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艺纵横

社会之巅(一二六)

作者:杨德宇 发布时间:2017-08-13 08:15:52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刘因和殷之浩抱着他们的儿子,也来到了广场中央毛主席像前,向周婧华光和十六群的同志们表达他们良好的祝福。他们和十六群的新人们一起在毛主席像前合影留念。

  “周婧姐,我们俩来个合影吧。”刘因说。

  “好。”华光和殷之浩分别拿起照相机,为她们留下了美丽的倩影。

  方洁说:“来,我们女同胞们也一起来个合影吧。”

  十几个女同志立刻围着周婧和刘因站成一排,十几个女同志身着统一的大红色镶花锦缎旗袍,简直太漂亮了。巧的是,刘因亦穿着一套几乎同样的大红色锦缎旗袍,如果不是仔细观察,是决不易分辨出细微的差别的。华光为她们留下了一张张美丽的倩影后,又打开摄像功能,为她们留下了一串串嬉戏欢乐的画面。

  广场的北边,一阵提示音过后,在雄壮激越的音乐声中,喷泉腾空而起,喷泉中间的粗壮水柱,直冲向了几十米的高度,随着音乐的起伏,喷泉也忽高忽低,忽强忽弱,或左右摆动,表现出柔软曼妙的形姿。

  华光忽然想起,自己应该去看看爷爷奶奶了,自己应该在婚礼仪式完毕以后,第一时间就去看望二位老人的。两位老人等待这一天已经太久了。“婧,我们应该去看望爷爷奶奶的,我真混,竟差点把这事给忘了。”他们悄悄地离开伙伴们,迅速向养老院而去。

  今天是孙儿孙媳结婚的大喜日子,两位老人盼望这一天已经盼望的太久了。华坤仲老人和老伴是多么的想去参加他们的婚礼啊,但是,老伴身体不好,华老是决不能丢下老伴自己一个人去的。尽管老伴也希望他去,可他怎么能丢下老伴不管呢。

  让他们高兴的是,村城电视台对婚礼作了全程直播。两位老人全神贯注地收看着婚礼的实况转播,当他们看到新人们在红太阳广场向毛主席三鞠躬的时候,当他们看到孙儿手执着孙媳的手,和众多新人们一起步入体育馆大厅的时候,当他们看到孙儿走上主席台代表新人发表讲话的时候,当他们看到孙儿孙媳互戴结婚戒指的时候,他们的心情是多么的激动啊。尤其是奶奶,老人一直不停地用手绢擦拭着眼泪。

  他们苦命的孙儿,由于一场惨烈的车祸,夺去了他父母年轻的生命,使他成为了孤儿。是两位老人的悉心照料,从小把他抚养成人。两位老人太喜爱这个由他们从小带大的孙儿了。他们聪明乖巧的好孙儿不仅上了大学,还读了研究生,最终成为了一名农学博士。孙儿回家以后,他们是多么的希望孙儿他们能够早日成家立业啊,他们等待这一天已经等得太久太久了。本来,两年多以前,他们是要举行婚礼的,但由于村城建设的原因,他们主动推迟的婚期。今天,他们终于完婚了,二位老人的愿望终于实现了,他们怎能不激动。

  看了一会儿,奶奶觉得有些累了,她默默地闭上眼睛,她想休息一会儿。“老婆子,你怎么不看了?”

  老伴只是微微摇摇头,并没有说话。也许,老人家刚才太高兴了,累了,这会儿连个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其实,老人家知道,她已经快走到生命的尽头了。孙儿的婚姻大事已经完成了,她放心了,她可以走了,可以放心地走了。这些年,可以说,最让她放心不下的,支撑着她一直坚持着的,就是孙儿的婚姻大事。现在,孙儿的婚姻大事终于完成了,她现在就想最后再看孙儿孙媳他们一眼,他们会来吗,你们快点来啊,奶奶快等不及了。

  “爷爷奶奶,我和周婧来看望你们了。”随着华光的喊声,华光拉着周婧,一路小跑着来到了爷爷奶奶的房间。华光的声音是兴奋的。他知道爷爷奶奶等他们这一天已经等得太久了。

  “爷爷奶奶,孙儿孙媳来看你们了。”

  听到孙儿的喊声,华坤仲老人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他俯身轻轻推了推老伴,老伴并没有反应。“老婆子,孙儿孙媳来看望我们了。”老人仍然没有反应。

  “爷爷,奶奶怎么了?”华光哭着喊道。

  “孩子,你奶奶可能刚才太高兴了,累了。”

  “奶奶。”华光呼喊着。

  “奶奶。”周婧也呼喊着。

  老人的女儿女婿外孙女外孙等也赶了过来。“妈怎么了?”华琴哭着说。

  “爷爷,奶奶怎么了,我们前天来,奶奶不是好好的吗?”华光说。

  老人终于睁开了眼睛,目光是慈祥的,也许,是老人想最后看一眼孙儿孙媳,想最后看一眼这个美好的世界的信念,让老人醒了过来。老人嘴角微微动了一下,她似乎想说什么,只是她再也没有力气说话了。老人的手轻轻动了一下,也许,她是想拉一拉孙儿孙媳的手吧。周婧似乎明白了老人的意思,她上前握住了奶奶的手。华光也拉住了奶奶的手。“奶奶,我们来看您了。”

  老人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易觉察的笑容,慢慢地闭上了眼睛。“奶奶。”华光喊着。

  “你奶奶可能已经不行了。”华坤仲老人说。

  华光冲出房间,喊道:“医生,医生……”

  听到喊声,医生跑出了医务室,赶了过来。医生用听诊器听了听老人的心跳,已经听不到心脏跳动的声音了,她又看了看老人的瞳孔,老人的瞳孔已经放大,医生无奈地摇摇头。“医生,求求您,求求您了,快救救我奶奶吧。”华光哭喊着。

  “奶奶。”周婧也哭喊着,老人的外孙女外孙等也哭喊着。

  “妈。”华琴也哭喊着。

  爷爷说:“孩子们,你们别哭了。你们的奶奶今天很高兴,她知道你们婚礼结束以后来看她了,她听到了你们的喊声了,她走的很高兴。其实,你们奶奶能够活到今天,她就是想看到你们完成婚姻大事的这一天。今天,你们的婚姻大事完成了,你们的奶奶也就可以放心地走了。你们看,她神态多么安详。”

  “奶奶……”听到哭喊声,邻居的老人们也都赶了过来,看望安慰华坤仲老人。

  华光和周婧,刘因和丈夫,华光的拼友们,老人的女儿女婿和老人的外孙外孙女等,以及众多的亲朋好友,村城第四养老院的领导及部分老人代表,在平川县殡仪馆为华光的奶奶举行了一个简短的悼念仪式。本来,养老院的许多老同志都是要前往送行的,但均被华光及养老院的领导坚决地拒绝了。悼念仪式结束后,这些老人被送回了养老院,华光和养老院的领导坚决拒绝了养老院的老同志们继续前往老人骨灰安放地送行的要求。随后,华光捧着老人的骨灰,来到了老人曾经工作生活过的东岗林场,把老人的骨灰安葬在了一颗枫树下面,华光本想在树干上刻上老人的名字,但最后还是放弃了。华坤仲老人在华琴和外孙女小心地搀扶下,来到枫树前。老人的眼里,此刻噙满了泪水,老人伸手轻轻抚摸着葬有老伴骨灰的枫树,像是在轻轻抚摸着与他共同走过了近七十年风雨旅程的老伴的身躯。“爸,您老也不要太伤心了。您老可要保重自己的身体啊。”女儿华琴安慰老人道。

  随着共产主义制度的建立,中国的殡葬制度将实行彻底的改革。以后,不管死了谁,都不可能留下骨灰了,更不可能留下墓地了。他们的骨灰,要么撒在农田,要么撒在山林,要么撒进水库湖泊池塘,要么撒进河流大海,或者这么葬在一棵树下,为树木提供生长的养分。没有了墓地,没有了墓碑,人类的世界将从此变得更加的纯洁美丽。

  本来,华光周婧和姑姑姑父等是不让爷爷跟着来的,可是怎么也劝说不住老人。他怎么能不来呢,他怎么能不来送老伴最后一程呢。

  没有香火,没有纸钱,也没有鞭炮。安葬好奶奶的骨灰,华光,周婧,华光的姑姑姑父表妹表弟等,刘因和丈夫,华光的拼友们,所有的亲友们,第四养老院的领导同志,他们一起向老人三鞠躬,算是对老人做最后的告别。

  下山的路上,方洁和肖芬一直拉着周婧的手,不停地安慰着她。由于华光奶奶的去世,华光的拼友们都没有随新婚旅游团出行。周婧说:“奶奶的去世耽误了你们的出游了。”

  “周婧姐,说什么呢,你的奶奶也就是我们的奶奶,奶奶去世了,我们能走吗。”方洁说。

  李露说:“是啊,我们怎么能不为奶奶送行呢。”

  肖芬说:“旅游的机会以后多的是,我们不来为奶奶送行,我们是人吗。”

  周婧说:“还有刘因妹妹……”

  “周姐,你什么也别说了,我们可都是比亲姐妹还亲的姐妹啊。”

  “刘因姐说的好。”方洁说,“我们就是亲人,我们就是亲兄弟姐妹。”

  为了不让华老一个人孤单,半个月以后,在征得老人同意的前提下,养老院另安排了一位老人住进了华老的房间。

  这天吃过早饭,周婧和十六群的伙伴们来到村城汽车站,他们是来为刘因夫妇送行的。发车的时间到了,周婧和刘因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因妹,有时间一定常来村城走走。”

  “我一定会来的,周姐,你们有了孩子,可一定要通知我们啊,另外,你们如果去省城,可一定要上我们家去啊。”

  “放心吧,我们会去的。说不定,我们什么时候就去了。”周婧说,“因妹,你怎么不再要个孩子呢,你应该给小殷栋再至少要个弟弟或妹妹嘛。”

  “会的。”刘因笑着说。

  刘因又分别和方洁等女同志们一一拥抱。

  周婧从华光手里接过孩子,亲了亲他的小脸蛋,说:“孩子,以后会不会记得这里呀。”

  “记得,阿姨,我会记得你们的。”

  周婧从背包里拿出一盒巧克力递给殷栋。“孩子,拿着路上吃。”

  “阿姨,我不要。”

  “阿姨给你的,怎么能不要呢,快拿着。”

  “那就谢谢阿姨了。”说的大家都笑了。

  “你这小精灵,还知道客气呢。”

  刘因从周婧手中接过儿子,说:“记着儿子,这些伯伯叔叔阿姨都是你的亲人,知道吗。”

  “知道。”

  “我们该上车了。儿子,跟伯伯叔叔阿姨们再见。”

  “再见,伯伯叔叔阿姨。我会记住你们的。”

  周婧一行目送刘因他们上车,刘因打开车窗,眼里噙着泪水,小殷栋探出头来,“伯伯叔叔阿姨再见。”

  “再见,孩子。”

  汽车发动了,周婧一行一直目送他们远去。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