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博文精选

李华亭:我们要关心一点儿政治

作者:李华亭 发布时间:2019-03-21 09:55:34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造成当下许多人不关心政治有一定的社会原因,那就是主流媒体错误宣传的缘故,因为主流媒体告诉人们,“讲政治最根本的就是牢固树立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自觉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这样定义的政治老百姓怎能去关心呢?与老百姓没有一毛钱的关系嘛。老百姓关心的是利益,是自己的切身利益。其实,政治就是利益,就是在人格上是否平等,在物质分配上是否公平的切身利益,如果这样解释政治,人们哪能不关心?

  “人们在历史上一定社会生产体系中所处的地位不同,对生产资料的关系不同,在社会劳动组织中所起的作用不同,因而领得自己所支配的那份社会财富的方式和多寡也不同”,不言而喻,这些地位不同、作用不同、占有生产资料不同和分配的财富多寡不同的问题就是政治。列宁说正是存在这些不同,因而存在着阶级。所以说,因为存在不同的利益,所以存在不同的阶级,因为存在不同的阶级争夺利益,所以必然产生阶级斗争。一句话,在阶级社会里,政治就是阶级斗争。

  孙中山界定过政治,他说:“政就是众人的事,治就是管理,管理众人的事,便是政治”。这是脱离了阶级而言政治,是典型的不讲政治的“政治”。列宁说:“政治就是各阶级之间的斗争,政治就是无产阶级为争取解放而与世界资产阶级进行斗争的关系”,这才是讲政治的“政治”,是对政治一词的准确定义。

  国家属于政治范畴,是阶级斗争的产物。“祖国”同“国家”两个词的属性是不相不同的,祖国一词不是政治概念,它是百姓世世代代繁衍生息的地域概念,具有长期的生命依存关系,当国家消亡的时候祖国还在,也就是说当蒋家王朝覆灭的时候,祖先留下的这块中华大地还在,“袅袅炊烟 小小村落 路上一道辙”还在,不要小看“祖国”和“国家”两词之间小小的不同,这里面包含着大政治。统治阶级往往用祖国来代替国家一词用以欺骗人民,也就是用爱国这个模糊的字眼,利用人民热爱祖国的纯朴情感欺骗人民去爱那个“人剥削人、人压迫人”的国家,继而服从他们的统治。今年春节期间主流媒体大秀“我和我的祖国”这首歌曲,就是一个不讲政治的行为。众所周知,国家是阶级统治的工具,以我国为例,从秦朝到唐、宋、元、明、清,是地主阶级统治的封建国家,到了中华民国是资产阶级统治的半封建、半殖民地国家,到今天中华人民共和国则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从中可以看出,在同一个祖国当中,不同性质的国家形态则有不同的统治阶级和被统治阶级,祖国可以人人爱,而国家就不一定人人爱了,国家中的被压迫阶级肯定憎恨这个国家,时时想推翻这个政权,就像封建社会里的农民起义,就像中国人民推翻蒋家王朝。为什么说《我和我的祖国》这首歌不讲政治呢?因为这首歌献给新中国可以,献给大清帝国也可以,献给中华民国更是可以,所以主流媒体今天大唱特唱毫无阶级意识的《我和我的祖国》,无异于对中国的老百姓灌迷魂汤,用热爱祖国来掩盖国家的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

  政党是又一个政治概念,它是阶级斗争的领导集团,也是阶级斗争的工具。我们知道,无产阶级和中国共产党都是政治概念,而中华民族却是血缘概念因而不属于政治范畴,所以,当人们说中国共产党是无产阶级先锋队时,这句话是对的,这说明了中国共产党的阶级性,但人们若说中国共产党同时也是中华民族的先锋队,那就大错特错了,那样说的话中国共产党则失去了阶级性,岂不成了中华民族的全民党啦,而全民党是不存在的,这就等于宣布共产党不存在了,所以那些说中国共产党同时也是中华民族的先锋队的人,是根本不懂政治的文盲。

  政治就是阶级行为,就是不同的阶级争夺利益的行为,就是阶级斗争。资产阶级闭口不谈政治,不谈阶级斗争,其目的是为了掩盖阶级斗争以保护他们的既得利益,无产阶级绝对不能跟着资产阶级指挥棒乱转,无产阶级要夺回失去的利益就必须重拾阶级斗争这个武器,这是无产阶级和广大人民群众的最大政治。有些人自诩“不关心政治”,其实质是对本阶级的利益漠不关心,或者是放弃本阶级的利益,这是不讲政治的最大表现,这对于工农大众的无产阶级来讲是十分危险的。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