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艺纵横

毛泽东所评大字本《智囊》的来历

作者:苏成爱 发布时间:2017-05-17 22:13:42 来源:人民网 字体:   |    |  

  [ 摘要]毛泽东晚年喜读《智囊》,并留下珍贵批语。毛泽东批注大字本《智囊》,是章士钊通过其女章含之赠送的。据该书所钤“晚翠楼图书记”印章考证,其更早的主人并非章士钊,而是日本明治时期日本人仙石政固。

  [关键词 ]毛泽东;《智囊》;章士钊;晚翠楼

  《智囊》是明代冯梦龙编纂的一部历史智慧故事集。毛泽东晚年喜读《智囊》,他收藏和阅读的《智囊》至少有两部,均为线装本。一部放在中南海增福堂书库里,字体稍小,称之为“小字本”;一部放在中南海游泳池的会客厅里,字体稍大,被称为“大字本”。大字本《智囊》一书存有不少毛泽东的批语,弥足珍贵。

  这本大字本《智囊》,是章士钊通过其女章含之送给毛泽东的。关于送书时间,章含之本人的回忆中有“ 1963年”和 “1964年”两种说法。(参见章含之:《跨过厚厚的大红门》,文汇出版社2002年版,第 336页;章含之:《风雨情:忆父亲,忆主席,忆冠华》,上海文艺出版社 1994年版,第 84页。)送书经过是这样的: 12月 26日,毛泽东在自己 70大寿当日宴请了几位亲友,其中包括了章士钊及章含之。在宴会上毛泽东表示,将来由章含之担任自己的英文老师。次年元旦后的第一个星期日,章含之前来毛泽东处任教,同时送上了这部大字本《智囊》。

  毛泽东70大寿那一年,是 1963年。查《毛泽东年谱》“1963年12月26日”条记载:“七十岁生日。邀请章士钊、王季范、程潜、叶恭绰来中南海颐年堂作客,并请每人携带一位子女同来。毛泽东的女儿李敏、李讷,女婿孔令华,和部分身边工作人员参加了这次宴请。”(《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 5卷,中央文献出版社 2013年版,第 297页。)可见,章含之应当是在 1963年 12月 26日次年元旦后的第一个星期日,即 1964年 1月 8日,将这部大字本《智囊》送给毛泽东的。

  这部《智囊》正文首页钤有一枚方印“晚翠楼图书记”,而章士钊的藏书室并不叫“晚翠楼”。“晚翠楼”应该是此书更早主人藏书室的名称。

  (毛泽东所评《智囊》钤有“晚翠楼图书记”印鉴之页,采自中国档案出版社、鹭江出版社2003年版的《毛泽东评点〈智囊〉》)

  据《清人室名别称字号索引》,清代以“晚翠楼”作为自己的藏书室名的有朱炳清、吴霁、庄纶渭、魏纯、张鲁峰。(参见杨廷福、杨同甫编《清人室名别称字号索引》(增补本)上,上海古籍出版社2001 年版,第430 页。)以“晚翠楼”命名其文集或诗集的清人,如《晚翠楼集》的作者程元姝、《云峰晚翠楼集》的作者汪用成、《晚翠楼诗草》的作者胡柏材、《双松晚翠楼诗》的作者庄令舆、《晚翠楼集》的作者王昭熙、《晚翠楼词》的作者关榕祚等,他们的室名也可能是“晚翠楼”。近代以来,以“晚翠楼”命名其藏书室的还有陈陶遗、马子华、徐祖勋、叶身康等。

  经仔细排查,除少数藏书者的藏书印没有查到之外,在查到的藏书印中,没有发现与大字本《智囊》上藏书印相同者。

  又据章含之回忆中说,大字本《智囊》是日本版。经查,清代傅恒辑《御批历代通鉴辑览》钤有“晚翠楼图书记”“明时馆图书印”。明时馆是日本于安永八年(公元1779 年)设立的用于观测天文与制定历法的机构。另,台湾傅斯年图书馆藏有日本抄本《绍兴校定经史证类备急本草画》,钤印“晚翠楼图书记”“东方文化事业总委员会所藏图书印”。东方文化事业总委员会是日本于1926年至1945年在北京成立的机构。因此,“晚翠楼”很可能与日本有关。

  笔者查询了多种与日本藏书印有关的书籍,近来有幸在林申清编著的《日本藏书印鉴》中找到了与毛泽东所读《智囊》基本吻合的“晚翠楼图书记”印鉴,如下图所示:(林申清:《日本藏书印鉴》,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0年版,第35 页。)

  根据《日本藏书印鉴》中的介绍,“晚翠楼图书记” 印鉴的主人为仙石政固(1843—1917)。他是但马出石藩(今日本兵库县北部丰冈市出石町)末代藩主,封子爵。明治维新后废藩置县,仙石政固被封为地位仅次于日本皇族的华族,担任明治天皇侍从官、大学少监、贵族院议员。他家有“晚翠楼”藏书,部分书曾捐献给了书籍馆。仙石政固著有《晚翠楼杂录》《南宗论语考异》《仙石政固日记》等。所以,毛泽东所读大字本《智囊》当为仙石政固的故物。

  章士钊曾于1905 年春至1907 年夏在日本留学,仙石政固的《智囊》或许是在这一时期流入章氏手中。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