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博文精选

中美历史大博弈与世界持续动荡的全景分析

作者:谭伟东 发布时间:2018-07-03 11:33:15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特拉普执政团队究竟是在重复麦卡锡主义,还是重商主义,还是民粹主义,还是彻底的但更加伪装的精英主义,抑或是它们的大杂烩,和任性胡来背后的精致的利己主义,以国家利益为名,以“让美国再此伟大”为漂亮口号,把新自由主义,新保守主义,推向极端,在经济政策与产业方向上,把重商主义同供给经济学组合成少有的经济怪胎呢?对此人们不得而知,也无法从其阁僚纳瓦罗,罗思,班农(已推出),博尔顿,蓬佩斯,马蒂斯等的主要首府大臣们的思想基础和所发表的著述,文章,讲话等信号载体,得出明确的结论。而且这个大博弈和由此引发的世界持续动荡不安的最终走势与结果,更加取决于世界博弈各方的动态较量,主要是中方的历史性大对局及其出招。

  一、 荒唐的重商主义的卷土重来

  西方公认的重商主义时代是十六世纪到十八世纪。其被定义为前资本主义曙光和前工业革命时期的西方民族国家形成和国家大一统的历史躁动。而其实,在本质上,这段历史时期却构成了资本主义国家原始资本积累阶段,同时在地理大发现的耦合之下,又构成了殖民主义、帝国主义的西方全球扩张。而在精神和社会政治运动方面,则是文艺复兴,宗教改革,和启蒙运动,后者则是其尾期,未能成为这个历史时期的主流。

  重商主义一词语尽管是米拉波(Mirabeau)于1763年创造的,但却是对十六到十八世纪这个历史时段的准确概述。而奥地利法官菲利浦˙冯˙霍尼克(Philip,Wilbelp,Von,Hornick)在1684年出版了重商主义九点宣言,其成为浓缩版重商主义的基本框架:

  1. 把一国的每一寸土地都用于农业、采矿业和制造业;

  2. 把一国所出现的原材料都用于国内制造业,因为成品比原材料有更高的价值;

  3. 劳动大众受到激励;

  4. 禁止一切黄金和白银的输出,把一切国内货币置于流通领域;

  5. 尽可能地不鼓励外国货品进口;

  6. 在某些进口品必不可少的地方,需直接获得的进口品,以国内其他货品交换,而不是用黄金和白银交换;

  7. 要尽可能地把进口限制在可以在国内制成品的原材料上;

  8. 在必需的范围内,要不断寻求把一国的剩余品卖给外国人的机会,以换取黄金和白银;

  9. 如果某种货币在国内是供给充足和适宜的就不允许进口;

  纳瓦罗的《致命中国》发表于2012年。特朗普是在2016读此书的。其不但对此书高度欣赏,而且将其奉为圭臬,视之为是为其执政的纲领。而大体上呈现在世人面前的纳瓦罗-特朗普当代重商主义版本如下:

  1. 指责所谓的中国经济侵略导致了美国产业空心化和美国经济落伍。认定美国之所以走上衰败之路,其命点在于美中贸易逆差。但这里显然不是真金白银,而仅仅是美联储不承诺兑换等值的印刷美元绿钞;

  2. 宣称中方操纵汇率,给与出口产品和行业以补贴,且据说是非法的,这样造成中方在美与国际市场上大量顺差,致使美元、美元资产流向中国,形成积累,和国际支付能力和世界财富在中国沉寂。但这里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逻辑和现实漏洞,若中方确实如此,为何中仅对美国有所谓大量顺差,而与包括欧盟等发达国家,非但顺差不再,基本贸易平衡,有些甚至出现贸易逆差。美对外贸逆差是美方自身产业落伍,国际竞争力下降,长期治理结构恶化,脱实向虚,廉价货币政策,非理性繁荣综合症症候群的大爆发。其哪里是国际竞争者造成的;

  3. 中方通过盗窃,知识产权保护不力等种种方法,通过市场换技术,非法强迫外资知识产权转移,来装备自己,通过《中国制造2025》成就制造业高端,成为世界高科技及其产业领军。除第一项所谓盗窃之外,其余所有各项指责比之幼稚产业政策,进口替代,出口导向,日本政府倾斜式产业政策,更比之美国自己早年的完全孤立主义,封闭国内市场和产业,更不必说,免费获取中国、东方,世界,也包括欧洲技术,可谓文明得多了。就是和美国当今政策相比,中国高级技术与产业,所谓设计安全,一概拒收,更是文明得多,至于说到所谓中国知识产权盗窃,美国中央情报局应该最为清楚,中国人在所谓间谍活动方面,是全世界最为干净和老老实实的,同美国人相比就更是如此;

  4. 中方的千人计划和所有人才争夺战计划,获取美国知识产权与战略人才。然而,盟国美国本土科学家,工程师所占比例低于百分之五十。绝大多数来自于全世界。美国一未支付这些全球人才整个成长与教育费用。二用全球性的人才争夺战造成全球化人才流失,使得世界人才高度集中于美国。三美国甚至动用军事抢夺和法律人员的直接扣押、绑架方式,来阻止返国人员,那美式的人才争夺战又算是什么呢?

  5. 中方搞意识形态输出,搞文化、价值观与制度输出。试图以中式道路,东方文明,天下政治与治理体系,挑战和取代美国霸权与美国老大的既定世界秩序。难道美国当年替代大英国霸权,取大英帝国体系和英镑世界体系不是时代选择,历史进步?难道世界上只有永远的美利坚合众国的天下老子第一?汤浅现象在美国世纪不再灵验了?世界科技中心,经济文化中心,要永远滞留于美国?只有美国人美利坚合众国是上帝拣选的人,承受着“天命锁定”,美国是永久的“上帝之城”?而世界其他国家,只能是人间地狱,以供给美国人享用和任凭美国奴役?

  无论是三元悖论,还是特里芬两难,都已不成为当下国际贸易和国际金融,国际投资,乃至国际生产,及其国际储备中的显见问题了。美元不是黄金和贵金属本位。美元,甚至自从尼克松冲击以来的双脱钩之后,并由美元印制所证明,甚至不是国家政府承诺债务凭证,美国没有经历通货膨胀,反倒数倍输出给了中国,美国过去几十年的对外贸易逆差,又有什么要紧的呢?事实上是中国当代人将价廉物美的出口,拯救了美国产业结构的孱弱和畸形。没有中国大规模的对美贸易顺差,美国过去二三十年的高福利与繁荣是不可想象的。美国从中获取了巨大的好处,生态与环境,资源与技术,产业升级与现代化,获得了巨大的喘息机会。否则伦敦大污染,日本东京雾霾大屠杀,美国自身的超级碗大沙暴,全中国的恶性雾霾,叠加上美国极度两极化和财富高度集中,会使美国成为世界革命的风暴源。中国救了美国资本主义。这不但是“救美国就是救中国”时期的事,是过去四十年的事。特别是中国加入WTO这17年来的事。美国应当感谢中国,感谢勤劳、伟大,富于献身的中国人民。

  至于中国出口美国的贸易构成,利润所得,跨国公司占据44%。中国五千亿美元出口,竟几乎没有自己的品牌,显示出真正获利的是美国商人,商家自己。他们是中间商的双边贸易掌控者。此外,美国在华公司在中国直接销售1800亿美元。加上美国经香港转口等,同中国5000美元出口美国,没有什么实质性的顺逆差。而中国这些年来外汇储备积累,实质上是中国包括外国直接投资在内的资本项目,和以中国海关进出口过境口径下,中国强制外汇管制,即外汇结汇,并以此为央行借款,同比发行人民币的主权货币发行和世界通货膨胀输入为代价,而获取的。美国非但没有损失半文钱,反倒在获取了廉价中国造商品,免除了高污染,搞耗能,高资源与人工消耗,同时还享受了巨大的通货膨胀输出中国的三重好处。

  表面看起来,美贸易战等为的是要高科技产业,知识产权,美国生产力和国际领导力而来,并非同于历史上的重商主义,但其宏观和开放经济大核算范式,国际贸易分析与核算框架基础,贸经产业打法,却是基本一致的。

  重商主义的经济学理要点是零和国际贸易游戏。在此大前提与假设之下国民财富的根本标尺是黄金、白银,是贵金属。一国拥有与掌握,进而保证财富,即黄金、白银的根本途径,除了直接限制黄金、白银外流之外,就是集合动用国内所有生产要素与资源,自产自销自用,只在万不得已情况下,才进口。与此同时,又尽可能地以最大的努力最大限度地推进制成品的出口,借以换取外国的黄金和白银。

  重商主义经济学理与贸易经营方式,尽管在西方资本主义的王权一统民族国家独立时,发挥过一定作用,但整个体系是落后的误导性的,由此法国便率先发展出来以自然秩序为基础,把经济学理基点放置在生产而非流通之上,尤其是以生产纯产品,即唯一具有增殖能力的农业与农产品之上。重农主义学理基础,加上重商主义统治三个世纪的弊端,直接引致出了西方自由放任的古典政治经济学。亚当˙斯密,李嘉图,小穆勒三位巨匠,基本上奠定了古典政治经济学基础。英法,其他的经济学大师,则成为这三位经济学巨匠的直接来源和体系贡献者之一。

  美国应当详细评估超级军事,包括军备、高科技方面绝对与相对优势,评估教育金融服务业绝对与相对优势,以便高度集中于最为尖端和高位产业,因此同时放开对外出口与行业准入国际限制,而不是像现在,死守严管在相对过时的军工与其他高科技,以至于一方面造成不应有的巨大的国际贸易逆差,另一方面,实实在在地保护了美高科技与军工领域当中不少的相对落后。

  正像波音无法扼杀和拒绝空客一样。美国不可能依赖高科技贸易的封闭与封锁,而永葆其军事国防和其他方面的战略优势。像中国运十大飞机这类小概率事件,像中国小汽车产业这样的荒唐事列,不会再发生了。美国不可能依靠扼杀手段,破坏《中国制造2015》得以完全实现。

  重商主义的卷土重来,只会葬送美国,而不可能靠贸易战使美国再度与再次伟大。

  二、民粹主义虚假声势下的新保守主义

  把权力归还人民,权力属于美国人民,重振美国铁锈带,夺回美国产业空心化的就业,把中国等经济伙伴夺走的就业,重新夺回来,特朗普们的这类竞选口号,竟然成了施政纲领和国家政策。它们对社会下层的广大的中产或蓝领阶层,毫无疑问具有极大的煽动性。而让美国再此伟大,又给这种原本纯属国策与产业战略失误所造成的美国经济大灾难,获得了一方面指责全部前任的强有力之口实,另一方面为其狭隘的落后的保守的甚至反动的民粹主义,又包装上了神圣的精致外套和心理光环。

  民粹主义不是民本主义,更不同于人文主义或人文精神,人道主义。特朗普本人,从他对其父亲的勤劳致富,任劳任怨的传统经商的否定,从而青年时就追求的所谓思虑谋大(Think big),好高骛远,无中生有,一路靠破产,赖帐,重组而缔造特朗普房地产帝国,就可以清楚地看出,其向来就不是一个民粹主义者。他根本不是像美国历史上的那位圣人般的“吃得很少,睡得很少,但想得很多,写得很多”的托马斯˙亚当斯,也不像人民党的领袖杰斐逊,杰克逊等等。他始终把自己和自己的阶层,看成是高高在上的凌驾于人民之上的高等人群。

  然而民粹主义不但是他的政治口号,政治动员令,统一战线基本面的旗帜,而且是他粗鲁的风格,暴戾的性格,低度水平思维,简单化逻辑推理和战策略形成,制定与推销的天然素养和战法路数。特朗普的推特管理,推特舆论,推特传销,同FDR(罗斯福)的炉边谈话,完全不在同一个量级上。奥把马夫妇也不是纯粹的民粹主义者,他们也骨子里包含精英主义的成份,但从奥把马的政策取向,价值取向等来看,人们没有理由怀疑,它们甚至包含着道德与精神同情在内。

  而特朗普执政团队,却全然不同。迄今为止,六百多白宫官员,他紧紧提名并通过,走马上任了一百六十多名。他执意逆反奥把马医保案,把母子分离的移民强硬做法,是他铁石心肠的真正表现。他的夫人着装备后所写的“I really d’not care, do you?”是真正的他夫妇以及他们全家所信奉的至理名言。他们并不在意任何他们的利益之外的东西,甚至视社会舆论和民众诉求为无聊,或将其扣上“假新闻(Fake News)的大帽子,加以扼杀。

  新保守主义,在经过1%对99%所谓占领华尔街运动中的政治风暴,经过苏东波转型灾难全球相继发生的从亚洲,俄罗斯,到拉美金融危机,举世中等收入陷阱,已经几乎是犹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新保守主义、新自由主义就学理化意识形态而言,已经走到了历史尽头,无论是华盛顿共识,奶头乐战法,动荡疗法与休克主义(或震荡疗法与休克主义),还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自由至上功利主义,都不再具有欺骗世人的本钱和招牌了。右翼虽然也能动员一部分民族主义激情,但号召力不大,政治正确成了政治反动和政治下作,甚至变成了文化下作与无聊。结果,特朗普不但不得不改头换面,以美国国荣和民族振兴,重新来包装这一切。

  全球化,自由贸易,产业外包,绿色银行,土地银行,金融深化,第三产业主导等等,都是由美国风暴源所开启的,也就是美式经营,美国创造的。尼克松冲击是由于国际社会对美元购买力,从而美国国际竞争力,经济领导力不信任,而开始竞相用世界美元兑换黄金促成的。美国放弃双挂钩,世界货币正式进入货币无锚化,货币失去本位,世界纸币化时代。两次中东石油危机造成美国举国意识到单纯的凯恩斯赤字财政管理无效,资源与环境短板同有效需求不足一样,同样可以带来经济与全球动荡,出现真实经济萎缩与衰退。于是出现了两大类供给经济学。一类是以克莱因为代表的甚至包括像库夫曼的活动分析,诺思的制度经济学,路径依赖,国家与意识形态分析,威廉姆森的资本专用性基础上的超越生产函数分析等等,它们显示出经济供给条件,供给约束,极而言之,有效供给,或叫做真实厂商行为与真实生产营运系统分析的供给经济学。另一大类则是以托宾等为首的,以拉佛曲线,新经济学等位代表,高唱经济周期不再,技术进步无限,市场万能论的供给经济学。其最主要的代表思想,就是所谓的涓滴理论。即通过税收等各方面的让利好处,把储蓄和财富积累从而投资高度集中在超级富豪阶层手中,以便总流动性财富从上至下,经过不同的价值链,价格链,产业链,食物链,层层渗透下去,借以实现所谓的水涨船高。也就是所谓的在不断做大的蛋糕中,造成尽管比例可能变小,但各界层,包括社会最底层,所获真实工资和财富也会增多。

  特朗普团队一味指责起以前的各界总统在国际贸易上政策失误,让美国外贸逆差放大到如今,但他们并没有告诉世人,美国产业空心化,虚拟化过程中,随着全球化与金融深化,一般服务业大幅上升的同时,大批美国高支付工资的就业,被以低端的微不足道的以往的三分之一到五分之一工资的职位所替代。美国劳动如此参与度上升,而高级制造业、工匠、工程师职位同时大规模流失。而这一切却是同中国和世界其他国家同时的低度工业化并行不悖的。中国过程恰恰是美国和美国经济学等当代意识形态和国家战略及其政策一手造成的。

  三、隐性的新自由主义与供给经济学的杂交生就的麦卡锡主义

  特劳普团队,尤特朗普本人,是没有什么哲学根基的。像他这类富二代,家学渊源并不深。乃父是实在的生意人,正常经营人。特朗普真实的知觉信念,人生学术,虽耶鲁毕业生,但水平与境界同大老粗里根一个量级,一个层极,一个水平。就其政治哲学与社会心理意向而言,其同美国开国时的那位财政部长亚历山大˙汉密尔顿破为相像。就是在十七八岁的人生早年,早已定格,形成了顽固不化的政治见解,意识形态心灵内核和基本思想倾向。他的政治哲学,自然哲学,社会哲学,人生哲学,艺术哲学,除了功利,就是取意奉迎,除了谈判技巧就是左右逢源,除了两面三刀,就是讹诈欺骗,除了实力征服,极限施压,永不服输,就是交易,买卖经。在他眼里,没有真理,只有私利私欲,没有公道,只有强权强力,没有人道人文主义精神,只有胜败输赢。

  他把世界,人生,历史,或许只有宇宙自然除外,统统视作他那提不上台面的撩妹法术,经商招法,交易技巧,封口“术经”。世界,万事万物,都是他的棋盘、棋子,戏台剧场,赛事赛场。他所谓让美国伟大,就是在说他是带领美国人民出埃及的美国摩西,或者说他是美利坚合众国这个上帝之城中的真神灵,保护神;他之所谓把权力交给美国普罗大众,实质上是说他才是至高无尚的特朗普大帝,美国的真正真主阿拉,精神领袖;他之所谓教导人们,儿女往大里想,谋求大业,其实是要在说他毕生玩弄破产逃避责任,钻法律空子,搅世界浑水,又不会被法网拦住,不受法律制裁。他的伦理道德政治算数就是“窃钩者诛窃国者侯”。越盗大者,越安全,不光能成功,而且收益巨丰,回报无穷。他笃信,世间没有金钱,欺诈,无赖,蛮行,狡诈等等,办不成的事。

  他的人生哲学就是不择手段,在成功学中追求人上人之至尊。特朗普是五百年前马基雅维里的《君主论》中最理想的王,它是集狮子和狐狸于一身性格的最佳人选。比马基雅维里欲献给的洛伦佐精明百倍,野心宏大万里。面对拉锁们的耻辱,克林顿会脸红脖子粗的辩解,口角非性交,雪茄烟不是阳具;面对水门丑闻,尼克松会当面结巴,背后汗颜;面对自己资质不够,能力不足,又属下虎视眈眈的强势副总统切尼,小布什会委曲求全,以国家利益为底线。而特朗普大帝不同,他没有希特勒的神经质,却永远比希特勒更加雄心万丈,他没有墨索里尼的辨才无边,魅力无穷,却比墨索里尼更懂法西斯主义艺术真经,他远没有大仲马同上千女人上床的经验和无赖般献殷勤求情招数,却比他更下作的以亲生女儿身段作下九流说辞。毕竟当小仲马以《茶花女》轰动告慰父亲大仲马时,大仲马会说句人话,“孩子,你才是我最好的作品”。

  特朗普大帝,若有一项不及古时候的,那就是还没有像那位自恋男士那样,竟如此这般的自我欣赏,以致以水为镜,葬身水腹之中。人无自信,便如行尸走肉一般。但人若过度自恋,则几乎处处以社会为敌,人若超级自恋,即便如同尼采那样,用《瞧这个人》,亚思所罗德和超人之巅,之欲,还仅仅是在古纸堆里,书案之上,影响所及,除了学究们,就是他自己,充其量自己上街,拦截惊马,葬身车下,不会有大的波澜,当然,也有说法,隔代思想传递,造成了希特勒世界灾难,但希特勒与其说是尼采门徒,不如说是希特勒是天生杂交群主的后裔,是自生型怪胎,无非是以一己之心,度尼采之腹罢了。

  赤裸裸的麦卡锡主义,明目张胆的新自由主义,实实在在的学统上的自由主义,都过气了,不好用了,直接搬上来,都不会合时宜,而且套用任何系统学说,在任何学统,道统治下,掌权弄势,治国玩政,也不是特朗普大帝的风格和所爱,老实说也非其所能。特朗普的阅读,思索,理智,甚至不及思想浅薄,意识单纯,哲学粗鄙,保守僵化的汗密尔顿等,而自恋与自我感觉良好,自以为是,妄自尊大,老子天下第一,又远远超出汉密尔顿们。这使得特朗普大帝施政纲领和意识形态,自然必然成为一种滑天下之大稽的大杂烩和奇琪怪胎。

  他骨子里是极右翼的精英主义者至上治国路线,然而他的治国能力同他的致富能力,同他的治国能力一样,还不及希特勒,而自我造势,明显闪亮登场,更不必说口若悬河,所向披靡表演与煽情能力,又更是远在希特勒和墨索里尼之下。结果他就选择一种现代的所谓软实力,软包装,假性硬包装的手段,把自己打扮成一介在乎大众疾苦,关注人民大众困境的政治权势人物,借着美国自古就有对政府、白宫,权力持怀疑和批评态度,借着战后数十年,尤以占领华尔街运动,并被桑德斯竞选,而提振起来的当代美国人民党运动,其中包括茶党,占领华尔运动及其绿党势力与势头,一举掀翻白宫,民主共和两党政党政客竞选大棋盘,像头野像一般,只身闯入白宫政客聚集点,把美国政坛,搞了个昏天黑地。

  特拉普大帝及其团队,是一伙极右翼的极端的精英主义者,和极端的个人主义,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们的美国再次伟大,产业回流,都是幌子。他们的政治信仰,政治操守,政治品行,不如妓女娼妇。他们骗客加掮客,是以国运、世运为赌场,以国家与世界,包括财富在内,作为他们的赌注。他们要的是布热津斯基们的断奶,取缔奶头乐但所抄的似乎又是相反之招数,当年是大量外包,今天是尽可能回流。看似矛盾与反向运动,客观上实质是上一样的,都是在奴役整个世界,统治整个人类全体。前者是在能源、资源、环境危机时,把中低产端,高污染、高能耗,低价位的产行业,制造业外包出去,输入给全世界,以便置身事外。后者是为治愈欧美空心化,制造业空前大衰败,急于在美国页岩油新产业和环境、资源可承受下,重新重建西方工业化与现代化。

 

  作者:谭伟东,中美战略研究院总裁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