事。建文帝也正有此意,但不知道该如何下手。于是他就综合黄子澄与齐泰两个人的意见,先打那些比较弱小、而且干过很多坏事的藩王,继而打朱棣,最后便可震慑诸侯。刚开始时,削藩削的很顺利,几个藩国相继垮台,藩王或被贬谪,或自杀身亡。总之,达到了目的。下一个就轮到朱棣了,但他以骁勇善战而著名,手下的将士最厉害,而他本身更是军事奇才。但建文帝是个初出茅庐的小伙子,每天接受的都是仁政爱民的儒家思想,温文尔雅。再加上他的谋士齐泰与黄子澄又是个只会理论的思想家,所以在这方面他们不是朱棣的对手。尽管他们的军队数量多,但不会用兵,被削的燕王进军南京,一路杀了过来。此时建文帝非常后悔为什么要听齐泰他们的建议。在大军兵临南京城下时,建文帝火速召回罢官在外的齐泰。但还没等齐泰赶来,南京就陷落了,建文帝生死不明,失去了下落。齐泰听说南京被打下来了,逃跑未遂被抓回了皇宫。齐泰至死捍卫“正统”,与另一个书呆子方孝孺一起被杀,于己于国皆成悲剧。

  类似于反对周幽王“废长立幼”的宪政党,当代中国的法学专家有几个不是挡不住康有为式“法大于天”等西化雷人口号的书呆子?第一,法律是人制定的;第二,法律是在社会中占统治地位的人或集团制定的;第三,法律是在社会中占统治地位的人或集团,根据自己代表的阶级的政治地位的稳定需要与利益维护制定的;第四,在社会中占统治地位的人或集团能制定法律,即能修改法律,废除法律;第五,法律是在社会中占统治地位的人或集团的政治斗争工具;第六,法律至上是书呆子的理想国;第七,案例之一:2003年美国为出兵伊拉克力争联合国同意,力争不到同意依然出兵,借口是萨达姆暗中研制“化学武器”,小布什的军方代言人鲍威尔出示的“证据”在普京眼里更像是一包洗衣粉。

  中国的儒家(无论痴迷旧八股还是洋八股)书呆子如果逆袭成功又能否扭转乾坤?例如,王莽是唯一一个将儒家理论全盘运用到政治乃至于政治改革上的皇帝,唯一一个用行动环节的一切方法恢复周礼的皇帝,也是唯一一个当了全中国的皇帝而不被后世史家待见的皇帝,更是唯一一个成立了新的朝代而他的朝代偏偏不被后人承认的皇帝。历史上的西汉与东汉之间似乎是一个空白,只有起义,只有……他与他的新朝在史书中的待遇连两晋南北朝与残唐五代的短命天子都不如!这一切的奇异现象,来自他在位时的改革。他的改革,是一场从文化到经济、政治的全面改革。他的彻底失败的改革,祸了国,害了己,毁了民,灭了朝。改革而造成如此“祸害毁灭”,他的运气也真的太差了!王莽是个苦孩子出身,他的父亲死得很早,家中很穷,经常吃不上饭,四季的衣服全是破旧的,有的还是亲戚们施舍的。虽然穷,王莽仍然坚持学业,尤其对儒家学说,花了很大的工夫钻研。作为王家的男丁,他是不应这么艰苦的,他的家也不该这么穷的。在西汉时期,从高祖刘邦起就有外戚专权的先例,也就是皇帝老婆家的人主持朝政,皇帝老婆家的人当大官发大财。王莽出生时,王家也是外戚,也当着大官,也发着大财。无奈啊,自己的老爹死得太早,没有赶上好时光。这让王莽常常郁闷得很。不过,郁闷是一回事,不爽是一回事,王莽决不对人说起这一点。一个学习儒学的外戚怎么能在乎这些事呢?研修儒学的人,讲的是修身养性齐家治国平天下。王莽孝顺母亲,生活俭朴,喜爱学习,为人谦虚谨慎,很有礼貌。汉朝时,中国还没有搞什么科举考试,战时用人靠的是战功,平时用人靠的是社会推荐,也就是老百姓常说的口碑。所以,在汉成帝这样一个和平的环境中,要进步首先就要有好的口碑。王莽本身的操守还是过硬的,经得起中央组织部门乃至中央纪检部门的调查,尤其是孝敬老人。王莽有位伯父叫王风,是当朝大将军。听到伯父王风病重的消息,王莽放下手中的书卷,对老婆孩子说:“这些天我不回来了,你们自己管自己吧。”很快,王莽跑到了伯父的家中。伯父王风问他:“你的学习那么忙,平时很少到我这儿来,今天怎么有空?”王莽说:“平时我是只顾学习,很少来看您。但今天我听说您病得不轻,所以放下学业,专门来照顾您。”王凤听了还真有些感动,这个侄儿总听人说很孝顺,看来不虚。王莽的个人生活也完全经得起检验,生活很简单,吃点粗粮穿些布衣,布衣上还时常有补丁。自己的家人,也与他一样,很简朴。有次王莽母亲生病,朋友前来看。王莽的妻子衣衫破烂,亲自倒水上茶搞接待,人们还以为是家奴。与许多所谓大谋私利、大饱私囊的改革家不同,王莽的操守,无可挑剔。王莽的简朴一直到他做了皇帝仍然没有改变,但旧式贵族会放过他的周厉王式“公德”问题吗?

  再如,康有为为了否定封建经典,否定封建正统思想,便宣传自己改制立法的变法主张,把孔子打扮成“托古改制”与“改制变法”的祖师爷,目的是借“古圣”,来论证变法维新的必要性与合理性。康有为集各家之大成,维新变法,君主立宪。打破夷夏之分,实现世界大同;“三世”之说,就是社会形态向高层次的进化;社会进化分三阶段:“封建专制(衰乱世)——君主立宪(小康世,升平世)——民主共和(大同世,太平世)。”康有为作《大同书》,他知道还有民主共和,但当时的清朝应实行君主立宪,这才符合中国的国情。康有为认为,《春秋》是孔子为“改制”而作的书,只不过其中“托古改制”的“微言大义”长期被古文经学派所淹没。康有为的托古改制策略并没有引起以慈禧太后为首的顽固派的同情,反而徐桐、文悌等顽固派大臣纷纷抨击与弹劾他的托古改制思想。戊戌变法只持续了103天便失败了,托古改制的思想再也无人问津。

  归根结底,儒家思想逐步异化为中国的统治者打压书呆子的头号利器。

  何新认为,孔子绝非脑残学者,更不是迂腐的书呆子,也不是所谓的教书匠,这都是后世他的敌人或愚蠢的读书人对他的栽赃或误解。孔子学以致用,并非为学术而学术的傻子。作为军事家,孔子生前既以成功的实战与兵学而知名(所以一些国君不断向他请教军事问题,如卫灵公)。孔子指挥过胜利的实战,即鲁国击败叛乱的季武台之战。其门下弟子如冉求、子夏都知兵,而再传弟子吴起则是战国初期最著名的战神。“三纲五常”是董仲舒的创造(为伪君子朱熹所光大),与孔子学说没有多大关系。孔子本人并不恪守纲常,《诗经》风流倜傥,有偷情也有野合,春情荡漾。他声称“诗无邪”,其实那是他的幽默。在私生活中,他与妻子离婚,几乎接受了南子的勾引,庄子曾打趣他见到南国美少女就与之调情。孔子是非常有人味,而不是那种道貌岸然的伪正人君子。在政治上,孔子多次试图与造反作乱者结盟。孔子离经叛道的这些事迹一一见诸信史及百家言,但许多孔子的“继承者”全然无视,把这些都看作是离经叛道不可置信之言,他们所塑造的那个道貌岸然的孔子才是一个混蛋,是早已被“五四运动”推翻的陈腐偶像孔子。中国古代历史与古典学术虽然深不可测,然而世俗所谓“国学”以及所流行宣讲的大部分是福建文化的垃圾与糟粕!东汉末年的党锢事件、明末的东林党事件,都是儒家结党造成的著名政治历史事件。孔子的先祖为殷商贵族,其本人则是被遗弃于主流社会之外的一个贵族的私生子。童年失父,早年丧母。母亲死后,被埋在野死之所(乱葬岗子)。但当他知道父亲的贵族墓地后,就掘出母亲而与父亲合葬。孔子年轻时曾为鲁国贵族季氏做家臣,干过许多下贱的行业,做过“仓庾吏”(管理仓廪)与“乘田”(放牧牛羊的),后来做过管理工程的小司空。他曾说:“吾少也贱,故多能鄙事。”孔子身材高大,有“长人”的别号,而且据《淮南子》的记载,他精于体育与武术。后来孔子离开鲁国而游学四方,流浪飘零近十年。此十年间,孔子交往了各国贤人,曾拜师老子与子产。他从周朝的都城洛阳收集到一批古代文化典籍,终于成就伟器。他一生学无常师,好学不厌。孔子曾自我评价:“圣者吾不能,学不已而教无倦也。”这些文化典籍,主要即五经“诗经、易经、礼经、尚书、春秋”,以及现在已失传的古乐经谱。孔子“三十而立”,三十岁开始授徒讲学。春秋时,众多私学创设,不但打破了“学在官府”的传统,而且实际上,这些社团也都是干预政治的社团(所以子产不毁乡校)。孔子组织的儒者社团,成员包括各种精英人物以至三教九流人物。儒者并非一个单纯的学术社团,而是一个有政治目标、意识形态以及完备组织体系的政党性团体。春秋时期中国四分五裂,列国争战。鲁国处于四战之地,委曲求存依附于晋、齐、楚、吴等大国。在内政方面,鲁国自宣公以后,国君失去权威,政权操纵在以季氏为首的三家贵族(即“三桓”——季氏、孟氏、叔孙氏三家)手中。鲁昭公初年,“三桓”瓜分了鲁君的财政与军权,后来又驱逐鲁昭公,迫其流亡至死。但三桓家族自己的家内实权,则又被掌控着三家领地、农奴与税赋的一些强悍的家臣(即阳虎、公山不狃、侯犯、公敛处父等人)所控制,从而形成了“公室失政,政出私门,权在家臣”“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的局面。孔子的社团,正是在这种乱世中发展起来的,其政治影响力日益增大。于是齐国、鲁国、卫国以及楚国的许多政治势力,都曾试图争取孔子的支持,或建议与孔子联手做事。孔子也秘密地与阳虎、赵简子、佛肸等野心家交往,试图推动社会的变局。在齐国时,齐景公准备赐给孔子一块领地,但被国相晏子所阻止。鲁定公九年(前501年),鲁定公任命孔子为中都宰,这一年孔子五十一岁,开始从政。“政行一年,四方则之”。鲁定公遂擢升孔子任鲁国司寇(总检察官)。鲁定公十年(前500年),齐国邀约鲁君到齐鲁边境的郏谷举行盟会,意在使鲁国成为齐国的附属国。鲁君命孔子作为鲁国司礼官出席盟会,且作为司仪主持仪式。事前,孔子认为“有文事者必有武备,有武事者必有文备”,预先部署军队有所防范。齐景公想利用此会,以武力劫持鲁国君臣。结果这一图谋在会盟时被孔子粉碎。郏谷盟会后,孔子还运用影响力迫使齐国归还已侵占多年的郓、讙、龟阴三处鲁国邑田。鲁定公十二年(前498年),鲁定公命孔子出任代理国相(当时鲁国国相是季氏所世袭)。任相后,孔子立即发动一系列政治改革,总目标是以“克己复礼”的名义加强鲁君地位,削弱三桓家族的势力。孔子以乱法为名,诛杀了反对其改革政令的精英人物少正卯。为加强鲁君地位,孔子命弟子子路与子羔推行“堕三都”的计划。为反对孔子这一计划,季氏家臣公山不狃发动叛乱,率军攻击都城曲阜。叛军势头强大,把国君与季氏围困在季氏家中的武子台上。孔子亲自指挥鲁军平乱,击败了公山不狃的叛军。其后,季氏的费邑与叔孙氏的后邑的高城都被拆毁。但孟孙氏的家臣公敛处父,拒绝拆毁孟家领地成邑的城墙。孟孙氏也在暗中支持。鲁定公亲自率军前往攻城,围之不克。于是齐国派军队出动压到边境上,准备支援孟氏。外来威胁迫使鲁君不得不退军。孔子任国相后推行的一系列集中君权、强国强军的新政使东邻齐国感到恐慌,由于担心鲁国强大会威胁齐国利益,齐君派人赠送好马与美女给鲁定公与季桓子,表示修好,要求鲁国驱逐孔子。季氏答应了齐国的要求。鲁定公得到礼物后,即终日宴乐,不上朝听政,不再信用孔子。每年的国家大祭后,按礼制应把祭肉分赠给国中的贵族。但在季氏授意下,唯独不给孔子馈送。孔子明白自己已失败,遂带领弟子颜回、子路、子贡、冉求等数百人离开鲁国这个“父母之邦”,开始了长达十四年之久的流离生涯。这一年孔子五十五岁。孔子先来到卫国,受到卫灵公的礼遇。孔子在卫国会见了卫灵公的宠姬,即当时著名的迷情美女南子。这次会见引起弟子子路与许多后世人的猜疑。但卫灵公盛情接待孔子,绝不是由于仰慕他的学问,而只是想利用他的政治与军事才能,帮助自己控制已分崩离析的内政。但孔子拒绝与卫灵公全面合作,特别是不愿在军事方面与他合作。后来卫国爆发内乱,孔子就离开了卫国。此后孔子还去过陈国、曹国、宋国、郑国等许多小国。宋国大司马桓魋认为孔子是一种政治威胁,想杀孔子,孔子逃离宋国。其后,孔子多次往返在陈、蔡、卫、楚之间,屡次遭逢变乱,有时狼狈得“惶惶如丧家之犬”。这时,有远大抱负、试图效法先人一飞冲天的楚昭王邀请孔子去楚国,准备重用他。由于对孔子及其社团(诸弟子)的政治力量深为恐惧,陈、蔡贵族阻止他去楚国,把孔子及弟子们围困在陈、蔡边境。饥寒交迫、绝粮七日,这是孔子平生遭遇的最大一次危机,他的党团差一点就解体。最终,他们得到楚兵的援救,得以解脱。到楚国后,楚昭王准备赐给孔子一块领地,但惧怕孔子及其社团政治力量的贵族权臣予以阻挠。卫灵公死后,卫灵公的孙子继位,命人邀请孔子回来。孔子又回到了卫国。鲁哀公十一年(前484年),齐军侵略鲁国,兵临曲阜城下。战前,鲁国国相季康子派人与孔子联络,请求孔子的社团给予帮助。孔子派弟子子贡出使诸国为鲁国求援,又派擅长军事的弟子冉求回国帮助鲁军作战。这一年春季,齐鲁两军在曲阜郊外展开大战。冉求率领鲁军战胜齐军。战胜后,季康子问冉求何以如此善战知兵,冉求答是学之于孔子。于是季康子派人以鲁君名义迎聘孔子。孔子遂回到鲁国,时年孔子六十八岁。孔子走后,把子路留在卫国,出任卫国蒲邑大夫。不久卫国内乱,晋国干预,子路作为受孔子之托留守在卫国护持年幼的卫国君王,为此在一次血战中被叛军围杀。据说子路剑术不弱,但血战中帽子被打歪,为了谨遵老师“正衣冠”的教诲而舍命“践行”儒家纲常之死板教条,迷信“失节事大”的子路因为双手去扶帽子而被叛军抓住机会一击致命了!

  古典儒家国师后继无人,鼓吹复兴传统文化的“新儒家”又能如何?东西方文化之间虚无主义论战久矣,我们该如何平衡“自信力”与“他信力”?

  据说何新曾是江泽民的核心智囊之一,其历史功过将被如何盖棺定论?冯梦龙曾对古书《智囊》增补与点评,收录了从先秦到明代的智囊故事1200余则。其《见大》卷的“一操一纵,度越意表;寻常所惊,豪杰所了”的意思是筹划事操纵时局时往往会出现超出预计的情况,搞不好就会一败涂地。我们往往能在电视剧中看到这样的镜头:一个眉头深锁的阴谋家在围棋盘边,咬牙切齿地喃喃自语“一子错,满盘皆落索”,然后大袖一拂,棋子蹦达一地。这一般的凡夫俗子最害怕碰到这种情况,因为他搞不定,而真正牛B的豪杰英雄却可在这样的紧要关头拿捏住分寸扭转乾坤!美帝国主义的记录片《The magic flight》(中文译名:飞行的魔术)里有一个镜头是飞机作垂直滚转,飞机在如此高速旋转时只有靠正确的技巧才能良好控制,只要操纵杆的位置错了1/8英寸,飞机就会进入失控状态。毫无疑问,不是高手不上阵,但自以为是高手的中国特色书呆子改革派何以剪不断理还乱?“书生造反,三年不成”,书呆子逆袭为统治者就能成?

  当今中国的各级统治者是如何打压书呆子的?曾春祁的《给中国教育36记响亮的耳光》似可窥斑知豹,参见http://bbs.tianya.cn/post-free-1608967-1.shtml;http://bbs.tianya.cn/post-free-1609436-1.shtml。“天涯论坛”上有《论中国教育》一文,看小标题就知道是一篇从“中国特色”走到崇洋媚外的另一个极端的书呆子“雄文”。该文最后的“教育改革的建议”是:第一,取消高考。第二,取消公务员须要大学文凭的条件。高中毕业,年满18岁的公民均可成为公务员。也就是说,只要是个正常的能识字断文的人就能成为公务员。难道公务员依章办事需要很高的学历吗?亦或是还需要公务员七想八想,搞个课题研究如何不按章办事、超规章办事?要普及高中教育,逐步普及高中义务教育,高中毕业不能成为新的门槛。前两条是前提与基础,没有这两条,说其他的都是浮云,画虎不成反类犬。第三,自主办校,教育家治校。第四,大力鼓励建设各类私立学校,“不管就是最大的支持”。第五,政府普及教育。包括普及小学、初中义务教育与普及高中、大学教育,有计划地普及高中义务教育。出谋划策的书呆子气也够足吧!首先,一旦取消高考式“新科举”,其上下游千丝万缕的利益链条都会被切断,中国“教育界”的旧式贵族势必集体反弹。比如从中小学到大学、科研院所的“职称改革”操盘手与投机者,太史公司马迁总结的“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势必会被他们拉起各种中国特色“政治正确”的大旗吓唬上面那种主张“激进”改革的书呆子。用不着统治者出面,中国“教育界”的既得利益者(尤其是新八股的获益者)自会罗织罪名打压幻想后来居上的书呆子同行们。

  何为“新八股”?《新八股》一文的作者“狂人海量”认为,各级各部门各单位或团体、个人的各种讲话、报告、总结、规划、汇报材料,论文,调查报告等等,总是按一定模式,填充上级指示精神、真假事例、真假数据、虚无体会之类,一篇讲话、报告动辄上万乃至数万字,上台开讲就是两三个小时,甚至更久,套话大话为主,假话空话为辅,长期以来形成的固定模式,老百姓称之为“新八股”,也被称为“注水言论”。领导带了头,大家跟着走。于是,新八股便成为一种自然而然的风气,漫延官场,横行社会,官僚主义派生文牍主义,文牍主义派生形式主义,形式主义反过来有促进官僚主义,强化文牍主义,漫生形式主义,如此周而复始,恶性循环,“假大空套谎”大行其道,政策指令无法得到有效贯彻落实,贻害国家,贻害民生,贻害经济发展,贻害社会之循序渐进。

  当今中国的“教育界”旧式贵族又是如何捍卫“新八股”的?在中小学阶段,近年来稳定下来的中高考话题作文题型,受到中小学师生与社会的广泛好评。按中高考命题“稳中秋变,变中求稳”的基本思想,这种题型还将在今后的中高考语文试卷上出现。因此,各种相应的话题作文写作模式纷纷出笼,书店里也摆满了有关话题作文的作文选。但透过这种现象解读目前中小学生作文则不能不产生这样的忧虑:话题作文正蜕变成一种新八股文。以下几类现象在当今中国的中小学是不是很普遍?一是不论布置什么样的话题作文,总有部分同学用同一种文体写作,有的篇篇都写童话,有的题题都是故事新编。只是材料稍稍换了一换,形式却惊人的同一。就如同用不同的砖瓦建造同样的房子,孤立地看,美轮美奂,集中起来欣赏,却重复呆板。二是有的同学能建造不同的房子,可总是用相同的砖瓦。只要拿到一个话题,就将自己最熟悉的几个材料统统拿来,拼凑剪切,选择某种文体,附会文题。论“逆境中奋斗”请来屈原、苏武、文天祥,谈“心灵的选择”叫上的是文天祥、苏武与屈原。材料不能说没有力度,但这种所谓的“机智”,不正暴露出投机取巧的心理吗?更有甚者,用同样的砖瓦建造同样的房子。同样的文体一成不变,同样的材料反复使用,如同原来用在卧室的砖用到了客厅里,只是使用材料时稍稍变换一下角度而已。学生本来就是这样写作文的吗?不是,这是长期训练的结果。绝大多数中小学师生都在随着中高考的“指挥棒”转,中高考考什么,老师教什么,中高考怎样考,老师怎样教。说到底,为了提高升学率,为了使学生决胜考场,圆家长希望子女成龙成凤的梦想。看重眼前效益,追求短期效应,这种做法应对中高考的确能收到很好的效果,因为“一招鲜”,自然会博得阅卷老师的青睐,进而获取高分。作为中高考前的短期内作文强化训练的一种形式,也的确值得尝试。但学生写作训练的最终目的是什么,仅仅是让他们在考场上获取高分吗?作文训练以应试为中心,许多老师在指导学生写作时不再强调立意、选材、结构、谋篇,不再要求观察生活、感受生活、思考生活,而是片面追求得分捷径,以中高考满分作文或其他范文为蓝本,鼓励模仿,最多是稍微改头换面,学生写作时不管遇到什么题目,都能在“作文宝典”中对号入座。原来充满激情的创造过程变成了可按程序机械操作的“复制”或“克隆”。做作也好,空洞也好,虚假也好,得到高分才是最好。如此以来,学生不再去关心“窗外事”,只要“宝典”在手,就可啸傲考场了。这种以量化作为评价机制的训练导致学生写作能力急剧单一化,写作过程日益程式化,思维逐渐呆板,感情逐渐萎缩。他们能在中高考作文中游刃有余,在日常生活中却写不好一篇像样的文章;他们在训练时能慷慨激昂指点江山,实际生活中却麻木不仁,缺少独立思想。写作与解一道数学证明题或画一张电路图一样带有固定的步骤与固定的意义。作文教学是实施素质教育的重要途径,本该引导学生关注生活与未来,思索人生理想,本该引导学生将思、做、写有机结合,进而形成多种能力,成为有强烈的现实关怀、批判精神与创造精神的新人。翻阅千篇一律的话题作文,书呆子会不会内疚?看到中小学生的作文训练模式化,书呆子会不会自负?

  当今中国的大学与科研院所又是如何捍卫“新八股”的?从古代的角度来讲,八股其实是指基本的人文,因为古代的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是不发达的,主要是指人文科学,它只是一种基本的写作形式,尤其是在科举考试中。但八股这个词,在现在的视野中却变成了一个贬义词。八股不管作为古代科举用的八股文还是现在的总结式论文,它作为文章的一种写作方式,无所谓好坏,无所谓褒贬。但为什么八股在现代沦为贬义词?八股在当今国人的意识中已等同于极度的形式主义,但我们应超越形式的桎梏思考形式之外的内容或思想,即我们在自己的论文中要表达的核心学术观点。我们要进一步思考,我们的学术观点与大国的形式到底是什么关系?王莽不应想当然的去反对这种形式,包括现在写论文的新八股或洋八股。在社会科学领域中过度引用西方的概念、理论与模型,在科技领域模仿式创新没有什么问题,但在人文科学领域模仿式创新能不能成立?如果不用西方的概念、理论与模型,我们还能不能写论文?在社会科学领域,很多人离开西方的概念、理论与知识结构后就不会写论文了,这也能从侧面解释为什么在国内文科中缺少真正的理论创新,因为我们的知识结构、知识体系、知识生产都是架构在西方知识基础之上的。我们所谓的模仿创新已有很多年,但实际上我们只有模仿而没有创新。新八股超越了古代的八股文之后也超越了洋八股对西方知识框架的过度依赖,最后沦为硕士、博士研究生写论文的工具,沦为对导师的或导师所带的理论流派或知识派别的尊重,在此基础上会牵扯到研究生怎么写论文,也会牵扯到导师如何评判论文的问题,最后沦为我们所谓的学术规范、形式规范。其结果是出现了一大批有概念、有理论、有模型、洋洋洒洒二三十万字却没有观点的模式论文,这些论文没有表示对某一领域观点的赞成或反对,整篇论文中没有看到作者的思想,整个学术规范沦为形式规范。失去对内容、对学术观点的关照,这是新八股的要害。八股包含四个要素:破题、承题、起讲、入手;三个要素:起股、中股、后股;最后做束股,这就是我们经常反对的八股的内容。八股的内容对应的是现代学术论文的基本要素,包括形式要素,也包括内容要素。古代八股更多的是一种形式要素,但对应现代的学术论文却成了学术论文的内容,对应的是内容要素。所以,现在的学术研究盲目的去反对这种学术上的形式要素,盲目的去反对学术八股是没有道理的,因为它所对应的并不是学术论文的形式。比如,“破题”所对应的是论文前言所交代的研究必要性这个话题;“承题”所对应的是前言中提出自己研究问题的部分;“起讲”所对应的是文献的两个环节,;“入手”对应的是论文写作的前言环节,在前言中,我们常用最后一句话交代本文的思路与的框架,使用的方法与想达到的研究目的,这在古代的八股文中叫做“入手”。“起股、中股、后股”这三股它对应的是现代学术论文的主体框架,就是我们常说的三段论,“起股”对应论文中的解释问题,“中股”对应论文中的分析问题,“后股”对应论文中的解决问题,它对应的是学术论中的主体性内容。最后,第八股“束股”对应学术论文中的结语。所谓的八股对应的并不是论文的标题、摘要、关键词、参考文献、注释,它对应的是论文的内容,而不是论文形式。所以,我们想当然的反对学术八股是没有道理的,现代八股对应的并不是论文形式,更何况现在有很多学者认为学术论文的形式是一种过度的形式仍然有合理性。比如,评判一些论文好或不好,因为文章内容中蕴含很多东西,尤其是文科,真的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在这个前提下,如果论文的形式上有问题,比如一篇学术论文连关键词、文献、注释也没有,标题也不好好写,这是说不过去的。现在写论文在形式方面的要素仍然有合理性。再看第三个环节,八股文与现在的文献阅读有什么关系?文献阅读有一套密码,很多人在文献阅读环节容易出问题。比如在选题环节,很多人读的文献越多,反而越不知道自己在研究什么。一开始我想研究一个什么,于是看大量的文献,用三五十天时间看完了,可结果是不知道自己要研究什么,自己最初想研究的东西忘了或自我否定了。很多人在文献阅读时会出现这个问题,原因是你不知道到底应怎样阅读文献或不知道通过阅读文献到底得到了些什么内容,得以促进自己的论文写作,而仅仅只是盲目的阅读文献。大家要从一个被动的文献阅读者变为一个积极主动的文献合作者,但文献阅读与八股文的关系?我们再看一下八股文的对应关系:破题对应文献阅读的第一个内容是为什么要写这篇论文,如果我们自己写论文则对应的是研究的必要性。我们在看文献时要反过来从论文作者的角度思考为什么要写这篇文章,怎样阐述写这篇论文的意义、研究价值,这对应我们的第一个文献密码;承题对应的就是我们看文献时的第二个密码,他的论文在写什么,提出了一个怎样的研究问题,对应的是论文中的问题环节;起讲对应别人的文献综述与文献述评,做文献综述与文献批评时这两个环节一定要分开,文献综述一定不是以罗列相关文献就叫做文献综述的,这个错误的文献阅读观念一定要改正过来。通常意义上的文献综述包括两个环节:文献综合与文献述评。做文献综述时一定不要综合完文献就结束,如果你只是综合完文献就此结束了,研究问题是推导不出来的,我们为什么要做问题学术史的推理,为什么要看那么多的文献?为了推导出自己的研究问题,自己的研究对象与自己的论文选题的学术价值。但如果你错过文献述评这个环节,你的文献综述是起不到这样一个作用的。文献阅读密码里有文献综述紧密相连的两个密码,是对应古代八股里的第三股——起讲,通过文献综合、文献术评发现的现有研究的缺失、不足或推到极致来说就是空白。发现空白的可能性比较小,我们强调发现文件的缺失或不足,然后在文件缺失或不足的基础上进一步找出这些论文作者开展研究的理论依据。自己选题,自己写论文,或是我们看别人的论文,如果推导不出理论依据则是你的论文在选题环节过程里有漏洞,甚至有时如果你的论文中缺少这个环节,你的选题就不能成立,这个环节是不能越过的。我们看文献时通过文献综合、文献述评与发现文献缺失三个环节找到文献作者研究的理论上的意义与理论上的依据,在写论文时梳理完自己研究的问题及其学术史时不要忘了交代这个环节。选题的最终目的就是立题,只有你把这个环节交代完了,你的立题才会进入到最后一个环节——入手,对应论文的框架、思路与结构,包括本文的研究试图要达到一个怎样的目的。我们可能对文献阅读环节不够重视,会直接越过去看论文的内容。后面三股它对应的是论文的主体内容,我们看文献时一般不会太关注它的主体内容。文献包括两种:选题之前的环节与选题之后的环节。选题之前的环节,文献内容非常庞大,是为了推导出我们的研究对象、研究问题加上选题的第三个环节,找到我们自身的专业性,这三个选题环节完成,第一类文件就基本完成了;第二种文献是选题之后的文献,你的选题确定后仍然不要盲目去动笔,因为它还有一个限定,你的选题虽然是经过三个环节推导出来的,但仍然有可能不成立,这时,为了避免这个现象,就要把你的选题,再次输入我们的文献数据库,再次检索验证,这时会出现第二批文件(前文推导的第一类文件会遗留少量的文件),再做第二个文件阅读时会出现新的文件常被忽略而导致文献遗漏,如果一篇论文存在关键文献的遗漏,那么这篇论文很有可能会出失误,所以在选题环节,从寻找研究对象到确定研究问题再到建立自己的专业性,这时你的选题依然是不成立的,还需要再做一步,就是寻找与阅读第二批文献,当你做完最后一步,你的选题在立题环节也就做完了。第八股“束股”对应的是结语,其中有一些基本的要素或“密码”,即作者的研究结论。紧接着他的研究结论,是已有研究的一致性与非一致性发现,尤其是非一致性发现更为重要,因为论文中的非一致性发现才是这篇论文的创新性所在,一致性发现往往是新材料、新方法或新视角,等等,从不同角度印证了已有研究的一些学术观点,非一致性发现才是这篇论文的创新性所在。所以,阅读作者的研究结论时要特别注意作者的非一致性发现。“束股”对应的后两个密码就是作者做了什么,按现在规范的学术论文写作,在最后的结语中回顾一下你的论文到底做了哪些工作,有哪些工作还没有做。古代八股文、现代学术论文与文献阅读的过程,通过这样一个表格,三个方面的一致性对比,会发现古代的八股文不管是对写论文还是读论文都是关键。古代的八股文真正的对应的是论文写作的内容而不是形式,古代的八股里每股内部的要素也是非常复杂的。比如,破题、承题、起进、入手,第一股里都有三个以上的要素,在每个要素内部它又讲求字、词的对仗、工整等,它有很多更加细节化,更加混合化的要素。书呆子皓首穷经于此类新八股中,哪里还有余力“格物致知”而让统治者忌惮其“知识越多越反动”?

  归根结底,洋八股是被统治者利用书呆子的旧八股将西式科学规范“中国化”的怪胎之一。旧八股不再有“自信力”,洋八股“他信力”就靠谱吗?

  比如网上盛传的《中国经济学家骇人语录大全》一文收录的厉以宁、张曙光、张维迎等十七位西化经济学家的言论,其中很多说辞让老百姓忍无可忍。例如,厉以宁称“房价涨得快是好事”,张曙光称“腐败是改革的成本”,王建宣称“中国的大城市,无论是上海、北京还是南京,房价要涨3倍;大胆地说,10年房价要涨5倍以上”,张维迎称“在公有制下,官员索取剩余可能是一个帕累托改进;因为它有利于降低监督成本,调动官员的积极性。”也许此类洋八股书呆子都有如下居高临下的心态:真理总是被少数人掌握的,你们听不懂我的真理,那是你们的大脑还没进化到我的运行速度,知识水平只够勉为其难地看懂K线图!夏虫不可语冰,我做的是高深莫测的大学问,贩夫走卒当然不会懂。但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是中国人对知识分子特别是高级知识分子的价值要求,实在做不来也不必强求,但如果知识分子的良心让狗吃了,要么依附权贵阶层发布言不由衷为权贵牟利的言论,要么多了世故的圆滑少了正义的冲动而变成犬儒乱说乱叫,那就是斯文扫地人格尽失了。如果任凭天道蒙尘的情况大量发生,知识分子逐步失去“天道救世”的信仰,整个国家缺乏必要的警醒者和锐利的斗士,其祸害就不止耽于眼前了,未来中国的长远发展很有可能因误入歧途而遭到惩罚。

  在繁琐的职称“改革”体系中,从论文、课题到各种表格,仅仅一个“新八股”就养活了多少“教育界”的既得利益者?至于有书呆子鼓吹复古繁体汉字以复兴“传统文化”,其思路就像复古五笔字输入法一样不得人心而难逃被更多的同行口诛笔伐了。从“文字狱”到“妄议中央”的罗织罪名者,无论是否被统治者豢养,此类反动学术权威不灭,则教育“改革”又会沦为统治者打压书呆子的另一个工具。毛泽东早已看透罗隆基这种“大知识分子”,心里早就犯过嘀咕:我毛泽东一辈子不读硕博,一辈子没师出名门,也不师承名人,始终是自己导自己,哪点儿比你们差?吓唬谁呀?吓唬别人行,吓唬我老毛,你还嫩点儿!刻苦专研,别迷信,相信自己。学问要为人民服务。教育改革,首先要统治者对“科教兴国”言必行且行必果,其次则是发动广大人民群众打倒反动学术权威。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