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艺纵横

社会之巅(九十九)

作者:杨德宇 发布时间:2017-07-17 08:29:38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离开物资场,同学们没有选择直行,也没有左转,而是选择了右转。走了大约两三里的距离,同学们居然发现了一处热火朝天的劳动工地。原来,这里是一片开阔地,由于地势较低,下雨的时候,这里常常会渍水,因此居民们建议,在此建设一处大型的露天游泳场和溜冰场,居民们的建议很快得到了政府的批准。居民们又提出此项工作由他们自己来做,他们要用自己的双手,来完成建设任务。于是,成百上千的人们,男人女人老人和青少年,他们用小推车,用肩挑人抬的方式,热火朝天地干了起来。

  “我们也去参加劳动吧。”黄智达说。

  “好啊。”黄智达的提议,得到了同学们的一致赞同。于是同学们也加入到了这劳动大军的行列之中。他们有的帮助推车,有的接过大妈手中的铁锹,有的抢过大伯肩上的担子。

  居委会大妈见状走了过来,问道:“孩子们,你们是哪个学校的,我怎么对你们一点印象也没有啊。”

  “我们……”正在铲土的谢芳彬直起身来,不知该如何回答才好。

  “我们是一中的。”贺思雅接过话头。

  “一中的?一中的许多同学我是认识的,我怎么不认识你们啊。不对,你们不是一中的。”

  “你们不知道吧,这位是我们居委会的年大妈。”旁边的一位大妈说。

  “大妈,实话告诉您吧,我们不是本地人,我们是上这儿来旅游的。”谢芳彬只好如实直说了。

  “我说嘛。可孩子们,你们是来旅游的,我们怎么能让你们来帮我们呢。你看,你们的鞋子衣服都弄脏了,这多不好啊。”年大妈关切地说。

  “没事的,大妈。”贺思雅说,“脏了,洗一洗不就干净了。”

  “孩子们,你们还小……”

  “不小了,大妈,我们都十五六了,马上就要上大学了。您就让我们也做一点贡献吧。”薛贞说着,与蔡菲菲抬起一筐土向高处跑去。

  “年主任,我看,您就答应了这些孩子吧,他们可是一腔热情啊。”旁边的一位大妈说。

  “那,孩子们,你们可一定要注意安全,千万不要弄伤了自己。”年大妈也只好松口了。

  “放心吧,大妈。我们会小心的。”

  “哦,对了,还没问你们呢,你们住哪儿啊?”

  “大妈,我们住第二招待所。”贺思雅说。

  年大妈走过去对一个年轻人说了些什么,年轻人立刻走开了。不一会儿功夫,年轻人拿着一大堆草帽过来了。原来他是去给同学们拿草帽呢。

  “同学们,都把草帽给戴上吧,这阳光太烈了。”

  “谢谢大妈。”

  “你这孩子,怎么还谢我了。”

  周峰挑着空筐走了过来,把空筐交给谢芳彬她们。年大妈说:“挺沉的吧,挑得动吗?”

  “没事的,大妈。”

  “大妈,您没见他那么高个个子吗,没事的。”谢芳彬说。

  “个子高有什么用,再高大也是个还没有长壮实的孩子。”

  “没事的,大妈,这点我挑得动。大妈,这里是要建什么呀,为什么不用机械施工呀?”

  “这里呀,地势低,我们就想把这里改造成一个大型的游泳场和溜冰场。至于不用机械,不是能够节约能源吗。再说了,我们用自己的双手来完成游泳场的建设,不是更有意义吗。这叫什么,这叫劳动创造幸福。”年大妈一边铲土一边说。

  谢芳彬说:“大妈,这个游泳场建起来应该够大的。”

  “可不,有两三百亩呢,等到建成了,夏天可以游泳,到了冬天,这里就成了一处极好的滑冰场。”年大妈说,“哦,对了,孩子们,你们以后有机会冬天来,可要记得来这儿滑冰啊。”

  “记得,大妈,有机会我们一定来。”谢芳彬说。

  贺思雅问道:“大妈,为什么要在那里堆起那么一个土台子啊?”

  “这土不是要有地方去吗,把土堆在那里,因为那里是北面,我们这里冬季北风大,在那里堆起一座土山,种上树,人们冬季滑冰的时候,就不会感觉到寒风的威严了。”

  贺思雅点点头。薛贞和蔡菲菲抬着筐子过来了,谢芳彬装满了筐子说:“我们对换一下吧。”

  谢芳彬说着接过扁担,和贺思雅抬起筐子向土山跑去。“慢一点,孩子们,不要着急。”年大妈疼爱地说。

  烈日当空,汗水湿透了人们的衣衫,但人们的劳动热情丝毫也没有减退。不知不觉中,一下午的时间很快过去了。忘我的劳动,让同学们忘记了时间,同学们一直干到大伙都收工了,才想起他们该回招待所了。“孩子们,你们怎么能走呢,你们看,你们劳动了一下午,脚上身上脸上都弄得脏兮兮的,你们总得洗洗吧。走,和我们一起上食堂洗洗吃饭去。”年大妈说着,拉着同学们往食堂而去。居委会的同志们,工地上劳动的人们,也都帮着拉同学们去食堂,说什么也不让他们走。

  “大妈,您就让我们回去吧。”薛贞说。

  “那怎么行呢,说什么你们也得吃了饭再走。吃完饭以后,我们用车送你们回去。”年大妈说。

  “对对对,吃完饭,我们开车送你们过去。”大家说。

  “那好吧,同学们,我们就在这儿吃完饭再回吧。”其实黄智达和许多同学一样也不想走,他正想了解一下呼市居民们的生活,“不过我得给我们旅游代表团领导打个电话。”

  “应该的,应该的。走走走,食堂里有电话,上食堂打去。”年大妈说。

  在食堂入口,食堂工作人员也没有要求同学们出示身份卡,黄智达他们进到食堂,在水池边简单地洗了洗脸和手,黄智达来到电话机旁,拨通了谢校长的电话,“谢校长,我是黄智达。”

  “黄智达,你还知道打个电话啊,都什么时间了,你们怎么还不回来,你们在哪里啊?你们一百多个同学是不是都在一起啊?亏你还是个班长呢,不回来,也不打个电话,真急死我们了。”谢校长急切地说。

  “对不起,校长,同学们都在这儿呢。实在对不起,校长,是我们不好,我们把这事给忘了。”

  “你们现在在哪里啊,什么时候回来?”

  “我正要跟您说这事呢,我们不回来吃了,我们在外面食堂吃完了再回来。”

  “在外面吃,你们搞什么名堂?太无组织无纪律了。”

  “不好意思校长,我们回来以后再向您解释好吗。”

  陈芬芳接过电话说:“我是陈芬芳,黄智达同学,你们吃完饭马上回来,路上注意安全,知道吗?”

  “知道了,陈市长,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

  “好了,不说了,回来再说。”

  “再见。”

  同学们发现,整个食堂大厅高大气派,宽敞明亮,食堂的装饰也很漂亮,墙壁和村城一样,都是用瓷砖贴面,瓷砖上还装饰有众多蒙古草原特色的风景画和大型的原始森林风光画呢。

  食堂里的食物也非常丰盛,菜肴不下一二十个,什么牛肉羊肉各种青菜一样不少,这里是北方,产鱼应该是较少的,但居民们的餐桌并不少鱼,主食有米饭还有馒头,另外还有稀饭。同学们也不客气,牛肉羊肉一个劲的往食盘里装。

  “黄智达,你们文明一点好吗,别像没吃过东西似的。”贺思雅小声说。

  “肚子饿了,就想多吃一点,怎么了,不行啊。”黄智达俏皮地说。

  “没事的,同学们,想吃什么就挑什么,想吃多少就吃多少,没事的。”食堂的大师傅说。

  “是啊,同学们,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在这里就和在自己家里一样,没什么可讲究的。”年大妈也说。

  由于同学们的到来,好客的居委会年大妈拿出了蒙古御膳酒招待他们。这是一种用马奶等酿制的酒,虽不是很浓烈,却依然能够醉人。据说,这种酒,当年成吉思汗还饮用过呢。盛情难却,同学们推脱不了,只好稍微饮用了一点做做样子。

  “酒不好喝吗?这可是当年成吉思汗曾饮用过的酒啊。”年大妈说。

  “好喝,大妈。可我们毕竟是学生,我们不敢多喝,请您谅解。”黄智达说。

  晚饭吃了有一个多小时。也许由于体力消耗比较大的原因,同学们都吃的比较多,尤其是男同学。同学们走出餐厅,外面,几辆大电客已经停在了门口。这是居委会的同志们特意开过来送同学们的。

  “同学们上车吧。”年大妈说。

  “年大妈,怎么好意思要你们送我们呢,我们还是自己回去吧。”祝克家说。

  “不行。你们劳动半天了,已经很累了。赶快上车吧。”

  同学们推辞不过,只好上车。居民们见同学们要走,纷纷赶过来与同学们握手道别。

  吃过晚饭,陈市长他们就一直等候在招待所门口,他们要等待着一百多个同学归来。

  “这些同学也太不像话了,完全目无组织纪律。如果所有同学都像他们那样,这个团还怎么带。”谢宜静校长的心中此刻依然有些愤愤难平。作为一中校长,她的学生出现这种情况,让她情何以堪啊。

  副团长、第四养老院的杨倩说:“谢校长您也不要着急,他们既然没能按时回来,我想也许自有他们不能回来的原因,我们就等着他们回来,听他们怎么解释再说。”

  “是啊。”林森然老人说,“我相信孩子们不会无缘无故不回来的。”

  杨倩回头说:“林老,你们怎么也过来了,你们快回房间休息吧。”

  “没事的,我们等一等。”

  “林老,你们还是回去吧,有我们在这儿呢。等他们回来了,我让他们上你们那儿去。杨院长,您送一下林老他们吧。”陈芬芳说。

  “那好吧,我们回房间了。”

  杨院长把老人们送回房间回到门口,同学们依然没有回来。大家左右望了望,公路两侧,依然不见同学们的身影。此刻的大街上,连汽车都没有一辆。少许,两辆大电客由远及近开进了招待所,在陈市长他们面前停了下来。第一个走下汽车的是居委会年大妈,谢芳彬等一帮女孩跟在年大妈身后。

  “年大妈,这位是我们陈市长,我们旅游团团长,这两位是我们旅游团副团长。陈市长谢校长杨院长,这位是这里居委会的年大妈。”谢芳彬介绍说。

  “陈市长,您好。两位副团长,你们好啊。我是这儿居委会的主任,我姓年,对不起,让同学们回来晚了。”年大妈说着,主动与陈市长他们一一握手。

  陈市长紧紧握着年大妈的手说:“年大妈,您太客气了,我们应该谢谢你们啊。这么晚了,您还亲自把孩子们给送回来。是同学们给你们添麻烦了才是啊。”

  “是啊,我们应该感谢你们啊。”两位副团长也说。

  “应该的,应该的。”年大妈接着在简要介绍了今天下午发生的情况后说:“这些孩子们可个个都是好样的,今天下午,他们可都是吃了很大的苦啊。他们出来旅游,却没有忘记抓住一切机会学雷锋做好事,他们不愧是来自第一个在中国进入共产主义的村城的孩子,他们不愧为我们共产主义的接班人啊。孩子们没有和你们联系,是我们的责任,孩子们没有回来吃饭,也是我们的责任,是我们一定要留他们在我们那儿吃饭的。请你们无论如何都不要责怪孩子们啊。”

  在居委会大妈的赞扬声中,同学们的脸上终于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听了年大妈的介绍,明白了事情的原委,陈市长她们心情轻松了许多,原来孩子们是做了一件有意义的事情呢。看着孩子们一个个衣服鞋袜脏兮兮的样子,陈芬芳严肃的神情中不免又生出几分怜爱。“年大妈,不会的,不会的。我们怎么会责怪同学们呢。年大妈,我们进去坐一坐吧。”

  “不用了,不用了,其实你们出来旅游也挺累的,孩子们也该洗洗了,您看我们这也是一身的泥土,我们也该回去洗洗了。孩子们,你们回去洗洗早些睡觉吧。”年大妈说。

  “好的,谢谢年大妈。”孩子们说。

  “也好,你们也劳累了一天了,也该早些回去休息了。”陈芬芳紧紧握住了年大妈的手说。

  “那我们就预祝陈市长和同志们同学们在接下来的旅途中一路顺风,平安快乐。”

  “谢谢年大妈。”陈芬芳说。

  “谢谢年大妈。”同学们也说。

  年大妈和前来送行的同志们向大电客走去,孩子们挥手喊道,“年大妈,再见,记得有机会到我们村城去做客啊。”

  “好的,有机会我们一定去。”

  送走了年大妈一行,孩子们并没有上楼去。陈市长说:“怎么,等着挨批评呢?”

  孩子们都忍不住笑了。

  “我刚才是说过不责怪,可不责怪归不责怪,但批评还是少不了的。你们不能按时回来,说什么也要打个电话呀。”

  “是,陈团长,是我们错了。”黄智达说。

  谢校长说:“孩子们,你们是做了好事,但瑜不掩瑕。你们又不按时回来,又不打个电话,你们说,如果我们的同学们都象你们这样,我们这个旅游团还怎么管理啊。”

  “我们错了,校长,我们以后一定注意。”谢芳彬说。

  “好了,不说了。”谢校长怜爱地说,“你们还是赶快回房间好好洗洗吧,记得把衣服鞋袜也洗了。另外,记得去给老人们打个招呼,他们也挺挂念你们的。”

  “是,校长。”孩子们说着,纷纷向楼梯跑去。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