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博文精选

清算《探长德里克》的“内在恐怖”

作者:古明浩 发布时间:2018-10-05 08:41:58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国民党子弟龙应台1986年写了篇〈可以原谅,不可以遗忘〉,探讨犹太人对德国纳粹的报復问题,开头便举例煤气房工人老麦的遭遇:

 

  “六十七岁的老麦在克里夫兰住了四十年。从汽车厂退休下来,他就只管在院子里种花,偶尔带著一条老狗上街走走。孩子们都长大了,各自独立,只有老伴在家里烤烤蛋糕、烧烧菜。提到老麦夫妇,邻居会说:‘啊,那对和气的老人!’

  有一天,老麦突然被逮捕了。以色列专门追猎纳粹的政府部门说老麦在二次大战中是煤气房的管理工人,要求美国政府引渡到以色列当战犯审判。美国照办,所以老麦就不见了,离开了他住了四十年的家。”

  并感嘆:

  “以色列出动的每一次逮捕,西方的报纸都要发出胜利的欢呼;又一个纳粹头子在南美被捕!以色列的发言人讲话像‘正义之声’。同时刊出这万恶不赦的罪人的照片:啊,视茫茫,发苍苍,齿牙动摇,皮肤皱得像干橘皮,竟是个年近八十的老人,眼睛里一片衰老的茫然。虽说四十年过去了,他们怎能逃得了岁月的审判呢?”

  她质疑:

  “以文明、成熟自诩的西方列强,很笃定地帮助以色列万里寻仇,连‘始作俑者’的德国也闷声不响,表示默默地赞同。猎捕四十年前的纳粹似乎是文明国之间的国际公法,不容置疑。作为一个与犹太人毫无瓜葛、不怀歉疚的中国人冷眼旁观,却觉得这个西方人认为理所当然的现象,与我所了解的人性有很大的冲突。”

  论点是:

  “惩罚一个八十岁的老人究竟有什么意义。在一般的法律中,三十年前所犯的错误是不必追究的。三十年的流水光阴中,年幼的长成,年长的凋谢,大概也绰绰足够使受伤的痊癒、作恶的忏悔。三十年,大概也足够使埋藏罪孽的泥土,抽长出新生的希望。”

  还有深层的分析:

  “为什么在同一时候遭受极大残害的中国人,不曾像犹太人一样成为捕猎战犯的债主?没有听说过美国或是法国帮助中国人,在东亚的丛林中搜索当年的日本将军、日本参谋、日本秘书。更没听说过美国将一个已经入籍美国四十年的公民引渡到中国受审,因为他曾经在南京大屠杀的日军营中担任厨师,或者守仓库的管理员。”

  最后归结:

  “令我不安的,毋宁是一个哲学上的问题:人,究竟可以为他自己的行为负责到哪一个程度?”

  二十七年后,在对待纳粹的态度上,“文明、成熟”的西方依旧让人惴惴不安。这次锁定的是德国战后于国际上享有最高知名度的已故电视演员霍斯特·塔帕特(Horst Tappert),从1974至1998年他主演了281集的德国侦探剧《探长德里克》(Inspektor Derrick),此剧曾在境外包括中国在内的102个国家热播,戏中“他工作尽职尽责地处理案件,一次次不负众望地找到真凶,让一切回到正轨”,为重树德国的正面形象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可怕的事情依然出现在公众视野,2013年5月4日德国之声报导了“‘探长德里克’的黑暗过往”:

  “德国政治学家贝克尔(Jörg Becker)曝出了这个‘猛料’:2008年已逝世的演员塔帕特年轻时曾是武装党卫队的成员。经过最初的踌躇后,包括‘前(纳粹)德国国防军阵亡士兵亲属通知办事处’都证实,1943年塔帕特加入了装甲掷弹兵团‘骷髅’。不过档案里显然没有记载他在装甲掷弹兵团到底有多长时间。

  塔帕特是否涉及了战争罪,如今已经难以查究。虽然人们可以确定的是,武装党卫队曾在东线参与屠杀,并且多次在集中营担任过警卫的角色。但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历史教授奈策尔(Söhnke Neitzel)表示,武装党卫队的具体哪个部队做出了何种暴行并没有多少切实证据。”

  “对塔帕特的指责很大程度上也是针对其隐瞒武装党卫队这段过往历史的事实。不过奈策尔教授表示,塔帕特并不是唯一一个这样做的人。隐瞒这段战争历史是战后德国社会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其实是很典型的现象,这整整一代代表联邦德国的人物,其中许多都是演员、政客等公众人物,他们具体有着什么样的过去,我们对此一无所知。’从这个角度来讲塔帕特与他的角色倒是颇为吻合:一个没有过去,在任何情况下都尽职尽责的男人。”

  “在英国、瑞士和澳大利亚,一直有着正面形象的塔帕特突然被打上坏人的标签。荷兰私营电视台MAX听到这个讯息后立即做出了反映,台长斯拉戈特(Jan Slagter)在国营电视台NOS节目上宣布:‘这个曝光让我感到十分震惊。我真没有想到德里克会这样。’本来定于今年7月播出的20集《探长德里克》现在被取消。在本周五(5月3日),比利时和法国电视台也做出了叫停正在播出的《探长德里克》的决定。”

  一位当年的弱冠青年,一个已去世五年的85岁老人,需要如此劳师动众起他于地下展开有甚于紋革的政治清洗吗?让人难以理解也无法接受的是《探长德里克》何辜?一部受到全世界观众喜爱的侦探剧跟犹太人被迫害又有何关连,为何从荷兰起整个欧洲叫停该剧?这些电视台还是客观独立的吗?多元宽容这些普世价值那里去了?该扮演自由民主守护神的传媒俨然落井下石的帮凶,动辄指责中国政府迫害异己者这回不就曝白自身伪善的嘴脸?怪不得曾长年旅居西方的女作家边芹会这么写道:

  “政权的‘专制’是明的,只有在特殊历史时期才能形成为时很短的思想钳制,多数情况下只能维持一种表层的一统,做不到铁板一块;而舆论权自身的‘专制’则是暗的,堪称真正的思想暴政,在这里住久了才能感到,是一种阴森持久的内在恐怖,这时才悟到为什么这块土地产生过长达千年的宗教裁判所。”

  “65年前一个20岁的青年在国家进入全面战争时当了兵,就算进的是纳粹精锐部队,毕竟不过一个兵卒,政治清算追到半个多世纪以后,连他演的戏都不能放,有没有一点政治锁定艺术的感觉?就像到了今天如果我们发现某老艺人1949年以前曾在国民党军队中服过役,他一生的作品就要被打入冷宫,有这么绝的吗?不要说在国民党军队中当过兵的,就是投日的文人艺客又有几人被追打至今?”

  是的,君不见曾因汉奸罪名被判10年有期徒刑的周作人其散文全集完整于华夏出版,解放后偷渡日本的前汪伪政权宣传部次长胡兰成写的《山河岁月》、《禅是一枝花》等十三本书依旧安然于两岸印行。而风靡全球的德里克探长却因主演者65年前于国家进入全面战争时的从军经历就在全欧洲被活活掐死,西方舆论权专制下思想暴政之灭绝人性岂是吾人所能想像?其蛮横专擅恐古代封建帝王都自嘆弗如。显见挂“民主”、“自由”羊头者对不同声音的宗教裁判依然如故,怪不得边芹在左岸咖啡馆的国度会感受到“一种阴森持久的内在恐怖”。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