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艺纵横

告胡德平胡德华兄弟书——

作者:郑州李爷 发布时间:2015-04-23 20:35:16 来源:郑州李爷博客 字体:   |    |  

 

告胡德平胡德华兄弟书——同时告知各右派书

 

  1.jpg

@胡德平 、德华,二位老弟也算名门之后,老李慈悲之心本不想按住揍。然观你们兄弟近期异常活跃,和一些不知所谓的东西眉来眼去,实不忍心二位老弟越走越远,故老李慈悲之心爆发忍不住出手拉你们一把。不用谢!

  今年两会结束后,大局稳定。继去年掷地有声的抛出了三个自信,不走邪路。全国各族人民都为1号提出的“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兴奋和奋斗。至此,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不说掌控了局势,也基本占据了董事会过半的股权。有了控股权,说话多少硬气点了。可是,就硬气那么一点点,右派们就坐不住了。你们怕个啥呢?中华人民共和国是社会主义社会国家,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是党的指导思想,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控股不是很正常的事吗?不是很合情、合理、合法的事吗?就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也是以公有制为基础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公有制为基础必然是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者控股。理所当然、名正言顺。你们就那么怕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毛泽东思想的精髓是实事求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相信群众、依靠群众。毛泽东思想的宗旨就是“一切为了群众”,共产党人起家就是靠的群众,心里没鬼,怕个啥呢?

  4月13日,著名右派根据地《炎黄春秋》(炎黄春秋的所谓历史,都是当事人或其后人的日记、个人回忆录等所谓真实历史,而严谨的历史性研究,日记和个人回忆录多为孤证,仅作参考,不作为学术依据。除了季羡林老先生在日记里写出自己的心声:我这辈子没别的希望,就是想多日几个女人。还有何人在日记里和个人回忆录里如此坦蛋蛋呢?你比如《蒋介石日记》,那家伙,日记里蒋公就是千古完人还得空一格!)搞了个聚会,胡耀邦之子胡德华应邀参加并做了发言。洋洋洒洒一大篇,“忧国忧民”之情溢于言表,然被见惯了神功大师招数的@司马南 一语道破天机(见下图,前一句是老李我加的,老李既然说了这话,后面就教德平德华如何读书。)。

 

2.jpg

  不得不说,司马南之所以能够屡战屡胜,令各路各派神功大师望风而遁,令#潘仁美#不敢接招,令贺教授十分蛋疼,全靠他那一双眼睛:一下就能看穿大师们偷梁换柱的伎俩。在很多人眼里神乎其技的,在司马南眼里实则是雕虫小技。司马南这短短的几句话总结,深刻的揭示了胡德华洋洋洒洒万千言老子天下第一的本质。对照原文,观者可一目了然、头清脑醒。

  胡德华老弟开篇即发自肺腑的说道:“非常高兴能参加这个会,每次我参加所有的会都没有参加炎黄春秋的会有激情”。这真是发自肺腑的啊!基情四射,挡不住!为什么?谁都知道德华老弟口中的“杜叔叔”就是杜导正同志,杜导正是炎黄春秋社长,胡耀邦同志的忠实粉丝,在杜导正眼里,胡耀邦同志是万古完人,得空两个格。所以德华老弟每次到杜导正控制的炎黄春秋参会都比别的会有激情。老子英雄儿好汉,谁不遗余力的吹捧你老子你不喜欢他呢?在一起,基情是难免的,火花是不用碰撞的,自燃。

 

  德华老弟拿出苏共垮台的例子,并举出毛主席当年的《九评》苏共修正主义反问。正如司马南所说,其用意实质就是——苏共该垮,中共也该垮。然德华老弟又犯了你老子那个众所周知的毛病“好读书,不求甚解。好发言,不得要领。”

  刚看到这一大段(见下图),对德华老弟的无知我是很鄙夷的。然而又看到德华老弟后文自言自语到“我只上到高中”顿时就觉得对德华老弟的认知表现出鄙夷有些不厚道了。心中难免替德华老弟自辩:这是读书少,基本功差。那么老李我就教教德华老弟怎么读书,免得人家说你青出于蓝而逊于蓝——好发言,不得要领,以致贻笑大方。

3.jpg

  德华老弟,抽出你有限的时间,多读书,学习一下辩证法,辩证一下看。你看看,你这段话是不是正好说明了毛泽东洞察一切的思想?是不是正好说明了毛泽东的远见?是不是正好验证了毛泽东的伟大?毛泽东在1964年就看出了苏共的危险所在:特权阶层、脱离群众。警告并与之斗争。正是基于这个洞察力,防患于未然,毛泽东才于1966年发动了文化大革命,目的就是防资反修,确保红色江山不变质,确保千万万革命先烈换来的人民政权不旁落,确保人民当家做主,不受二茬苦,不遭二茬罪。王震说:“毛主席至少比我们远看50年。”,今年是2013年,距离1964年毛泽东的《九评》恰恰50年!在毛主席逝世37年后的今天,**的问题——特权阶层、脱离群众,不是已经和1964年的苏共大同小异了吗?这再次验证了毛泽东的伟大预见性!而当时的苏共不服,一个山沟里的马列主义者指导我们的思想工作?指导我们的政治工作?别说苏共不服,早期很多喝过洋墨水的对只在北大做过图书馆管理员的毛泽东都不服,令毛泽东多次靠边站。中共早期喝过洋墨水的不服,后果是中国革命火种差点熄灭,后来都服了,星星之火遂成燎原之势。苏共的不服,后果就是特权阶层越来越猖獗,越来越脱离群众,社会主义革命的力量源泉来自群众,苏共脱离了群众,那他能不垮台吗?苏共的垮台,再次以无可争辩的事实验证了毛泽东的伟大!那是洞察一切的伟大,是基于《矛盾论》、《实践论》伟大辩证法的。德华老弟,你老子的一大功绩就是真理标准的大讨论,得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今天中共仍然坚不可摧和苏共已经垮台的实践看——毛泽东发动的文化大革命初衷完全是正确的,过程是波折的,效果也是不错的。今后中共即使垮台,也和毛泽东没有关系了。毛泽东逝世37年了,啥事不要都往毛泽东身上推。真比毛泽东英明,中共何险之有?

  德华老弟,苏共不服毛泽东的洞察力,不听毛泽东的劝告,我行我素,以致最后严重脱离群众、集体腐化变质,苏联人民当然就不拥护了!毛泽东说过“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历史的创造者”。人民群众不拥护,那苏共垮台就是必然的了,苏共垮台也就是人民又一次创造了历史。想清了这个问题,德华老弟你就知道了后面你反问的“我就想不明白为啥不能否定?”,“苏联人民竟无一男儿”这两个问题了。毛泽东思想是一切以人民为中心的思想。否定毛泽东思想,就会造成大批的特权阶层,否定毛泽东思想就会严重脱离群众,大批的特权阶层严重脱离群众就会导致有危险的时候“无一男儿”。所以,1号首长提出“两个不能否定”的论断是实事求是的,是及时的,是伟大的,是辩证的。

  再次告诫德华老弟:要学习辩证法。

 

  为了使德华老弟能够进一步想明白为什么不能否定,老李我继续教德华老弟读书,德平老弟也要旁听。各右派大腕都可以旁听,看在德平、德华二位老弟的面子上,李爷不收费。

4.jpg

  你看,德华老弟,你这(上图)还是和上面我指出过的你老子那一套一样,“好读书,不求甚解。好发言,不得要领”。

  1号首长的两个不能否定,明确论述为“不能用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也不能用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其本质上说的是,前后两个时期都是社会主义探索和建设的伟大实践。用你们今天改开教的话说“改革允许犯错误”,实质就是探索和实践允许犯错误。事实上纵观世界各国历史,探索和实践没有从来不犯错误的。欧美国家不犯错误的话,也就不会发生经济危机了,也不会跑天朝来借钱了。那么这里先不谈文革的正确与否,就谈下文革是不是一种探索和实践呢?当然是。那么为什么到了你们那里犯错误就可以允许?就可以“让改革失败者无后顾之忧”呢?而论到毛泽东的探索和实践中的失误和偏差就不能允许了,就要全盘否定了呢?文革中的经济建设成就、国防建设成就、外交建设成就你能全部否定吗?尼克松到毛泽东卧室握手你能否定吗?你会问我“国民经济都崩溃了,文革中有啥经济建设成就”。那我问你,“国民经济都崩溃了”,老百姓吃啥喝啥?西北风?都崩溃了为何人口增长了一倍?都崩溃了为何人口死亡率比前15年还下降了一半?那只能说明没有崩溃,都在正常运转。都崩溃了为何没有起义的?老蒋为何迟迟不反攻大陆?老蒋仁慈?蒋公千古民国政府“黄金十年”军阀混战、各地刀兵四起,文革“崩溃十年”为何没有一处起义的?你会说有那么一两年崩溃了,不是十年都崩溃了,那正好。既然这样,为何要全盘否定?

  德华老弟,我诚心诚意的告诫你,不要拿1号首长的老子吓唬1号。毛泽东五次夸奖1号首长老子的历史史实你扔哪去了?人家1号之所以能成为1号,是因为人家辩证、实事求是,因为人家的胸怀、人家的本领。不会因为毛泽东批评过他老子就记恨在心。而你们兄弟,就因为毛泽东说了你老子“好读书,不求甚解。好发言,不得要领”耿耿于怀至今,不惜蹦出来指手画脚,这很令人鄙夷的。是否可以换位思考一下,可以辩证一下:毛泽东批了你老子,邓小平拿下了你老子,是你老子永远正确呢,还是一代核心的毛泽东、二代核心的邓小平都看不清呢?邓小平同志是改开的总设计师,也是伟大的,但相比毛泽东在预见性上就缺少了洞察力。事实不是这样吗?小平同志起初是很器重耀邦同志的,但最后为何弃用了呢?毛泽东一直不重用,邓小平由“器重”到“弃用”,你们哥俩不应该好好反思下吗?这是为什么呢?两代伟人都错了,唯独你老子正确?不见得吧。当今思想界的混乱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状态吗?是谣言满天飞、恶意鬼打墙的状态。是高呼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的轮流坐庄状态,当年的反右不正是基于这种#共产党下台我们来#的历史史实进行的吗?今天这种情况让人感觉仿佛又回到了当年。这不和你老子不分青红皂白的平反有直接关系吗?当今民族之间出现的裂痕不和你老子抛弃毛泽东的民族政策有很大关系吗?国家乱了、民族分裂了,老百姓要不要吃二遍苦,遭二茬罪?资本家们就是在日军侵华时期也是人上人,养尊处优,受苦遭罪的是谁呢?只能是老百姓。德华老弟,你看呢?

  德华老弟,三中全会是历史决议,不是圣旨。就是圣旨也不一定都是真理。历史决议都有局限性,你要说三中全会不能质疑一点,那我说“两个凡是”的决议是不是也不能质疑了呢?数次的历史决议都不能质疑了呢?那更好,我看有关毛泽东伟大、正确的历史决议更多,你怎么看?在这里我无意否定三中全会,那是一次光荣的大会,是一次高举旗帜的大会,从此举起了邓小平理论的伟大旗帜。但是正如毛泽东会犯错一样,小平同志是不是就不会犯错了呢?如果小平同志不会犯错,那他拿下你老子就是无比正确的了,你们哥俩加上满妹还有什么好叫屈的呢?共产党之所以能够掌权、能够成功就在于他们的实事求是,毛泽东所说的“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这样一辩证,你怎么看?

  德华老弟,你说不否定前30年,就是否定三中全会、就是否定改革开放。这是典型的扣帽子,是文革那一套。典型的改开完全正确,是唯心的。那么老李问你,世界上有完全正确的人和事吗?没有。那么前30年出现偏差和失误你们就要全盘否定的话,后30年出现的极端贫富差距、严重环境污染——喂人民服雾,各种强拆、各种自然死、黑煤窑、地沟油、毒奶粉、前腐后继,看不起病、住不起房、上不起学,是不是也要彻底否定了呢?辩证看,后30年会很难看。那么你们现在因为前30年的失误和偏差就要全盘否定,将来一定也会因为后30年的这些问题而对之进行全盘否定,以致达到最终目的——沉船、推墙。德平、德华二位老弟,你们看呢?辩证看。(同样,人类的希望美利坚一辩证看,比我天朝更难看。我天朝最起码很少玩阴的,斗到明处,美利坚则是做婊子立牌坊,棱镜们就是例子。)

  德华老弟,以老李的性格,看你们如此不争气必破口大骂了,但我没有。而是教你们如何看问题。老李我之所以如此苦口婆心,还是本着慈悲之心——治病救人。书,不能乱读。言,不能乱发。你看呢?

  德华老弟,1号比你年龄小,你上高中,他只读到初一。你最后讽刺的说领导还都是硕士、博士,心中满是看不起。其实大可不必这样。

  见识和学识其实是不成正比的,本领和学历高低也是不成正比的。毛泽东没有留过学,多少留过洋的被他征服了?蒋中正将军留过东洋、王明去过苏联,结果如何?秦始皇焚了书坑了儒,最后是不读书的刘项带着不知道啥是书的泥腿子给儒生们报了仇,儒生们除了唧唧歪歪能做什么?李爷我去过清华、进过北大,到过哈佛、访过剑桥,学历够了吧?但李爷本事却有限的很,与你只读到高中的胡德华都相差万里啊。你德华老弟高中毕业的学历就担任了“中科院软件中心负责人”,1994年组建北京泰利特科技公司,从事金融、银行和办公室等软件系统的开发。令老哥哥我很惭愧啊!你看呢?

  战国时候有个赵括,他老子那是名将赵奢。老子赵奢兵法读的不多,仗打的不错。儿子赵括兵法是烂熟于心,在当时来说可谓是西点军校教授级别的了,结果在赵括的指挥下,40万赵军被学历不如他的白起活捉坑杀,赵括自己也身首异处。同样学历不高和蔺相如闹过矛盾的廉颇在,白起的秦军则毫无办法。朝鲜战争,土八路彭大将军也令西点军校校长麦克阿瑟同志颜面尽失。何也?本领是磨练出来的,不是学历决定的。德华老弟,你看呢?

  另外,我要跟大家说一个事,这个事对我刺激一点都不大。因为他是我早知道的事。

6.png

  德华老弟,感谢你说出了事情的真相(上图胡德华发言截图)。今天的既得利益者和普世派就是当年参与打砸抢的红卫兵和西纠。当年的打砸抢派,利用否定前30年变身为既得利益者,再摇身一变在今天成了普世派,查尔斯薛、任大炮、上帝之子孙海英即是典型代表(今天,就在今天,孙海英同学还是荧屏上演共产党英雄,荧屏下普世救人,多分裂!来,海英同学,干了这碗恒河水!)这事我是早就知道的,所以对我刺激一点都不大。但对于那些不知道的年轻人,看了这段话后不知道会不会和你一样——这个事对他们刺激非常大。刺激过后,他们就明白了:今天的极右原来就是当年的极左啊!他们明白后不知道还会不会再受你们的欺骗而跟着你们摇旗呐喊?

  德华老弟,我在这里说了很多。我也不知道你们兄弟以后会怎么办,我在这会儿呢,就想起了一个苏联人讲的一句话。(下图为胡德华会议发言截图)

 

6.jpg

  他说一句真话能比整个世界的分量还重。他因此被称为“苏联的良心”,并获得诺贝尔奖。1994年,他回到他的祖国俄罗斯,看到物是人非、满目疮痍、寡头穷奢极欲、人民极度贫困的现状,他说“我后悔,可能我是错的。”他拒绝了西方国家的奖项,他说我经历过斯大林时期、赫鲁晓夫时期、戈尔巴乔夫时期、叶利钦时期,对比看来,斯大林时期是伟大的。这个时候,他真成了“俄罗斯的良心”,普京给他颁了奖。

  事实上,这位苏联人的那句“一句真话能比整个世界的分量还重”,就是唯心的,不是唯物的。一句真话比整个世界的分量还重,那谁还敢说真话?说了真话世界不就被压垮了?真话不会比整个世界的分量还重,所以,说真话,世界不会垮。说谎话,世界才会跨。苏联跨了,一是因为苏共不听毛泽东的告诫说谎话,二是苏联带路党说谎话。所以后来这个苏联人说他很后悔,因为当年他也参与了说谎话,把苏联给压垮了。临终的前一年说出了“我后悔,可能我是错的”真话。世界没有跨,普京的强人政治使俄罗斯在前进。德华老弟,你明白了你讲话中所说的没有看过研究过唯心主义就可以说他们是不正确的了吗?今天被你们说的**快跨了也是因为过去几十年**不断说谎话,否定毛泽东,对于毛泽东的污蔑、抹黑、诋毁听之任之造成的。难道不是吗?记住:历史必须是唯物主义的,而不是唯心主义的。

  那么,苏联跨了,中共会不会跨呢?不会。因为1号带头不说谎话,说真话,用历史唯物主义辩证的提出了“两个不能否定”的伟大论断。因此,仅靠右派公知带路党说谎话,中共跨不了。否定毛泽东,就是否定中共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历史,就是否定前30年社会主义探索和建设的历史,就是说谎话。那就会天下大乱。所以毛泽东也不容否定,不仅不能否定,还应该时刻牢记毛泽东的“两个务必”,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旗帜,密切联系群众、一切为了群众,有了群众这个根基,那墙就比万里长城还硬实。那船就沉不了。

  德平、德华,二位老弟,长点心吧。老一辈不容易,其中也包括你们的老子。历史要唯物的看,不能唯心。唯心就是阴谋史观。历史事件的发生都有其必然性,偶然性屈指可数。所以,为了你们少给你们的老子招黑,听老李一句劝:多读书、读好书,多听话、少发言。

  老李慈悲,不谢。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