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艺纵横

进步(小说)

作者:伏牛石 发布时间:2018-01-06 22:03:09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又到了推荐副科后备干部的时间了,秦红再次陷入茫然的苦闷之中。

  已经连续六年争取这个机会了,可结果是六连败。每每想起来,秦红实在感到郁闷憋气。

  一直关心他能进步老刘刚刚给他打过电话,催促他可要抓住这最后的机会,不然这一次再落空,恐怕就再无机会了。

  老刘说得一点不错,自己已经四十八岁了,后备干部推荐人的条件一直以来都受年龄限制。好在这几年,政策有了松动,一再放宽年龄,秦红这才有机会年年勉强沾着边进入可推荐者行列。放在六年前,单凭一过四十就不在推荐之列的限制,他早就该马放南山,刀枪入库了,哪有可能再去梦那个在自己看来比登天还难的副科位置?

  每一年这时候,秦红都在老刘的一再催促下去拜见局长。每次去,他都按照老刘的嘱咐带着自己的心意而去。可每一次,当他笨绰地要把所带心意留下的时候,局长都是笑容可掬地一边拒绝一边对他说,你看,这多外气?咱都是老弟兄了,这谁跟谁?哪还兴这一套?我真收下你这钱,那我叫什么人了?以后咋有脸见你?

  面对局长那极富人情味儿的和善话语,他总是显得更木讷,更不知所措,说起话来更加语无伦次。常常是憋了老半天,连自己都感到脖子脸在一个劲儿地发烧,哼哼吃吃老半天,才憋出一句话来,那,局长,我,我的事,你你就多操心了。

  局长惯常地哈哈一声大笑,接着意味深长地对他说,放心,放心,咱在一起好几年了,你的情况,还有其他希望进步同志们的情况,我都一脉尽知,绝不会埋没任何一个。

  就这样,在局长的和风细雨中,他每次都是带着揣在兜里的那两大叠被手都快攥出水来的票子,疑惑而感激地走出局长那栋豪华阔绰的别墅。

  给他出主意的老刘,是八十年代毕业于省城那所最著名大学的高材生,人正直和善有能力,毕业几十年了,一直仕途窘艰,直到六年前年才刚刚混上个副科级主任科员。老刘对他最关心,也常把自己一生的教训不时警钟般对他敲响。老刘不厌其烦地对他说,可别听某些领导说好听话,你不跟他来点实在的,你一辈子就是累死等死,也甭想等来适合自己的大小乌纱。

  老刘曾自嘲说,咱不是一味清高?总认为凭学历凭能力凭工作业绩,领导准能优先提拔自己?可就这样一直干呀等呀,几十年了,啥也等不来。那些他妈的经过这考试那那安排进来的咱认为特民团的人,早都一个个跨越咱成了咱如今领导的领导了,而咱最后落个啥?就一个副科,还是个虚职,一分钱都不值!

  对于当领导,秦红原本兴趣不大。可这么多年了,那么多不如自己的人一个个都青云直上,早都干到正科副处位置上了,只有他一直窝在这个正股上无翅飞翔。同学亲友们见了,有的为他惋惜,有的埋怨他太过老实。连女儿都责怪他,咋干的?一个九十年代初毕业的大学生,干真长时间了,连个副科都捞不到手!

  临近年终,工作本来就忙,可他的心里压力也越来越大。工作上的事,对他来说,做起来易如反掌。而晋升职务的事倒成了压在他心口的一块巨石,搞得他出气都不均匀,吃饭都不知香甜,睡觉都不安稳。

  下午快下班的时候,秦红给老刘打了个电话,约他晚上到家里吃顿便饭,老刘毫不推辞就答应了。他又急忙给老婆打了电话,让他准备几个菜,晚上要和老刘喝几杯。只要说老刘去家里,老婆不仅高兴,还格外大方。每次二人都是边吃边聊,把各自平日里憋在心里的话一股脑儿倒给对方。饭后,老婆在厨房里收拾碗筷,他俩在客厅里继续海阔天空瞎聊,直到老刘老婆一再催促他回家的电话不断打来,二人才起身,手拉手走到楼下,又站在路边大树下穷拉呱一会儿才分手。

  下班后他刚回到家里,老刘就赶来了。今天,老刘说啥也不再喝酒,只对他说,今晚咱说正事,就等你的事办成了再喝。

  饭后,老刘单刀直入,对他说,你的事分三步走:第一步由我在局里为你拉票,当然你也可以给说得着话的同事直接交代;第二步,你不要再跟往年一样了,领导说不接你的礼物你就顺手带回,这次你必须把所送之礼送到他手里。这次你要改变对象,不直接送给领导,直接送给他老婆;第三步,我们也要借助钟馗,从外围施压,这件事也由我包了。别看哥人不起眼,位置凡凡,可我上边也有人。你无需打听是谁,我保证他打个招呼,比谁都灵。

  二人计议已定,老刘开始给他鼓劲儿,兄弟,哥我已经吃尽了世人皆浊我独清的亏了,你不能再吃。你也别再玩什么清高,就放下身段趟一趟浑水吧。只有这样,咱才能捞到早就该属于自己的鱼。

  第二天,秦红按照老刘的安排,在一个宽大的牛皮信封里装进三大叠红钞,在一个别人最不经意的时间见到了局长老婆。那女人面色红润,一身珠光宝气,见人比局长还和风细雨,又是给他泡茶,又是给他递烟,说起话来温润和气,大方得体。秦红哪有心思喝茶吸烟,按照老刘的嘱咐,他一下子比平日里口齿伶俐了许多,对着局长老婆说了局长一大堆如何关照自己的好话,直说得局长老婆不住发出咯咯的笑声。

  气氛融洽了,水到渠成了,他顺手掏出牛皮信封,起身塞进茶几下的抽屉里,然后直起身来,一边说出来意,一边告退,嫂子,一点小心意,给孩子们买点学习用品吧。我的事,还需要您和局长多关心。

  局长夫人客气地赶过来,一百个真诚地说着客气话,你看,你看,你和你哥啥关系?咱可不兴这一套?局长老婆的话还没说完,秦红已经拽开门走出去了,他回头同样客气地对局长老婆说道,嫂子,你别送了,我走了。

  第三星期,局里内部民意推荐开始了,秦红的名字果然排在了几个推荐人的第一位。局长在介绍几个候选人的时候,对他的介绍较之往年更加具体全面,也更实在。推荐结果随后便公布出来了,他如愿以偿位居第一。

  紧接着,县委组织部考核小组便进驻局里,带队那位组织部副部长在约他谈话的时候,很坦诚地说道,你们局领导班子对你评价很高,尤其你们局长,对你的能力和业绩是赞赏有加呀!

  组织部考核结束后,局长约他谈话,一见面当然是互相客气了一番。然后,局长对他说,局里已经尽己所能了,你还是托人给组织部门打个招呼吧,在具体任命没下来之前,随时都充满变数。

  他又找到老刘,老刘对他说,放心,比他们高的上级领导已经逐一给有关人员打了招呼,这冤枉钱你就甭花了,搁那儿咱明儿喝酒吧。秦红不放心,追问老刘,你找的人保险吗?

  老刘说,放一百个心,绝对保险。你老哥曾经沧海,绝不会再干没把握之事了。实不相瞒,我找的那个打招呼之人,在上级一个人人都害怕敬畏的部门工作。你的事办成之后,我再给你揭谜底。

  新年过后,组织部果然公示了新提拔干部名单,秦红的名字赫然位列其中。

  一天晚上,他和老刘在一家小饭馆吃饭,两人免不了又喝了几两。酒足饭饱之后,他心有所求地看着老刘,老刘会意地呵呵一笑,对着他说,是不是想知道我说的谜底?

  秦红会心一笑。老刘故意眨巴着眼睛,神秘而小声对他说道,我找的这个人,你一定熟悉……老刘故意拖长了语音,就是不得下语。惹得秦红半弓起身,着急地指着他,埋怨道,你就快说吧,卖啥关子呀?老刘这才微仰着身子,狡黠地扑闪着眼睛说,他嘛,他嘛,就是你哥我的乖儿子,你的那个小侄子呀。他早在半年前,已经从原来单位招录到省委某要害部门工作了。

  秦红不由自主地“啊”了一声,涨红着脸对着老刘大声说道,你真能装,我侄子调去恁久了,也不跟我说一声?

  二人不约而同地哈哈大笑起来

  2017.12.30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