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博文精选

谭伟东:美政走势中美关系世界格局(2)

作者:谭伟东 发布时间:2020-09-11 11:02:54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四、怎么办?世界的出路何在?

  国际社会不同于主权国家,没有强制机制,也似乎不存在统一的价值观、文化约束、习俗和法理上的一致和约束,有些像多样化、多元社会的美国一样。中美之间明显地存在着不同、对立、冲突和利益之争,对此怎么办呢?唯有你死我活的战争吗?剩下的仅仅是战机、胜算和谁输谁赢的问题吗?

  显然不会是这样。最低的毕竟还有国际法和国际条约。但这对于像美国这样的充满了双标的国度,作用并不是很大。那么,出路又在哪里呢?惟有诉诸于“真理在大炮的射程之内”这样的强权即真理吗?美国可以为所欲为,横行天下,中国只能逆来顺受,在崛起和复兴的过程中,承受所有美国强加的不平等的东西吗?

  答案看来显然也不会是如此。在香港、南海和国际经济竞争领域,中国都有自己的主张和做法。在“一带一路”的布局和中国自身的运生上,中国就更是如此。那么,中国启动双循环下的加大内循环的大方略,可能改变既定的态势,美国可能收回打压、围堵的做法吗?看来这也并不大可能。

  唯一的现实通道就只剩下寻求双强博弈均衡,在多回合博弈理论和现实对冲中,找到解决的办法和出路。

  美国是个博弈论、对策论、机制设计论的大国。纳什与非纳什均衡,马斯金单调性等,都是美国所爱。博弈占优策略,应该是美国理性、美国学派、美国公正、美式话语,以及美国文化最能接受的。只要基于国际公平的较量与竞争,中国当然也会欣然接受。

  套用美国“领导”的西方主流经济学话语,两强博弈,及其国际竞争的最优境界,显然应当是剔除大打出手,两败俱伤的这样的“囚徒困境”、“公地悲剧”等类的不幸。因此,一切宣称的诸如把中国打回到旧石器时代,彻底废除中国崛起的可能,建立全球遏制中国崛起的战略联盟等等,显然都是不符合上述最优境界规范的。而实际上,避免两强、两大文明、两大体系的世界大战性的巨烈冲突,在尽可能双方、多方、世人共通的综合评判下的“竞争性协作”,是能够最大化两强博弈利益和全球利益的。

  在战略对手定位和舆论操控上,美国战略说词和语境上的这些意识,都是妙算上的败笔。这集中体现在对中国一贯的大阳谋的完全错解和误判之上。中国是今日才声称自己是社会主义国度,最高纲领是共产主义,执政党是共产党的吗?中国对此有过隐瞒吗?中国收回文革式语言的诸如“打倒美帝国主义”,“埋葬帝修反”,“解放世界人民”等等,从来就不是基于韬光养晦,而是对以往过“左”的战略意向、宣传口号和策略原则上的根本变更。中国永远不称霸的外交宣誓,同中国在整个社会主义历史时期的国际和平共处原则,各国的革命选择是其国家人民自己的内政,中国不输出革命,在相当长的历史发展时期,同所有国家和人民,和平竞赛,自主发展,独立营运,这些中国的大政方针和根本国策原则从来就是如此。

  彭佩奥乃至特朗普每每挂在嘴边上的“共产主义中国”,“中国下个世纪会统治美国”,如此的言论岂不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中国的国情、民情、社情、党情,特别是数千年久远的正反两个方面的历史,注定了中华民族,永远不会去统治另外一个民族和国家。在全世界的民族政策国际比较中,少数民族与汉民族大家庭这个问题上,中国做的是最好的,是全世界的楷模。美国对印第安土著,对非洲黑人,甚至对一切非白人群体的政策与传统,都远远不及中国。

  轻信和故意装聋作哑,以余茂春等类的极少数人的谎话和错判为依凭,只会使美国对华政策错上加错,变得十分被动,甚至不是一般的无聊,而是走上无可挽回的灾难之路。

  中共甚至不是苏共和所有苏联集团的执政党。中共、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政府,在中国十四亿心目中,是拥有崇高的威望和坚不可摧的历史与传统天量雄厚资源的。多党制西方式的轮流执政、选民选票游戏政治,在中国历史上是闹剧,现实上可能并不足取。执政党和参政党协同联合政府,协商实质性民主,同经济与管理实际相近的现实的参与和可实现的民主,才是中国之道和中国现实正在发生着的民主政治演化。

  美式和西方式民主,选举式、游行式、抗议式、打斗式民主等,在中国没有太大的市场,其缘由是多方面的。主要还是西方文明,特别是西方盟主,世界老大的美国,其国际示范传递的形象不佳,魅力不足,道义与实力,意蕴和直显等方面,都太过缺乏吸引力。这次的新冠疫情冲击是最为公开和彻底的检验。美国的国家表现不是差强人意,而是糟糕透顶,丢人现眼,荒诞之极。这样的总统班底和国务卿水准,在中国早就垮台了,就连县市一级的执政水平也不够。美式民主却会不但容许,而且以荒唐的选举和治理方式,竟然鼓励这等谎话连篇的商贩政客,任由其主掌如此重要的大权。

  在西方文明失去优越性、优势支撑、优越感抚慰的情势之下,世界走势只能,也必须老老实实地回到现实主义的轨道上来。而无法任由任性、过度膨胀的美国政客们自行变更和任意操纵。

  天下制动,变数如下:

  第一中国以在特朗普这个世上少有的反面教员作用之下,获得了比之昔日的日本皇军帝国主义,和美式装配、不可一世的蒋介石集团的更好的大号反面教员教益,那就是丢掉幻想,准备战斗;长期经略,打一场持久战。中国在由顺次国际区域产业梯度转移的雁阵模型、全方位开放和搞活、一带一路和升级换代之后,在四十余年的经济大政方针上,首次开始明确了内部大循环战略。

  对中国始终的过度对外依存度,鉴于中国人均资源高度匮乏,和人力资源超级比较优势的根本性矛盾,我在多篇文章中,反复多次地强调过,历史上,中国、美国和一定意义上的苏联-俄罗斯,这类大国,封闭起来,自己就是一个小世界。美国历史上,也是先内强再外向的。大英帝国的工业革命后的世界贸易形象和自由贸易话语,也是这个路数。中国历史上,更是始终以我为主,以朝贡、和亲、怀柔、睦邻、绥远等政策,强化自身主脉大业,经略安抚周边天下的。

  中国方略绝然不同于前苏联和俄罗斯的。美国意欲采取任何形式的冷战对决、军备竞赛、围追堵截、赶尽杀绝的办法,都对中国无效。

  第二美国是亚洲、南海地区,更不要说台海海峡两岸的域外国家。美国仅仅是美洲的国家。美国的影响力,实际上连中东、中亚、南美洲,更不要说非洲,都绝没有美国政客和战略幻想家,更不是昔日的白人帝国主义诗人吉普林所认定的那样大。更为要命的是,美国传统上靠爱国主义、民族大熔炉、美式的高工资、高收入政策,高品质生活方式与水准,自由平等独立务实的清风明月似的价值观,正在美国内部,被新自由主义、新保守主义操纵起来的打工皇帝们的超级财富金字塔,由民主、民治、民享,走向金主、精(精英)治、贵(族)享的1%对99%的对决所完全葬送。加上美式的令人厌恶的霸权主义,又财政金融上的出手小气,锱铢必较,咄咄逼人,而不是失去了魅力,是实质上是在国际社会上令人生厌。

  “在未来十个月内创造千万就业机会”,试图靠美式的政府递延纳税,来吸引美国境外公司,特别是那些在中国市场上赚得盆满钵满的公司回流美国,不抵是痴人说梦。既令特朗普靠天量规模的资金注入,能获得千万就业岗位,也根本未能达到恢复新冠大疫情之前的就业水平。更况且,新冠疫情,美国态势并不看好。而大流感与新冠叠加,在时间节点上,仅有一、两个多月的时间窗口了。

  建立最基本的重叠共识,在天经地义中得到最大公约数和最小公倍是唯一的理性选择。

  最基本的参照是双雄的彼此核心利益关照,全球战略交错锁定,世界格局的大事底定。

  美国吃不掉中国,也整不垮中国,连能否做到杀敌一千自损八百都须打上一个巨大的问号。中国东风17,东风26,尤其是升级版,已经使得美国航母群,对中国失去任何区域战略优势和全球战略优势了。中国核武不及美俄的多,但互相确保摧毁两次和摧毁多次,在战略上是等价的。美国在核武上,对中国无优势可言。中国洲际导弹,无论是固定发射还是核潜艇移动式,都已经成军。在这样的战略当量对等之下,又加上中国庞大的人口和人力资源潜力,未来的经济力,美国唯一最优战略,绝不是与中国为敌,而是尽可能同中国密切合作,起码是彼此间明确照顾各自的核心利益。美国必须清楚,在台湾、南海、新疆、西藏、香港等问题上,美国是不折不扣的域外国家。中国的这些“奶酪”是动不得的。若动的话,其赔偿代价,美国是负不起的。

  我曾多次强调,美国在中国高科技产业领域,还有十年的黄金档期,过时不候,过了这个村就真没有这个店了。特拉普的关税战、金融战、科技战等等,都是丢了西瓜捡芝麻,完全得不偿失。我更要强调,中国市场是庞大的,业已在总量上超过美国,还将在未来十几年,几十年变成美国的数倍以上,美国商业上最好的黄金时间,只剩下了二十年左右,同样也是过时不候。美国的教育、公共产品等在中国的领先优势,可能会比上述的产业优势、产业经济,更长一些,但也不过三十年,至多半个世纪的黄金时档。

  关于全球战略交错锁定,美国政客应该明白,中国向来是太极高手,后发制人。这种毛泽东似的战无不胜的“你打你的我打我的”,这种不拘泥于任何形式的打法,该游击则游击,该运动则运动,该阵地则阵地,内线外线,迂回包抄,诱敌深入,特别是兵不血刃,不战而胜的最高战略境界,会让任何蓄意的敌手找不到北。

  与中国、中国人民为敌,将是美国外交政策和内政的颠覆性灾难。只有蠢猪和疯子,才会如此走这样一个昏招和臭棋。

  中国人民并不厌恶美国人和美国文化,中国百姓也不反感美国人民。中国民众是全世界最善良、公正、自觉的一个伟大的族群,他们随遇而安,秉持忠恕之道,向来爱好和平和善解人意。美国政客们最好是认清这一点,不要寄望于那些下三滥的东西。

  中国的大方略、大政策、大主张,从来就是公之于天下的,是大阳谋而不是美国政客们自以为是的韬光养晦。

  美国若被班农类、纳瓦罗类、余茂春类、彭佩奥类、弗格森类的半调子的意识形态作祟所指挥,搞得晕头转向,陷入到了意识形态的说教,修斯蒂德陷阱幻象,不平衡性历史惯性操纵之中,则无论是神仙还是上帝,都救了美国。等待美国的只能是帝国的解体和彻底的衰亡。

  回到现实主义的理性轨道之上,这就是在古今中外的天经地义上,建立起稳固的战略支撑。这种天经地义,具体就是(1)找准公敌,联合对敌,斗争到底,直至全胜;(2)永远在战略对手的最高阶的协作化分工态势中,配置资源,建立架构,形成发力,获取功效,而不是同势均力敌的对手,搞得鱼死网破,作无谓的意气之争,搭上无谓的牺牲;(3)各自并尽可能协同似的完成结构性创新,在扬弃的基础上,寻求动态演进的国际新秩序,在一个把参与约束和激励兼容完备平衡组合起来的包容性框架结构上,进行最大化的结构性创新,借以收获结构演化收益和制作配置收益的最大值。

  作者:谭伟东(美),中美战略研究院 总裁兼院长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