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艺纵横

社会之巅(九十五)

作者:杨德宇 发布时间:2017-07-13 11:12:15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辛昕同学把报告写好以后,征求了同学们的意见,得到了同学们的一致赞同,同学们认为,报告写得非常到位,最后,所有同学都在报告上郑重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第二天五十名同学,上班的不上班的全部一起来到了养殖场。“同学们怎么都来了,不是给你们分班了吗?”见同学们走下大电客,陈进迎上去说。

  “陈场长,我们一起起草了一份报告,想递给陈场长。”辛昕同学说。

  “报告?好啊,走,同学们,到会议室去。”

  在场会议室,辛昕代表同学们郑重地向养殖场递交了他们的报告。“陈场长同志,这是我们五十名同学给养殖场党委和场长的报告,请您过目。”

  陈进接过报告说:“好,同学们,请坐。同学们说说,你们的报告主要有那些内容?”

  辛昕说:“陈场长,我们的报告主要是建议我们养殖场增加养殖种类。”

  陈进点点头,说:“增加养殖种类?嗯,不错。”

  “您同意了?您同意增加养殖种类了?”辛昕及所有同学都有些激动了。

  陈场长说:“当然同意了。几个月前,戴教授就提出建议,建议我们养殖场增加养殖品种,比如鸵鸟啊,梅花鹿啊等等。但由于养殖场刚刚搬迁不久,各种事情千头万绪,需要我们去理顺,所以这事就暂时放下了。现在,既然同学们又提了出来,而且养殖场的各项工作也已经基本上步入了正轨,我看这事我们现在完全可以向市委市府报告一下了。如果获得批准,这些工作我们就可以开展起来了。”

  “太好了。”同学们鼓起掌来。

  陈进说:“我不知道你们报告里面写的是什么内容,都有些什么呀,你们说说。”

  辛昕说:“我们也是建议增加饲养梅花鹿鸵鸟什么的,除此之外,我们还建议搞一下特种养殖,比如说养蛇,另外,我们还建议进行蝇蛆和黄粉虫之类的辅助养殖。”

  “特种养殖,辅助养殖,这些我们以前倒还真没有考虑过。同学们,还是你们想的全面周到啊。有你们这些年轻大学生的热情和激情,我们养殖场想不获得大发展都难啊。”陈进说。

  “陈场长,您年纪好像也不大吧?”迟兰说。

  “不大?我都二十八了。”

  同学们笑了,“二十八就算大呀?也大不了我们几岁嘛。”

  “好,同学们,让我们共同努力,为我们村城养殖业的发展壮大做出我们的贡献吧。”

  接到同学们的报告以后,养殖场党委召开了一次专门会议,研究同学们的报告。与会者认为,同学们的报告非常全面具体,也具有可操作性,会议决定,以养殖场党委的名义,向市委市府呈送同学们的报告。

  村城市委市府接到养殖场的报告,非常重视,接到报告的当天,市委市府就召开了联席会议。会议一致同意并批准了同学们的报告。会议对同学们的报告给予了充分的肯定,指出,同学们走进养殖场的第一天,就递交了这份报告,充分说明了同学们的主人翁意识和责任意识是何等的强烈,同学们不愧为共产主义的一代新人。会议指出,特种养殖可以搞,但必须要研究出一套完善的方案,制定严格的制度和管理规范,请专家现场指导。特种养殖必须要慎之又慎,确保万无一失,这是一条重要原则。会议决定,在养殖场西面重新划出两百亩土地,建设梅花鹿和鸵鸟的养殖圈舍,同时,在阳坡湾林场用不锈钢网,圈围两个一千亩的林地,分别作为鸵鸟和梅花鹿的散放基地。此项工作首先在阳坡湾养殖场进行,待阳坡湾养殖场取得成功以后,再在东岗养殖场推广。

  第一天上班,同学们都会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新鲜感,也许,这种新鲜感会让他们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吧。同学们第一天上班,陈场长并没有给他们指派什么具体的工作,而是让他们跟着师傅们继续熟悉养殖场的工作环境状况,熟悉养殖场的各项工作流程。

  养殖场工作的一项重要制度或原则,是“明确分工,分而不死,分工合作,相互支援,相互配合”。如果哪件事情或哪个方向暂时忙不过来,别的岗位的同志会自动伸出援手。正是由于这项制度或原则,使得整个养殖场的工作显得井井有条又轻松愉快,养殖场内气氛融洽,充满了生机与活力。

  给草料切割机提供草料的自动机器人的机械抓手,连续抓获了几次抓不到草料,直急的它呜呜的报起警来。接到报警,辛昕和几名同学马上赶了过去,但他们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该怎么处理。幸好,陈进也很快赶了过来。

  “没事。它这是因为连续抓获几次抓不到草料才报警的。”机器人在一个大草垛上取草,草垛四周好取的都被它取走了,到了中间因为压的太紧,机器人便无能为力了。当然,它也可以把草垛推到,但它是不敢如此蛮干的,所以就只能是呜呜的报警了。

  陈进从车库里开过叉车,叉车伸展其长长的手臂,把草垛从十几米的高处叉翻了下来。机器人重又恢复了正常的工作。

  “太奇妙了。”尹度忍不住赞叹道。

  陈进说:“这些输送草料的机器人作用可大了。输送草料是一项重体力活,有了机器人,工人们的劳动强度便大大减轻了。这机器人虽说不是人,却有着人一样的头脑和灵敏性。每天,它们会按时自动从车库走出来,自动寻找并进行草料输送作业。草料切割机如果接到切割完成的指令,它会在自动停止工作的同时,发出工作完成的指令,草料输送机器人接到指令,它会回到车库电源插座的位置,准确地伸出插头,接通电源自动充电。充电完毕,机器人会自动拔出插头,直到下一个工作时间重新开始工作。”

  辛昕说:“这草料输送机器人会经常报警吗?”

  “今天的这种情况并不多见,在机器人作业几个月以来这是第二次。上一次报警,是因为它作业的库房里的草料用完了。机器人如果出了某些故障,比如说手臂的螺丝掉了,或者某个电子元器件出了故障,它也会报警,但是这种情况目前还没有发生。”陈进说。

  同学们告别了陈场长,继续开始他们熟悉业务和向师傅们学习的过程。

  第二天,阳坡湾养殖场梅花鹿和鸵鸟园扩建工程开始动工,扩建工程没有拆掉原有的围墙,工人们只是在围墙上打开了一条通道。围墙西面的土地,原本是要用来取土抬高养殖场地基的,最后没有在这里取土,就是因为当时考虑到养殖场发展的需要,特意为养殖场扩大养殖规模而预留的。在梅花鹿和鸵鸟圈舍开始建设的同时,在阳坡湾林场的两个千亩不锈钢围场散放基地也开工建设,但由于建设范围内有一片树林树苗太小,建设者临时决定缩小了围场空间,待几年以后树林长大,再行扩大。

  陈进正准备离开办公室,东岗养殖场场长顾超走了进来。“哎呀,陈进老弟,您可真是难找啊。”

  “顾场长,哪阵风把您给吹来了?啊,对了,我们不是说好了不互相串门的吗。您来到我们场,消毒了没有?”他们提出两个养殖场工作人员互不串门,主要是为了防止万一有情况,疾病在两个养殖场之间互相传播。以防万一嘛。

  “不就是过消毒池吗?这点自觉性我还是有的。再说了,你难道就对我们那儿的卫生防疫工作那么的不放心吗。你就放心吧。”

  “可是放心不放心是要看结果的。俗话说得好,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了怎么办。”

  “不会的,不会的。放心吧。”

  “我相信你。顾场长,喝点什么?”

  “随便,来瓶饮料就行。”

  陈进打开冰箱,从里面取出一瓶果汁饮料递给了顾场长。“您来不知有何指示啊?”

  “没事我就不能来走走看看啊。您还真把我当冤家了。”

  “说实在的,如果不是从卫生防疫的角度,我是非常喜欢您能常来我们这里参观指导工作的。”

  “陈场长,老哥我是从心眼里佩服您啊。说实在的,论年龄,论资历,我都比您老,但是我不得不承认,您的工作做得出色,做得好。”

  “顾场长,您这样说,简直是折煞我了。”

  “我这可不是阿谀奉承。您看,您提出建设花园式养殖场的理念,为了安全起见,您提出加砌围墙的建议,您还提出给猪放风的设想,现在你们又提出增加养殖种类的主张,本来嘛,我们也有这样的想法,但你们还是走在了我们的前列。”

  “顾场长,您太客气了,这许多的建议和主张,都是同志们提出来的,可不是我个人的什么功劳啊。您看,你们提出了在水库增加网箱种植的设想,为了减轻工人们的劳动强度,您又提出建设翻坝缆车的主张,这一次,我们不过只是走在了前面一点罢了。”

  “好啊。陈场长同志,还是年轻好啊,年轻有为啊。”

  “顾场长,您这话不对啊,您可不老啊。”

  “快五十岁的人啰,再有几年就该退休啰。”

  “不对不对,四十五十可正是做事的年龄啊。要是多少年以前,许多六七十岁的人还在劳动呢。”

  “您说的也对,毕竟我还不老嘛。”两人都笑了。

  陈进说:“顾场长,我看这样,以后您有什么好的点子办法措施,就电话告诉我一声,如果我有也一样,您看怎么样?”

  “好啊,我也是这个意思。共产主义嘛,没有竞争,只有创新,没有封锁,只有合作。”

  “说的好啊。顾场长同志,要是没有什么事的话,我要出去一下了。哦,对了,我们场雷畅同志看到我们的田埂上长满了青草,觉得浪费了可惜,他提出了一个设想,说看能不能找研究院设计一种可以在田埂上割草的割草机,所以我想去研究院跑一趟。”

  “好哇,田埂上以及河堤上包括林场的青草,种类繁多,许多青草还有药用成分呢,用这些青草喂牛羊,绝对是一件好事,如果不管不顾任其疯长,还会给人们带来诸多不便。只是,你们定做割草机的时候,别忘了多做几台。”

  “那是当然,就这么说定了,到时候,我有多少台,你们就有多少台。”

  两位场长说着,两双手又握到了一起。

  村城科研院院长办公室在大楼五楼,陈进来到院长办公室门口,用手轻轻敲了敲办公室的大门,“请进。”

  陈进推门走了进去,他的脸上,挂满了汗珠。“您好,时院长。”

  “您好。请坐。”时院长迎起身说。

  “谢谢。时院长,不好意思,冒昧地打扰了。我是阳坡湾养殖场的陈进,有一件事我想请你们给帮帮忙。”

  “不用客气,喝点什么?”时天惠院长说着,向冰箱走了过去。

  “不用,时院长。”

  “客气什么。这么热的天,多喝点水是必要的。”时院长打开冰箱,取出一瓶果汁饮料递给陈场长。

  “谢谢。”

  他们一起在沙发上坐下。时院长说:“陈场长,我知道您。养殖场可是关系到市民的餐桌啊。所以,养殖场的事都是大事。陈场长,您有什么事请讲。”

  陈进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了一遍后说:“时院长,不好意思,一有事就找到您这儿来了。”

  “可不是这样说的。为工农业生产服务,是我们工作的一项重要内容,您能来找我们,是对我们的信任,也是我们的荣幸啊。您稍等一下,我马上给您找人来。”时院长说着,拨通了一个电话,“唐小华吗?我时天惠,你能马上到我这里来一下吗?”

  “好的。”电话里唐小华回答。

  “唐小华,是一个女孩吗?”

  “是啊,您认识?”

  “她和我们是拼友呢。”

  “是吗?您知道吧,唐小华可是华大工程机械专业研究生毕业的高材生呢。”

  不一会儿功夫,唐小华敲门走了进来。“时院长,您找我?”

  “不是我找你,是陈场长找你。”

  “陈进哥,你怎么来了,你找我什么事?”

  “我想请你给我们设计一种可以在田埂上割草的割草机。”

  “这样把,你有什么具体的要求,到我的办公室去说。”

  唐小华接受了任务,不敢怠慢,为了搞好设计,唐小华又是跑现场,又是找资料的,仅用一天的时间就设计出了图纸。图纸送到村城机械厂的第二天,工人们便造出了一台割草机样机。

  这天上午,雷畅开动清扫车刚清扫完场院,村城机械厂的师傅们和唐小华一起,主动地把割草机样机送到了养殖场。

  “工人师傅同志们,该怎么感谢你们呢,你们给我们做好了机器,还要亲自给我们送过来,你们通知一声,我们去取嘛。”雷畅说。

  工人师傅说:“我们送过来是应该的。”

  这是一种蓄电池驱动的割草机。以前的割草机大多是四个轮子的,但如果田埂割草机也设计成四个轮子,时间一长,势必会压坏土质的田埂,因此唐小华特意作了改进,她把前后由钢条做成的金属轮都设计成与田埂差不多宽的一个整体,后轮因为转动轴的缘故,原本打算在中间留下一个很小的间隙的,但最后她还是把传动改在了侧面。这样设计的特点是轮子的接触面大,不至于把田埂压坏。

  雷畅和工人师傅一起把割草机开到田埂上。田埂上,长满了一尺来长的青草,田埂大约在两尺的宽度,割草机比田埂稍窄一些。割草机看起来体积很大,但由于材料大多采用的是一种质量较轻的合金,所以割草机总重并不大,不过也就是几十斤的样子。雷畅坐上驾驶位,在工人师傅的指导下,他首先启动割草装置,然后按下推进电钮,割草机便开动起来。只见田埂上一尺来高的青草,在割草装置的切割下纷纷倒下,通过传动装置,送到驾驶台后面的车斗里。割草机走过的田埂上,只剩下整齐的草茎。不过十几分钟的功夫,几百米长的一条田埂便被割的干干净净。

  “成功了。”唐小华和工人师傅们欢呼起来。

  后来,机械厂的工人师傅们又造了三台。这样两个养殖场便各有了两台这样的割草机。有了这割草机,村城田埂上疯长的野草再也不会成为一种麻烦和累赘,而是一种资源。

  阳坡湾养殖场两百多亩的梅花鹿和鸵鸟园圈舍以及散放基地,经过工人师傅们一个月的精心施工建设相继建设完成。同时在养殖场西部围墙处,还建设了封闭式的蛇类养殖区,为了蛇类越冬,养殖场还修建了地下养蛇区。在梅花鹿和鸵鸟圈舍上方,则建成了蝇蛆和黄粉虫养殖区。这些场地建设完成以后,从外地调配的梅花鹿和鸵鸟,各种蛇类以及蝇蛆和黄粉虫等优质种源,先后运到了养殖场。为了帮助村城养殖场尽快掌握养殖技术,各地在调出种源的同时,还派出了指导专家,他们将悉心帮助村城养殖场掌握各项养殖技术。

  阳坡湾养殖场增养计划,就这样在同学们的推动下,轰轰烈烈地开展了起来。一年以后,村城市委市府批准了东岗养殖场的增养计划。

  几年以后,阳坡湾养殖场的梅花鹿数量达到近万头,鸵鸟也达到一万多只,鸵鸟和梅花鹿在千亩的散放基地快乐地奔跑,幸福地生活着。

  几年以后,阳坡湾养殖场的猪牛羊鸡鸭鹅等也逐步达到了最大养殖规模,村城的养殖,不光满足了村城人民的生活需要,每年还可向县城省城甚至北京上调大量的肉禽蛋等产品。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