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博文精选

中医用“下瘀血汤”方治疗狂犬病

作者:何新老家伙 发布时间:2020-03-23 11:34:33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清代和民国时期的医书和报刊已有很多报道和记载,有很多实践治验的病例和医案记录。

  【黄道六治疗狂犬病医案】

  1956年8月,余在某某县人民医院搞中医药治疗“乙脑”试点,该县某区转来一狂犬病人,不能见水,喝水时要用毛巾遮目,方可饮下,病情十分严重,院领导召集全院医务人员会议,并邀余参加,讨论治疗方案。西医称狂犬疫苗早巳用过,效果不显,别无良法。征询余之意见,爰书《金匮要略》下瘀血汤方,嘱即配服。翌日晨,果下恶物甚多,怕水尚未尽除,嘱继续配服原方,恶物下尽,病亦霍然。下瘀血汤配制和服用方法如下。

  处方:生大黄9克,桃仁7粒(去皮尖),地鳖虫7只(活去足,酒醉死)。

  配制和服法:上3味共研细末,加白蜜9克,陈酒1碗,煎至七分,连滓服之。如不能饮酒者,用水对和,小儿减半,孕妇不忌。空腹服此药后,别设粪桶1只,以验大小便,大便必有恶物如鱼肠猪肝色者,小便如苏木汁者,如此数次后,大小便如常。不拘剂数,要服至大小便无恶物为度,不可中止,如留有余毒,则有再发之虞。如服后大小便正常而无恶物者,非狂犬病也。愈后不禁忌。余用本方治疗狂犬病多例,屡试屡验。

  按语:黄氏用本方治狂犬病多例,屡试屡验,可见狂犬病从血分治疗,用活血逐瘀法为一有效途径。此外,本方配制和服法也值得学习,以应临证不时之需。

  很多病中医要讲究辨证论治,但是有些病也可以专病专方,比如这个狂犬病用下瘀血汤。下瘀血汤出自张仲景《伤寒杂病论》,今天属于《金匱要略》部分。

  【西医方法】

  狂犬病(Rabies)是由狂犬病病毒(Rabies virus) 感染引起的一种动物源性传染病。狂犬病病毒主要通过破损的皮肤或粘膜侵入人体,临床大多表现为特异性恐风、恐水、咽肌痉挛、进行性瘫痪等。近年来,狂犬病报告死亡数一直位居我国法定报告传染病前列,给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带来严重威胁。 病例具有急性神经性综合征(如脑炎),主要表现为机能亢奋(如狂躁型狂犬病)或者麻痹综合征(如麻痹型狂犬病),如果没有重症监护支持,病人通常会在首发症状出现后7-11 天内进行性发展为昏迷和死亡,常见死因为呼吸循环衰竭。

  狂犬病病毒(Rabies virus,RABV) 属于单负病毒目(Mononegavirales) 弹状病毒科(Rhabdoviridae)狂犬病毒属(Lyssavirus)。狂犬病病毒颗粒呈子弹状,长100-300nm,直径约75nm。病毒基因组长约12kb,为不分节段的单股负链RNA,从3’到5’端依次编码5种结构蛋白,分别为核蛋白(Nucleoprotein, N)、 磷蛋白(Phosphoprotein, P)、 基质蛋白(Matrixprotein, M)、 糖蛋白(Glycoprotein, G)和依赖 RNA的RNA 多聚酶(RNA dependent RNA polymerase or Large protein ,L )。 病毒颗粒由囊膜(Envelope )和核衣壳(Nucleocapsid)两部分组成,基因组RNA 及外层紧密盘绕的N、P、L 蛋白共同构成具有转录、翻译功能的核衣壳;颗粒外层脂质膜表面镶嵌着G 蛋白以三聚体构成的纤突(Spike),为病毒中和抗原及与宿主受体结合的部位,M 蛋白位于外壳内侧和核衣壳之间,连接内外两部分。

  治疗方法:被咬伤后注射疫苗并联合注射抗狂犬病血清

  疗效:及时治疗基本可以控制发病。一旦未能及时治疗或疫苗失败发病死亡率极高。

  【狂犬病的中医治疗】

  中医不研究狂犬病毒,也不知道病毒长什么样。但是根据病人发病的症状和生理变化,中医的对策很简单:排毒法。

  中医排毒经典三法:汗、吐、下。感冒通常用汗法,汗出而愈。狂犬病用下法,也就是通过大小便排毒。

  治疗方法:药方用中医经典《伤寒论》中下瘀血汤,成分:生大黄,桃仁,地鳖虫,以蜜为丸以酒服之。

  疗效:下瘀血汤可用在狂犬病发病有症状之后治疗,此时西医治疗死亡率极高,而中医治疗百发百中。

  下面是权威报刊或媒体的报道。

  2003年 7月17日《健康报》刊载:

  上半年疫情 ,狂犬病死亡人数居首位, 在目前看来狂犬病疫情依然严重。对于狂犬病, 预防固然是主要的, 治疗也迫切需要。西医用疫苗、血清治疗, 需要全程接种注射, ,不能疏忽大意。中医治疗狂犬病也有很好疗效,且用药简便。

  兹举例如下: 象山县癫狗病验方 ,即《金匮》下瘀血汤,用大黄3钱、 桃仁7粒、 地鳖虫7只、 蜜3钱、 酒1碗,不能饮酒者用水对和,在空腹时服。服后小便如苏木汁,大便如鱼肠、猪肝色。 如此服数次,至大小便如常为度。《汤头歌诀白话解》亦载此方。抗战前,江浙一带狂犬病流行,死亡甚多, 严苍山谓用此方百发百中。

  全方5味药,以大黄为主要药,空腹时服后小便如苏木汁,可能与大黄色素有关。其大便下恶物如鱼肠猪肝色者,乃用大黄泻下食物渣滓和肠分泌液,主要是胆道中胆汁排泄物。 大黄泻下是其他泻药所不能比似的。

  从临床上观察,大黄苦寒有强有力的通利胆汁作用,藉以排除肝脏毒素,至大便如常而收治愈之效。所以服此方观察大便最为重要,因此方后又说明服药“不拘次数,要大小便无恶物为度,不可中止,恐余毒为患,以至复发,如服后而大小便无恶物者,非癫狗咬也”。

  由于泻下恶物即病毒有去路, 因此泻尽恶物则病毒已尽, 不再复发。可见大便恶物为狂犬病特征, 不但治疗时须观察大便,在疾病开始鉴别诊断时亦须观察大便,如服药后,大便无恶物即非狂犬病。

  从中医的临床经验来说,这不仅是狂犬病为然,凡是感染性热病,都需要观察大便有助于辨证。 中医治疗感染性疾病 ,包括非典、禽流感等热性传染病,在治疗上反对光是用清热消炎, 认为这无异闭门留寇。中医的治疗有解表与清里二法,解表出汗与清里通便,都是为病毒求出路的一种排毒疗法。

  1984年10期《浙江中医》记录的“狂犬灵”(即下淤血汤)治病效果

  【功能主治】功能泻毒逐瘀,润肠通便。主治狂犬病。

  【处方组成】 桃仁(去皮尖)6克、土鳖虫(去头足)6克、生大黄9克、蜂蜜(冲服)15克,水煎服。凡狂犬咬伤者经服药后,必泻下猪肝、鱼肠样黑色大便,小便如苏木水样,一般服药至大、小便正常为度。

  【辨证加减】无

  【临床疗效】防治狂犬咬伤者百余例,有完整资料45例,男性39人,女性6人;其中15岁以下的11人,15-50岁之间的28人,50岁以上的6人。该45例思者经治疗后,随访2-10年均未发病。

  【处方来源】浙江省沈占尧等。

  【按语】本方应用疗效提示在目前对狂犬病还无特效治疗的情况下,可以作为防治被疯犬、病兽咬伤者的一种方法。(孟宪益金之荣)

  1979年《江苏医药•中医分册》黄道六治疗狂犬病

  黄道六医案:1956年8月,余在某某县人民医院搞中医药治疗“乙脑”试点,该县某区转来一狂犬病人,不能见水,喝水时要用毛巾遮目,方可饮下,病情十分严重,院领导召集全院医务人员会议,并邀余参加,讨论治疗方案。西医称狂犬疫苗早巳用过,效果不显,别无良法。征询余之意见,爰书《金匮》下瘀血汤方,嘱即配服。翌日晨,果下恶物甚多,怕水尚未尽除,嘱继续配服原方,恶物下尽,病亦霍然。

  下瘀血汤配制和服用方法如下。

  处方:生大黄9克,桃仁7粒(去皮尖),地鳖虫7只(活去足,酒醉死)。

  配制和服法:上3味共研细末,加白蜜9克,陈酒1碗,煎至七分,连滓服之。如不能饮酒者,用水对和,小儿减半,孕妇不忌。

  空腹服此药后,别设粪桶1只,以验大小便,大便必有恶物如鱼肠猪肝色者,小便如苏木汁者,如此数次后,大小便如常。不拘剂数,要服至大小便无恶物为度,不可中止,如留有余毒,则有再发之虞。如服后大小便正常而无恶物者,非狂犬病也。愈后不禁忌。余用本方治疗狂犬病多例,屡试屡验。

  【评价】

  对狂犬病的中西医对比,可以非常清楚的看到中西医思维方式的不同。

  西医耗尽九牛二虎之力,取得了非凡的成就,只要及时注射疫苗并联合注射抗狂犬病血清,基本可以治好。但是一旦错过时机,病人九死一生。

  而中医即便对狂犬病毒毫无了解,仍然可以化繁为简,一个的简单药方却可以起死回生。

  中医的思维方式和西医最大的不同,就是:

  西医关注病原体,一定要搞清楚病原体的每一个细节,并对每一个病原体设计一种治疗方法,然后杀杀杀,以为杀死敌人,病就好了。

  中医关注人体的功能,使用药物或养生的方法,纠正人体功能的偏差,达到治疗疾病的效果。

  我们可以看到,对于人体这样巨复杂的系统,西医从微观入手,从分子水平研究人体生理和代谢,并以此开发药物,是化简为繁的方法;只要一个细节出错,结果必然出错。这就是西药开发成功率极低及不可避免副作用的原因。

  如果我们能够运用中医先进的理念,加上西医先进的技术,从宏观角度确定研究药物对人体生理的影响,并通过微观的科学方法研究、制定出客观标准,规范用药的标准化和教育体系,应该是可行的发展方向。

  1984年10期《浙江中医》记录的“狂犬灵”(即下淤血汤)治病效果

  【功能主治】功能泻毒逐瘀,润肠通便。主治狂犬病。

  【处方组成】 桃仁(去皮尖)6克、土鳖虫(去头足)6克、生大黄9克、蜂蜜(冲服)15克,水煎服。凡狂犬咬伤者经服药后,必泻下猪肝、鱼肠样黑色大便,小便如苏木水样,一般服药至大、小便正常为度。

  【辨证加减】无

  【临床疗效】防治狂犬咬伤者百余例,有完整资料45例,男性39人,女性6人;其中15岁以下的11人,15-50岁之间的28人,50岁以上的6人。该45例思者经治疗后,随访2-10年均未发病。

  【处方来源】浙江省沈占尧等。

  【按语】本方应用疗效提示在目前对狂犬病还无特效治疗的情况下,可以作为防治被疯犬、病兽咬伤者的一种方法。(孟宪益金之荣)

  【治疯犬伤方《医学衷中参西录》】

  又:无锡友人周小农,曾登《山西医学杂志》,论治疯犬咬伤之方。谓岁己丑,象邑多疯犬,遭其害者治多无效。适有耕牛亦遭此患而毙。剖其腹,有血块大如斗,黧紫,搅之蠕蠕然动,一方惊传异事。有张君者,晓医理,闻之悟曰:“仲景云‘瘀热在里,其人发狂。’又云‘其人如狂者,血证谛也,下血狂乃愈。’今犯此证者,大抵如狂如癫,得非瘀血为之乎?不然,牛腹中何以有此怪物耶?吾今得其要矣。”于斯用仲景下瘀血汤治之。不论证之轻重,毒之发与未发,莫不应手而愈。

  转以告人,百不失一。其所用之方,将古时分量折为今时分量,而略有变通。方用大黄三钱,桃仁七粒,地鳖虫去足炒七个,共为细末,加蜂蜜三钱,用酒一茶碗煎至七分,连渣服之。如不能饮酒者,水、酒各半煎服亦可。服后二盒饭下恶浊之物。日进一剂,迨二便如常,又宜再服两剂,总要大、小便无纤毫恶浊为度。服此药者,但忌房事数日,其余则一概不忌。若治小儿,药剂减半。妊妇亦可放胆服之,切莫忌较。按:服此方果如上所云云,诚为佳方。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