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艺纵横

社会之巅(四十六)

作者:杨德宇 发布时间:2017-05-19 08:28:35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这天,第四养老院迎来了一位叫金剑影的老人,老人已经七十有六,早已过了住养老院的年龄,但他一直不愿住养老院,而是和儿子们住在一起。起初他是和大儿子住在一起,因为受不了老人整日神神叨叨,他又搬到了二儿子家,没几天,二儿子同样受不了,他们只能向政府求助。给老人单独要一套房子,他们又不放心,于是,老人才被送到了养老院。这才有了养老院开院仅两个月以后,又有老人送进养老院的情节。

  老人的儿子们为什么受不了老人的神神叨叨呢,这还得从他们家的过去说起。由于种种原因,金家在那个特别的时期,积攒了何止亿万的家产,自此,金家便成为了省城乃至全中国有名的富户。在中共中央做出用三到五年的时间在中国实现共产主义的决定以后,老人曾经产生了举家移民国外的想法,但因遭到了全家人的强烈反对而只好作罢。让他们举家移民村城,这也成为了老人心中的痛,尤其共产主义的实行,使他们家一夜之间变成“一无所有”,因此在老人的心里,产生了非常强烈的抵触情绪,在他看来,“共产主义是抢劫”,“共产主义是劫富济贫”,“共产主义让我一夜之间变成了一文不名的穷人”,“中国根本就没有资格率先在全世界进入共产主义”。对于老人对共产主义革命这种强烈的抵触情绪,他的亲朋尤其儿孙们不知和他讲了多少道理,但是老人是丝毫也听不进去的。

  儿孙们实在是受不了老人的这种情绪,只好求助政府,希望让老人住进养老院,希望这种环境的改变,能够化解老人心中的死结,使他心情能够变得开朗起来,笑对人生。

  针对老人的情况,养老院特意安排卞荣洋老人和他住在一起。卞荣洋老人年长于金剑影老人,虽已年近八十,但身体硬朗,耳聪目明,重要的是,卞荣洋老人任过大队和镇里的领导人,有着丰富的做政治思想工作的经验。对于养老院的安排,卞荣洋老人是非常乐意的,他喜欢这项工作,喜欢做人的工作,虽说这是一项艰苦细致的工作,但无疑也是一项非常有意义的工作。如果通过自己深入细致的努力,能够改变一个人的态度,改变一个人的思想观念,岂不快哉。金剑影老人在儿孙和养老院领导陪同下进来的时候,卞老正在整理房间。见金老一行人在养老院领导陪同下进来,卞老主动与他们打着招呼道:“你们好啊。”

  “老人家,您老好啊。我们的父亲以后就拜托您多多关照了。”老人的大儿子金晓华说。

  “老人家,给您老添麻烦了。”老人的二儿子也说。

  “你们不用客气,这是应该的。”

  金老的几个小孙子也热情地喊道:“老爷爷好。”

  “你们好啊,孩子们。”

  杨院长说:“卞老,这位金老就不用我介绍了吧,以后金老就和您住一起了,你们就互相多多关照一下吧。”

  “没问题,放心吧,杨院长。”

  卞老又主动与金剑影老人打着招呼道:“你好啊,老金同志,欢迎你啊。”

  “您好。”虽说极不情愿,金老还是算对卞老的招呼作了回应。

  “我叫卞荣洋,东岗区人。”

  “金剑影,来自省城。”金剑影的回应干瘪而苦涩,依然是一副极不情愿的样子。

  金剑影老人的儿孙们帮老人放好行李,铺好床铺才离去。送走了金老的儿孙们,卞老说:“老金同志,我可听说,你可是我们这里最大的富人啊。”

  “什么富人,穷光蛋一个。”

  “哎,可不能那么说呀。富人就是富人。”

  金剑影老人摇摇头,什么也没说。

  “你知道富人意味着什么吗,那么多钱交给了国家,你们是为我们这个国家做出了较大的贡献的嘛。”

  金剑影老人依然只是摇摇头,什么也没说。

  卞老本来还想问问金老年龄等其它情况,见他这样,索性就不搭理他了。心想,我就先凉凉他再说。你不喜欢唠叨吗,我不理你,看你和谁唠叨去。果然,过不了几天,金剑影憋不住了。不过他自知理亏,对人太过冷淡,不好意思主动搭理,于是便长吁短叹起来。卞老是何等精明之人,见他如此,知他这是在自找台阶下呢。“怎么了,老哥。”

  “不敢啰,您看样子恐怕要长我几岁呢。”果然,这老怪的语气态度已大为不同。

  “我年龄也不是很大,今年才七十有九呢。”

  “您是老哥啊,我今年才七十六岁呢。”

  “要说,七十六也不小啰,用一句老话说,我们都是黄土已经埋半截的人啰。”卞老说,“我看你长吁短叹的,有什么事情不顺心的?”

  “老哥,我压根就不愿进这鬼地方哦。”

  “哎,老弟,我干脆就喊你老弟吧,我就把你当弟弟一样如何?”

  “好,好,您就是我的老哥哥了。”

  “老弟呀,恕我直言,你的说法有问题呢。这里怎么是鬼地方呢,这可是人间天堂呢。”

  “人间天堂,人间地狱吧。”

  卞老没有想到,金剑影口中居然会冒出这样极端偏激的语言。但他仍然压着性子。“这话可不能随便乱说呀,养老院给我们这么好的居住条件,为我们提供了一日三餐,我们吃完了碗筷一扔啥也不用管,病了有医生护士侍候着,你说,这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地狱啊。”

  “对不起,说地狱也许过了。可天堂也算不上啊。有钱不也一样能过上这样的日子吗。”

  “你这话说得非常好,我愿听。有钱不过也就是过上这样的日子嘛。换句话说,这样的日子就是有钱人过的日子嘛,还能怎么样呢?再说,你现在有钱,你就能够保障说,你明天一定也会有钱吗?即便你能够保障,你又能保障你的子子孙孙都会有钱吗?你保障不了。而共产主义却是千秋万代的事情,是可以保障千秋万代永远过上衣食无忧的日子的事情。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呢。”卞老停顿了一下,接着说,“我看你呀,心情应该豁达一些才是啊。”

  “我心情怎么豁达,我们家辛辛苦苦挣来的巨量财富,说没了就没了,我怎么豁达。”

  “好了,我们不争论这个问题了,但你需要好好想想我刚才说的话。”卞老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水,依然平静地说,“老弟呀,我们人生一世为的什么呀,撇开繁衍子孙不说,不就是为了吃穿住吗?现在,党和国家把我们的生活安排的如此美满,啥心也不用我们操,啥事也不用我们做,这是多好的社会呀,天底下上哪里找啊,你怎么就转不过弯来呢。”

  见金剑影一言不发,卞老又说:“中国进入共产主义以后,从此就没有了穷困,没有了饥饿,没有了苦难,这是多好的事情啊,我想,你大概不会喜欢看到有人穷困潦倒吧。”

  “当然……”

  “这就对了嘛。我们的思想应该开朗一些,大度一些,千万不要钻牛角尖。毛主席他老人家说,‘太平世界,环球同此凉热’,又说,‘我最见不得老百姓受苦’。这是何等的胸襟,何等的情怀啊。一千多年前,范仲淹在《岳阳楼记》中尚且写下了‘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这样忧国忧民的词句,我们作为后人,有什么理由一定要站在自我的角度看问题呢,何必要自陷泥潭而不能自拔呢。这其中的道理,你还是好好想想吧。”

  广播里,传来了午餐播报,“各位老同志,现在是午餐时间,请老同志们到食堂就餐。”

  “老弟呀,走,我们吃饭去。”

  葛宏和夫人金晓芸走下飞机,在机场办证大厅办好了临时身份信用卡。这种临时身份卡当然是需要交钱的。持卡人可以根据自己在中国逗留的时间,行程,购物等需要交付费用。凭此卡,华侨,国际友人、游客等可以在中国境内乘车坐飞机住宾馆酒店招待所,到专门的商场或者物场购物,也可以到中国任何一处公共食堂就餐。

  葛宏和夫人坐上了一辆出租车,这是一种专门服务华侨和国际友人的车辆。司机请他们出示身份卡,葛宏掏出自己的临时身份卡,递给司机,司机把临时身份卡贴过刷卡机后递给葛宏,汽车喇叭里立即传出了甜美的声音,“欢迎您乘坐本出租车,请系好安全带,祝您旅途愉快。”

  “先生,请问您去哪里?”

  “去村城。”

  “好的。”

  葛宏老家原本就是村城地界龙湾镇,大学毕业到美国留学,与同到美国留学的金晓芸相识并结为夫妻,自此他们留在了美国,后来,葛宏的父母家人也全都移民去了美国。巧的是,此次中国共产主义改造,大城市瘦身,他的岳父母一家人也移民来到了村城。

  早就想回来看看了,但由于事务繁忙,一直也抽不出时间。这次要不是内弟打电话催他们回来,他们恐怕还是难以成行的。祖国就要全面进入共产主义了,作为海外华人,他们由衷地为祖国感到高兴,感到骄傲与自豪。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经过近200年的奋斗,终于走上了人类社会发展的顶峰——共产主义社会,这该是多么了不起的伟大成就啊。这项引领世界的成就,顿时让中国成为了世界瞩目的中心,成为了世界人民心目中的圣地。这世界上还有什么比这更伟大更了不起的事情么?没有,完全没有。葛宏真的很后悔,当初为什么就要离开祖国,为什么要去做一个美国人。当然,后悔的绝不止他们,在与海外华人的交谈中,许多人都流露了和他同样的想法。是的,他可以申请回国,可是自己为祖国做了什么呢,在自己正值为祖国出力的时候,自己选择了离开,现在自己又有什么资格和脸面要求回来,和祖国人民争幸福。

  汽车很快驶上了高速公路。这是一条省县高速公路。虽然不是国道,但它的建设标准一点也不比国道差,一样的宽阔平坦笔直,一样的中间建有宽阔的绿化隔离带,一样的立体交叉。公路上,行驶的汽车并不多,红旗牌小轿车悄无声息地飞驰着,公路中间的隔离带和两边的绿化带飞快地向后跑去。莽莽的原野上,过去密集而凌乱的村镇不见了,映入他们的眼帘的是一排排整齐的树木,一片片开阔广袤的农田和一座座崭新的现代化城市。几年没有回来,祖国的变化可真大啊。他们真想立刻飞到村城,目睹中国第一个进入共产主义的农村城市的风貌。

  “师傅,能否再快一点?”

  “不行啊,先生,现在已经是一百公里的极速了。”

  “怎么这不是高速公路吗?”

  “当然是了。您可能不知道吧,为了行车安全,现在国内高速公路最高时速都限定在一百公里以内。现在中国即将全面进入共产主义了,再也不会有人去赶时超速了。自从有了限速等措施以后,中国的交通安全事故已经基本杜绝了,这是中国人民的福气啊。”

  “是啊,是啊。小师傅,您就按规矩开吧。”

  经过不到一个小时的行程,村城到了。“葛宏,没想到,村城居然这么美,就是省城北京上海那样的大城市又能怎么样。”金晓芸感概道。

  小轿车来到了第四养老院的大门口,门岗拦住了他们,“同志,请问你们找谁?”

  葛宏说:“师傅,我们就在这儿下车吧。”

  司机帮他们从后备箱里拿下行李,“谢谢您小师傅。”

  “不用客气。再见了。”

  “再见。”

  金晓芸说:“同志,我们找一个叫金剑影的老人。”

  “您稍等。”

  工作人员走进门房,在电脑上敲了几下,电脑里很快显示出了老人所住的楼房楼层和门号。工作人员走出门房说:“金剑影老人是吧,他来这里时间不长,才一个多星期的样子,他住在五栋二楼213房间。我带你们去吧。”工作人员说着,拉起他们的皮箱就走。

  “谢谢您了。”

  “不用谢。应该的。”看到皮箱上的标记,工作人员问道,“你们是从美国回来的?你们是美国华侨?”

  “是的,金剑影老人是我的父亲。”金晓芸见工作人员的胸牌上的名字说,“你叫臧超凡。”

  “是的,女士。”

  “你这名字可不俗啊。”

  “名字嘛,爹妈取的,也就是一个符号,有什么俗不俗的。”

  转眼之间,他们来到了五栋楼下,“叔叔阿姨,你们要找的老人就住在楼上,不过现在正是开饭时间,他们不一定在家。”

  “我们先上去看看吧。”金晓芸说。

  他们乘电梯上到二楼,老人果然不在。“他们一定去食堂吃饭了。要不这样吧,你们放下行李,先到食堂吃完饭再来。”臧超凡说。

  “不用了,我们就在这儿等一会。谢谢你了臧超凡同志。”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