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博文精选

斯密邪教批判一切必须从宇宙观说起

作者:杜江水 发布时间:2020-08-28 14:37:48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一架漂浮空中载有核爆装置的巨型飞机,癫狂的驾驶员或将在昏厥前按下自毁电钮。何处可供紧急迫降!机上乘客喧声一片,却都言不及义——这就是人类的当前处境。

  何以如此比喻?因为人类迷路数千年,仍盲目前行,不觅归途。前面一只导盲犬,只知追腥臭,并不择坦途。

  昏头,仍然是个隐喻。好,请看清楚,人类几千年的发展,从市场到市场,人人都是商品,都是和猪肉一起卖的。穷人被卖,价贱,囫囵卖;富豪自卖,价贵,零割着卖。价钱纷争就吵起架来,吵得激烈就战火纷飞,到头来就成了我们开头的比喻,人类乘坐一架正在失控的飞机。

  更昏头,仍是比喻的比喻。好,我承认我嘴笨,还没说明白。可是聪明人总已明白,在看得见的空间和时间里,是劳动、地租和资本在斗争,是金钱利润在左右社会秩序。你不论站在哪一个位置上,你都是商品,都是物,都和猪难以区分。身处而今战火纷飞的世界,你是人,不感觉自己所乘的是一架漂浮于危机中的飞机?

  接下来的道路该如何走?有没有安全着陆的地方,能否找到一块美好岛屿?响彻耳边的回答仍然是:发展生产,发展科技,到市场上去竞争,看谁更狡猾,到战场上去厮杀,看谁更有力。把话说白了,就是继续推崇金钱,搞世界一体化的资本主义。可是,且慢,几千年不就是这样走过来的吗?这不还是跟着那条导盲犬在追逐血腥气味?

  世界为什么成这个样子,人类何以沦落如此境地?世界几大宗教似乎都有不凡回答,都说罪恶之源是人类无餍的物欲。然而,它们的解决办法都不见效,所指引的地方都很飘渺,它们的实践都很悲剧。究其根源,各宗教的宇宙观都属荒诞,所以它们的人性判断都是错误,它们甚至从不正视人类历史,故而徒有关于物欲罪过的不凡发现,徒有好心以救,难达目的。

  更让人类尴尬的是,有人把人性单纯地归于物欲,把自私说成天理,直至亚当·斯密把自私自利吹嘘为组织社会的根本依据。到今天所有的压迫、剥削者更把亚当·斯密推为教主,建立着政教合一的斯密秩序。我们所说的癫狂驾驶员就是斯密教徒,所说的导盲犬就是斯密教义。

  我们提出斯密邪教概念,是因为它符合邪教的定义:一是它宇宙观、人性观全是错误,却又自成体系;二是亚当·斯密被称为资本主义之父,其谬论已几乎占领所有舆论平台和教育讲席,被处处引用作为依据,其欺骗性属历史之最。亚当·斯密已完全被神化,有了邪教教主的魔力。

  人类要想继续生存,必须批判斯密邪教!

  批判斯密邪教必须从宇宙观做起。人类必须正确认识宇宙,从而正确认识人类本质,恢复人类本性,才能认识斯密教的邪恶本质。知其为邪教,才能对四千多年的历史有一个清醒的回忆,才能在当今人类存亡两难抉择时刻做出正确之举。

  什么是正确的宇宙观?人类进化的全部历史都是为这个回答而做的努力。人类为此而进行的有别于动物的仰观俯察,起码已有几百万年,到大约七千年前,在中国进入“庖牺氏之王天下”时期。伏羲就是这个时期的人格化,伏羲划卦,用符号确定宇宙存在模式为阴阳的对立统一。之后发展,更有了八卦,有了系统的“易”。易再经历连山易、归藏易,发展为流传至今的周易,到2500多年前,老子又用“道”对易加以阐释,把宇宙的存在模式说成是“有无相生”,即有和无的对立统一,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也就是说:有无对立统一是宇宙存在模式,“三才”,天地交感生人,父母做爱生子女,是宇宙的衍生模式。这种对易解释的核心用当今的语言表述,就一句话:质能振荡存在是宇宙本体。这种宇宙观的正确性从老子之后又经2500多年的人类仰观俯察都一步步更加被证明,至于近现代天文学、物理学更用其观测和实验结果作为证据。

  这些证据宏观上可以例举不久前观测到的“黑洞早餐”、黑洞相撞以及由此而观测到引力波等等,此外还有一项物理学重要成果,熵定律正被扩展到哲学领域;在微观上,近些年惊人的实验也层出不穷。关于这些我曾在《关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易(哲)学五十问》有比较详细的说明。限于篇幅这里只从当前最受社会关注的量子理论谈谈在这一领域里是如何证实宇宙质能振荡存在的。不久前去世的著名科学家史蒂芬·霍金备加推崇费恩曼构想出的一个数学表述——费恩曼历史求和——这个表述反映的思想,重现了量子物理学的所有定律。费恩曼认为量子在双缝实验中可以在通过一条缝的同时通过另一条缝并且同时周游宇宙。这太难理解吧!人们一向用波来解释双缝现象,说是波粒二象性存在,费恩曼历史求和理论则更进一步加深它难以理解的程度,可是请注意,史蒂芬·霍金他们这里说,费恩曼历史求和理论“重现了量子物理学的所有定律”。

  我在拙著《破解孔仲尼猜想——人民易》第一章第五节已谈到希格斯·玻色子,最近科学家又观察到马约拉纳费米子。费米子是物质粒子;玻色子是在物质粒子之间来回飞行携带并传递力的粒子。光子是玻色子的例子;电子和夸克是费米子的例子。史蒂芬·霍金说它们是超对称存在,“超对称的一个重要含义是力粒子和物质粒子,因此力和物质,事实上只是一个同样东西的两面。实际地讲那意味着每个物质粒子,例如夸克应该具有一个力粒子的伙伴粒子,而每一个力粒子,例如光子应该具有一个物质粒子的伙伴粒子。”(《大设计》第99页)如果说这句话能代表实证科学,这和“易”“太极分两仪”都一样是“质能振荡”的表述。

  霍金他们在《大设计》的另一处说:“在量子物理的情况中,物理学家仍在努力捉摸牛顿定律如何从量子世界浮现出来的那些细节。我们所知道的是,所有物体的部分服从量子物理定律,而牛顿定律则很好的近似描述着由那些量子成分构成的宏观物体的行为方式。”他们在谈到费恩曼理论时还说:“费恩曼理论允许我们预言的不仅是一个单独粒子,而是一个系统的可能结果,该系统可以是一个粒子,一组粒子,甚或一个宇宙。”这就是说,在我们所经验的这个宇宙中,“质能振荡”的宇宙观和方法论是普适的。如果用一个正弦曲线来描述宇宙本体,那么,正弦曲线X轴下面的部分表示能量,X轴上边的部分就表示质量,而玻色子和费米子就在曲线和X轴的交点上。

  质能振荡的宇宙观和方法论是普适的,人类是宇宙的一元,我们就有充分根据认为人也是质能振荡的存在,其肉体和精神振荡就是宇宙的人类表现形式。

  人既是肉体和精神振荡的存在,接下来是一连串的逻辑问题。肉体和精神振荡决定人性的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向外索取比较高级有序的物质,在肉体内把高级有序的物质毁序为低级序列,这是一个正熵过程,这决定人性恶的一面。我们称其为伆(双人旁)的一面,但这绝对不会是唯一存在;所以,另一方面是在肉体内进行毁序所产生的能量转化为人的活力和精神,这种活力和精神需要向外释放,这是一个负熵过程,表现为创序,是人性善的一面,我们称其为人性珅(双人旁)的一面。人性伆珅两个方面决定人的两种需要,两种需要诉诸行为就有善恶两种表现。

  被精神需要所主导的人叫珅主人,其行为要求是创序。创序的指向是由“三才”决定的,天地交感生人,父母做爱生子女,这是来自宇宙的爱力,没有这种爱力宇宙就不能衍生,一切都不会存在。至于人对环境的爱、亲子间的爱、劳动创造、社会凝聚、团结互助、诚挚友爱都源自这宇宙爱力。珅主人主导的社会是珅主社会。这种社会也要解决质能振荡所决定的物质问题,要进行物质生产,但它是在宇宙爱力基础上来解决的,这样的社会是一种自然体现,在人类社会史上曾占据很长时期,在连续5000多年不断的中华文明史上曾留下珍贵文献:

  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是故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故外户而不闭,是谓大同。

  这种大同社会由自然力形成,也就客观上反映宇宙规律,是宇宙本体向人类宣示的正确宇宙观。

  被物质需要所主导的人叫伆主人,伆主人把宇宙看成单纯的质量存在而否定与此质量进行振荡的力,把人的肉体需要偏执为唯一,是一种错误的宇宙观。伆主人违背宇宙的辩证存在,宣扬形而上学,把物欲看成人性的全部,把人行为的合理性都归结为向外部索取。为了索取不惜破坏环境,不惜互相争夺厮杀。被伆主人统治的社会是伆主社会,它的出现始自于部分人的向外索取出现多余,这多余部分转换成更大的物欲力量。物欲本身就是恶源,在伆主社会它形成恶的循环增长。它本来就会发展成拜物教,到近200多年来,亚当·斯密更写出一本《国富论》,把自私自利加以神化,用以组织市场,构建资本主义。他就被剥削者、压迫者推其为教长。因为它从根本上违背宇宙规律,从根本上裂变人性,这就是邪教的根基。

  亚当·斯密教是对质能振荡宇宙观的荒谬否定,也就要从根本上颠覆合乎人性的大同社会。前面所引大同社会的美好境界也就被彻底颠倒过来。中华文明的文献中与大同社会同时还留下一幅图景,是对伆主社会的预测:

  今大道既隐,天下为家,各亲其亲,各子其子,货力为己,大人世及以为礼,城郭沟池以为固,礼义以为纪,以正君臣,以篤父子,以睦兄弟,以和夫妇,以设制度,以立田里,以贤勇知,以功为己,故谋用是作而兵由此起。禹汤文武成王周公由此选也。此六君子者,未有不谨于礼者也。以著其义,以考其信,著其有过,刑仁讲让,示民有常。如有不由此者,在执者去,众以为殃,是为小康。

  这幅图画大体可从两个方面来看,一是社会的物质生活及其制度方面:私有制,各顾各,统治者为保护私有财产构筑城池,制造兵器兴兵打战;二是意识形态方面:相对于大同社会,这里把是非、智愚、善恶、美丑所有的概念都颠倒过来。政教合一的斯密教把这些全都照搬过来,形成斯密教教义的核心,其教条皆源于此,只不过把教条都细化到市场中,表现得更加残酷、更加狠毒、更加激烈、更加赤裸裸,更加无耻而已。

  当今世界上的所有大事小事,从斯密教的教义一看就会明白其实质,从宇宙高度来看就会明白其悖理,再从大同社会原理去找出路,就立刻知道应该怎样去努力。例子俯拾皆是,每个人都可以去选择一项进行分析。目前最根本的大事就是垄断金融帝国的垮塌,那里是斯密教的教廷,那里发生的所有事情都是对斯密教的现实批判,都体现宇宙现实之力。都是对曲解人性的喝斥,都是对私有制的怒批。

  人类该怎样批判斯密邪教,该举什么样的义旗?毛泽东主义就是这样的义旗。因为毛泽东主义是三江汇海,涛涌着宇宙之力。第一江是,经历5000年陶冶的中华文明之精华,其根要是反映宇宙本体之易;第二江是,揭露私有制死亡归宿的马克思主义;第三江是,毛泽东从理论到实践都坚持彻底的辩证法,反对形而上学,他为建立公有制以及防止私有制复辟进行了毕生努力,永远举“为人民服务”之旗。他将领人类批判斯密邪教,实行与生产资料私有制暨私有观念的彻底决裂,按照真正的人性去塑造毫无自私自利之心的高尚的人,纯粹的人,有道德的人,脱离低级趣味的人,有益于人民的人,带领人类共同保护好我们这颗美丽的星球,在这颗星球上建设幸福的大同社会。

  2020年8月27日 于洛阳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