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博文精选

马克思主义的重新解读 (一)

作者:东方论坛 发布时间:2019-11-17 10:15:22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彻悟马克思主义的特性和他的贡献

  探索马克思主义的重点和精髓 东方论坛 2019.11.6.

一、马克思主义“过时了”吗?

  传统解读马克思主义把它综合为三个部分,却把马克思主义桎梏起来,既然锁定就很容易成为教条或被庸俗化。

  然而这三个部分并不包括马克思主义的全部内容,尚且哲学和政治经济学属于资产阶级传统的古典学科,是马克思主义以前的古典学科,把马克思主义也与之装在一起,既不能明确马克思主义的重点,也没有突出马克思主义的精髓。 并且,马克思主义的独创和贡献,是超越了以往资产阶级古典哲学和政治经济学及所有社会学的现代学问,把马克思主义归纳进资产阶的旧框架里,难以明显解读马克思主义的重点和精髓,也很难表达清楚马克思的独创和马克思的全部贡献。这就不但限制了马克思主义的广泛性,而且把马克思主义与资产阶级古老的架构一起并列,把马克思主义的特性、发现、创造和发展了的贡献严重的庸俗化了。

  正当欧洲科学家仅仅在研究动物学或者植物学时,达尔文的进化学出来了。如果把进化学与植物学和动物学同一而论,简直没有理解进化学的意义,同样,把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与哲学和政治经济学同一而论,咋么能理解马克思主义呢?列宁说,钻木取火是研究火,火箭上天也是研究火,这已经不是同一个意义了。正当德国古典哲学家们还在莱茵河打水要用来研究水时,马克思烧开列车的蒸汽,已经把火车开到伦敦了。要把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从哲学中释放出来,设立新的科目,单独研究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时,才可能彻悟社会发展的规律而不至于教条化和陷入庸俗化。

  无论在哪一方面,马克思都有他独特的发现和他自己的首创,虽然他也继承前人的成就,但是,他的发现和创造以及他新发展了的贡献,远远超越他的前人,马克思开启了马克思主义的新学说和新学科,完成了马克思主义的独立构建。对马克思主义的解读,不能再用以往古典的传统的框架就可以概括了 。

  然而,党内资产阶级有个自命超越了毛泽东的伪人,成为最伪大的马克思主义者。他们掀起一场“真理标准”的大讨论,抛出对“马克思主义必须不断地检验”才是真理的唯心论,什么“贫穷就不是社会主义”,把“阶级斗争”检验成“犯了错误”,把“无产阶级专政”检验成“一场浩劫”,一瞬间,马克思主义“过时了”,“马克思主义不适应了”。把党和毛主席开创的“共产主义的社会主义阶段”, 一瞬间,被“检验” 成“极左路线” ,随着“检验真理”的步伐,通向共产主义的“社会主义阶段”,一夜回到解放前的资本主义“初级阶段”。随着他关于“马克思不能解答在他以后一百年以及二百的问题”的”邓小平理论”诞生,马克思主义就被打得粉碎,邓小平先生和戈尔巴乔夫先生一定要铲平“坑坑洼洼”的社会主义道路。果然苏联解体了,东欧剧变了,中国特色了,共产主义革命遭到毁灭性的失败。

  马克思主义“过时了”吗?马克思主义“不实用了”吗?实现共产主义是“空想”了吗? 这是每个共产党人都应该思考的问题。 经过这二三十年的反思,经过回顾这几十年的历史对“真理标准”的继续检验 ,终于明确了,正如李慎明同志的结论,“不是马克思主义出了问题,而是修正主义背叛了工人阶级” 。同时,我们也意识到,以往对马克思主义的解读出现的肤浅、偏差和遗漏以及修正主义恶意误导和歪曲,是造成我们无产阶级没有完成好捍卫马克思主义的艰巨任务。

  哥白尼走了,他已经466年没有看见太阳升起了,但是,地球仍然围绕太阳转。共产主义尚未实现,无产阶级还要继续革命,马克思主义永远是我们的战斗武器。 共产主义革命运动在重新启动,这就必须对马克思主义要重新解读,重新探索马克思的科学贡献, 真正彻悟马克思主义的重点和马克思主义的精髓,更重要的是,还要重新构建马克思主义各个因素的组织规划 。笔者抛砖引玉,望广大正能量人士都来参与。

二、马克思主义的特性

  学习马克思主义,最基本的收获首先要体会到马克思主义具有两个最特殊的性质:

  一是他的阶级性;二是他的斗争性。

   马克思的天性是什么?伟大的马克思导师,天生一来,他就是一心一意要解放全人类。因此,导师首先发现了工人阶级。其实也非!与其说他发现了工人阶级,不如说,他才是一心一意为工人阶级的解放当代表。所以他发现了资产阶级产生时,由资产阶级创造财富的同时,创造了他们的掘墓人——工人阶级。导师认为,只有工人阶级是最彻底革命的先锋队伍,他们打碎的是脚镣手铐,得到的是整个世界。只有工人阶级才能彻底推翻资产阶级,实现共产主义。这是马克思主义最伟大的贡献。所以,马克思主义一直在为工人阶级提供革命的精神武器。一定要推翻资产阶级。这是马克思主义的特性,也是马克思主义的斗争性。马克思主义的使命,就是解放全人类。

三、最杰出的贡献是创造了工人阶级先锋队——共产党

  马克思主义的诞生,改变了世界革命的方向。把无产阶级组织成为革命先锋队,工人阶级登上世界革命的政治舞台,无产阶级成为推翻资本主义的主力军。

  1847年6月,正义者同盟在伦敦召开第一次代表大会,按照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倡议,把正义者同盟的名称改为共产主义者同盟,并用“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战斗口号代替了正义者同盟原来的“人人皆兄弟”的口号。这种变化表明共产主义者同盟已发展成为无产阶级政党。

  这种阶级性和斗争性是马克思主义的根本特性。

  只有具备这种特性,才能实现“完全的社会主义即共产主义”的使命。没有工人阶级的革命运动,阶级斗争就是空话,进行阶级斗争放弃了无产阶级专政,照样是空话。

四、 “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是马克思主义的精髓

  “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是马克思主义的精髓。

  没有工人阶级就谈不上 “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这属于马克思主义的精髓。

  马克思说“我的新贡献就是证明(1)阶级的存在仅仅同生产发展的一定历史阶段相结合;(2)阶级斗争必然导致无产阶级专政;(3)这个专政不过是达到消灭一切阶级和进入无阶级社会的过渡《马克思致魏德迈》。”!这里的“阶 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才是马克思导师贡献的成就。这里的“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是马克思主义重点的核心价值。“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才是马克思主义的精髓!

  阶级斗争是社会发展的动力,共产党一旦放弃阶级斗争,也就断绝了党的使命,而不进行无产阶级专政,工人阶级也就失去政权。 “谁要是只承认阶级斗争,那他还不是马克思主义者,他可能还没有走出资产阶级思想和资产阶级政治的圈子。用阶级斗争学说来限制马克思主义,就是割裂和歪曲马克思主义,把马克思主义变成资产阶级可以接受的东西。只有承认阶级斗争、同时也承认无产阶级专政的人,才是马克思主义者。马克思主义者同庸俗小资产阶级(以及大资产阶级)之间的区别就在这里。必须用这块试金石来测验是否真正了解和承认马克思主义(列宁《国家与革命》)。

  这就是马克思主义的重点,这就是马克思主义精髓。

  无产阶级专政是 “达到消灭一切阶级和进入无阶级社会的过渡",但是,我们相信了党内的民主派,走资派,蜕化变质的腐化派,反而怪怨“马克思主义不实用了”。这就是我们没有领悟到无产阶级专政的实质。现在重温马克思主义的精髓,回想,难道是马克思主义过时了吗?

  那么,有人会说,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就是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主义的“剩余价值理论”和“有计划按比列发展经济”就是马克思主义的政治经济学,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就是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社会主义。何必再画蛇添足,又说三个组成部分不完全包括马克思主义呢?

  这样就又错了!

  我们重新解读马克思主义,必须把马克思主义重点、精髓和他的独创贡献归属于马克思自己建立的科学体系内,重新设立马克思主义的新建构,以区别于马克思前的古典哲学和古典政治经济学,不能把马克思主义再与资产阶级庸俗不堪的框架一起并列。

五、马克思的发现和创造

  1)、马克思导师开创了历史唯物主义。

   哲学仅仅是研究世界观和方法论而已,马克思的辩证唯物主义可以属于哲学的范畴。但是,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已经不属于哲学的研究范畴。而已经成为科学社会主义的基础了,“阶级的存在仅仅同生产发展的一定历史阶段相结合”。这“历史阶段”,正是由“生产的发展”所决定。历史唯物主义是导源于对政治经济学范畴的生产、资本、流通、交换、分配和消费等经济活动、导源于经济关系和经济规律的学科中,尤其是导源于对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研究,生产关系和社会关系领域的研究。而不是研究哲学就可以实现了。

  传统的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研究对象只是针对事物发展的一般规律和人对事物的认识。而马克思导师发现生产力发展到了不同阶段,必然改变社会的生产关系,改变生产关系的社会所有制的变革,是社会发展的规律。这是传统哲学和古典哲学永远不会涉及的新的学科。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突破了哲学范畴的所有科目,是研究人类实现共产主义的最重要的新课题。一旦把研究社会发展规律的新学科回炉进古典哲学旧科目内重新去熔炼,正如把金子与青铜熔化在一起一样不可思议。 而马克思开创的历史唯物主义,则远远突破传统的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研究范畴,导师的研究领域上升为掌握了人类社会发展的规律。尤其是:

  (一)、资本主义时期的社会主义革命,是工人阶级要武力夺取政权;

  (二)、社会主义时期向共产主义过度阶段的“共产主义革命”,要一直掌握“无产阶级专政”!

  马克思导师精准地确定了,“在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之间,从前者变为后者的革命转变时期。同这个时期相适应也是一个政治上的过度时期,这个时期的国家只能是无产阶级的革命专政(马克思《哥达纲领批判》)。在社会主义向共产主义革命的过程,“是一个无产阶级专政的过程”。而“真理标准”不是通过“讨论”才能获得,历史告诉我们,真理不是通过“讨论”而产生,而是要通过历史的鉴定而结论的。赫鲁晓夫丢了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卫星上天,红旗落地”,邓介石先生放弃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却带领着他的修正主义集团整体移民,投奔帝国主义的怀抱。

  马克思导师创造的历史唯物主义是研究社会发展规律的科学。如果把哲学归纳于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这就对了!那么, 反而是把历史唯物主义压宿在哲学范畴的旧科目,也就把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庸俗化了。

  结果,导致我们没有把无产阶级专政的精髓拿出来,独立去思考,深刻去领悟,着重去指导世界革命。反而,我们却把马克思主义的精髓与普通的哲学融为一谈,失去马克思主义精髓的伟大意义,而致使共运中,取得政权以后,忽略了继续进行阶级斗争,继续对资产阶级的专政,致使胜利得而复失。

  唯有毛泽东同志才突破了哲学这个传统的庸俗化怪圈,毛主席说,“列宁为什么说对资产阶级专政,这个问题要搞清楚,这个问题搞不清楚,就会变修正主义。”毛主席把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理论上升到社会发展学的领域,毛主席把马克思主义的精髓从普通的“哲学”内提取出来,还原了马克思主义的精髓,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创造了继续革命和文化革命的毛泽东主义,开劈了社会主义向共产主义革命的文化大革命——即“共产主义革命”!

  文化革命是社会主义实现共产主义的革命,是共运史上的最后一次革命的斗争阶段。

  马克思主义的无产阶级专政与毛主义的继续革命和文化大革命,是一脉相承的共产主义理论,是科学社会主义最重要的组成部分,是指导社会主义向共产主义革命的《 马-毛主义 》,是继续革命离不开的《马-毛主义》的精髓。

  马克思主义诞生170多年以来,由于我们没有把“哲学”归纳于历史唯物主义的新建构,反而误把“历史唯物主义”这个马克思主义的新科目压宿回归至古典哲学的范畴,而导致庸俗化了马克思主义。也就逐渐丢掉了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的马克思主义的精髓。出现“马克思主义过时了”,“革命理论断层了”。“马克思不能解答在他一百年以及二百以后的问题”了,等等。尤其是向共产主义的革命,也不是“无产阶级专政的过程”了,反而要返回所谓的“初级阶段”了,最可笑的是又要“补资本主义的课”了,这样一来,“毛泽东犯了错误”了,最无耻的是启妖捏怪泡制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伪命题,把社会主义时期是“无产阶级专政”的过程彻底否定,堂而皇之,“一夜回到解放前”是必然的了。反而把马克思主义打得粉碎,甚至,狠狠骂了毛主席几十年。

  现在,我们必须重新解读马克思主义!把马克思尖端科学的”历史唯物主义”这个新学科与古典时期的传统“哲学”相互分别开来。马克思主义的哲学肯定是有的,但是,马克思主义的哲学要归纳在马克思主义的新学科的“历史唯物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之框架内,而避免再把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继续压宿回古典传统哲学范畴的旧科目内。要把马克思主义发现的“社会发展 规律”,运用在社会主义向共产主义革命中,社会主义向共产主义的革命,就是要以马克思主义的“无产阶级专政”和毛主义的“继续革命”相结合的"马-毛主义"为指导。

  一面要把毛主义的继续革命与马克思主义的无产阶级专政精密地结合在一起,不但要使马克思主义的无产阶级专政成为文化革命的科学依据,同时,又要把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作为毛泽东同志发展了的马克思主义,把两者凝结在一体,成为指导社会主义向共产主义革命的“马-毛主义”。

  2)、科学社会主义。

  事实上历史唯物主义与科学社会主义是不能分割的一回事。但是科学社会主义着重社会主义向共产主义的革命过渡。 “共产主义革命就是同传统的所有制关系实现最彻底的决裂;毫不奇怪,它在自己的发展中要和传统的观念实行最彻底的决裂(马克思恩格斯《共产党宣言》)。”实现共产主义,必须经过“共产主义革命”完成“两个决裂”。这是社会主义要完成的使命。

  科学社会主义的定义:

  “这个社会主义就是宣布不断革命,就是无产阶级的阶级专政,这种专政是达到消灭一切阶级的差别,达到消灭这些差别所由产生的一切生产关系,达到消灭和这些生产关系相适应的一切社会关系,达到改变由这些关系产生出来的一切观念的必然的过渡阶段(马克思《法兰西内战》)。”

  这就是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的定义。

  3)、历史唯物主义与科学社会主义是不可分割的

  历史唯物主义,亦暨科学社会主义的基础理论。这门学科虽然导源于德国古典哲学,但是,研究社会发展规律以及研究共产主义的原理,这与哲学的研究对象是不同领域学说的不同科目。历史唯物主义的研究对象是:

  A、社会发展规律;B、一种社会制度向另一种社会制度过渡和变更;C、各个社会阶段的性质;D、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相互作用;E、生产关系对社会关系的作用;F、经济基础对上层建筑的相互制约;G、社会主义向共产主义革命的过渡;H、实现共产主义的条件,等等,这些研究对象涉及学科层面非常广泛,何止是用哲学可以完成的呢?“唯物主义历史观和通过剩余价值揭露资本主义生产的秘密,都应当归功于马克思。由于这些发现,社会主义已经变成了科学,现在的问题首先是对这门科学的一切细节和联系作进一步的探讨(恩格斯《社会主义从空想科学到的发展》)。”这些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是超越哲学以外,形成独立的学科才能进行,不是单独拿哲学的研究可以解决的。这是社会发展的学说,这已经是超越哲学,而进入科学社会主义的建构也!

  这就可以说明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是马克思和恩格斯的独创!同时可以证明,研究历史发展规律的科学不是哲学范围的科目。这里有人会问,这不是把历史唯物主义与科学社会主义混为一谈了吗?回到是:这就对了!但是,这不是混为一谈,而是不可分割!这两者,实际是一回事。

  恩格斯说“马克思和我,可以说是从德国唯心主义哲学中拯救了自然的辩证法并且把他转为唯物主义的自然观和历史观的唯一的人(恩格斯《反杜林论》)。”这是马克思恩格斯对科学社会主义的贡献,而历史唯物主义是科学社会主义的基础。恩格斯说,马克思和我把唯物主义转为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这就说明,前人是没有人这样做的。

   4)、政治经济学的批判与政治经济学的不同

  马克思的 《政治经济学批判》,与资产阶级的《政治经济学》,这完全不是一回事,也不能同一而论。

  本是马克思对资产阶级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导师本身已经就突破了所有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家们窄狭庸俗的眼见,马克思导师批判了资产阶级所有治经济学界的重农主义,重工主义,重商主义以及拜金主义等1500多部书籍的资产阶级庸俗不堪的政治经济学。 马克思导师从一开始涉及政治经济学时,就写出《政治经济学批判》,并且导师把他历尽艰辛43年著述的《资本论》的副标题仍然叫做《政治经济学批判》。

  马克思是对资产阶级的政治经济学的批判,是由政治经济学领域脱颖而出又上升到对政治经济学指点、指导和评判的境界。但是, 直到现在,仍然还不把导师的《政治经济学批判》与资产阶级的《政治经济学》加以区分开来,就会仍然继续把马克思主义庸俗化下去 !这是从列宁同志以来,我们一直没有把马克思批判资产阶级的政治经济学上升或者还原到马克思主义的对《政治经济学批判》的地位,这样一来,导致特色修正主义仍然拿自由主义和新自由主义当马克思主义,堂而皇之地搞所谓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以及“社会主义的经济改制”!堂而皇之把全民所有制和集体所有制掠夺和瓜分为资本主义的所有制和卖办资产阶级的殖民主义所有制。把一个中、苏、美三强鼎立的社会主义工业国,掠夺瓜分为一个半殖民地半权贵统治的失去主权的“美-中国”,自己在卖淫还拿特色当贞洁牌房。

  我们的教科书,应该把失去真实的”马克思主义的所谓“政治经济学”,回归为马克思主义的“《政治经济学批判》"!要重新作非马克思主义的“政治经济学”,仅仅作为马克思主义的“《经济学的批判》的副本”,去连带着教学。而绝不能再继续把马克思“对政治经济学的批判”,与古典“政治经济学”而混为一谈了,绝不能再继续把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庸俗化下去了。

  我们要把马克思主义对政治经济学的批判,反而归属于政治经济学,这就错了,一直不与纠正就错上加错了。当然,马克思主义对资产阶级的政治经济学批判是可以叫做马克思主义的“政治经济学”。但是,这样已经忽略了马克思主义对资产阶级的政治经济学批判的斗争性,失去批判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的战斗性。反而,把马克思主义批判政治经济学沾染了政治经济学的庸俗性。很容易被修正主义篡改混淆。

  马克思说:

  “物质生活的生产方式制约着整个社会生活,政治生活和精神生活的过程。不是人们的意志决定人们的存在,相反,是人的社会存在决定人们的意识。社会的物质生产力发展到一定的阶段,便同它们一直在其中活动的生产关系发生矛盾。于是这些关系便由生产力的发展形式变成生产力的桎梏。那时社会革命时代就到来了。"

  "随着经济基础的变更全部庞大的上层建筑也或慢或快地发生变革。"。

  "我们判断一个人不能以他对自己看法为根据,同样,我们判断这样一个变革时代也不能以他的意识为根据;相反,这个意识必须从物质生活的矛盾中,从社会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之间的现存冲突去解释。"

  "无论哪一个社会形态,在它们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以前,是绝不会灭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产关系,在它存在的物质条件在旧社会的胎胞里成熟以前,是绝不会出现的。"

  "资产阶级的生产关系是社会生产过程的最后一个对抗形式(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1850年1月《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二卷P82-83)。”

  这是马克思导师对社会发展规律最经典、最精辟的论述。

  这些论述无论对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社会发展学还是对历史唯物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都是非常适用的教材。但是,这些经典论述是来自马克思对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的批判。如果把马克思主义对政治经济学的批判,归纳在政治经济学课程里,这不是等于把航天学院教材编制于钻木取火的原始人群的取火里一样的可惜吗?

  一旦恢复马克思导师的对《政治经济学的批判》,就会严格制止吴敬琏一类反动的《政治经济学》继续招夭闯骗了。

  5)、剩余价值理论。这是马克思对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批判”的成果。如果问,这不就是马克思主义的 政治经济学吗?倒不如说这是马克思主义的“剩余价值学”。苏联社会科学院出版的《政治经济学教科书》,是给马克思安上了,并且叫作“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实际上呢,是把马克思主义庸俗化了。马克思已经超越了政治经济学,“用唯物辩证法从根本上来改造全部政治经济学,这是马克思恩格斯做了最新颖的贡献的地方,这是他们在革命思想上英明地迈进的一步(列宁《马克思恩格斯通信集》)。”但是,本来是马克思对“政治经济学”进行的批判,而我们却又颠倒回来,又把马克思对政治经济学的批判,再回炉到政治经济学内吗?

  我们的教科书,应该把失去真实的”马克思主义的所谓“政治经济学”,回归为马克思主义的“《政治经济学批判》"!要重新作非马克思主义的“政治经济学”,仅仅作为马克思主义的“《经济学的批判》的副本”,去连带着教学。而绝不能再继续把马克思“对政治经济学的批判”,与古典“政治经济学”而混为一谈了,绝不能再继续把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庸俗化下去了。

  我们要把马克思主义对政治经济学的批判,反而归属于政治经济学,这就错了,一直不与纠正就错上加错了。当然,马克思主义对资产阶级的政治经济学批判是可以叫做马克思主义的“政治经济学”。但是,这样已经忽略了马克思主义对资产阶级的政治经济学批判的斗争性,失去批判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的战斗性。反而,把马克思主义的政治经济学沾染了政治经济学的庸俗性。很容易被修正主义篡改混淆。

  马克思说:

  “物质生活的生产方式制约着整个社会生活,政治生活和精神生活的过程。不是人们的意志决定人们的存在,相反,是入门的社会存在决定人们的意识。社会的物质生产力发展到一定的阶段,便同它们一直在其中活动的生产关系发生矛盾。于是这些关系便由生产力的发展形式变成生产力的桎梏。那时社会革命时代就到来了。"

  "随着经济基础的变更全部庞大的上层建筑也或慢或快地发生变革。"。

  "我们判断一个人不能以他对自己看法为根据,同样,我们判断这样一个变革时代也不能以他的意识为根据;相反,这个意识必须从物质生活的矛盾中,从社会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之间的现存冲突去解释。"

  "无论哪一个社会形态,在它们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以前,是绝不会灭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产关系,在它存在的物质条件在旧社会的胎胞里成熟以前,是绝不会出现的。"

  "资产阶级的生产关系是社会生产过程的最后一个对抗形式(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1850年1月《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二卷P82-83)。”

  这是马克思导师对社会发展规律最经典、最精辟的论述。

  这些论述无论对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社会发展学还是对历史唯物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都是非常适用的教材。但是,这些经典论述是来自马克思对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的批判。如果把马克思主义对政治经济学的批判,归纳在政治经济学课程里,这不是等于把航天学院教材编制于钻木取火的原始人群的取火里一样的可惜吗?

  一旦恢复马克思导师的对《政治经济学的批判》,就会严格制止吴敬琏一类反动的《政治经济学》继续招夭闯骗了。

   6)、有计划按比例发展经济

  斯大林同志称“有计划按比例经济规律”,实际上人为的有计划按比例发展经济,是一项经济政策,不应该属于客观存在的规律。有计划按比例,这是马克思针对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策略。

六、列宁同志归纳马克思主义三个部分的重要意义

  列宁归纳了马克思主义的三个组成部分,是具有非常重要的伟大历史意义。

  俄国 十月革命前夕,布尔什维克与孟什维克发生了严重的政治分歧和组织分裂,给布尔什维克的内部也带来强烈的思想斗争。以普列汉诺夫为首的孟什维克,足大多数是属于小资产阶级和部分的中产阶级以及个别大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他们缺是在俄国的国家杜马议会内有几票议员,他们积极主张通过议会形式的改良,可以取得实行社会主义胜利,可是,这是空想的社会主义,他们反对列宁武装夺取政权的科学社会主义,他们反对马克思主义以及列宁主义。

  列宁总结了马克思主义的“三个组成部分”,捍卫了马克思主义以暴力革命的科学社会主义理论 ,粉碎了议会实现社会主义的空想社会主义,统一了布尔什维克的思想战线,维护了布尔什维克内部的组织统一,最后实现了十月革命的伟大胜利。

  但是,正如恩格斯说的,革命领袖不是算命先生,列宁同志也没有经历过社会主义时期,资产阶级复辟的社会实践,也就没有把马克思无产阶级专政理论作为马克思主义的第四组成部分独立出来,作为马克思主义的重点和精髓,以这个重点去强调。这个任务一直留给半个世纪以后的毛泽东同志。一直在毛主席创造了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和文化革命的学说时才得到完成。毛泽东主席才把马克思主义的精髓“无产阶级专政”与毛主义的“继续革命”学结合起来,完成了由社会主义到共产主义革命的理论指南。

  面对无产阶级革命处于低谷时期,面临共产主义运动就要重新启动,马克思主义需要紧急应战!重温马克思主义,重新解读马克思主义,重新摘取马克思主义的重点,重新阐述马克思主义的精髓,这是当前在所必行的任务,笔者的抛砖引玉希望广大老师广大工农纷纷相应。所以说,把无产阶级专政作为马克思主义的第四部分,与毛主席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和文化革命的毛主义,作为共运中从社会主义到共产主义的“共产主义革命”理论是在所必行的紧急任务。

七、马克思主义内核的

 (一)马克思主义的特性:

  1、鲜明的阶级性,

  2、强烈的斗争性;

 (二)马克思主义的精髓:无产阶级专政;

 (三)马克思主义的贡献:

  1、 发现了工人阶级

  2、组织了工人阶级及先锋队组织;

  3、剩余价值学说;

  4、政治经济学批判

  5、历史唯物主义;

  6、科学社会主义;

  7、有计划按比例发展;

 (四)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辩证唯物主义;

  重新解读马克思主义,必须凿穿马克思主义的内核,彻悟马克思的精髓,要从马克思的阶级性入手。用“三个组成部分”太概括,很平庸,不透彻。

  170年以来,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经验告诉我们,社会主义的暂时失败不是马克思主义出了问题,虽然修正主义的叛变是主要因素,但是,也是我们对马克思主义的学习和解读有所遗漏、领悟有所不透、理解有所不及,运用有所偏差,重新解读马克思主义很有必要。

  毛主席说,我是靠总结经验指挥的,我们也要总结经验,必须为马克思主义重新建构新的框架。 我们不否定马克思主义的三个组成部分,也不能重新解读马克思主义。

   东方论坛 2019.11.6.

   下一论:

   《“和平过度”到共产主义——解读马克思主义进入的误区》

  东方论坛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