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博文精选

谭伟东:美政走势、中美关系、世界格局(1)

作者:谭伟东 发布时间:2020-08-23 10:06:21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特拉普班底,包括深层政府或国家(Deep State)的影子内阁成员,其基于特朗普所谓的交易艺术的反复无常,和其一贯的震荡疗法、瞒天过海、得了便宜还卖乖,见好就收的作派,完全不是孙子兵法,不是古代东、西方经典韬略,不是君子所为,甚至不是最起码的日常商道和经略方式。其是一种极端的机会主义、绝对垄断的独吞主义、表象化的民粹主义(打着旗号)、明火执仗的法西斯主义、公开的厚黑学。相比较而言其可能还要更加地“盗亦有道”,从而更加下作、无耻、可怜,也同时从一时的恶劣影响上看,更具有恐怖性和杀伤力。

  但天理常道,永远是物极必反。即令若大英雄的近乎神一般的阿基里斯,也有其致命的阿基里斯之踵,更况特朗普们乎?

  美国当下执政团队的致命弱点

  特拉普表面上甩大锅,说大话,什么“让美国再度伟大”,还极力推崇林肯这等国土先贤,高举《圣经》宣誓敬畏经典和上帝,寻求法治和追求“权力归人民”等等,然而,其本人和麾下团队,骨子里并不诉诸于任何的德性、正义,没有任何的良心与良知,甚至连最起码的哪怕做做样子的礼贤下士,尊重科学,拒绝谎言,遵守游戏规则等,都决然做不到。

  其一切的出发点、主旨和参照,就是他基于小商贩的交易衡量所能获得的直接可见的商业利益和经贸结果,当前则演化成连任与否的政治利得算计。在这样的执政理念和经略意识之下,在其毕生信奉的人生信条和经历之下,其就必然具有以下的致命伤:

  第一特拉普氏的国际与国家间的承诺及其讹诈,不会有任何的可信度。这其中,尤其是一切战争诉诸,或者武力强暴方案为喧嚣为其最致命性的短板。他既非英雄,也非军武丈夫,不具有动用战争的国家意志和深层理念,更不必说兵法韬略了。近在咫尺的委内瑞拉,他都不敢动用军队。若当真动起武来,其会是美国的军事史上的最可笑的赵括,连里根、小布什都不及。他身边也没有迪克˙切尼似的人物。

  第二其孩童般的计算与思维水准上的国际交易与礼尚往来,借助于他的退群、搅局、散伙,加上不成气候的“另起炉灶”,例如雷声大雨点小的印太战略,在国际往来不不可信承诺基础上,更加上失去道义感和整体依凭,尤其是在大道天理的习惯法、自然法、天经地义般的国际成文与非成文准则框架下,对一切架构和以往政策和其它国际社会的恣意妄为,蛮横无理,虚张声势,咄咄逼人,借助于长臂狭管治,使其成为在国际市场、交易和一切事物中,呈现出了中国西周中后期的厉王那般“防口如防川”,“敢怒不敢言”的政治失效状态,这就使得美国和他这个总统处于完全丧失权威和荣耀的治理情形之下。这种失道寡助的态势,因由价值取向的彻底扭曲,既便是小交易得手,也会彻底丧失美国的国家尊严、国家声望、国家信用,从而美国不是再度伟大之任何可能,而是使得美国遭受令人不堪的蒙羞,甚至皇帝新衣一般的满世界丢人现眼。

  第三奥巴马和特朗普美国两届政府,在里根以降的非理性繁荣,实则是杀鸡取卵、竭泽而渔的理财与治理方式,但却打着新供给经济学旗号和后现代化网络虚拟,任由泡沫经济学肆虐,加上廉价货币和大规模让利贿选,这些都是无法无天,毫无经济理性的大撒钱的短期政治周期游戏。自然这就必然会把产业空心化、实体虚拟化、经济商贸化、创新浅层化推向历史的新高峰。以至于使得美国步上几乎回旋无力的彻底败北地步。

  第四美国无论重新祭起新冷战旗帜,还是打起温战、热战,哪怕是扯起第三次大战名号,都不是仅仅是没有生胜算的可能和两败俱伤的问题了,甚至不是像当年解体苏联,击垮西德与日本,更早期放倒日部落大英帝国,那样仿佛顺水推舟,一蹴而就了,而是将面临一个绝不可逆转的强势崛起和历史复兴地伟大的中国。

  具体说,(1)中国按PPP计量早已经超过美国。这表明在流量实际经济指标计量下的中国经济体,早已超过美国。无论如何,美国已经失去了扼杀中国可能性了。(2)按社会零售总额指标,中国也已经接近或超过美国,而美国在GDP测算中,把自拥有房屋加上百分之十的租金,加上其它几项如此测算下的GDP事实上大大膨胀了美国真实经济。(3)如果按照复旦陈平教授提出的广义工业指标和产业链及技术经济生态来说,中国超过美国的就不是一点点了,而是大幅度超过。(4)按实体财富,所有主要产业排位则中国超出美国的情形,用同陈平的测算体系结果大体一致。(5)如果从财政、金融、国家破产与否的角度来看,从储备总量与期限结构等角度看,美国就更不具有优势了。

  当然,上述的结构性、系统性劣势,并非问题的全貌,美国依旧有下述优势:(1)人均资源占有和储备上,美对中和全世界都还有巨大的优势;(2)美在世界和国际事务中,二战后所积累起来的种种关系资源和国际资本,依然相当雄厚;(3)美国的军事整体实力,基础科研与技术,经济与金融生态体系,例如种种金融产品与创新,甚至包括在人力资源方面的特异性,仍然有着相当的优势;(4)美国的两百余年的不间断的财富积累,较之新中国在如此一穷二白基础上的追赶,依旧保持一定的优势。

  而这些全部的优劣势对比之下,美国如此地全球布兵、关注、控局,其战线之长,手伸得之远,国防军工联合体长期的腐败造成的天价的实际国防成本,自然使得美国在东方中国的柔性战略面前,几乎丧失了任何真实的战斗力、打击力,哪怕就是说战略威慑力了。

  美国地缘政治上的热点和美政走势

  中国并非美国致命的现实对手。美国在军事上的最强大的对手仍然是俄罗斯。这主要是由于俄罗斯的同美国不分伯仲的核武器的态势所决定的。当然,美国在实施休克主义的震荡疗法中,靠经济杀手和转型经济学的战略大欺骗,彻底伤透了俄罗斯人,严酷的历史与现实,彻底地教育了他们,并在此基础之上,强人普京执政,同中国长期修好,结成真正的多方位的战略伙伴关系,使得美国在地缘政治上,存在着一个真正的现实的最大对头。

  此外,美国在中东、中亚地区这些火药桶上,在石油战略资源的关节点上,都基本上处于拿着烫手山芋的境地,可谓十足地进退两难。

  再则,美国传统的后院,非但没有在门罗主义基础上,得到妥善地看护和发展,起码做到“兔子不吃窝边草”,美国却是以座山雕式的“还管那些”,在阿根廷、巴西、委内瑞拉、秘鲁等国,更不必说古巴,甚至海地,能大捞就不小捞,能多捞不少捞,急功近利,造成其在美国后院的整体上的战略上得不偿失。

  至于说到非洲,美国同中国的布局和经略相比较而言,就更是相差甚远。

  而对于传统盟友,就说欧洲、欧盟,除了是极少数的意识形态作祟之外,美国已将这些国家,几乎清一色地“送给”了中国。

  最为现实的天下大势研判,没有任何一个大国,哪怕是中小国家,会愿意在美国硬要制造的中美二选一的“选边站”中做出一边倒地痛哭选择。美国此计谋全无同盟军可言(连澳大利亚等铁杆也不行)。而所谓五眼联盟,其实就是一个类似于游说体系,不具有国家联盟的战略统筹作用。而中国一贯秉持和平共处五项外交基本原则,广交天下朋友,同时又以真实的现实-现存的实在经贸和国际援助,赢得了世人尊敬和基本交流优势。

  在这样一盘大棋之下,美政的选择空间和走势情形,还难以判定吗?

  美国会在南海、台湾,直接挑起战端,不惜同中国进行核大战吗?别说特朗普没有这个胆子,就是有,其在国会参众两院,两党和全部美国朝野势力上下,也无法完成实在的军事动员和战争战略整合。

  美国可能借上述或者其他由头,同中国进行战争和其他紧急状态,冻结中国在美万亿以上美元的投资,把美中脱钩推向史无前列吗?不用说现实操作可能性,即令特朗普连任侥幸,又进而拿到了这万亿美元的冻结款,其似乎同庚子赔款相比都巨财,但当时中华的年财政收入七、八千两银白银,十亿俩白银就是十多年的全国财政总收入。而今的中国,一年的财政收入也不止这个数(万亿美元)。而其相对于美国经济体,相对美国巨额国债和全体财富来说,不过好像是小巫见大巫而已。当然,对于一辈子靠破产起家的特拉普来说,这算是一个天大的意外之财,但现实来看,其只能是画饼充饥。

  那么,美政走势到底又会如何呢?

  现实得看,只能看大选结果。特朗普的全部如意算盘,除了连任还是连任,若不能连任,自然就是拜登-贺锦丽若上台,他连“中国将统治美国,美国人要学中文了”这样的说辞下,都还不忘为自己解嘲似留下后手,声称他的外孙女早已学中文了。可见,美国政客就是这点出息。即令不曾受到美国政坛污染的纯粹商人特朗普,其短视的政治算计,也是自己连任,更是政治分肥这样的美国似的民主共和,从来就是金钱游戏、精英政治、法治表象、经济实际、选民多数情形下的只是这些闹剧下的无助轻重者。2016年本就是希拉里赢得多数人的选票(300万张多)。美式的选举团似的票决方式,才使得这个赢得少数的特朗普上了台。

  特拉普若当选,其团队除了防长外,其余则可能继续留任。打法会如出一辙,还是老一套。每逢威胁关税提高前,或者每遇到类似香港国安,或南海离间机会,一切被认为任何搅局、作乱机会时,就会大打出手,威逼利诱,借以迫使中国中方在其所欲得到的金融、技术和其他方面的好处上大幅让利。至于封杀华为、Tik Tok、微信等,只要法律诉讼和美国企业界声音不大,他们就会“照章办事”,如法炮制。

  如果特拉普下台,拜登-贺锦丽执政,则情形会大为不一样,尽管调门儿未必会降低多少。当然,也不排除风向大变,调门巨转。民主党拜登顾问的放风解读,显然具有缓和美国国际紧张气氛,对美国外交政策进行彻底调整。由此关税、封杀、直接涉台的操纵等,都未必会继续。这当然绝非美国统治集团对所谓的中国制度、文化与道路会大加认可,也不意味着美国一贯的整治老二的基本路线会变动,但打法会大为不同。

  因为,对于所谓贸易逆差的解读,无论是遵循正统西方经济学原理,还是非正统其它经济学原理,都不是三流经济学家纳瓦罗和拙劣政客特朗普那样的认知,事实上,加上美国企业在华的销售,美国对华总的经济收支是顺差而非逆差。即令是按特朗普们的口径统计,数千亿美元所谓逆差,美国以一百美元仅仅零点二九美元的廉价印刷费,所支付的白条一般的美元,又由于中国以高汇价、低利得的双重损失,再借给美国,美国仍旧是大赚特赚(所谓钵满盆满)。当然,长远看,若逆差规模当真如此,自然还是个问题。持续的大规模的货币境外流出,累积起来的国际购买力,终究不是个简单的贸易平衡问题。但解决方式绝非如此蛮横的高关税。

  切莫轻信什么美国两党、朝野、全民已形成了对华政策共识。也不存在中美关系只有更坏,没有最坏。因为,美国从霸主地位之上,从动摇到衰落,起码还有半个世纪。中国欲人均GDP和人均财富赶上美国,起码还要一个世纪。这期间和其中,变数甚多,美国的政情、社情、国情等,都充满了变数。

  三、此届美国执政核心团队对中国的误判

  这届政府,同历史上的狂妄自大、不可一世的麦克阿瑟等辈,美国史上的无知者无畏狂徒一样,对中国作出了许多绝对错误的判断。其最大的综合错误判断是,所谓共产主义的中国意欲大肆扩张并最终统治世界,称霸全球,同美国争夺全球领导权,其在韬光养晦的总基调下,越来越表现出不耐烦,不驯服,不听话的“战狼式外交”,和共产主义的对内政策,而其总的面对外来的,特别是来自所谓超级强权,自由世界盟主的美国的打压和遏制,包括可能的战争手段,中国都会是一只纸老虎。

  在这个总体综合判断之下,还包含了一系列的辅助性的其它判断:例如(1)中国就是个受虐狂,你越是加诸于对其的贸易的经济上的封锁和惩罚,它越是对你情有独钟;(2)中国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敢怒不敢言的只会忍气吞声的小媳妇,任由美国这个粗暴的丈夫随意指使、训诫、打骂甚至强暴;(3)中国基于所有选项和考量,对美国加诸其身的伤害,包括对核心利益、战略边际利益的损害,由于其太极功夫的长期平衡,只会暂时吞下这些恶果。

  美国人忘记了毛泽东主席在抗美援朝时期说过的这样的话:“中国人是不好惹的,惹火了是不好办的“;忘记了当年中国,在力量对比成数量级的差别的情况下,把美军统领下的联合国军,从鸭绿江一路打到三八线上;忘记了美军在我抗美援越重中的惨败。美国是在这个世界上、历史上,除了中国之外,保持不败纪录的国家。

  美国人更没有日本人在华的惨痛教训。当然,日本人真正彻底拜服则都是因毛泽东。一则日本人战后反思,读到了《论持久战》时,作出了日本战略匮乏,不足以同毛氏此等伟略相抗衡的结论,自然必败无疑。二来,日本人看到武装到牙齿的美军和十七国联合军在朝鲜的败北与无奈,彻底认输了。

  西方文明,尤以美国社会文明体系,其内在机理和方式决定着其才是真正的纸老虎。这不仅仅是由于其社会组织形式或政体、法体、社体上的多元文化及其重叠共识的困境,在统一选择意义上的必然表现为根本可能性上的“阿罗不可能定律”,而且其选举文化同时还决定着短期行为,这就是政治周期的选民讨好、政治分赃、民主操作和三权分立相互制衡下的必然的贻误最佳战机,决策和执行成本奇高无比等等,更重要的是,美国文明与文化在美国梦、美国运、美国魂的历史与现实演进的过程中,彻底地自行解构了——东西方一切经典、优秀、伟大的神圣的传统,在其原本并非完全错误的实用主义哲学、自由至上的个人主义秩序、务实求真的民族品格,发展到了家庭甚至价值个人第一,抛弃一切规范和道德教化,在本质上,仅仅把宗教当作玩偶,借以为自己的一切实用主义经济和娱乐至死的生活服务。

  这样一来,失去了价值取向,不存在内在灵魂,枉顾人类性文明遗产,丧失社会与人类共同的精神家园,进而造成整个社会的无锚存在,又在美式的极端化创新、自由、个性、自我等激励之下,必然会出现广义的“劣币驱逐良币”,出现彻底的逆向选择,这就为特朗普、蓬裴奥、纳瓦罗、罗思类获取最高权力,铺平了道路。

  美国决策、美国核算、美国国家意志、美国战争动员、美国真实国力等等,这一切集合起来决定着,美国而非中国才是真正的战略意义上的纸老虎。

  同美国形成强烈的绝然对比是:中国的最高纲领,核心价值观,国家与公民荣辱观等方面,则是继承和保留了伟大的历史传统,以及新中国全部的国体、政体、社体,使得其一般被迫自卫反击时,必将会形成山崩地裂的人民伟力和国家动员力。这是当今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无法比拟的所向无敌的战斗力、凝聚力、自豪感、成就欲。而这一切是以毛泽东为枢纽,以其全部的继承和建构,在社会、国家、军队、人民等各个层级和社会领域上,在心灵、精神、文化、心态,甚至语言上,所形成的三皇五帝到如今的中华持存。

  与中国作战,美国不是对手,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不是。而中国此等伟力的惊人,更在于其明明具有如此之雄力,却不欲求称霸世界。这才是郑和下西洋、汤浅现象、李约瑟之谜的根本原因和内在谜底:这就是中华民族,赢得光荣,输得潇洒;既拿得起又放得下,亦即在自己遥遥领先的时候,以中心馈送周边,以华化夷,帮助落后,而当自己一度沉沦、落后时,则决不会像美国一样,随意更改游戏规则,掀翻桌子,诉诸于武力强权,而是坦然接受失败和落后的现实,自我发力,再度迎头赶上。

  然而,若任何外国势力,如欲以自身的暂时强大和先进,试图奴役和统治中国,则结果只能是被中华彻底打败。

  关于中国是受虐狂、小媳妇、会吞下损害核心利益苦果这一类的判断,都是错解和误读中华大文明和改开时代的韬光养晦政策所致。其荒诞逻辑,同上述的关于纸老虎的一样,本文不再具体的一一加以分析和批驳。

  作者:谭伟东,(美)中美战略研究院 总裁兼院长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