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博文精选

陈俊杰:如何和平演变美国?

作者:陈俊杰 发布时间:2020-06-15 10:26:30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中国人自己被自己和平演变了!一位来美国养老的北京老干部这样对汪华斌说!他在公园散步时碰到这位老人,聊天后才知道这是一位老干部,以前在北京某部委工作。也许是退休后接触人比较少的原因,这位老爷子特别喜欢聊天。没想到谈到中国会不会被和平演变时老爷子突然勃然大怒:“今天的中国人还是勤劳善良朴素热情的中国人吗?在国内是拼命捞钱与忘命地公款或回扣吃喝玩乐,而到国外就是用在国内捞到的钱疯狂消费。这哪里还有一点中国人的影子,好像完全换了一个人似的。以前毛主席说是怕帝国主义的和平演变,这可是中国人自己被自己和平演变了,这样的中国人还能叫世界尊重吗”?现在的中国人没哪个不想暴富,就是没条件的也在创造条件时而时刻准备捞钱;所以中国人给予任何外国人的印象就是贪婪,因为捞钱到了亡命的地步。所以全世界都能看出现在的中国越来越堕落,有权的通过权力疯狂捞钱,没权力而有关系的通过行贿来捞钱,没权力也没关系的就通过假冒伪劣或诈骗来捞钱。无论从哪方面看,今天的中国都不是那个‘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的中国呀!正因为如此,所以美国人说现在已不游说中国人搞慈善了;因为这样的人是不可能搞慈善的。我们不该忘记在毛泽东时代的公款吃喝应是高级领导才有的资格,所以那时的公款消费是朦胧的,老百姓根本见不到公款吃喝的现象。改革开放后把公款吃喝玩乐当成市场经济的敲门砖,从而全面开放了公款吃喝玩乐的社会行为。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中,我们的文艺作品竟然加入到推广的行列,正是皇帝文化使中国的公款吃喝玩乐更上一层楼了。正是这样的公款吃喝玩乐大普及才让老百姓知道了如何通过吃喝嫖赌巴结权贵,直到回扣吃喝玩乐更是成了中国特色。表面上看,中国的公款吃喝玩乐繁荣了经济,实际结果却是假冒伪劣应运而生,因为中国的公款与回扣全都不是个人挣来的钱,而是克扣工程项目款的结果。在这样的经济刺激下,权力者与关系者的贪婪之心也在彭涨,直到社会普遍出现了豆腐渣工程。这也是全世界对今天中国人的印象,说是中国人的项目就会变质;因为中国人的贪婪,从而使世界对中国人越来越拒之。所以中国的经济很红火,一旦进军海外就失败。现在的中国人被和平演变得越来越贪婪,从朴素的中国人演变成豪华消费的中国人。这样的中国人有谁敢接触,难道谁愿找倒霉吗?一旦全世界对中国人关闭了捞钱的大门,中国人就只能捞中国人自己的了。于是捞到钱的中国人就到国外去豪华消费,使得世界对这样的中国人又爱又恨。而被捞空了的中国人只能在国内做梦,梦想自己什么时候也成为捞钱成功的中国人;于是权谋心计成为今天中国人的主攻知识。今天的中国人能不懂数理化,但一定要懂得如何攻克权力;今天的中国人能不懂ABC,但一定要懂得如何吃喝玩乐。正是这些观念的改变,所以今天的中国人特别羡慕古代皇帝;那权力,那生活,哪一样不在刺激着中国人的神经?我怎么才能真的当上皇帝或过皇帝般的日子?这不是少数中国人的梦想,大家都会做这样的梦,这是中国人自己给自己制造的。不堪设想全国人民都不勤劳后我们的社会还能多么堕落?全国人民都不善良后我们的后代又会咋样?没人和平演变我们,是我们自己和平演变了自己。汪华斌似乎认同此类观点,觉得无论和平演变对中国有利还是有害,绝大多数中国人还在加快步伐自我和平演变着。

  西方国家又是如何看待和平演变问题的?美国得州大学奥斯汀分校2018年初拒绝了香港“中美交流基金会”的捐款,理由是防止中共的统战活动!美国媒体强调,“中美交流基金会”的主席是中国政协副主席董建华,并宣称政协是中国的“主要统战工具之一”。听到这个消息的中国人恐怕都会感到诧异,因为人们都不会相信董建华先生促进中美交流有美国人所称的“政治渗透目的”。中国人还会立刻联想到,美国有不知多少个基金会及非政府组织在中国开展活动,如果中国对它们抱以像美国人对待“中美交流基金会”的同样警惕,那么它们大概在中国全都得闲得去公园遛鸟了。美国“国会与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2017年底召开主题为“中国伸展长臂输出特色威权主义”的听证会,被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称为“吹响了反击中共意识形态入侵美国的号角”。美国敲中国正在“渗透”及“和平演变”西方国家的警钟,如今像谈论人工智能一样时髦。假的事在西方能说得如此逼真,中国人这次真看懂了。位于美国密苏里州的伦纳德伍德堡陆军基地刚刚拆除了5个中国企业海康威视生产的监视器。该基地总参谋长贝克上校表示,军方完全不认为这些监视器存在安全风险,移除它们纯粹是为了消除“公众负面疑虑”。就在本月,美国政府分别搅黄了阿里巴巴及华为与美国公司的大宗商业合同,理由都是维护国家安全。大概很多中国人现在真相信了,美国人的心眼比我们小得多,那是个很“政治挂帅”“警惕性极高”的国家。如果按照美国人防范中国的标准,中国当年的改革开放根本就不可能开启。中国允许了西方文化的长驱直入,接受了西方技术对中国现代化的全盘性介入,从固定电话设备到电脑及手机普及,再到中国全面进入互联网,西方公司的参与可谓无处不在。看到美方对中国“渗透”大喊大叫,我们一时搞不太清楚,究竟该笑话美国人如此神经质,还是该懊悔我们过去当年没把美国的和平演变当回事,只是口头说说要小心,就抱着美国及西方国家公司生产的手机睡觉了,出门开车还敢使用GPS导航。各国保持维护国家安全的底线思维是必要的,但按照美国、澳大利亚等近来表现出的强迫症一般的警觉,国家间交往即使不停止,也至少要萎缩一大半。这是一种近乎歇斯底里的保护主义。今天抗议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明天指责中国向美国大学搞“渗透”,美国这样玩下去肯定要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因为美国至今是全球精神产品的最大输出国,也是最大技术输出国,谁干涉、渗透他国的本事也强不过美国。华盛顿正在给世界进一步抵制美国的影响提供范例。如果美国都有可能被别国“渗透”“和平演变”,那么只能说西方对发展中国家的渗透及和平演变都在真的发生着,以后非西方国家与西方国家交流时,连睡觉都要睁一只眼睛。说实话,美国大学及国会传出的警惕中国“渗透”的声音,有点吓着我们了,说不定还会吓着我们的读者。所以,中国人不可因为对西方渗透的重重疑虑而生出关上国门的念头。改革开放四十多年,我们一直被一些外部势力和平演变着,但中国反而越来越强大,甚至逐步对美国展开了和平演变反击。

  如果说西方国家的非官方机构过去对和平演变的看法还不够权威,那就看看2020年5月20日美国政府提交的阶段性工作报告“美利坚合众国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战略路径”吧,该报告可视为川普政府上台以来对华战略的一份比较官方的正式的阶段性小结。在当下这个特殊的历史时期,这份考验阅读者承受能力的报告,凸显了这届美国政府在对华总体战略上的贫困、错乱与倒退;将这份报告看作是美国作为超级大国持续走向衰退的标志,或许还是会引发争议的,但用来作证这届美国政府其实不具备构建与实施一种真正有利于美国人民与美国国家利益的国家战略的实际能力,则应是比较恰如其分的。这种空洞的套话放在别的时空环境下,还能被有心人圈圈点点一番,但放在2020年6月瘟疫蔓延、暴乱升级与经济衰退的美国就变成了一种极其辛辣的嘲讽。本届美国政府以抗击新冠疫情领域里无法想象的低能与无效,做出了对美国人生命最高效的杀戮,居然还有能堂而皇之的在报告里将致力于保卫美国人民、家园与生活方式置于第一位,并谋求与中国战略竞争,其厚颜无耻程度,令人叹为观止。这份报告凸显美国战略的贫困,体现在对中美关系战略定位的混乱,以及手段的贫乏上:在报告的开始,报告先给中美关系定下了一个奇怪的基调,即所谓“自1979年中美建交以来,美国对中国的政策在很大程度上是基于这样一种希望,即加深接触将促进中国全面的经济、政治开放,并促使中国成为一个建设性与负责任的全球利益攸关方,并建立一个更加开放的社会。”等于说,美中关系发展,在这个报告的撰写者看来,是以在中国推动和平演变,促成中国发生像苏联、东欧一样的剧变为目标,以及评价标准的。而当中国显然拒绝了这种等同于实质性自杀的结局之后,美方居然说“这损害了美国的重大利益,也损害了世界各国的主权与个人的尊严”。从这些文字里,没有意识形态偏见,同时也没有罹患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等心理疾病的正常人,都能感受到这届美国政府核心决策者的“巨婴”心态,已到了某种扭曲与变态的地步。不止于此,这份报告的作者还处于某种感动自己的错乱之中,因此,在文中还公然宣称“美国对中国人民怀有深厚的感情并与中国建立了长期的纽带。我们不寻求遏制中国的发展,也不希望疏离中国人民。美国希望与中国公平竞争,让我们的国家、企业与个人都能享受到安全与繁荣。”合理推断,美方对中国人民的深厚情感,是通过容留中国的红色通缉犯,庇护并资助试图推翻中国共产党政权,分裂中国领土,破坏领土统一的那些中国人,以及培养与支持在思想理念与政治认同上,将美国视作为精神父亲的那些精神美国人,为基础与主要付出对象的。或许正是因为这种感动,所以报告的作者还能写出这样的文字而不自知。从指导原则上来看,这份报告的作者,尝试重新回到所谓“有原则的现实主义”,这是从里根政府时期就开始使用的一个术语,即在所谓的对外关系中,不仅依靠美国的实力,还要凸显所谓的原则。里根政府的做法是用邪恶帝国来称呼苏联,然后对苏联实施更加强硬的遏制战略,最终通过戈尔巴乔夫在内的一批苏联人的主动配合,取得了自己都没有搞清楚为什么的所谓冷战胜利;小布什政府也尝试使用这个概念,来为那批主张在全球能踹门而入展示美国正义的新保守主义者树立一个好听的战略名声,但最终的结果就是带着原则一头栽进了伊拉克战争的泥潭,在国内很有原则的治理出了一个超级金融危机。现在,成功在200天里搞死了近10万美国人并且还在努力攀登新高峰的川普政府,又用这个术语来粉饰自己的国家战略,好像时至今日,美国还有足够的道德资本去探讨所谓原则一样。其中的荒腔走板之处,近似无以复加。在报告的主体部分,即所谓中国对美国构成的威胁,以及所谓美国对中国的回应,更多展现出来的是美国这届政府的能力不行,即不具备制定与执行真正符合美国国家利益大战略的基本能力。所谓中国对美国的挑战,基本就是一份谣言与妄语的汇编。所有对中国的指责,都是建立在美国单方面想象与假设的基础之上的。比如报告中有这么一句话:“例如《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要求公司遵守中国数据本地化措施,使中国共产党能获取外国数据。”前半句是赤裸裸的误读《网络安全法》,将跨境数据流动的安全审查定义为本地化,体现了某些三脚猫的所谓美国新生代中国问题专家不合格的中文阅读理解能力,与超一流的胡说八道能力;后半句是标准的把中国当成美国来理解,是一个习惯于时刻监控全世界窥探隐私的超级流氓国家对其他国家发展信息技术能力目的的真实揣测,如斯诺登指出的,这就是美国政府的日常作业。显然,美国政府习惯做贼,所以看所有其他国家都是贼。在所谓对华战略实施的层面,则是川普政府自我夸耀式的工作总结,这部分的内容充满了川普与彭佩奥的典型风格,那就是指鹿为马的莫名自夸:将限制美国人民正常获取来自中国的真实信息,定义为保护美国人民、家园与美国的生活方式;将贸易霸凌与关税讹诈,定义为促进美国的繁荣,无视事实上据说是其最想保护的美国中小制造业承受了关税上升的主要成本;将在南中国海的横行自由,称之为通过实力维护和平;将美国持续不断的退群,破坏全球治理的有效实践,以及用宗教与人权为包装,去支持阴谋颠覆中国政权的恶意团体,定义为提升美国的影响力。这是一份读来让人产生强烈不适感觉,局部文字描述令人反胃甚至作呕的报告。这份报告的出台,是美国这个曾以人类文明灯塔,人类历史终极形态自居的唯一超级大国,因为过度膨胀,治理失败,以及自我修正机制持续失灵后,持续走向衰退与凋零的一个显著迹象。当然这种结局发生在美国这边也并不令人真的感到意外与惊讶,因为这是经典作家揭示的人类社会内生发展规律坚定发生作用的必然结果。历史经验告诉人们,后续美国将持续进入一个对华非对称摩擦的特殊阶段,这是由美国转移国内矛盾的客观需求所决定的;也是美国政治精英集体低能化发展的现状所决定的。当然,这未必是不能逆转的进程,美国人民有权做出相应的选择;而中国也会做出自己的选择。而世界,也或许因此见证一个新时期完全不同的国际体系变迁的关键阶段。美国习惯用国安问题来打击一切看不过眼的潜在威胁,中国是深受其害的国家之一,但这种程度或达不到美国预期的效果。为了转移国内矛盾的“刚需”,美国会不断地对华采取更加激进的手段以摆脱美国民众对“政府无能”的印象,尽管在疫情应对上川普甩锅难度很高,但以“对华强硬”取代和平演变或是志在连任的川普更想打的另一张牌。

  作为“和平演变战略”的始作俑者,美国建制派政客在意识形态领域对中国的警惕与防范越来越变态,甚至将本属于两国正常经济文化交流领域的事都戴着意识形态的有色眼镜审视一遍,然后以所谓的“国家安全”名义阻挠或设置障碍。美国在2017年底发布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提到,“要警惕来自中国等国的威胁,因为这些国家试图通过暗中干预重要机构来削弱西方民主”,并把中国与俄罗斯称为“修正主义国家”,其心病之重可见一斑。同样是在2017年底,美国“国会与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召开了主题为“中国伸展长臂输出特色威权主义”的听证会,被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称为“吹响了反击中共意识形态入侵美国的号角”。敲中国正在“渗透”及“和平演变”西方国家的警钟,当前在美国似乎正在变得非常时髦。蓬佩奥就任国务卿后差不多天天都有所谓涉华“渗透”案披露出来,大量关于中国公司与机构“危害美国国家安全”的文章充斥于媒体。甚至有美国媒体“爆料”说,美籍华人邓文迪也被联邦调查局盯上了,莫须有地称她为中国在西方的“带路党”,并称FBI 要求川普的家人“提防”她。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公布的2017年度知识产权保护的报告中,公然将淘宝网等3家中国电商平台以及北京秀水市场等6家中国线下市场列入了“恶名市场”黑名单。媒体报道,打着“维护美国国家安全”的旗号,阿里巴巴旗下公司蚂蚁金服收购美国速汇金公司遭遇失败,华为手机欲进军美国市场受阻。位于美国密苏里州的伦纳德伍德堡陆军基地还拆除了中国企业海康威视生产的监视器。不过,该基地总参谋长贝克上校表示,军方完全不认为这些监视器存在安全风险,移除它们纯粹是为了消除“公众负面疑虑”。类似的事例多到不胜枚举。这充分反映出美国已习惯戴着有色眼镜来看中国,同时也反映出美国面对中国成长的焦虑心态,正陷入既无法撇开中美关系大局另起炉灶,也无法坦然接受中国实力提升的现实,这种矛盾的心态明显反映在美国对中国的态度上。川普政府发布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一方面把中国定位为“战略竞争对手”,一方面又声称要与中国建立“伟大的关系”。就是这种矛盾心态的呈现。美国政府的这种对华焦虑与矛盾心态直接导致的后果就是,一方面,在中国重大、甚至核心利益问题上,美国不断做出各种破坏两国关系的小动作;另一方面,又在诸多问题上扩大与中国的接触面,甚至直接寻求中国的“帮助”。“中国和平演变”论调之所以泛起,美国媒体与政府不敢说出的真相其实是:美国自己的国家治理与对外战略出现了大的问题,“社会不平等”与“政府无作为”成为美西方国家的两大顽疾。当前,政治“极化”成为美国政治的重要特点,民主党与共和党为了各自党派利益激烈对抗导致“否决政治”与“治理瘫痪”。美国发展的成果被少数人垄断,严重的贫富分化已导致社会撕裂。《被出卖的美国梦》一书认为美国的政客、富人、大公司等,通过权钱交易动摇了“美国梦”的基础。2020年6月初,国际评级机构大公国际将美国的主权信用评级从 A- 下调到了 BBB+。大公认为,对美国投资(主要是国债)的风险性已由投资级别降到了投机级别。在发布的公报中,大公国际是这么说的,上层建筑对经济基础的长期负向作用使美国中央政府偿债来源继续恶化,且这一趋势因政府大规模减税呈加速之势,对债务经济模式的愈加依赖将持续削弱中央政府偿债能力,美国已离信用破产不远啦!这些才是美国的病根所在。由于美国无法正视自己的问题,也无力对那些困扰美国的顽疾对症下药,迁怒别人便成了美国政客转移矛盾焦点的伎俩,拉中国“背锅”就是这种阴暗心理的产物,此即所谓“中国和平演变美国”论调产生的根源。美国自己得了病不去医治吃药,却一味指责中国太强健,这种操作有效吗?美国这样做能对中国的发展制造个别障碍,但最终结果只能是耽误对其自身痼疾的刮骨疗毒。

  国力此消彼长之下中国又为什么不对美国实施和平演变?美国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强,中国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弱。中国的公知们总是表现出畏美帝如虎的奴性特点,比如大放厥词“中美对抗越小,中国发展越快。中美对抗越大,中国的发展空间受到限制也越大。”更多的公知叫嚣“别意淫了,中美差距太大!”这些观点对不对呢?现在看似乎是对的,但用发展的眼光看则是完全错误的。美国一战后成为世界第一,但真正取代英国是在二战后。希特勒统治德国后转向排犹主义外交,导致大批优秀科学家被迫流亡美国。二战胜利时美国又有计划地在占领德国的同时把所有优秀科学家全部秘密带回美国,这才造成了美国的强大。其实德国的兴起就是取决于两点,一是建立了世界上最有纪律的军队,二是建立了世界上最完备的教育体系。尤其是大学体系,19世纪末德国就是世界的科技创新中心与人才最密集的国家了。希特勒目光短浅,造成了大批的优秀人才要么被杀要么外流,所以战后的德国,再也无法恢复过去的荣耀,荣耀到哪里去了呢,到了美国。美国现在很强大,我们感觉与他差距很大,那么我们现在感觉与俄国差距大不大呢?我们现在还会以畏惧的心态警惕俄国吗?肯定是不会的,现在如果讨论中国俄国谁更强大,估计意见不会统一,讨论中美就没有必要,因为无法争议。但时间回到三十年前,谁敢说中国比苏联强大?三十年前,苏联对比中国就象现在的美国与中国相比一样!中国何时能超过美国?不是说经济问题,而是说整个的综合国力。笔者最乐观的估计是快了十年左右,慢了三十年左右。有没有依据呢?肯定有依据。最乐观的估计,美国发生类似苏联的剧变,国家发生严重动荡,大批优秀人才外流,中国如果苏联解体时接收苏联的人才一样,大量接收美国流出的人才,那么中国将迅速超过美国。有人又会骂笔者“意淫”。美国会不会发生分裂或变化,肯定会的。原因如下:第一,人口问题是美国可能衰落的一个原因。根据佩尤研究所(Pew Research Center)发布的调查报告,西班牙裔美国人是美国第一大少数族群,目前拥有4200万人口,占到总人口的14%。到2050年,西班牙裔人将是现在的3倍,达到1亿2800万,占美国人口的29%。在竞争激烈的总统大选中,西班牙裔的选票将决定选举结果。比如,在诸如新墨西哥、佛罗里达与科罗拉多等有战略性意义的州,西班牙裔选民分别占到选民总数的37%、14%、12%。这仅仅是拉美裔,如果加上其他非白人种族,美国将发生严重的人口问题。美国人口普查局称,白人在2045年沦为少数族裔。人口保持强劲增长势头虽然表明美国社会仍有活力,但随着人口的膨胀,粮食、能源与自然资源等的消耗都呈日渐增长趋势,这促使美国人开始更多地思考生存空间、人口增长压力等令人焦虑的问题。同时美国人口组成本世纪中将发生重大变化,白人将首次占人口少数。到2042年,美国人口中白人将不再占多数。而现在包含拉丁美洲裔等少数族裔,届时则将占美国人口55%,比原先预估时程还要早8年。这其中增长最多的将是拉丁美洲族裔的人口与亚裔人口。这两个少数族裔的人口比例都将增加一倍,分别占美国人口的30%与9%。第二,美国境内也有分离主义的问题。一是有人一直在寻求夏威夷独立,那是夏威夷的原居民。夏威夷王国1898年被美国入侵,1959年正式成为美国的第50个州。但夏威夷的“夏独”分子从来就没有停止过抗争,包括2008年4月30日占据夏威夷王国原宫殿的,名称为“夏威夷王国政府”的独立组织在内。二是阿拉斯加独立党,目前是美国最重要的分离势力之一。阿拉斯加人口67万,注册选民47.2万,其中共和党11.9万,民主党7.1万,阿拉斯加独立党1.3万。阿拉斯加独立党是这个州的第三大党。三是印第安人闹独立的长期诉求。其中的一支拉科塔部落,就曾在2007年12月20日宣布建立“拉科塔国”,正式脱离美利坚合众国。四是还有其他一些分离主义组织,主要是在加里富尼亚与南部靠近墨西哥的州。第三,敌对国家对美国的颜色革命与对分离运动的支持。美国目前在全世界支持分离主义,尤其可恨的是通过支持中国的分离主义来削弱中国。那么,将来有没有聪明的国家以牙还牙,支持一下美国的分离主义呢?美国对其他国家搞颜色革命,那么,将来有没有国家对美国也搞一下颜色革命呢,比方支持美国共产党,改造美国工会,支持印地安人搞武装斗争?这些,是美国可能会发生突变的原因。为什么这个突变没有发生呢?主要是美国在2008年金融危机发生前,综合国力一直是持续上升的,基本上不存在外来压力与内在的压力。2007年次贷危机后美国明显表现出了疲态,从伊拉克撤军只是表现之一,对中国的疯狂恐吓更是表现出要逃跑的狗有意竖起脖子上的毛狂叫以吓唬人的心虚!一旦中国下定决心联合欧洲俄国搞垮美国金融,使美国破产的真相被全体美国人知道,使美国人普遍心理崩溃,直至整个美国裂变。但美国垄断资本集团会不会破罐子破摔,通过发动战争摆脱危机?谁敢断言“疯子”川普在连任无望之际不敢铤而走险打代理人战争?

  弗洛伊德事件的空前发酵表明,川普连任的可能性越来越小,其和平演变中国的耐心也会越来越有限,但中国的和平演变反击已使其失去打代理人战争的回旋余地。中国反击美国和平演变的具体方式方法,下策是对美国官员大搞商业贿赂,输出被排挤的毒奶粉、烟花爆竹、楼脆脆等产品,让他们过有毒高碳浪费的生活;中策是向美国输出躲猫猫、喝水水等绝杀技;上策是不惜血本大规模地推销我们的儒家思想。当然也能三策并行,让美国变成官场腐败猖獗,社会黄赌毒黑泛滥的国家,以达到和平演变的目的。其实中国对美国的和平演变的上策已开始实施了,美国建立孔子学院就是和平演变的手段之一。这个温文尔雅的手段表面看起来是学习汉语,实质上是推行儒家思想,奴化他的人民。这正是和平演变的主要特征,杀人不见血。这个方法经过中国两千多年的试验,非常成功。灌输儒学的药效在于一是让他的国民变得愚昧麻木。不管土匪来了,还是政府军来了,他们举着旗夹道欢迎;也不管是英国人来了,八国联军来了,还是日本人来了,他们都要举着旗夹道欢迎;二是他能导致任何政府腐败无能,但又外强中干,对内镇压,对外屈膝。远的不说,就说袁世凯尊孔读经倒台了,国民党蒋介石在大陆推行儒家忠孝节义垮台了。这足见儒学的杀伤力之大。与现在的情况相反,毛泽东时代为什么官场那么清廉,全社会从官到民都不搞封建迷信,一个根本的原因是老百姓在毛泽东的带领下,起来“破四旧、立四新”,解放了人民当家做主的权利,敢于监督官员,人人都不敢做坏事。那时的中国官场能清风丽日,其主要功劳是破除官员是老爷,人民是奴才的思想。因此,要弱化美国,长久之计是输出儒家思想。但这个方法有两个弱点:一是消磨的时间过长,要有推行者顽固不化死不回头,所以短时间内难以奏效;二是很多美国人不吃这一套,说什么给青年洗脑之类而极力排斥。这只能说明美国人僵化,不知好歹,无奈也只好随他去吧。遇上美国佬这个方法恐怕不好使了。我们不妨看看聪明人设计的可行性方案:方案的设计者确定地认为,中国的外逃腐败干部就是对美国实施和平演变的人才,而且这样的人才必须尽快向美国输出,否则我们不仅难以对美国等资本主义国家的和平演变,反而有被美国和平演变的危险。以我们的一位县委书记为典型,一个县级干部(当然是指贪官)一年能收取或花掉多少钱?除了给他发工资外,其它的收入,我们取一个中等水平(位于平原地区,人口50万左右,财政收入2~3亿元左右,耕地55万亩左右)的县为标准来解答这个问题。工资按3000元/月计算,一年充其量挣3.6万元左右,这无疑是苍头小利。如果只挣这些,嗜权力者就不至于提着钱袋,挤破脑袋往上钻了。真正有巨大诱惑力的是如下的其他收入:提拔干部收入:全县一年提拔一次干部,平均一年提拔干部40人属正常,平均行情送3万元/人,这样提拔干部一项可收取100多万元;工作安排收入:社会上有些人与有权者勾结,专门充当掮客。比如打官司有诉讼掮客;当兵、入学、就业都有掮客。掮客就是拿当事人的钱打通关系,自己也能收取好处的中介人。本来大中专毕业生就业,到私企不说,但如果到国企,到行政机关、事业单位,那就是县委书记赚钱的机会。这时县委书记掌控的人事安排权就发挥了效用,平均安排一人收礼2万,一个中等县一年至少要安排50人。该项工作书记可收入100多万元。节日收入:一年两个节日——中秋节、春节——要收礼,这是“潜规则”。一个县要有乡局级单位100左右,保守一点估计,一个单位一年两个节日送5000元,加起来书记总共有50多万元收入。工程回扣收入:盖政府大楼就不说了。“政绩工程”实施暗箱操作是很平常的事,大家都明白。一个县一年上3-5项目很正常,平均一个项目拿回扣10万元,一年下来,也可收入40-50万元。工作费用:有人说我国的行政成本是世界上最高的,这话一点也不假。县委书记参加上级的会议与召集下面的会议,一年也要近百万元;一帮子秘书、一帮子勤务人员、一辆30万元的车与一个司机,一年也要50万元;这还不说200平方的房子等等。生活费用:到了县委书记这个级别,吃饭基本全部由全县人民负担。喝酒、抽烟基本都是高档的,包括洗漱等平时的生活费用也要全县人民给他报销。一天少不了200元,一年这一项费用也要7万元左右。当然,高明的县委书记可能还有更高明的收入与花钱方式。这样计算下来,一年一个县委书记正常下收取300多万元,他的全部花费约有500万元左右。如此能收钱与花钱的县委书记,而且还胜任思想政治工作,难道还不是对美国实施和平演变的最佳人才吗?当然是!因为有些书记对国家与人民的行为证明,他们在台上的思想工作与在台下的肮脏行为,是完全能在最短的时间内使得民心背离的,使得国家财政亏空的。当然这是方案设计者的推论。国人真最擅长“化腐朽为神奇”,把坏事变成好事。这世界上竟然有如此聪明的人,想出了输出人才这么绝妙的办法,在县委书记中精挑细选,把最擅长阳奉阴违者派往美国,打入各州县核心,负起“间谍”的重任,从而对美国实施和平演变。设计者在可行性研究方案中表述,这个方法的优点是简单,不用核武器,不用战争流血,只要派出一百名这样的县委书记到美国任职,不用花中国人民太多的血汗钱,就会搞垮美国,花垮美国,而且最终能把美国和平演变。这个方案颇有新意,特点是将蛀虫式人才输出到目的国,用神鬼不觉的手段,实施蚕食政策,直至目的国国家大厦轰然垮掉。如此精明的方案怎么能不让人佩服的五体投地呢?近四十年来,我们用5000亿元人民币的代价送出了4000名高官,其中包括原云南省委书记高严,还有银行行长、交通厅长。这些腐败分子手段何其了得?他们早已打入美国上流社会。

  周炯然认为,美国更怕中国的“和平演变”反击。南京路上好八连连长说大上海的香风等于臭气,“和平演变”、“糖衣炮弹”等等曾让中国人神经长期紧张,而戕害中国人民红色心灵一切流毒最大的策源地长期以来就是美国,那里是资本主义大本营,当然也是香风臭气的渊薮。“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风水轮流转,如今“东风压倒西风”的伟大时代终于姗姗而来,中国浩荡恣肆的香风臭气开始威胁美国,该国以总统布什为首的族群已绷紧了防止“和平演变”的神经。假如爱国至上,我们该慷慨高歌“东风吹,战鼓擂,现在世界上究竟谁怕谁?”——不是偶们怕美帝,而是美帝怕偶们!贪官携巨款向美国胜利大逃亡,如今被布什堵了道儿。美国方面用词有点模仿中国新概念,整景儿,比如“开展国际合作反对高级贪官的国家战略”,这词儿耳熟得厉害,简称“反贪”不就完了吗?更耳熟的是布什事事儿地发表的那份声明,动不动就提什么“价值观”。其中上纲上线的地方还真不少,比方说:“长期以来,腐败问题在世界各地制约着社会发展,滋生着犯罪与互不信任。高官腐败是最有害的公共腐败,它威胁美国的国家利益,违背美国的价值观,损害美国推行自由民主、结束贫困及打击国际犯罪与恐怖主义的努力。”一些从美国回来的朋友都说美国人肠子直,缺乏弯度。这么点事儿弄到现在才明白过味儿。你们美国上个世纪50年代的总统说什么“希望寄托在中国第三代第四代身上”,这回中国也不知第几代直接把希望寄托在你们这一代身上。什么花旗、摩根大通、富国等等大银行里来路不正的存款滚烫了吧?打拼多年的资本家大腕,看到中国一夜暴富的巨贪友邦惊诧了吧?给美国精英预备的豪宅大批换主儿了吧?中国阔少留学之旅一掷千金潇洒得令贵国富家子弟自叹不如了吧?中国银行支行行长假离婚,让老婆先遣踩盘子的创举,能不能让你们开眼?种种“暗渡陈仓”、“偷梁换柱”洗钱玩儿镏子不亚于什么“缩螺丝”吧?“亡羊补牢,犹未为晚”,这是中国的古训。“制约社会发展”,“滋生犯罪与互不信任”、“美国价值观”、“结束贫困”……饱受社会主义廉政教育煎熬的中国贪官们早就瞄准大洋彼岸的美国了。

  “知乎”网站“怎么做才能把美国和平演变”一问如是提示:既然美国民众已如此愚蠢,怎么做才能把美国和平演变?答友“一年忘年”称:不需做任何多余的事,只需把我们自己手上的事搞好就能不战而胜了。美国垂垂老矣,任何一个社会发展240多年还不见有效的社会经济政治改革,崩解是迟早的事。现如今,美国的社会矛盾之大,除了民族大义以外,已没有任何人能以任何理由来弥合社会里的矛盾。贫富差距,种族问题都是美国的定时炸弹,美国渐渐会自我演变,消亡。答友“乔奈禾”称:疫情过后接着夸它是人类灯塔!疫情已揭开了美国的光鲜亮丽外套,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夸奖它,让它把防弹衣脱了,把内衣内裤也扒了,这样方便我们一边赞美它一边上下其手,USA变成USB指日可待。

  看来,后疫情时代“中国和平演变美国”纯属多余。中国的贪官、奸商与媚美公知或其家属移民美国既不是阴谋也不是阳谋,但其效果不亚于和平演变。列宁早就说过“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马克思更早说过“内因起决定作用”,诚哉斯言。唯物史观坚信,“试看将来的寰球,必然是赤旗的世界!”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