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博文精选

陈俊杰:“灯塔国”之怒火与熄火

作者:陈俊杰 发布时间:2020-06-29 10:38:54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2020年5月24日,黑人男子乔治·弗洛伊德被警察暴力执法期间遇害。第三天晚上,愤怒的抗议人群点燃了美国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城内包括警察局在内的三十多处建筑与车辆。而后火势随着人们的愤怒迅速蔓延,在之后的三四天时间里,媒体报道里不难见到美国各处火光冲天的画面。东海岸的纽约、费城、华盛顿,南边的亚特兰大、迈阿密,西海岸的圣地亚哥、洛杉矶、西雅图等城市皆有被纵火的报告。抗议因警察暴力执法而起,很多时候着火的是警车,当然也有街边普通的披萨店、星巴克咖啡馆、书店、超市,或路边临时停靠的车辆。佛罗里达州联邦众议员瓦尔·戴明斯5月29日在社交媒体上说,“美国着火了,总统(特朗普)还提着汽油桶走来走去。”作为一名历史专业的从业者,我自然深知很少有某些历史时刻或历史事件能称得上前所未有。之前肆虐全球大部分国家,令美国尤其成为重灾区的新型冠状病毒并非前所未有。始于十四世纪的黑死病,欧洲总人口大概折损了三分之二。在北非一个叫突尼斯的城市里,有份当时的记录称每天都有超过1000人死去。历史上黑人遭遇不公正待遇导致丧命更属稀松平常,十六世纪至十九世纪大西洋奴隶贸易盛行期间,从非洲运往美洲的奴隶船上被扔进大西洋的黑人尸体,历史学家现在也无法给出一个准确的数据。当时大部分的黑人族群并非沿海居住,他们中大部分此前从未见过海,但现在要与另外几百个黑奴被锁链捆着在海上颠簸几个星期。他们中大部分不会书写,很少有文字记录留存,但即使透过当时白人船员的一些记录,黑人所经历的恐惧与绝望也已令人窒息,而这样的海上航行只是他们悲惨命运的开端。即便是已站在令很多人沾沾自喜的文明社会的2020年的美国,2月23日下午,热爱跑步的25岁的黑人男子艾哈迈德·阿尔贝里在跑步时被一对白人父子枪杀;3月13日,在新型冠状病毒流行期间坚持工作的26岁黑人女性布伦娜·泰勒,半夜在家中被警察击毙,身中至少八枪。戴明斯关于“美国着火了,总统(特朗普)还提着汽油桶走来走去”的评论也许能归结为政客们为拉拢选票发出的耸人听闻之言。毕竟作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挑选的副总统热门人选之一,这时夸大危机与指责对手都容易赢得对时局极为不满的选民们的好感,更何况特朗普自疫情以来的表现的确破绽百出。但即便戴明斯的言论只为耸人听闻,即便这个时刻绝非美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艰难时刻,毋庸置疑的是,美国国内的政治家们并没有准备好迎接这样的时刻,没有人能迅速穿破层层迷雾,弄清楚美国究竟身在何处,或是迅速给出令人信服的解决方案。如果说从三月到五月特朗普在疫情期间的表现还能勉强作为遮羞布或借口来掩盖深层次的问题,民主党还能宣称白宫易主便可解决一切问题,那么如今,就算是闭眼装睡的人,也无法对美国深层次的结构性问题视而不见了。特朗普是因,也是果,果的背后掩藏着无数盘根错节的因。美国何以至此?美国何去何从?这一刻窗外因弗洛伊德之死而触发的游行抗议反对种族歧视的呼声,与芝加哥、华盛顿、里士满、洛杉矶等美国各个城市的抗议与呼声连成一片。这样的抗议,究竟会真的变成一个历史的拐点、实质性地促进一些结构性变革,还是会归于沉寂、黯然收场?目前很难做出判断。它取决于民主党与共和党之间的角逐,取决于白人与非裔多大程度的联合,取决于亚裔到底是锁上门拉紧窗帘呆在家里还是走上街头抗争,抗争的话是去反抗黑人还是声援白人,甚至取决于短时期内是否有别的事发生转移注意力。就好像从未有人预料到在美国,新冠疫情是以街头抗议反对种族歧视的游行结束的,这个结束不是医学上的结束——由于大规模的游行聚集,感染人群数量与死亡数量仍在增长——而是社会层面、文化层面与心理层面的结束。疫情不是被热议的话题了,偶尔有医学专家表达对集会抗议会增加感染的担忧,随即便被更响亮的抗议声淹没了。疫情使得目前的抗议种族歧视的游行与往日不同。一方面,疫情导致的大规模失业,以及因疫情暴露出的体制性种族歧视的弊端(黑人死亡率远远高于其他族群),为人们的愤怒提供了更多依据,也为持续的大规模游行提供了可能(反正失业了不需工作)。另一方面,集会很大概率意味着要违背防疫要求的社交距离,抗议活动也因此蒙上了悲壮色彩,旁观者大可认为游行者们靠得太近有传染病毒的风险,而对游行者来说,对病毒的担忧远远小于对随时可能命丧的警察暴力执法的恐惧。美国当前所面临的问题也是整个人类要共同反思的问题,即便世界上有些国家没有英美等老牌资本主义国家奴隶贸易的黑历史,也没有与之相应的激烈的种族矛盾。但美国目前的种族歧视问题,抽象出来能归纳为三个问题,这三个问题几乎是每个国家都要面对的:如何处理历史遗存,如何发明词汇指认问题,如何对待他者。这三个问题并非独立存在,而是彼此纠缠、难分难解。处理历史遗存必然涉及到如何对待他者,谁的历史才算数,谁的历史才能被写进历史。决定如何对待他者取决于我们能不能看得见他者,有没有词汇来描述我们的问题。我们能发明的词汇决定了我们能指认的历史,如果我们没有办法说清楚历史存留的问题,我们就没有办法解决那些问题。在过去两百多年里,整个世界徐徐展开的现代化画卷,就是西方国家引领、其他国家在努力追随试图变成西方的历史。美国政治家们一直引以为傲的“山巅上闪耀之城”的比喻,即“灯塔国”之称,便是声称美国作为全世界的希望受到敬仰与追随。但在新型冠状病毒的考验之下,从反对种族歧视、要求根本性变革的呼声中来看,灯塔本身的问题也已暴露。当前是以黑人为主导的人群在街头游行抗议,之后白人至上主义会不会反扑,我们还不得而知。普林斯顿大学近东研究系教授贝克鲁兹·伽玛瑞-塔布瑞认为,在美国易拉罐已被打开,温热的法西斯的毒液正从罐子里缓慢爬出来。1944年8月,在占领了巴黎四年之后,希特勒不愿将一个完整的巴黎留给同盟国。他下令摧毁这座城市,并反复跟属下确认:“巴黎烧了吗?”美国已“着火”,黑人对种族歧视导致的暴力执法忍无可忍,没有人能确定他们还要闹到什么时候。

  因美国明尼苏达州黑人男子乔治·弗洛伊德被白人警察暴力执法致死一案引起的暴力抗议活动愈演愈烈,已扩展到全球多个国家。抗议的主要诉求是反对种族主义,争取平等的权利。自由、平等等的权利是写在各国宪法上的,而且是世界各个国家所有人类的共识(从表面上看)。但非裔美国人并没有获得自由、平等的权利,种族歧视仍然像幽灵一样飘荡在美国,期间虽有所进步,但直到现在,种族歧视依然是西方社会的一个巨大毒瘤,造成诸多的社会问题,这同西方一直标榜的人权第一看起来无疑就是一个大笑话。这一社会现象源于西方统治阶级的一个认知:权利与平等只存在于自己人中间!回顾西方现代资本主义国家的建立历史就可发现,这根本上就是西方各国统治阶级认知的一部分!因这一认知导致国家内部的种族主义、实际不平等,因利益(突出表现、中美两国贸易战、美国打压华为)、因内部认同造成西方国家同东方国家之间的诸多冲突!英国资产阶级革命后颁布《权利法案》规定:国王不得侵犯议会的征税权;国王无权废止议会通过的法律;不经议会同意,国王不得组织常备军;人民有请愿权;国王不得干涉议会的言论自由,不得因政治行为拘禁议员;必须定期召开议会。人类社会的进步变革基本上都是由底层受压迫者的反抗而推动的,但当受压迫对象反抗(特别是革命)成功后转身就会变成压迫者。英国当时的受压迫者是大量经过圈地运动造成的无地、无生产资料的平民与新兴的资产阶级,但有能力代表他们的只有掠夺了大量平民的土地与生产资料的新兴资产阶级。英国当时的封建制度对新兴的资本主义生产力的发展造成的社会阻碍越来越大,资产阶级从而推动革命来取得统治地位以适应自身发展的需要。美国建国前第一个政治纲领《五月花号公约》规定:我们在上帝面前共同立誓签约,自愿结为一民众自治团体。为了使上述目的能得到更好地实施、维护与发展,将来不时依此而制定颁布的被认为是对这个殖民地全体人民都最适合、最方便的法律、法规、条令、宪章与公职,我们都保证遵守与服从。该公约的签署人立誓要创立一个不同于欧洲的自治社会,这个社会最核心的理念是:基于被管理者的同意而创立,且将依法而行自治。这就是美国在建国之前,其历史上第一份极为重要的政治文献。“这个社会的每个个体都一致认可这个团体,制定契约,并最终发展成为一个国家。”哲学家们认为,这是政府合法存在的惟一来源。美利坚国家诞生的历史及发展经历了从《五月花号公约》到《独立宣言”》,开始于1620年天路客登岸的美国历史,转眼就到了莱克星顿枪响,美国独立战争的号角吹起来了。《独立宣言》深刻地阐述了资产阶级民主主义原则:平等学说,包括政治平等与经济平等。这是针对英国殖民者的政治压迫与经济剥削而提出的,虽有空想成分,但有反封建的革命进步意义;天赋人权学说,继承并发展了洛克的天赋人权学说,把人们追求幸福的权利明确写入。“人人生而平等,他们都被他们的造物主赋予了某些不可转让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与追求幸福的权利。”这一观点提高了人民的地位,承认了个人的尊严,从理论上摧毁了封建专制主义存在的基础。把人们的自然权利由原来的“财产权利”上升到“追求幸福”这一新的高度上,把促进人民的幸福当成是政府的主要目的,打破了否定现世生活而把希望寄托在天堂或来世的中世纪宗教观念,这是现代政治理论上的一次重要革命;主权在民学说,“人民是主权者,政府的一切权利来自人民,政府是服从人民意志的,是为了人民幸福与保障人民权利而存在的,即政府的正当权力,系得自被统治者的同意;人民革命权利学说。”“如果遇有任何形式的政府变成损害这些目的的,那么人民就有权利来改变它或废除它,以建立新的政府。”这说明政府一旦成为祸国殃民的压迫者,人民就有权利发动起义或革命来推翻它。美国的建立从理论上实现了底层平民等人的乌托邦式平等、自由的思想,但这里的“人民”包含的是哪些人?美国建国前后,残酷的黑奴贸易是否考虑到印第安土著与黑奴的人权?……

  “五月花号公约”据说在整个人类文明史上的意义可与英国《大宪章》、美国《独立宣言》、法国《人权宣言》相伯仲,美国几百年的根基就建立在这个公约之上,信仰、自愿、自治、法律、法规这些关键词几乎涵盖了美国立国的基本原则。公约全文如下:“以上帝的名起誓,阿门。大不列颠、法兰西及爱尔兰国王、信仰的捍卫者——詹姆斯国王陛下的忠实臣民,暨在本公约上署名的众人,蒙上帝的恩典,为了上帝的荣耀,并促进基督信仰与国家的荣誉,远航至弗吉尼亚北部开辟首个殖民地。根据本公约,一同在上帝面前庄严盟誓,彼此联合,共同组成公民政治体,为了保持良好秩序及推动实现前述的目标,需不时制定、颁布法案或拟定公正的法律、法规、法令、宪章框架及设立管理机构,并对殖民地普遍适用,我们承诺将完全服从并遵守。11月11日,鳕鱼角,签名为证,时英格兰、法兰西及爱尔兰等18世国王、苏格兰54世国王詹姆士陛下在位。主后1620年”。《五月花公约》的主要精神是要建立一个按照少数服从多数原则实行自治的共和政体,为每个成员提供平等、自由、选举等民主权利。因此,《五月花公约》被看作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个政治契约文件。《五月花号公约》是一个民主集体的雏形,先没有政府,大家共同服从某些条例、规则,然后选出一个人来管事,这样就开始了在这块大陆上的生存和开发。到北美的移民开头是没有政府的,为什么后来变成了英国的殖民地呢?因为到北美洲的移民多数是从英国去的,于是英国国王顺水推舟派了个总督去,北美洲就算是英国的殖民地了。登陆美洲之前清教徒就解决了治理问题,相约“订立契约并组成一个民众自治团体”,清教徒们将实行自治。1620年建立普利茅斯殖民地的缘起并不在于对发财的渴望,而是在于当时遍布欧洲的宗教争端。16世纪,英国已改信新教。然而到17世纪初,一些英国新教徒认为英国国教会过于腐败。这些倍感失望的新教徒里面有一部分人,即清教徒,选择留在英国教会,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来净化教会;而其他人即分离派,又称脱离国教者,认为英国教会已经无可救药,于是决定从英国教会中分离出去建立普利茅斯殖民地的人属于分离派。”英格兰殖民者登陆美洲之前在船上议定了未来美国制度?原来乘“五月花号”船只到北美的这些殖民者都是英格兰一个偏远小村庄的村民,在欧洲宗教改革的大潮中对英国官方教派不满,于是要躲避到世外桃源的美洲去过自己的信仰生活。百余名避难的村民在茫茫的大海上漂流的一只小船中没有顺利找到自己的目的地,船内并没有足够的食物与淡水,不时还要受到狂风与暴雨的袭击,随时有葬身鱼腹的危险。在这种情况下,一般人都会想该如何逃命,而这只小船上的村民们却想到另一番伟大事业,签订一份公约,创造一项世俗文明的现代国家制度,这可能吗?

  看看现在的美国白左,他们似乎并未遗传前辈们临危不乱写下大手笔公约的基因。自从爆发反种族歧视动乱以来,单膝下跪已成为流行全美的新时尚。从联邦政府高官,到普通的警察保安,一言不合就会出现单膝下跪的感人场景。民主党正在以高超而又精湛的煽情演技,吞噬着特朗普持续下滑的支持率。处于眼下的光景,党派之争,也会成为摧垮灯塔的加速器。受疫情扩散的冲击,会有越来越多的失业人口走上街头。他们不光使用假钞,还会偷窃、抢劫、绑架……只要能有口饭吃,做什么也在所不惜。美国,已完美地陷入了这样一个死循环:疫情控制不力→失业率升高→上街找活路找食物→爆发冲突→引发暴乱→镇压→人群密集导致疫情扩散→失业率再升高→再暴乱→再镇压……周而复始→压力累积到极限→爆炸……血债血偿——出来混,迟早要还的!新冠疫情刺破了美国不可战胜的神话,奴隶正在觉醒。大西洋海底的累累白骨、几百年积蓄的血海深仇,终有一刻,会变成摧毁灯塔的炸药!6月9日12时,弗洛伊德的葬礼在休斯敦一间教堂举行。葬礼上,他的外甥女布鲁克·威廉姆斯哽咽着发出了直抵灵魂的质问:“有人说‘美国再次伟大’,可美国什么时候伟大过?”正如布鲁克·威廉姆斯说的那样:“美国是时候做出改变了,即使是从抗议开始,没有正义就没有与平。”弗洛伊德的葬礼,既是结束,也是开始。惊天动地的革命,正在自由女神的脚下酝酿。美国从“灯塔国”的神话中跌落,拜登式节操碎满一地!

  明州黑人死亡事件,最为狂热的不是非裔,而是那帮XX正确的白左们。一男一女轮番跪地为黑人舔鞋,以此证明自己没有种族歧视。证明不歧视黑人有好多种方法,握个手,拥抱一下,友好地交谈,请黑人吃顿饭……国人在交流感情这方面,握十次手不如喝一次酒,见十次面不如吃一顿饭。没有什么不是一顿酒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两顿。总之,与黑人兄弟交流感情有N种方法,为何你要选择跪在地上舔他的鞋子?真当自己是舔狗吗?说句不中听的,哪怕你跟他上床谈谈人生理想,也要强于舔鞋,还有没有点尊严了?说到尊严,在“黑命金贵”这个XX正确的前提下,白左们的尊严约等于零。最近在美国街头又有丧心病狂的白左在当众喝黑人的尿,以示其绝不种族歧视的XX正确!这还是不可一世的美国人吗?简直让人怀疑人生。极左狠起来对自己都这么狠,那才是真左。专以忽悠众人为务,断然不会达到连自己都玩的程度。人家工作生活分得门清,摇旗呐喊能,哪舍得冲锋陷阵。于是,美国白左们跪得稀里哗啦——从明州市长弗雷,到民主党老妖婆佩洛西、总统候选人拜登,数不清的白左们屈膝为弗洛伊德一跪……四百年前五月花号上签订《五月花号公约》的清教徒们教你们跪的吗?扯犊子吧,正是因为他们不跪,才远渡大西洋来到北美,开创了一个奇迹。诚然,黑人的命也是命,白人的命就不是命了?6月12日,纽约一名黑人男子走在大街上,与一名92岁老人擦肩而过时,突然伸出拳头击打在对方头部。老人随即重重倒地,头部撞在消防栓上。这名黑人男子像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只是回头看了一眼,便若无其事继续往前走。6月16日,纽约市警察局在社交平台上发布声明,称该男子是职业罪犯,已将其逮捕,而这名男子此前就有103次被捕记录。能说毛?据统计,13%的黑人贡献了美国50%以上的犯罪率!这是一个多么触目惊心的数字。美国前大统领奥巴马最近跳得甚欢,声称明州骚乱是白人持续四百年压迫黑人的种族歧视。你丫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你特么肤色很白吗?连任两届大统领的你,还不能说明问题吗?当然,你也能说:不听不听我不听,白人就是歧视黑人。没毛病。孰不知,很多歧视正是源于你的傻X政策。你放任明州的几十万非法黑人移民,给美国社会造成了多大的动荡?美国本土黑人,没觉得自己多么被歧视,这些黑人精英阶层反而站出来公开支持川普,严厉打击黑人犯罪。美国著名黑人领袖欧文斯就公然宣称:我不支持弗洛伊德,他不是我的英雄。他们深知自己就是美国梦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所谓歧视不是歧视你的肤色,而是歧视你的所作所为。非裔除了肤色与他们相同以外还有什么共同的地方?如果放任这种人把美国搞得一团糟,他们还能过这种生活吗?没想到愚蠢的白左还不如他们想得深远,对这一切的后果懵懂无知。就想问一句:白左们,你们想干嘛?把美国变成所有非黑色人种跪地为黑人舔鞋、喝尿的天堂?

  美国的“人人生而平等”的“人人”,只不过是从欧洲移民过来的他们的同类。在英国革命产生的思想下到法国革命产生的进步理念中,再到美国的建立,人权就有了同一种因素:这是针对内部人的,你只有是我们的一员或被我认同为有资格成为我们的一员,才能享有这些所谓的自由、平等等的权利。掌控资源的不公平是历史事实的情况下,我们才能制定平等的法律,让你们享受所谓的平等。你要以为这是真正的平等,要么你取代我的位置,站在我的上面,要么我认同你,与我在同一高度。自由、平等等的权利的解释权是在我这里的,你不是被我认同的一员,那么你就没资格与我谈自由、平等、博爱等,我的需求就是自由、平等的解释。西方人所谓的自由、平等等还有契约精神被大量的公知所吹捧,殊不知这些只是针对内部人的游戏。在香港的暴乱上的双标正是这种认知的体现,你不是我们的人,或你不是我们的同类人,那么我就能按我的需要来颠倒黑白、搬弄是非。因此,双标对于这帮西方流氓来说就是正常现象,就像饿了要吃饭、渴了要喝水一样的正常,因为压根他们考虑的只是自己的需要,没有把别国或人放在平等的位置。当一个国家受到压迫与不平等对待的团体较小时,抗议活动起不了多大的浪花,很容易的被压下去。但当这个团体足够大,并且从表面上的意识上统治阶级与普通国人已被所宣扬的平等、自由、人权等所绑架时就会造成分裂与别扭的社会行为,就像一个得了精神分裂症的精神病患者一样,对外表现出完全不协调的行为。美国的自由、平等、人权是多么的狭隘与可笑,这就是造成美国社会撕裂的根本,也是目前的美国解决不了的问题,将是美国衰败的根本原因之一。抗争、暴力抗议活动在美国历史上司空见惯,这本身同西方人的上述行为与认知也是一脉相承的。西方人一直强调的民主、人权、平等的观念,跟东方对比明显的少了一样东西:责任感。在新冠疫情期间,东方人特别是中国人能全民佩戴口罩,而西方人却不能,社会责任感的缺失是关键。西方人普遍的理由是不习惯,好像东方人就很习惯佩戴口罩一样。佩戴口罩能防止被感染新冠病毒,当自己一旦感染时防止传染给他人。中国人就有很强的责任感,疫情一起立马全民佩戴口罩。西方人依然我行我素,把这说成是自己的权利,就是不承担自己的义务,对社会、对国家、对全民的义务。“常思奋不顾身,而殉国家之急”,“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几千年的文化与国家、集体责任感的熏陶不是刚刚摆脱奴隶制与封建制的西方这帮被忽悠的暴发户所能理解的,基于这种责任感与对于国家的感情与信任,中国的国民能暂且忍受一些有损权利的事,而西方人只要感觉自身的权利受到一点损害就会群起抗议甚至暴力抗议!绑架是相互的,西方的统治阶级要靠宣扬这些所谓的权利来赢得选票,而普通的民众就相信了这种宣扬。当这种宣扬成为大众的共识时,民众通过选票绑定了国家的高层。不管这些高层从内心相不相信这些所谓的权利(或许是信了的,假话说百遍自己都相信,何况已说了几百年)都要表现出对这种权利的敬畏,这就是当特没谱说要让国民警卫队来平息暴乱时美国社会一片反对声的原因。特没谱是表达出了自己心底最深处的想法,但这是美国社会制度下身体的一个隐藏的病毒基因,是不能被戳破并展示给外界看的,除非已到了非展示不可的地步。目前中国所处的处境同样也是源于这些原因,美国对中国发动的贸易战、对华为的打压等一系列行为也是基于上述的西方人对于平等、人权、自由等的认知。同时不要以为这只是美国人的手段,美国只是西方的代表罢了,假如英法德有这样的能力会同样如此。这些认知已融入其血液,因此不要寄希望于西方会对东方的让步,只会压迫越来越狠,直到你打倒或超过他,让中国强大这一点成为西方人的普遍意识之后才有可能。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