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博文精选

迎春:论政治经济学与经济学的区别

作者:迎春 发布时间:2020-01-13 09:50:56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抹杀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本质区别,是资产阶级经济学家及其代表人物“全部智慧”所在,抹杀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的区别,是其中的一种手法。

  政治经济学与经济学是一种科学?还是两种科学?

  有人说是同一科学:“----大部分外国经济学家都把政治经济学和经济学作为同义语使用。不仅马克思在其著作中是把政治经济学和经济学在相同意义上使用,具有相同的内涵和外延。在有代表性的西方经济学教科书中,两者也常常是统一的。”(朱安东:《政治经济学在美国的发展》)我认为政治经济学与经济学是两种不同的学科,马克思主义把政治经济学与经济学区别开来,这是马克思主义与西方社会科学的根本区别之一。

  一, 科学分类是以研究对象区分

  科学的划分是由于研究对象的不同。正如毛泽东在《矛盾论》所说:“科学研究的区分,就是根据科学对象所具有的特殊的矛盾性。”(《毛泽东选集》第一卷 第309页)

  研究自然现象的科学,是自然科学;研究社会现象的科学,是社会科学。

  自然科学研究的是自然物的运动规律。例如生物学,就是研究生物体自身运动的客观规律。人们在认识了生物运动的客观规律以后,运用这种规律,采用一些措施作用于某种生物,使这种生物按照预定的目标发展,这种科学就是技术学,例如作物栽培学等。生物学是自然科学,属于基础科学;作物栽培学等则是技术学,是应用科学。

  社会科学也分为基础科学和技术科学两大类。

  作为社会科学的经济学,根据研究对象的不同,应该划分为政治经济学和经济学,而政治经济学和经济学作为基础科学,还有相应的技术科学。

  西方经济学不仅没有政治经济学与经济学之间的区分,更没有基础科学和技术学的划分,因此,在西方社会学里,经济学就是一个“大杂烩”,即涉及社会生产的物质内容,又包含物质生产的社会形式,即有基础理论,又有应用科学,因此不可能成为科学的经济学。这是由于资本主义发展到没落阶段的必然反映。

  二, 经济的内容

  经济科学划分为政治经济学和经济学,是由于它们的研究对象不同。

  什么是经济?研究经济学,首先要搞清楚它的研究对象经济。

  在美国著名经济学家等著的《经济学》12版中,没有经济的准确定义;在《现代西方经济学教程》中(魏勋等编著 南开大学出版社)也没有明确的定义。

  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对经济有明确的定义:经济就是物质生产和再生产,包括生产、流通、分配和消费。

  马克思主义还进一步把经济区分为物质生产的内容和社会形式:物质生产一方面生产物质产品,这是物质生产的内容;与此同时还生产一定的生产关系、经济关系,这是它的社会形式。

  例如,美国的汽车制造厂,一方面是生产汽车,同时也生产“老板”与“打工仔”的关系。马克思主义把物质生产内容和社会形式的区分开来,是资产阶级经济学家永远也无法理解的。正如马克思所指出,资产阶级经济学家的全部智慧就在于论证资本主义经济制度的永恒,因此,阶级地位决定了他们永远也不可能把经济区分为物质产品生产和社会形式的生产。西方经济学家千方百计混淆物质生产内容和形式之间的区别,就是要表明资本主义社会永存。

  “----资产阶级的经济学家只有‘投入’、‘产出’的概念,不分什么生产、流通,也不分经济、政治和文化等。美国著名经济学家萨谬尔森就把生产看作‘投入’,认为:‘一般而言,投入分成三个部分:土地和自然资源、劳动、资本。’(《经济学》12版 第9页)实际上资本是一种生产关系,不属于物质生产的内容,把资本作为生产的要素,表明萨谬尔森不懂什么是物质生产。现代西方经济学者所关心的是:劳动获得工资,土地获得地租,资本获得利润,所以,在他们那里只有“投入”、“产出”,没有物质生产的科学概念。”(《从国内生产总值 看庸俗的现代西方经济学》)

  既然经济包括物质生产内容和社会形式两个方面,研究经济的科学也必然存在两种不同的科学: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经济学研究的对象是社会物质生产的内容,这里的物质生产是指社会的物质生产,而不是个人、企业的生产。企业的生产是企业管理科学的研究对象。

  社会物质生产包括它的数量和质量两方面。数量:如西方经济学的国内生产总值指标体系、我国毛泽东时期的工农业总产值的指标体系。毛泽东时期的工农业总产值指标体系,不仅有工农业总产值,还有粮食产量、钢铁产量、汽车产量等具体产品的产量,并运用这些指标指导社会进行生产、流通、消费等。另一方面还包括社会生产的质:有计划地安排生产的产业结构、地区分布、技术水平的高低等内容。

  由于毛泽东时期的经济发展时间很短,研究社会生产的经济学还没有建立,因此,还没有完整的著作,但是,已经出现了一些文章和论著,如毛泽东的《论十大关系》,这部书的主要部分,如《重工业和轻工业、农业的关系》、《沿海工业和内地工业的关系》、《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的关系》等,就是经济学的代表著作,研究的对象是经济发展的结构、地区分布,和社会主义有计划的发展等,是社会主义物质生产的质。而资本主义社会的生产发展则表现为竞争无政府状态。

  研究物质生产社会形式的科学则是政治经济学。这个方面最伟大的代表作就是《资本论》。列宁指出:“他从各个社会经济形态中取出一个形态(即商品经济体系)加以研究,并根据大量材料(他花了不下二十五年的工夫来研究这些材料)把这个形态的活动规律和发展规律做了极详尽的分析。这个分析仅限于社会成员间的生产关系。”《资本论》是“用唯物主义方法科学地分析一种(而且是最复杂的一种)社会形态的模范,是大家公认的无与伦比的模范。”(《列宁选集》第一卷 第9、11页)马克思用了几十年的时间,研究了资本主义经济关系的发生、发展和必然灭亡的规律,写下了举世无双的《资本论》,揭示了资本主义经济关系的客观运动规律,是政治经济学著作的无与伦比的模范。

  社会主义经济关系的研究,由于这种社会发展的历史不长,还没有建立起科学的体系。正如毛泽东指出:“写出一本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政治经济学教科书,现在说来,还是一件困难的事情。有英国这样一个资本主义发展成熟的典型,马克思才能写出《资本论》。社会主义社会的历史,至今还不过四十多年,社会主义社会的发展还不成熟,离共产主义的高级阶段还很远。现在就要写出一本成熟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政治经济学教科书,还受到社会实践的一定限制。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教科书,究竟怎样写才好?从什么地方开始写起?这个问题值得研究。”(《毛泽东读社会主义批注和谈话》下 第803-804页)

  上述事实表明,研究生产社会形式的科学是政治经济学,与研究社会生产物质内容的经济学是两类不同的科学,不能混淆。抹杀经济学与政治经济学之间的区别,就是掩盖物质生产的社会形式与内容的区别,掩盖资本主义经济与社会主义经济的本质区别。

  马克思主义把经济学与政治经济学区别开来,是突出对于生产的社会形式的研究,而生产的社会形式即经济关系,是所有社会关系的基础,决定着整个社会性质: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和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社会等。

  有人说:“政治经济学和经济学在相同意义上使用,具有相同的内涵和外延。”实际上,政治经济学的研究对象是物质生产的社会形式,而经济学的研究对象则是物质生产的社会内容。两者内涵不同,它们的外延也不一样。

  研究社会生产形式的政治经济学,因为,生产的社会形式分为奴隶与奴隶主、封建地主与佃农、资本家与打工仔等等,政治经济学必然分为资本主义政治经济学、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等不同的政治经济学;而研究社会生产内容的经济学,也必然区分为资本主义经济学和社会主义经济学。各类社会的独立经济学,至今还没有成熟的代表作,有待今后的发展。

  总之,经济学与政治经济学由于研究对象的不同,前者研究的对象是社会物质生产的内容,后者研究的对象是物质生产的社会形式,是研究经济发展两种不同方面的科学,不能够混同。由于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都是研究社会经济的科学,因此,根据不同社会性质,必须把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划分为资本主义经济学、政治经济学和社会主义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等。掩盖这种科学的区别,客观上符合资产阶级的利益,而不符合经济发展的实际,因而是错误的。

  抹杀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本质区别,是资产阶级经济学家及其代表人物“全部智慧”所在,抹杀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的区别,是其中的一种手法。必须明确区分经济学与政治经济学,特别是要划分资本主义政治经济学与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之间的界限。我们一定要认真学习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经济理论,千万不要相信外国资产阶级经济学家的经济理论,千万不要被资产阶级代表人物及其经济学家所欺骗!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