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艺纵横

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是对中国人民的侮辱!

作者:郭弢 发布时间:2014-12-31 14:12:22 来源:新浪网 字体:   |    |  

                                 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是对中国人民的侮辱!

   有些人认为中国人得此奖,值得高兴庆贺。有些人是因为思想认识肤浅而随大流,跟风跑。有些人则是气味相投,推波助澜。官方媒体把莫言得诺奖说成是“综合国力的反映”,是不辨是非地硬扯!

  我以为莫言获文学诺奖不是个文学问题,而是个重大的政治事件。是西方反华势力射向中国人的一颗“糖衣炮弹”。是对中国人民的嘲弄和侮辱!

  近几年来,西方反华势力连续把几个“诺贝尔和平奖”送给了中国人。这是畜谋已久的大阴谋。诺贝尔奖有两种:一种是自然科学的。一种是社会科学的。前者是科学家经过了无数次科学实验,没什么可说的。这后者,即社会科学(文学属于社会科学)、意识形态方面的东西,给什么人,那可是有目的的、有选择的。请看:给中国人的“诺贝尔和平奖”,就单单看中了藏独头目、叛国分子达赖和“六四风波”骨干分子,《80宪章》起草人,主张在中国实行多党制的在押犯刘晓波。据说,连躲在美国的“法轮功”头目李洪志和疆独头目热比娅(女)也被列为“诺贝尔和平奖”提名者。由此证明:社科诺奖是由反华势力一手操办的。

  达赖在逃,刘晓波在押,奖则奖矣,起不了什么作用。于是,西方人“慧眼独具”地把这次的文学诺奖赏给了体制内的作家莫言。如果我们也以西方反华势力的好恶为标准,那么达赖和刘晓波的两个奖项是不是也值得大大地庆祝一番呢?是否也认为是“综合国力的反映”呢?

  莫言的作品在国内并无多大影响。更何况在全世界呢?他为国外知名是因为他的小说《红高粱》电影。你大概看过吧?据说在国内上演时,已剪掉了许多不堪入目的画面。我看后十分反感,是批判的。这可以由我在《半山楼文集》中的两篇文章为证。一是我致王章先生的第二封信中提到了莫言。二是在《晋京日记》一文的8月1日的日记中,有对《红高粱》电影的批评。你不妨找来一看。我认为是违背历史唯物主义和社会主义现实主义文艺创作方法的胡编乱造。既不写旧社会客观存在的社会矛盾和阶级斗争,更不写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伟大革命,也不写中华民族的优良品德和优秀文化,而是专门写一些封建的,愚昧的,低俗的,野蛮的,荒诞无稽的东西。如男女野合生“杂种”、扒人皮、向酒缸里撒尿,把酒变成了“十八里香”等等。其中的那首主题歌,听起来,如同旧社会流氓无产阶级中犁头叫街者的呐喊,实在也算不上什么艺术。总之,都是些民族文化中的糟粕。他们不仅作践中国人,连我国具有的三千多年历史的酒文化也被糟蹋了。在我国改革开放的时代,将这些东西展示于全世界观众面前。以此获得西方人的大感新奇刺激而喝彩。使人家认为:“劣等民族的中国人原来就是这样子的啊!”这个电影是流氓艺术,中国电影也是从此走向低俗和堕落的。

  《红高粱》的电影编导张艺谋,利用电影在世界观众面前恶搞中国人,以出卖民族尊严为能事而获奖。说得严重一点,这是汉奸行为,是文艺界的流氓。不料这位张某人却由此大红大紫起来。成了“大导”、“大腕”,身价上亿而超生犯法、妻妾成群。作者莫言也随之“享誉”全世界。以此为铺垫,又以其新作《蛙》成为文学诺奖得主。据说,此作写了不少男女乱伦和八路军干部奸污妇女等情节。

  西方反华势力将文学诺奖送给了莫言,一是看中了他这个文学家可利用,是把他当成一条狗来看待的,是通过这个奖来侮辱他和中国人民的。实际上也正是如此,他在国外领奖大会的讲话——编造了他母亲的故事——就是对新中国和社会主义社会的控诉。由此证明,西方人给他这个奖是给对了。二是以此大奖来引领中国的文艺创作方向——脱离马、列、毛的文艺思想和创作实践而归顺于“普世价值”。妄图达到对毛泽东思想和中国革命在思想意识形态领域里的彻底颠覆。这也很迎合国内目前存在的反共、反毛、反社、反人民的“西化派”与“普世价值”派。所以,我认为是个重大政治事件而不是个文学问题。

  莫言其人,我和他有一面之交。表面上给我的印象还不错。他性格内向,态度低调,朴实无华,有人说他像个农村生产队长。颇有些山东人的淳朴敦厚本色。2003年冬,我赴京出席在“中国现代文学馆”召开的“古风杯”全国散文大奖赛颁奖大会时,听过他的报告并一块座谈过文学创作问题。因彼此是山东老乡,还请他和另几位作家梁晓声、张抗抗、肖复兴以及北大中文系博导张颐武教授等人在我的获奖证书上签名留念。

  莫言的报告,对于古今中外的重大文学理论问题均未涉及,主要是谈了他是如何模仿外国小说开始写作的经验。从他的报告和作品看,他的世界观是唯心主义的。他的文艺思想是“人性论”。他的创作方法是“自然主义”的,是为反动腐朽的封建主义和资本主义文化服务的。

  须知,正因为文学是属于上层建筑意识形态的东西,凡优秀的作家,也应当是先进的思想家。思想家和文学家的共同点是关注社会与人生。二者不同之处,在于思想家是对社会问题的研究表述为理论,文学家是对社会问题的研究塑造为形象。凡是革命的、人民的文学家,都是有一定政治操守的。近代以来,鲁迅先生可为典范。所以,毛主席说:“我和鲁迅的思想是相通的。”这也说明了政治与文学的关系。

  把文学诺奖送给了莫言,正说明了他的文艺思想和创作方法及其作品,很适合西方反华势力的口味。他背离了社会主义现实主义创作方法,背离了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所指出的文艺创作的源泉、创作方法、创作目的和文艺批评的标准等一系列重大文艺理论问题。今年,我国刚刚召开了纪念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七十周年,就送来了西方人操纵的诺贝尔文学大奖。这明明是在唱“对台戏”。我不知我国当政者如何看待这件事,也不知中国文学界人士对此作何评论。只好谈谈我自己的看法。

  不同的阶级立场和不同的意识形态就有不同的文学观。按毛主席《讲话》精神创作的文学作品,无论多么好,西方的文学诺奖也不会给的。所以,我国凡是有出息的文学家,根本就不应当期望领取这个具有浓厚反华政治色彩的“诺贝尔文学奖”。

        所以说,莫言获得诺贝尔奖,不但是对中国人民的嘲弄和侮辱,也是对中国共产党的嘲弄和侮辱。遗憾的是,中国共产党文化部门的一些傻乎乎的官员居然并不以此为耻,还以此为荣。不知道他们的立场站到什么立场上去了?中国的文化界是该进行一次大整顿大整风的时候了。不然我们中华民族就会葬送在这帮败类手里的。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