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艺纵横

社会之巅(四十五)

作者:杨德宇 发布时间:2017-05-18 15:12:54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村城有十几位智障人士和精神类患者,都被安排在第四养老院十号楼。在这里,他们能够和老人们一样,得到细心的呵护与照顾。这些智障人士和精神类患者的患病程度各有所不同,有的病重一些,有的则相对较轻。

  翟宽今年七十不到,按理是不能住养老院的。但由于儿子的原因,他住进了养老院。他真后悔啊,当初,没有听从医生的劝告,他太希望有个孩子了,所以,抱着侥幸的心理,生下了儿子,谁知结果偏偏还是和他母亲一样。以前,他就靠政府和社会上好心人的资助,与他智障的儿子相依为命。老人有严重的哮喘,但也不得不拖着病体,为儿子的一日三餐操劳。曾经,他是多么的担心啊,自己快七十了,身体又不好,还能活多少年啊。如果儿子死在前面还好,如果自己先走了,儿子的后半生谁管啊。感谢共产党,感谢共产主义,现在好了,他和儿子住进了养老院,他再也不用担心了,再也不用为儿子的生活起居一日三餐操劳了,养老院的工作人员做了他该做的一切。即便他在那一天晚上,一口气上不来,也可以放心地走了。初来养老院的好长一段时间,他一直是在感动与落泪中度过的。他做梦都没有想到,他会赶上这美好的时代。

  “冠儿,陪爹回去吧。”

  “爹,你回去吧。我还要玩儿。”

  “你可别闹事啊。”

  “知道了,像个婆婆。”

  亭子里,有许多玩伴儿在那儿呢,风儿也在那里。风儿也是一位智障儿。来养老院的这些日子,冠儿已经喜欢上了风儿了。这些天,只要有时间,他总会找机会接近风儿。“风儿。”

  “干什么?”

  “我喜欢你。”风儿不好意思地笑了。

  “我还要跟你结婚。”风儿点点头。

  “我要结婚啰,我要结婚啰。”冠儿一边跑着,一边嚷嚷着。

  在靠近十号楼旁边,许多老人坐在那儿聊天呢,老人们的旁边,也坐着许多智障人士。周婧和华光向他们走了过去。

  “各位爷爷奶奶,你们好。”周婧与老人们打着招呼道。

  “周市长,您好啊。”

  周婧说:“你们在养老院生活的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不方便的?如果你们有什么意见和建议,有什么要求,随时可以提出来,我们一定尽量满足大家。”

  “还能有什么意见啊,在这样的社会,还能有谁会不满意呢。”老人们回答。

  “他们在这里怎么样啊?”周婧指那些智障人士。

  “他们也都挺好的。虽说他们有些智力缺陷,但人都非常的善良。”一位老人说。

  “我认识你,你是市长。”一位年纪较大的智障人士说。

  “我也认识你。”一位年纪较轻的也说。

  “你们好。你们住在这里好不好啊。”

  “好,可好啦。我们和这些老爷爷老奶奶在一起,可好玩了。”

  这时,养老院院长杨倩和副院长刘娟走了过来,“周市长,您好,您怎么来了,要不上办公室去坐坐吧。”

  “不用了。我和华光来看望爷爷奶奶,顺便来看看老人们。”

  冠儿来到市长面前说:“市长,我要结婚。”

  “你要结婚?跟谁结婚?”周婧笑着说。

  冠儿指着风儿说:“和她,风儿。”

  “冠儿,别瞎胡闹了。”杨院长说。

  “我没有瞎胡闹,我要结婚。”冠儿显得一本正经。

  “你想结婚?”

  “当然想结婚。”

  刘娟说:“他们能结婚吗?”

  华光说:“有什么不能,我看能。”

  “我看也可以。”周婧说。

  周婧来到风儿的面前说:“你是风儿?”风儿点点头。“你愿意和冠儿结婚吗?”风儿又点点头,羞涩地笑了。周婧转向两位院长说:“我看可以同意他们结婚,这件事你们就帮着办一下吧。”

  “我要结婚啰,市长同意啰。”冠儿一边喊着,一边向家里跑去。

  刘院长说:“如果他们有孩子怎么办?”

  周婧说:“在他们结婚以后,可以带他们到医院做一下绝育手术嘛。”

  “好。这件事我们会抓紧办。”杨院长说。

  冠儿回到家,进门就喊,“爹,我要结婚了,我要结婚了。”

  “你要结婚了?”

  “是,市长都同意了。”

  “真的,市长同意了?”也许是高兴,一阵剧烈的咳嗽袭来,紧接着一阵上气不接下气,老人顿时感觉都喘不过气来。

  “爹,爹,你怎么了?”冠儿大声喊道。老人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又是一阵上气不接下气。

  护士小姐听到喊声,赶紧跑了过来,“翟爷爷,您怎么了?”

  “我恐怕不行了……”

  “我爹不行了,我爹不行了。”傻儿子冲出房间,狂喊起来。

  听到喊声,医生赶来了,周市长也赶来了,许多老人也赶来了。医生用听诊器听了一会说:“赶快送医院。”为了防止老人生病,养老院是备有救护车的。工作人员迅速开过来救护车,医生护士们七手八脚地把老人抬上车。救护车鸣叫着向最近的医院驶去。

  “爹,你上哪里呀。”冠儿发现爹爹走了,跟着汽车跑了起来。

  工作人员赶紧上前拉住他,“你爹没事,你爹一会儿就回来了,啊。”

  “一会儿就回来?”

  “是的。”

  “你说这老翟,怎么刚过上几天的好日子,身体说垮一下就垮了呢。”有老人议论道。

  “他的身体一直就不行。这些年,也许就是担心儿子的这个信念在支撑着他,现在儿子不用担心了,他的精神也就放松下来了。”

  “不知他能不能挺过这一关啊。”

  周婧说:“杨院长,我们一起上医院去看看吧。”

  “好的。我去开车过来。”

  “我去吧。”刘院长说。

  “杨院长,我们也去医院看看吧。”一位老人说。

  “也行,不要去太多了,你们去几位代表一下吧。”

  医院里,医生们为老人做了各种抢救,但由于老人不光有严重的哮喘,还有严重的心力衰竭,老人仍然处于病危之中。杨院长他们赶到时,老人已处于昏迷状态。“老翟,老翟。”老人们呼喊道。

  “爹,爹,你怎么了。”也许是听到了儿子的呼唤,老人居然慢慢地睁开了眼睛,他是想最后看儿子一眼啊,但老人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了。

  杨院长走到老人的跟前,俯下身说:“翟老,您就放心吧,冠儿我们会照顾好的。”老人的眼角,一滴眼泪滚落了下来,那是感激和幸福的泪水。监视仪上,曲线变成了直线,老人已经停止了呼吸。

  冠儿也许已经知道爸爸走了,他伏在老人的身上使劲地喊着。在场的人们也都忍不住落下泪来。翟老是养老院去世的第一位老人,养老院为老人举行了简朴的追悼会。然后根据规定,把老人的骨灰撒在了田野里。之后不久,养老院为冠儿和风儿举行了一个简单的婚礼。

  上午在养老院见到黎平,林丰突然有了一种心动的感觉,他蓦然发现,他对她有一种发自内心的爱慕之情,黎平就是他心目中的女神。她那双充满自信的迷人的大眼睛,秀气的鹅蛋型脸庞,白皙的皮肤,高挑的身材,动人的曲线,还有甜美的声音,让他久久不能忘怀。那种感觉,是他接触到其她女孩所没有的。其实,在他的生活圈子里,女孩也都挺聪明漂亮的,但他与她们就没有这种感觉,这种一见钟情,一见如故的感觉。也许,这就是缘分吧。当天晚上,林丰通过周婧,弄到了黎平的电话,他拨通了黎平的电话。

  “您好,是黎主任吗?”

  “您是?”

  “我是林丰,我们上午在养老院见过的。”

  “您好,有什么事吗?”

  “我们能见个面吗?”

  “当然可以。”

  “我在党政大楼前等您。”

  “好的,一会儿见。”

  “一会儿见。”

  其实这些年来,追黎平的人是很多的,大学的时候,众多的追求者都被她一一拒绝了。回到家乡以后,她忙于自学,她发誓,一定要通过自学,弥补仅仅因差了几分而没有考取的华大建筑学硕士研究生的学习机会,获取建筑学硕士学位证书。她成功了,通过自学,她最终获得了华大建筑学硕士学位证书。两年多的时间里,她更是把全部身心都投入到了村城的建设之中,根本顾不得考虑个人问题。上午见到林丰,她也同样有一种心动的感觉。排除父母的因素,黎平也觉得林丰确实挺招人喜欢的。刚才接到林丰的电话,既是意料之外,也在意料之中。说它意料之外,没想到他会这么快,就给她打来电话,说它意料之中,她相信他会和她联系的,她有这种感觉,也有这种自信。

  黎平到达党政大楼时,林丰其实早已等候在那里了。此时的大街上,行人已经很少了,饭后锻炼的人们,大多早已回到各自幸福温馨的家里。黎平晚上并没有穿上午穿的那件红色圆领衫,而是换了另一件红色长袖纯棉上衣。看得出,黎平是非常喜欢红色的。这也难怪,红色是革命的颜色,又是喜庆的颜色,红色也因此受到许多青年人的青睐。“您好,黎平同志。”

  “您好。让你久等了。”

  “没有。您这件衣服真好看。”

  “是吗,只是衣服好看?”黎平笑了,“我们走一下吧。”

  “好啊。”他们沿着科研大道向西走去。“我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华大计算机研究生毕业。”

  “您可比我强啊,我因为差了两分,没能上研究生。”

  “您这么说,我可惭愧死了。您做出了巨大的成绩,我没有。”

  “怎么会没有呢,我们这几年谁没有为村城,为我们的共产主义改造做出巨大的贡献?”

  “上午在养老院,我一见到您,我就非常喜欢您。”

  “是吗。我们以前也见过面吧,您就没有什么感觉?”

  “不不。”林丰自知失语,“当然不是。只是,村城这几年建设……”

  “我能理解。这几年村城建设,谁不是把自己的个人问题深深地埋藏在心底。”黎平笑了。

  他们沿着向阳西路向南走去。

  “刚才,我还担心您不来了呢。”

  “是吗,为什么?”

  “也许,在您面前我多少还是有些不自信吧。您各方面可要比我出色得多。”

  “你是说,我们身份有些差异是吧?都什么时代了,您怎么还抱有这种陈旧的等级观念。您看,周市长和华局长他们不是挺好的吗。”

  “我知道,我不应该有这种认识。我们共产主义的新人,应该追求的是两情相悦,情趣相投,意气相合。可我……”

  “告诉你吧,我可没有那种陈腐的观念。只要你人好就行。”

  “谢谢您,太谢谢您了。”

  傻帽,我是不是也要谢谢你呀。黎平在心里这么说。“我们说话不要老是您啊您的好吗,这样听着挺别扭的。”

  “对对对。说实在的,今天上午我一见到您,我就有一种非常仰慕的感觉,我太喜欢您了。我觉得,您就是我这辈子要找的人。我求您嫁给我,我向毛主席他老人家保证,我会一辈子对您好的。我保证。”

  “你怎么还您啊您的。”

  “您能答应我吗?”

  黎平并没有说话,她用手挽住了林丰的胳膊,黎平用行动表明了态度。林丰顿时觉得一股电流袭遍全身。“亲爱的,您答应我了?”

  “你真傻还是假傻。”黎平娇声地说,“不过,有一点,我可还是要考验你的。”

  “是,我一定接受您的考验。”

  前面一间咖啡茶馆仍然灯火通明,林丰和黎平走了进去。这天晚上,他们谈的很晚,当然也很快乐。

  第二天,林丰邀黎平游览枫霞山森林公园,他们荡舟南湖,他们谈理想,谈爱情,谈共产主义,只是偶尔,林丰仍会表现出一些自卑,他总觉得黎平比自己强得多。然而黎平的豁达,最终打消了他的顾虑。通过一天的交往,林丰似乎发现了黎平的另一面,温柔体贴,情操高尚,心地善良,内心世界丰富多彩,他对她更加喜爱了。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