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艺纵横

补天御宇记

作者:如如雪子 发布时间:2017-07-17 18:56:49 来源:纵横小说网 字体:   |    |  
第475章 百长魔阵(一)

  百长阵阵内真的如同一个城镇。小城不大,却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正象图中所标注那样,四方群山环绕,峰谷纵横,企业厂矿林立。魔王们为什么要摆下如此一个惟妙惟肖的百长阵?也许是一种欲望的寄托与依靠,也许是百位魔长已经习惯了自己一方独特的霸主地位,只有如此才能更充分地发挥自己独特的争战本领,也许是故弄玄虚吓唬前来破阵者,也许是为了平时演练魔头们的实战能力吧。

  洗夫人由展昭、吕四娘、苏乞儿、方世玉、李小龙五大护卫陪同,先到百长阵阵内视察一遍,以探虚实。

  好大的操场!果然见大操场中央建了一个直径五百米的圆形露天擂台,台上坐北朝南方向设置了三排座位,左右两侧各设置了五排座位。圆周四个方位建了四个高达二十米的水泥柱子。伪魔王率领一班人前来接应:“欢迎洗夫人大驾光临!”

  “不用客气!”洗夫人道:“我今天来只是看一看擂台是否建成。”

  “我们说话算数,岂能失信!”伪魔王点头哈腰道:“洗夫人对擂台是否满意?”

  “场面非常宏大,只是前面两柱上还没有贴上对联。”洗夫人道。

  “请洗夫人赐联!”伪魔王灵机一动道。

  “比功夫比法宝,巾帼英雄大显身手;”洗夫人不假思索地说出了上联,然后看着伪魔王说出下联:“斗贪婪斗邪恶,华夏儿女弘扬正气!”

  “好!”伪魔王拍手叫好,突然又后悔道:“这下联嘛,有点、有点那个刺耳!”

  “难道大王你仇恨正气亲近邪恶吗?”洗夫人故意问道。

  “哦不!本王不是这个意思,是觉得这句话太好了,肯定使邪恶者望风而逃!”伪魔王掩饰道。

  好一个虚伪的魔王!洗夫人心里鄙视着伪魔王,却又不得不敷衍下去。

  “展昭,苏乞儿,把对联写上去。”洗夫人说完,只见展昭与苏乞儿施展轻功,分别飞到左右两柱上,用内功徒手刻下了上下联。

  “明天正式比试,如果你阵百长未到,或者有诈,我十万大军是绝不会降临大广场内的。”洗夫人道。

  “请洗夫人放心!我百长阵百长一定提前恭候!百万大军也定然全部集合到此观看现场比赛!”伪魔王又以激将法道:“如果你们十万大军心怀畏惧,可以不来!”

  “本帅相信大王你有能力保证我十万大军的安全!”洗夫人也假装肤浅道。

  洗夫人一行离开百长阵后,伪魔王便开始了调兵遣将,连夜将驻扎在各路各区各机关的百万官兵集合到了大操场最外围,而把最里边靠近擂台的空间留给了十万义勇军。

  第二天,洗夫人率领众将帅及十万大军降落在了大操场预备好的空间内。

  伪魔王站在擂台上先讲了话,而后邀请道:“请我百长阵百长走上擂台,坐在左边选手座位上。”

  只见一百位魔王从大操场外围队列之中飞越而过,坐在了台上。

  “请贵军选手走上擂台,坐在右边选手座位上。”

  只见弘善、弘智、秦良玉、妇好、迟昭平、花木兰、平阳公主、樊梨花、穆桂英、梁红玉、展昭、吕四娘、苏乞儿、方世玉、李小龙等从台下走了上来。

  “请我军主要领导走上来,坐在主席台上。”

  只见十几位魔军指挥部的魔王坐在了主席台第二排上。

  “请贵军主要领导走上来,坐在主席台上。”

  只见徐庶、郭嘉、祢衡、妲己、武松,智远坐在了主席台第三排上。

  “请我军大王狂王,以及贵军主帅洗夫人走上主席台!”

  只见狂魔王与洗夫人同时从大操场上飞到了擂台,坐在了主席台前一排。

  “请双方各选两到三名裁判出来,坐在最前方左右两侧裁判席上。”

  魔方上来三名。

  祢衡、妲己、武松又挪了位置。

  伪魔王说道:“将士们,你们已经看到两边立柱上的对联了吧?此次比赛只比赛两项:一是功夫,二是法宝;比赛方式一对一;比赛顺序无先后、无分别,但必须自报身份与姓名;比赛规则乃是赢者可以一直比下去,输者可以继续挑战,打死性命不偿命,毁坏法宝不赔偿。还有一条:不仅仅是台上的选手必须比赛,下面的将士也完全可以踊跃参赛!包括我们这些裁判,以及主席台上的领导们,都可以大显身手!将士们!功夫有高低,一物克一物,只看最后鹿死谁手!却看终究是谁家之天下!”

  伪魔王说一声“开始!”便坐回到主席台上,狂魔王坐在洗夫人左边,伪魔王坐在了洗夫人右边。

  洗夫人望了台下一眼,真可谓百万将士气势磅礴!大操场再大,也无法容下一百一十万观众啊!只见魔军在外围呈现出几十层的阶梯式立体圆,义勇军十万大军也是如此。整个观众座位构成了一个异常庞大的喇叭型!超越了广场周边的高楼大厦。

  第一个走到擂台中央的是百长阵之一的村长阵之阵主,他自报身家道:“小王乃是百长阵最大的战阵——村特长阵阵主猛铁逞!”

  小魔王紧接着说道:“小王有一个建议,不知道诸位大王是否同意?”

  “请讲!”伪魔王道。

  “我们每一阵都有许多功夫高强的副阵主以及大将前来助阵,如果我被打败了,能不能让我的助阵者们上来或单挑或同时替我打败对手?”小魔王说完,眼巴巴地看着洗夫人等。

  这的确是一个比较不合理的建议,伪魔王看看狂魔王,两位魔王心怀叵测地笑一笑,伪魔王然后看着洗夫人说道:“这不就是一对多或多对一吗?如此比试,擂台比武比法就变成了战场对阵厮杀,岂不是有违比赛规则?恐怕洗夫人是不会同意的?”。

  “只要贵军同意就行。”洗夫人轻描淡写道。

  伪魔王心说洗夫人你终于上当了!剿灭你们圆圆世界的精锐部队何须非要在广阔的战场?只需要这一方擂台就行了!我们百万大军多对一必胜无疑!你不仅仅是吃亏了,而是等着死吧!

  迟昭平走了过去,她对乡霸最熟悉不过了。

  “好漂亮的小娘子,你是谁呀?”猛铁逞魔王嬉皮笑脸地问道。

  “我乃圆山迟昭平也!”迟昭平英姿飒爽地说道。

  “看来本王真是艳福不小,实在不忍心伤了小娘子,不如跟我回去做压寨夫人吧?”猛铁逞魔王调戏道。

  “呸!看剑!”迟昭平不屑跟这地痞多说话,杀魔双剑刺了过来。

  “呀?脾气倒不小!今天就让你尝一尝土豪的厉害!”猛铁逞魔王收起笑脸,双手一晃,左手现出一块黄金大印,右手现出一支黄金大笔,迎剑顶扎。

  只三回合,猛铁逞魔王就招架不住了,慌忙取出“掠夺箱”法器,将箱口对准了迟昭平。一股腥风吸来,裹挟住了迟昭平,就在接近魔箱口处时,迟昭平才将“莽原火炬”取出,吹一口气,火炬点燃,圣火烈烈,火焰燎着了魔箱,魔箱燃烧起来,魔王用手使劲拍打也无法扑灭,一时烧为灰烬。

  猛铁逞魔王向广场内一招手,十位魔头飞到了擂台上,各拿着一件金灿灿的袖珍保险箱,围住了迟昭平,盯着熊熊燃烧的圣火,不敢靠近。

  迟昭平瞧着八件魔器问道:“你们手中拿着的是些什么破玩意儿?”

  “破玩意儿?全是获取荣华富贵的宝贝!哪一件也可以征服你们女人!”猛铁逞魔王在圈外显摆道:“诸位兄弟,不妨说出来!”

  “此乃土地征用款安置补偿款侵吞箱!”

  “此乃危房祖坟拆迁费用骗取箱!”

  “此乃公款挪用箱!”

  “此乃生态补偿款骗取箱!”

  “此乃扶贫低保两款侵吞箱!”

  “此乃惠农资金截领箱!”

  “此乃财政支农资金骗取箱!”

  “此乃出卖土地私吞箱!”

  “此乃集资诈骗箱!”

  “此乃变卖集体财产私吞箱!”

  十位魔头明目张胆摇头摆脑盛气凌人地说完,纷纷将魔箱打开了盖子。

  “兄弟们!谁征服了这个迟昭平,她就是谁的了!”魔王猛铁逞道。

  十只魔箱同时放出了血欲腥风,十股吸力如同十条蟒蛇口吸住了迟昭平,迟昭平身不由己地被吸来吸去,反倒哪个箱口也吸不进去。迟昭平左手挥剑,身剑齐转一圈,剑锋割断了十条吸力,身子飞起来继续旋转,右手中莽原火炬轮番点燃了十只魔箱。

  魔箱全部被烧了,十魔大怒,纷纷亮出黄金魔笔与黄金魔印向迟昭平击来,阵主猛铁逞也加入了进去。

  村特长魔阵内的大小魔头魔兵们,其实是所有魔阵中最刁蛮最野蛮最难缠的,迟昭平知道,对付他们必须狠!无需斯文无需客气无需讲道理,他们对付乡农也是这样的。

  “迟昭平,千万不要手下留情!这些魔头们虽然身处乡野,却异常奸猾,无视乡农的存在,无视党纪国法,无视农民的苦难,一个个胆大妄为,肆无忌惮地侵吞了多少本该属于村民的财产与资金!瞧他们一个个身家几十亿、几亿、几千万、几百万,而可怜的村民,却仍然处在贫困之中!请问你们良心何在?你们哪里是百姓的父母官?”祢衡早就控制不住了,他左手罪证镜、右手万家苦难镜早已对准了擂台上的十一位魔头,他站起来继续说道:“这个村特长阵阵主猛铁逞侵吞民企三十亿,这个魔头私吞村民征地款六亿,这个魔头挪用八亿公款用于个人理财,这个魔头虚构拆迁协议骗取千万拆迁费,这个魔头集资诈骗两千万,这个魔头拥有二十辆豪车八十栋物业共二十亿资产,这个魔头拥有资产十亿,这个魔头拥有价值五千万的房产五十三套!瞧瞧,瞧瞧这些官小权大的父母官!听听他们手中魔箱的名字!他们身边围绕着多少最底层最贫困的老百姓啊!老百姓就是天啊!可他们就是要捅破天!侵吞天!欺压天!这就叫肆无忌惮罪恶滔天!”

  十一位魔头干脆不打了,听着祢衡滔滔不绝地揭他们的皮,同时也感觉到奇怪:他是怎么知道那些财富数字呢?当他们看见祢衡一直高举着两只手心时,才清楚了是怎么一回事儿,原来他的双手就是两面照妖镜啊!

  “请你们看一看你们身边的百姓们是怎么过日子的!”祢衡主动地将左手万家苦难镜照给十一位魔头看,魔头们感觉稀奇地看着这个掌上电脑,如同看电视连续剧一样,根本没有半点同情心!反而更觉得自己的尊贵。

  狂魔王与伪魔王也动了好奇心,可是又不敢站出来走到两镜前。

  “砸烂它!”猛铁逞魔王倒是恼羞成怒道,十位魔头同时举起黄金印向祢衡两手掌砸来,武松正要出手护卫,却见一道光罩住了十一位魔头,原来是妲己亮出了她的往事镜,往事镜光线异常耀眼,照射得魔头们既睁不开眼睛也不能动弹,一会儿魔头纷纷现出了原形,只见十一条巨大的吸血蛭爬在了地上,张开大口滚来滚去,尤其是其中一只足足有一米长,它就是猛铁逞魔王所现。

  妲己收了往事镜,十一条吸血蛭转身向迟昭平张开大口吞吸,十一股血雨腥风如旋风般要将迟昭平绞死。迟昭平挥舞杀魔双剑斩断涡流,一个鲤鱼打挺跃上了最大的那个吸血蛭背上,一剑插了下去,一股鲜血从魔蛭头顶喷出,猛铁逞魔王终于呜呼哀哉了!迟昭平两臂一开,双剑又同时一左一右刺死了两条魔水蛭。剩余八条魔蛭叠加在一起,将分散的吸力合为一股,迟昭平一时克制不住,被头朝前吸了过来,双剑直举在前,头未到,两剑尖已经插进了两条魔蛭口内,被怒火冲昏头脑的魔蛭没想到会有如此结果,又死两条,阵垒顿时破败,纷纷掉头逃窜,迟昭平赶上去,一剑下去拦腰斩断一条,再一剑下去再拦腰斩断一条,六条魔蛭顷刻死于剑下。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