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博文精选

“弄虚作假顽症”的“病理解析”与“根治处方”

作者:王化信 发布时间:2018-07-24 18:24:23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关于学术殿堂职称评定弄虚作假二十年不被查处典型案例的研究

  在2017年1月8日中办国办已经下发了《关于深化职称制度改革的意见》(以下简称《中央文件》)。已经实行了三十多年,但依然是弊端百出、乱象丛生、造假横行。

  到现在已经一年半有余,效果如何?至少从学术殿堂来看,未见明显好转。甚至出现更乱更糟的情况。最近在网上看到的最高学术殿堂《再肇职评荒诞事件》就是证据。究其原因,我认为就在于“弄虚作假”已成“顽症”,久久不能治愈。

  在本人博文《论深化职称制度改革》和《再论深化职称制度》中,已经充分论证了:“弄虚作假”是造成几十年来职称评定乱象的最大弊端,也是决定深化职称制度改革全局成败的关键。最高学术殿堂中国社会科学院从二十年前开始实施代表作评审就精心设计了一套专门用于弄虚作假的法术——五蒙三盗术(长毒瘤法)。混进最高学术殿堂的贪腐官僚和学术骗子利用这套法术猖狂弄虚作假已达二十年之久。用心邪恶,手段卑鄙,结果荒唐,影响恶劣。揭发举报,铁证如山。(详见:《最荒唐的代表作评审》、《再论最荒唐的代表作评审》、《最高学术殿堂职称评定弄虚作假证据分析》和《最高学术殿堂职称评定弄虚作假证据分析(续一)》)

  但是,这种“弄虚作假”却直到现在没有受到认真查处。靠这种“弄虚作假”飞黄腾达的贪腐官僚和学术骗子时至今日毫发无损。这到底是为什么?这说明“弄虚作假”确实是一种起因十分复杂、涉及因素很多的变幻莫测的,比癌症更难治愈的“顽症”。为了彻底治愈这个“顽症”,有必要从“病理”上进行解刨分析。本文是一次尝试。

  一、人人皆有的共同愿望

  “万事如意,心想事成”是中国最广泛最常用的祝愿词语,是每个人都有的共同愿望。但是,处在不同社会地位的人,实现这种愿望的可能性差别很大。无权无势又无钱的平民百姓只能凭运气。果能如此那是靠运气好,百事不顺那是咱运气差也只能认命。有权有势又有钱的当权者则不然。他们的意愿是“长官意志”。“长官意志”的实现不是靠运气,而是靠权势。在职称评定上“长官意志”的实现是每一位当权者都有的愿望。但是,“长官意志”在每个单位都存在如下三个误区:

  1、以权谋私的需要。有些当权者不是代表党和人民的领导者,而是混进党内和领导机构中的贪腐官僚和学术骗子。他们的意志就是以权谋私。为了以权谋私,必然要笼络培植忠实奴才,排斥打击正直学者。这种“长官意志”操纵职称评定,必然会越搞越糟。

  2、个人癖好的驱使。俗话说“鱼恋鱼,虾恋虾,乌龟爱王八”。有不同癖好的当权者,总是对与他有共同癖好的下属有好感。这里说的癖好主要不是指个人生活习惯,而是表现在科研与工作上的思想、路线、方法、习惯。在这些方面当权者的癖好必然要造成职称评定的不公。但当权者本人并不觉察。

  3、认识偏见的误导。人与人之间的了解与认识都需要一个过程。偏见是在所难免的。但绝大多数当权者习惯于自以为是。总觉得自己比别人、比群众更高明、更正确。这些人为了实现自己的意志而操纵职称评定也必然会造成职称评定的不公。但是,他们不仅不觉察这种不公,反而认为自己是“正确领导”。

  毋庸讳言,操纵职称评定实现自己的意志是所有当权者共有的愿望。而上述三大误区的客观存在必然使这种“操纵”丧失客观与公正,而荒谬百出、荒唐不断。

  二、行之有效的共同手段

  为了实现“长官意志”而操纵职称评定几乎是所有进行职称评定单位都存在的问题。只是轻重程度和方法手段有些差异而已。为了达到操纵控制的目的,计谋、策略、方法、手段,形形色色,不会少于三十六计,说千方百计也不过分。但最常见的共用手段主要是如下几种:

  1、因人定制。就是根据当权者内定的晋升目标的具体情况制订评定规则和晋升标准。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最高学术殿堂的农村发展研究所几乎年年都制订《职称评定实施条例(试行)》,年年都“试行”,年年都有“创新”。说穿了,就是根据内定晋升目标预设条件。“内定目标”外语不行,制订条例就放宽外语要求。“内定目标”任职时间长,制订条例就强调任职年限。“内定目标”具有得过奖的优势,制订条例就把得过什么奖项作为必备条件。这种手段在最高学术殿堂延续了几十年一直到现在。在前不久出现的农发所把主持过国家课题作为晋升正研的充要条件就是证据。

  2、因人施策。为了确保实现“长官意志”的“内定目标”,在同一年同样的制度安排之下,对不同的人掌握宽严、松紧程度差异很大。计算成果数量,对“内定淘汰目标”一定很严,几乎是要拿来正式出版作品一个字一个字数。对“内定晋升目标”一定很宽,几乎是他报多少就是多少。对获奖情况,有的人实际上是三五个人自评自领的课题组奖,作为重要奖项列入重要成果。有人是在人民大会堂领到的国家级奖项,本单位当权者说不算数就不算数。

  3、弄虚作假。这是操纵掌控职称评定最常用、最有效的手段。农发所搞的“代表作评审材料和评审分数弄虚作假”有一剑封喉的神效,“评委表决投票造假”则有最后一锤定全局之奇功。在操纵职称评定上的作用,不管是“因人定制”还是“因人施策”都有一定局限性。绝大多数研究人员的天赋和努力程度都差不多,而且领导讨厌的人才比领导喜欢的奴才只高不低。靠“因人定制”和“因人施策”这些办法“卡”别人一两年或两三年都不难,但要“卡”别人几十年乃至一辈子却很难。不管你制定多严格的规则,设定多高的门槛,人家总有达到的那一天。“因人施策”也不能太露骨太过分。百试不爽、万无一失的操纵职称评定的办法还是弄虚作假。在最高学术殿堂就有这样的实例:以权谋私的当权者讨厌的正直学者,在所有已设定的指标,不管是专著、论文、译作、奖励、任职年限、综合评分处处领先。面对这样的局面,贪腐官僚和学术骗子为了淘汰妨碍他们以权谋私的正直学者,先是废除了已经实施多年的按照综合评分高低决定取舍的一套办法,把代表作评分提高到代表一切、决定一切、具有一票否决权的地位,再通过冒充“外单位专家”伪造代表作评审材料和评审分数,才顺利实现内定淘汰目标。虽然这里“因人定制”也起了作用,但最后起决定作用而保证万无一失的还是“弄虚作假。”(详见:《职称评定造假蒙骗一条龙——再揭职称评定黑幕》)。

  4、拉帮结伙。如果说弄虚作假是对职称制度的偷偷摸摸的捣乱与破坏;拉帮结伙则是赤裸裸明目张胆地捣乱与破坏。弄虚作假还需要用假象作伪装。拉帮结伙则可以甩掉一切伪装,公开横行霸道仗势欺人。但这种靠拉帮结伙横行霸道只有在连续多年弄虚作假形成强大的帮派势力之后才有可能。

  所以,弄虚作假是操纵职称评定百试不爽、万无一失、绝对高效、绝对简单、又绝对安全可靠的手段。最高学术殿堂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炮制的专门用于弄虚作假的法术“五蒙三盗术(长毒瘤法)”二十年不受查处的根本原因就在于这套法术在操纵掌控职称评定上的神奇功效。使所有想操纵职称评定的当权者将其视为珍宝代代相传顽强庇护。

  三、不谋而合的共同态度

  弄虚作假问题有一个共同特点:受害者是少数,而且有的退休,有的调离,有的去世,分散各方,处于绝对弱势;而受益者往往是多数,而且有权、有势、有钱,抱团结伙,处于绝对强势。在这样一种格局之下,对于弄虚作假问题的查处,毫无疑问会遭遇到如下这些共同态度:

  1、能推就推。对于始于二十年前的农发所代表作评审弄虚作假的举报历程就是这样:最早举报到科研局之后,推给人事局,人事局又推给信访处,信访处又推给纪检检查,纪检检查又推给原单位领导。实际上是绕了一大圈之后把原告交给了被告。原告是被压迫、被掠夺、无权无势、退休在家、年老多病、分散孤立的弱者;而被告是有权有势、拉帮结伙、身强力壮的强者,其结果可想而知。

  2、能躲就躲。弄虚作假的受害人在还没有退休的时候,忙于工作,无暇顾及这些事,也不屑于为这些事浪费时间。退休之后,身体尚可,便开始上访。上访数年发现任何一位领导都是能躲就躲。跑几次甚至十几次想见一次主任都很难,更别说院领导。三次书面报告直接投入“院长信箱”请求直接向院领导汇报,毫无回应,直到本人年老体衰再也不能上访,除了一般工作人员跟你敷衍搪塞,始终没有见到一位认真负责的领导,更没能见到院长大人一面。。

  3、能拖就拖。能推能躲的大部分是有一定权力的长官。总有些工作人员是推也不能推,躲也不能躲。怎么办?就是拖。对于最高学术殿堂弄虚作假问题举报到院信访处之后,按照国务院颁发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信访条例》规定是应该在一定期限内给予答复的。举报人拿上国务院颁发的信访条例找到社科院信访处要求给予答复。作为国务院直属单位的社科院信访处负责人竟然说:“我们不执行《信访条例》,我们按中直机关党委的规定办”。《信访条例》规定“应当自收到信访事项之日起15日内书面告知信访人”。中直机关党委如何规定我们没有看到。事实却是从2009年正式书面举报,至今已经9年还没有收到任何一句话、一个字的负责任的答复。

  4、能赖就赖。由于举报人的执着、顽强、永不放弃,有的人是推不能推、躲不能躲、拖不能拖,怎么办?唯一的办法就是赖。也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瞪着眼睛说瞎话、背着牛头不认偷”。作为弄虚作假专用法术“五蒙三 盗术”的炮制者、实施者、捍卫者的代表人物杜晓山就是赖的高手。作为有权有势的强势者要在无权无势的弱者面前耍赖,弱者也无可奈何。这也是弄虚作假二十年不被查处的根本原因之一。

  5、整死硬扛。躲避掩盖不了事实,耍赖消灭不了证据。面对揭假打假的呼声不断,当权者最后一招便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装聋作哑、装死硬扛。

  始于二十年前的非常典型、非常恶劣的“弄虚作假”,社科院领导换了几任,农发所的领导也换了几任,揭发举报就没有停止过。而且早已经是证据确凿,铁证如山。为什么直到今天不受查处?这里面的原因相当复杂。一是师徒帮派、系统腐败;二是新领导不愿或不敢触犯旧领导的权力关系网和利益共同体,属于最近一轮中央巡视组反映的“新官不理旧账”;三是弄虚作假的受害人绝大部分退休、去世或调离,难以形成合力;四是单位里许多新来职工不了解、不知情、又觉得与己无关淡然处之;五是新领导也有操纵职称评定的愿望和需求,把“弄虚作假”的谋略、策略、手段、技巧、伎俩揭穿批透,会妨碍他们操纵职称评定的愿望和需求。正是这些错综复杂的因素,导致揭发查处弄虚作假“风险大于触摸高压线,利益小于捡拾蚂蚁蛋”。这使二十年来的历任领导对于“弄虚作假”的揭发举报采取了不谋而合相当一致的态度:就是“能推就推”、“能躲就躲”、“能拖就拖”、“能赖就赖”、“装死硬扛”-----交替使用,循环往复以致无穷。

  四、不可避免的共同恶果

  如此沿袭传承二十年的“弄虚作假”,不可避免地造成了如下几个方面的恶果:

  1、马克思主义的边缘化、空泛化、标签化。代之而起的是封建主义、资本主义、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泛滥成灾和全面“走向法西斯”。

  2、共产党领导的名存实亡。代之而起的是帮派头目的耀武扬威、颐指气使与胡作非为。

  3、人民政权的名存实亡。代之而起的是新生资产阶级对人民大众的欺压、掠夺与专政。

  4、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社会主义制度的名存实亡。代之而起的是金钱至上、欺蒙诈骗、行贿受贿、恃强凌弱、公平泯灭、公正消失、正气不存、正义难伸。

  5、学术研究的名存实亡。代之而起的是学术市场化、科研交易化、专家黑帮化、教授流氓化、弄虚作假习惯化、“逆向淘汰”常态化、学术生态环境沼泽化。

  6、毁坏学风、败坏党风、带坏民风。学术界特别是最高学术殿堂长期存在的“弄虚作假”,特别是靠“弄虚作假”一步登天至今不受查处的“精英”人士展现的“学术造假利益大于抢劫银行,风险小于树下乘凉”的怪现状以及最高学术殿堂的示范和引领作用,导致“弄虚作假”之风从学术界蔓延到教育界、文化界、经济界、官场乃至全国各地千家万户。造成了“弄虚作假”欺蒙诈骗之风在全社会泛滥成灾。摧毁了中华民族传承几千年的诚信传统和亿万人民的做人准则。“弄虚作假”欺蒙诈骗之风如今已经发展为全中国人人都可能随时遭遇、人人都可能随时受害、人人都难以幸免的危害全民族、全社会的最大公害。造成了整个社会与民族的堕落!

  五、弄虚作假“顽症”的“根治处方”

  趋利避害是人类行为永恒不变的基本法则。问题在于“利”与“害”永远存在“个体”与“整体”之间的矛盾。对于“个体”的“利”,对于“整体”未必是“利”,甚至是“害”;反之亦然。一个国家或民族要发展进步兴旺发达,必须要随时调整“个体”利益与“整体”利益之间的关系,而且要永远把“整体”利益放在第一位。要放在神圣不可侵犯的地位。要对为“个体”利益或方便而损害“整体”利益的行为,小到随地吐痰乱扔果皮纸屑,大到对国家大政方针阳奉阴违、弄虚作假,始终要保持严惩与高压态势。对于为“个体”利益而损害“整体”利益的行为惩治不力甚至熟视无睹是造成我伟大中华民族近百年沉沦、落后的最大教训与失误。改革开放之后,最高学术殿堂的所谓“权威”专家刘文璞等人抛出“剥削是促进社会进步的源泉”等鼓吹私有化的所谓“理论”,掀起了一股私有化浪潮。在这股浪潮的波涛汹涌、黑浪翻滚中,为谋“个体”利益而损害“整体”的行为不仅不受限制和惩罚,反而成了号召大家学习的榜样。首先涌现出一批擅于以权谋私、长于假公济私、精于化公为私的学术“精英”先富起来了。这些人取得“成功”最主要的手段就是弄虚作假。“三人成虎唬天下,成功就靠说假话。‘组织’背后撑着腰,造假就得胆子大”就是这些人成功经验的概括和总结。这些人掌握了权力之后,“弄虚作假利益大于抢劫银行,风险小于树下乘凉”的局面便已经形成。“弄虚作假”必然造成“逆向淘汰”、“逆向淘汰”的结果必然增强“弄虚作假”。如此互为因果、互相促进、互相增强的恶性循环形成的权力关系网和利益共同体不仅维持“弄虚作假”成为高收益、基本无风险的“致富之路”;而且形成了对于查处造假的巨大阻力,使“查处弄虚作假风险大于触摸高压线,利益小于捡拾蚂蚁蛋”的高风险基本没收益的“高危行动”。在信仰丧失、理想泯灭、一切“向钱看”的大环境中,甘愿抛弃“致富之路”,敢有“高危行动”者能有几人?正是这种利益分配格局造成了最高学术殿堂弄虚作假典型案例二十年不受查处。要彻底治愈“弄虚作假顽症”必须从彻底改变这种利益分配格局入手。作为根治“弄虚作假顽症”的“处方”,必须落实如下四条:

  1、必须严惩弄虚作假。对于弄虚作假的研究人员职称评定遵照《中央文件》坚决实行“一票否决制”,对于通过弄虚作假暗箱操作等违法违规手段取得的职称一律撤销。对于组织弄虚作假的党员领导干部要开除党籍、开除公职、一撸到底,永不再用。对于组织弄虚作假的所谓“权威”或“精英”,情节严重者撤销所有学术职称和学术荣誉称号,逐出学术界。一定要让靠弄虚作假一步登天的贪腐官僚和学术骗子跌下神坛,暴露真相,而且再也没有死灰复燃重操旧业的机会。让“弄虚作假利益大于抢劫银行,风险小于树下乘凉”的怪现状彻底消失。

  2、坚决支持反腐打假。对于揭发、反对弄虚作假的支持,一要见于实际行动,二要从上到下形成系统。在院士群体和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学部委员群体中,靠溜须拍马弄虚作假而成功进入者到底有多少?应该认真查一查?估计不在少数。靠揭发、反对弄虚作假而进入者,至今为零。希望近期实现零的突破。而且要不乏后来人。使揭发、反对弄虚作假之火炬代代相传,永不熄灭。各省市区县在选拔人才、提拔干部、奖励先进中,要把诚实守信放在第一位。要有勇于揭穿、反对弄虚作假的代表人物。鼓励发表不同学术观点和展开学术批评。对勇于向“权威”挑战敢于批判“权威”人士错误观点、揭露其弄虚作假的正直敢言学者,实施“职称与学术荣誉同等推荐原则”。即被批判、被揭露对象如果是教授、博导、院士,如果经实践证明批判、揭露正确,即可推荐发起批判、揭露者为教授、博导或院士。评审资格不受原有职称的局限。评审程序不受原工作单位的掌控,由上级主管部门组织第三方评审。只要有真才实学,正直敢言,评审符合公开、公平、公正原则,只有初级职称甚至没有职称的人才也可以一跃而成为教授、博导或院士。不必一年一年地等待,一级一级地爬行,直到“多年的媳妇熬成婆,耳聋眼花背也驼”。这才叫“不拘一格降人才”。对于举报“弄虚作假”者要重奖。对于敢于坚决查处弄虚作假的领导干部要大张旗鼓地表扬、奖励、破格越级提拔重用。让“查处弄虚作假的风险大于触摸高压线,利益小于捡拾蚂蚁蛋”的怪事不再重演。

  3、倒查追责,严惩“不作为”。由于查处弄虚作假高风险基本没收益导致历届领导“新官不理旧账”,对于弄虚作假的举报不理不睬不作为,是弄虚作假泛滥成灾二十年不能治理而成为顽症的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如果不能解决“不作为”的问题,“弄虚作假顽症”再过二十年二百年还是不能根治。所以,对“不作为”问题,一是要对其危害性、普遍性、顽固性的提高认识;二是要施重典、出重拳、下猛药。具体来说,重点要抓住三个问题:

  1)逐年倒查,严肃问责。凡是弄虚作假的典型大案,该查处而不查处,不管拖了多少年,要一年一年一届一届领导倒查过去。一个一个问责。调离、退休都不能成为免遭查处的理由。凡是靠弄虚作假而获益者必须追责。恶有恶报是天理必须维护。

  2)、列入政绩考核。对于弄虚作假行为的查处或“不作为”应当列入各级领导的政绩考核。凡是存在故意“不作为”者,应定为政绩考核不及格,不能晋升提拔。情节严重者也不能再续用。

  3)以渎职罪论处。我国现行《刑法》关于渎职罪,有“放纵制售伪劣商品犯罪行为罪”。《刑法》第四百一十四条规定“ 对生产、销售伪劣商品犯罪行为负有追究责任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徇私舞弊,不履行法律规定的追究职责,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弄虚作假不只是生产“伪劣商品”而且还生产“伪劣专家”、“伪劣人才”,其社会危害性要比“伪劣商品”大一千倍一万倍也不止。 2013年1月初,《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渎职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也特别把“造成恶劣社会影响”作为渎职罪要件的认定。弄虚作假的“恶劣社会影响”已经是人所共知,人人痛恨。对于弄虚作假案件长期故意“不作为”者必须依法严惩。

  4、抓住典型、树立榜样、持之以恒、形成风气。在2017年5月26日我在本人博客发表博文《为什么要抓“农发所”这个典型》。从十个方面论述了抓好这个典型的必要性和重要意义。在今年5月28日发表的《给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简称农发所)现任领导和全体研究人员的一封公开信》中还写了这样一段:

  “农发所”新领导如果能把这个引导全国“弄虚造假”的负面典型改造成带领全国反腐打假、整顿学风的正面典型,必将为中国学术的起死回生树立榜样。这将是一个巨大贡献和不朽功勋。如果真能做到,别说提名学部委员,就是升任院领导也当之无愧。

  我现在要重申的观点是:最高学术殿堂的农发所作为国务院直属单位在党中央和国务院的眼前炮制专门用于弄虚作假的法术,坚持“弄虚作假”二十年,影响广泛、长久、恶劣。这样单位的“弄虚作假”如果不能根治,我们没法指望远离中央的各地区、各单位能根治弄虚作假;反之,如此顽固的弄虚作假都能得以根治,我们完全可以相信:天下没有治不了的“弄虚作假顽症”。这个典型单位的弄虚作假能不能得到根治,直接关系到在全国泛滥成灾、危害八方、祸国殃民的“弄虚作假顽症”能否根除。

  这个“根治处方”有效还是无效,关键在能否做到如下三点:

  1)充分认识“弄虚作假顽症”的顽固性,坚持稳准狠。要时刻牢记除积弊不施重典不行!打强敌不出重拳不行!治顽症不下猛药不行。每出一招不仅要稳、要准,更重要的是要狠,强度、力度都要超过常人预期水平。要引起13亿国人心灵的震撼!要掀起全社会围剿弄虚作假的风暴!

  2)充分认识“弄虚作假顽症”由来已久根深蒂固必须追根溯源惩前毖后。对弄虚作假“既往不咎”是公开庇护弄虚作假的代名词,是坚持继续弄虚作假的挡箭牌。不惩前,谈何毖后?不深挖几十年弄虚作假的根源,彻底肃清其流毒,严惩其罪魁祸首。要根治“弄虚作假顽症”是不可能的。

  3)充分认识这场斗争的伟大意义,动摇全党全军全国人民,打一场持久战!因为“弄虚作假”欺蒙诈骗之风如今已经发展为全中国人人都可能随时遭遇、人人都可能随时受害、人人都难以幸免的危害全民族、全社会的最大公害。造成了整个社会与民族的堕落!所以,必须动员全党全军全国人民投入战斗!十九大号召全党投入伟大斗争,建设伟大工程,实现伟大梦想。我们就是要把彻底根除“弄虚作假顽症”当成步入新时代第一场伟大斗争。把恢复、重建深入13亿国人心灵深处的诚信体系建设,当成步入新时代的第一项伟大的基础性工程。我们必须动员全党全军全国人民,紧跟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下大决心、花大力气,以非凡的气魄、坚毅和果断打一场持久战!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开辟道路打下基础!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