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博文精选

从“三私精英”到“六死癞皮狗”

作者:王化信 发布时间:2018-08-06 09:56:31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学术殿堂“弄虚作假”二十年不被查处的奥秘

  被称为中国哲学人文社会科学最高学术殿堂和最大研究中心的中国社会科学院在最近几十年的发展变化,可以说是整个中国学术界发展变化的缩影。从职能定位来看,中国社会科学院又被称为我党捍卫马克思主义的阵地、党中央和国务院的参谋部与智囊团。最近又升级为国家智库。所以,这个单位的典型案例具有永不衰竭的研究价值。本文旧事重提的目的不是“算旧账”,而是因为这些事对于现在与未来的发展关系密切,至关重要。请现任领导给予重视,不要“新官不理旧账”。

  1、乘“私有化”浪潮冲锋在前的“三私精英”。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最高学术殿堂的刘文璞博导等人提出了“剥削是促进社会进步的源泉”之所谓理论。为剥削制度大唱赞歌,从上到下掀起一股“私有化”浪潮。在这股浪潮中,混进最高学术殿堂,特别是农村发展研究所(简称农发所)的贪腐官僚和学术骗子首先冲在前面,“利用学术资源谋私”(巡视组反馈用语),成了“善于以权谋私、长于假公济私、精于化公为私”的“三私精英”。谋私的具体办法主要有二:一是“上下左右挖国库”,搞所谓“自费出书”,实际上是利用杂志社淘汰废弃稿件的有权力的作者搜罗公款粗制滥造学术垃圾;二是“四面八方拉赞助”。搞“吃喝玩乐又分钱”的所谓研讨会。(详见:《最高学术殿堂的打油诗与对联》)。

  “三私精英”的疯狂谋私,导致大家都去“创收”,都去“向钱看”,使正常的科学研究工作受到严重冲击,弄得许多人已经无心思做正事。导致“三农”领域最高学术档次期刊《中国农村经济》杂志的内容混乱不堪、逻辑不顺、语法不通、病句、错字、别字、漏字比比皆是,根本就没法看。连满大街的小广告和卖假药的传单上都不会出现的差错,却频频出现在十几亿人口的世界大国最高档次的学术期刊上。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创古今中外绝顶荒唐之奇葩!这些问题,正直学者看在眼里,痛在心里,于是对“三私精英”的谋私活动坚决抵制反对,便成了他们继续以权谋私的障碍。

  2、靠“弄虚作假”飞黄腾达的“九假权威专家”。农发所的“三私精英”为了排斥打击抵制反对他们以权谋私的正直学者,在“职称评定造假蒙骗一条龙”的基础上于1998年又专门炮制了“最高超职称评定骗术——五蒙三盗术”。对抵制、反对他们以权谋私的正直学者进行疯狂的打击报复。不仅剥夺人家早在1984年就应该得到的职称,而且冒充“五位外单位专家”伪造不足40分的代表作分数,对正直学者的作品和人格进行疯狂地污蔑与凌辱。与此同时,同样以“弄虚作假”手段,放肆地培植提拔其奴才。有人竟然拿身为第二作者的合作文章来冒充自己独立完成的代表作。不仅顺利通过,还被冒充的“五位外单位专家”给出达80分以上的高分。颠倒黑白到如此程度,是可忍孰不可忍?(详见:《最荒唐的代表作评审》与《再论最荒唐的代表作评审》)。

  在炮制、实施这套骗术中立下汗马功劳的原科研处处长刘玉满从此领受到“弄虚作假”的神效与技巧,从此就走上了靠“弄虚作假”向上爬的道路。竟然随意凭空捏造“四个国家研究机构”,冒充“五个国家研究机构的主任”招摇闯骗,成了“九假权威专家”,不仅顺利晋升正研职称,而且爬上了本专业全国学会理事长的宝座。(详见:“权威专家的五大主任头衔竟然全是假的”)。

  刘玉满的经验被概括为“三人成虎唬天下,成功就靠说假话。‘组织’背后撑着腰,造假就得胆子大”。这里的“组织”有点像最近扬名四海的疫苗之王高俊芳所代表的“党组织”。实际上是帮派组织。事实也表明如果没有原党委书记杜晓山和原人事局副局长和党委书记潘晨光的支撑与庇护,这种“九假权威专家”是不可能直到今天毫发无损的。这里彰显的是最高学术殿堂的“系统腐败”。这种“系统腐败”正是农发所弄虚作假大案二十年不受查处的根本原因。

  3、负隅顽抗的“六死癞皮狗”。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发出“深化职称制度改革”的文件之后,在中国学术界掀起了反对“弄虚作假”的高潮。农发所1998年炮制的“弄虚作假专用法术”即“最高超职称评定骗术——五蒙三盗术”不可能不被揭发举报。这套流毒全国的“弄虚作假专用法术”的炮制者、实施者、捍卫者的代表刘玉满、杜晓山、潘晨光被多次实名举报公开点名。强烈呼吁这三位开口说话,讲出造假真相。(详见:《中国学术界奇观之最》和《再论深化职称制度改革》)。

  但是,这三位就是“死不回应”、“死不开口”、“死不认错”、“死不改悔”,以“死皮赖脸”的顽固态度“装死硬扛”。说得好听一点是“六死劣士”。说得难听一点是“六死癞皮狗”。与当年鲁迅先生痛斥的资本家的“乏走狗”相比,不仅“乏”到完全丧失生气而“装死”的程度,而且“赖”到世界罕见的绝顶水平。但是, “死不回应”改变不了事实;“死不坦白”毁灭不了证据;“死不认错”混淆不了是非;“死不改悔”颠倒不了善恶;“死皮赖脸”挽救不了败局;“装死硬扛”阻挡不了历史巨轮的前进。

  故此还是奉劝还在负隅顽抗的贪腐官僚和学术骗子,希望你们能认清形势,幡然悔悟,弃旧图新,至少堂堂正正站出来说话。即使是强词夺理为自己辩护,也比永远当“缩头乌龟”连个屁也不敢放一个要强一百倍。如果非要装死顽抗到底,你们必将被扒去所有华丽的伪装和耀眼的光环,成为赤裸裸的“六死癞皮狗”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最后不得不说的是:“弄虚作假专用法术”的炮制者、实施者、捍卫者何去何从是他们个人的事情。但是,允许这种让整个农发所被抹黑,让整个社科院受辱,让中国学术界蒙羞的“六死癞皮狗”继续长期被供奉在最高学术殿堂,却不能不说是现任领导的失职。而且是关系学术兴衰和国家与民族前途和命运的大事。希望现任领导负起责任。不要“新官不理旧账”。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